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0033585/

第二千九百九十章 我给你叶凡挪窝子行不行
    “还不是我们申请把横空镇纳入横空集团规划管理范围之中这事儿。

    这事我们报到项南市,人家那边也批了。而且马上也向省委省政府申报过了。

    人家横空镇的上级管理部门都没意见了。可是蔡省长坚决不肯,我不明白蔡省长如此的坚持是为了什么?

    横空集团要恢复,要发展,要倔起,不是空口讲大话就能实现的。

    前段时间我一直扎根粤州那边,已经把十几个亿的项目签定下来了。那边顺利的话一二年内就能见产效。

    不过,我们横空总公司这边倒是冷冷清清的。不能再这样子继续下去了。

    所以,我们重规划了总公司,这横空镇一直在跟我们集团拗着这事就干不下去。

    最近因为朱雀山庄的纠葛他们是既派人抢占又折腾事儿。这样子下去还让不让我们横空集团正常运转下去。

    所以,我下了大决心,就是要把横空镇纳入我们横空集团的总体规划当中。

    一个全的以横空集团管理为模式的横空镇将在不久的将来展现在我们面前。

    前途非常的光明,我希望省委省政府能支持我们的申请。因为,这个关系着横空集团能否正常发展。

    现在已经展现了气像。不能让这种气像如昙花一现是不是。作为横空集团的上级直接分管领导蔡强同志,应该支持我们才对。

    可是他坚持反对,还讲我叶凡是瞎折腾,连支手遮天这种话话都讲出来了。

    曲省长,您说说,这事叫我们怎么搞下去?”叶凡有理有据,说道。

    “你这是不合理也不合法不合情。党领导政府,政府管理各方面。

    包括你们横空集团不是由省政府在直接管理吗?可是你倒好,一个企业,即便是级别高规模大。那又怎么样?反倒是爬到政府头上了。

    咱们能同意吗?同意的话咱们就是违反了党的政策。这是在违规知道吗叶凡同志。

    你如果一意孤行下去,将来受处分或什么就太晚了。我是在救你叶凡同志。

    你倒好,不识好人心也就算啦,居然还跟我拗。我蔡强什么时候不关心你们了。

    你看看,这段时间,我什么事插手过。我这个横空的董事长根本就是虚设的。

    我们省政府给你们企业的活动空间太大了。到现在搞得你们是越来越过份。

    是不是想脱离我们了,你叶凡还真是干得出来嘛。前次你没跟我们讲一句就跟滇南那边签定了合同。

    现在是不是又要跟我们脱离独个儿单干了。”蔡强冷哼道。

    “如果省政府同意的话我觉得也不不可。反正横空集团对你们来讲也是个大包袱。我看倒是可以考虑这个问题。省政府不能再成为横空集团的婆婆了,这个,本身就是有些违规是不是?”叶凡干脆‘光棍’下去了。

    “你这是讲真话?”想不到曲省长突然皱眉,问道。

    “当然!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也考虑许久了。我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当然,你们并没有给我们添什么麻烦,反倒是我们整天给你们添麻烦。

    这擦屁股的活你们干了不少,年年背着个大包袱也难过。我认为你们也不能再这样子继续下去了。那样子会拖圬省政府的。所以。我打算连这个也给申请了。不过,像滇南省一样,你们也要适当的补贴一些给我们集团,作为抽身费吧。

    我讲得土些。”叶凡一脸慎重,讲道。

    “叶凡同志。这可是大事,你要考虑清楚了。这事,你得坐下来跟集团领导层好好谈谈。

    别像前次的事搞得不三不四的。这事,现在省委省政府还没表态。你跟滇南那边签定的合同其实是个效合同。

    你也知道省政府为什么一直在装傻,这事不好解决。给你搞成这样子叫我们怎么出面?”曲省长说道。

    “要解决干脆一次性全解决掉。”叶凡讲道。

    “好了,这个先别谈。”曲省长摆了摆手,说道,“关于横空镇纳入你们横空集团直接管理的申请我也看过了。

    我觉得从你们的规划来讲也不不可。不过,从法律跟政府文件方面又不合法。

    这个问题相当的矛盾。而且,横空镇上级主管皇岗县并没答应。并且,他们也往我们这里提交了文件,要求我们省政府不能答应这种理的要求。

    就连朱雀山庄都要求我们直接明示那是岗皇县的财产而不是横

    空镇的。

    当然,朱雀山庄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就是横空镇的问题比较大。不过,还有一个矛盾之处。

    那就是岗皇县不同意但是它们的上级部门项南市却是同意了。这个,矛盾相当的多,全都纠结在了一起。

    搞得我们省政府也相当的被动。”曲省长说道。

    “这事我觉得可以变通一下。”叶凡讲道。

    “怎么变通,我蔡强倒想听听。”蔡强在一旁抽冷子哼了一声。

    “横空集团前任党委书记卫玉强同志不是还是省长助理,这个其实就是代表省政府在管理横空集团了。

    而把横空镇纳入进来也不是由省政府直管吗?而蔡省长还是董事长,可以直接,正大光明的接收横空镇了。

    难道一个副省级领导还不能管着一个横空镇。那这个镇也太牛逼了是不是?对横空镇来讲当然是福音,是抬举了它们的地位。”叶凡说道。

    “这个……”曲省长一沉吟,看了蔡强一眼。

    “这个两码事,我是在管你们企业。而且只是挂个名头罢了。理念完全不一样,不能扯在一起来。

    而皇岗县的要求也合理合法。项南市这次也是太鲁莽了一些,划一个镇出来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征求皇岗县的意见。

    什么时候见到盖绍中跟蓝存钧两位同志我要批评一下。不能这么干,打个简单比方。

    你家叔叔不经你同意就把你儿子给卖,你还会不吭声吗?这事,落自己头上时就会想到的。

    咱们总得换位思考一下,为皇岗县的同志们考虑一下。有些事,上级并不能为下级作主的。

    虽说项南市是岗皇县上级领导,但是,也不能视皇岗县的要求是不是?”蔡强这嘴也不是盖的,很溜。

    “这是没办法的事,咱们横空总要发展下去,如果给横空镇一直这样子搞着,我们怎么发展。

    以前建立横空镇也是为了配合横空集团应运而生的。就是横空镇的党委书记一职不是一直由横空集团任命,这个难道就合法合理啦?

    其实,这世上好多事都不能讲清楚,但是,只要咱们做得对就是了。

    何必管别人怎么样讲,如果规划进去,一旦横空集团发展起来了,还有哪位同志会有意见?”叶凡说道。

    “哼,说滴比唱滴还好听。一个横空镇就能把横空集团带出去啦。

    以前横空镇不是一直都在,横空集团的情况不是每况愈下。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横空镇跟横空集团的发展并没有多大的直接关系。以前横空镇还只是依附于横空集团。

    依附者难道还难主导主导者不成?”蔡强讥讽着哼道。

    “呵呵,那是因为你蔡强同志是横空集团董事长嘛。”叶凡也是讥讽还讥讽,气得蔡强差点跳了起来,哼,“叶凡同志,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横空集团搞得今天这种半死不活的状况是我蔡强的责任了是不是?

    你跟我讲清楚,今天这话不讲清楚,我蔡强绝不答应。”

    “有错吗?刚才我在申请这事上说事时你就抬出你是我们横空集团董事长的牌头来了。

    坚决不同意不说,居然还扯出董事会来说是要硬性的否决我们集团党委班子的决定。

    那说明你蔡强同志还是横空集团最强的领导嘛,既然你是董事长,这横空集团搞得今天这样子,难道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你还好意思扯这个,平时挂个虚名也不干事,真有事时你不但不支持,居然还唱反调。

    我不晓得你是什么想的,但是,你是横空集团董事长,你总得尊重集团领导班子的决定。

    你蔡强同志是董事长,你很牛,你有权否决我们所有决定。但是,你要慎重想想,你这样子干到底是为了什么?

    做人,要摸着良心讲话。所以,我才会提出连天云省这个婆婆也要剥离的意思。”叶凡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反击蔡强。

    老家伙气得脸全黑了,嘴唇抖瑟着半天没憋个‘屁’出来。

    “好好,叶凡同志,你厉害。这横空集团都是我蔡强搞成这样子的行不行?

    曲省长,你处分我蔡强吧。不过,我强烈要求,横空镇纳入进来的方案不能通过。

    还有,我强烈要求,不再分管横空集团。我蔡强软蛋子,管不了这只老鹰。

    这董事长,不要也罢。不然的话,横空以后发展不起来,又有人乱嚼舌头根子说是因为我蔡强是董事长的缘故。

    我给人腾位置子,挪窝子,看某些同志今后还是否有借口可讲了。”蔡强气呼呼的讲着脸都有些变黑色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