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4902-2826805/

【只为卿欢】 008
     (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只为卿欢】008

    秦楚咬着唇,小声说:“这事……能不能算了?”

    裴峻突然转头,沉默的看着她。

    裴峻一声不吭的,康皓和尹若君自然也不敢说话,一时间,房间里就这么突兀的安静了下来。懒

    这种沉默,比裴峻直接开口骂她还要吓人,秦楚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裴峻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想法。

    经过短暂,却险些让人窒息的沉默,裴峻终于开口了:“秦楚,我这么做不只是单纯为了要给你出气。”

    裴峻看着她,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她通红肿起的脸颊。

    “外面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现在是我的人,是受我保护的!可是那个华国宏却依旧敢动你,他这就是在冒犯我!他既然敢打你,那就是明显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他这是在挑战我的权威,我是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的!”裴峻说道。

    秦楚立即就明白了,有一句话虽然难听,可是用来形容现在这种情况却很贴切。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华国宏敢打她,那就是落了裴峻的面子。

    他们这些人,面子和饭一样的重要,一顿不吃饿得慌。虫

    所以秦楚就没说什么了,这种事,她是没资格去要求裴峻的。

    裴峻说的很明白,甚至于还有一些隐藏的意思,秦楚看得更明白。

    裴峻恐怕是一点想为她报仇的心思都没有,单纯只是因为华国宏冒犯了他!

    裴峻又将尹若君叫过去,吩咐了些事情,也没跟秦楚打招呼就走了。

    本来秦楚还在紧张,裴峻今晚是不是要在这里过夜,可是见他走了,原本应该松了一口气的心,却变得格外的沉重。

    这房间突然就变得空落落的,有裴峻那个大个子在,她虽然总是怕惹他不高兴,可是这房子却显得特别的满。

    ……

    本书红袖添香首发,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

    尹若君说要给秦楚找一个钟点工,照顾她的起居饮食,但设备秦楚拒绝了,她有手有脚的,什么事都能自己做了,没必要再找一个外人进来,她会觉得不自在。

    秦楚这么说,尹若君也就由着她了。

    又过了三天,秦楚脸颊上的巴掌印彻底的消了下去,便去学校消了假,重新上课。

    可是这一次,学校不再是她可以逃避外界的象牙塔了,原本该是宁静的校园,却让她有种再也呆不下去的感觉。

    一进校门,她便能感觉到周围人传来的异样眼光,嘲讽的,不屑的,甚至是厌恶的,更有甚者,毫不掩饰的对她指指点点,还真当她看不见似的!

    “秦楚!”秦楚正走着,就见到裴佑安远远地朝她跑过来。

    “裴学长。”秦楚淡淡的笑着,那张笑脸在阳光下显得那么澄澈,干净。

    裴佑安看的有些失神,眨了眨眼,眼中却出现了秦楚不明白的痛苦。

    “秦楚,你这几天怎么没来上课?”裴佑安问道,为了这个,他还特意查到了秦楚的课表,跑到上课的教室去找,这才听教授说,她请了假。

    秦楚咬咬唇,有些不自在的说:“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什么不舒服!我看是被人包.养了吧!”纪依雯走过来,不屑的冷嘲,“你不会以为没人知道吧?那天在‘王朝’,你那么大声的说,一分钱不要,都要跟着裴峻,所有人可都看着了!”

    “既然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了,还不敢承认吗?”纪依雯冷冷的说,目光像刀子一样的刮着她!

    “秦楚,你还好意思隐瞒?家里边都知道了,你这么隐瞒,又安了什么心思!”华薇薇站在纪依雯身旁,幸灾乐祸的说道。

    “裴学长,你可看清楚了秦楚是个什么样的人!别被她骗了!”华薇薇说道,又看向秦楚,“裴学长一心为了你,因为你这几天没来学校,担心的东跑西跑的问人,你倒好,躲在了别的男人的怀里,啧啧!”

    “够了!”裴佑安突然怒喝一声。

    原本华薇薇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因为看到裴佑安暴怒的脸色,而生生的止住了。

    华薇薇又惊又吓的看着裴佑安,虽然裴佑安一向冷冷淡淡的,有不少女生跑去朝他表白,递情书,什么招儿都使上了,可是裴佑安依然我行我素的在他的小圈子里活动,对于那些女生爱答不理的,很是清冷。

    可是裴佑安虽然清冷,却从未如此暴怒过,对于女生爱答不理,却也从来没有这么呵斥过!

    那只是因为,裴佑安压根就不把那些人放在心上,不放在心上的人事物,自然不需要付诸什么情绪。

    可是今天,他却因为秦楚破功了,那张好看的脸上,隐忍着怒气,这些异常的反应,都是因为秦楚!她成了第一个让裴佑安失常的女人!

    裴佑安的反应,纪依雯和华薇薇都看在了眼里,却是怒在心里。

    华薇薇心里也是喜欢着裴佑安的,只是前面有个比她更有钱有势,也更漂亮的纪依雯,华薇薇也只能将这份喜欢藏起来,成天的跟在纪依雯后面,和她站在同一阵线上,出谋划策,打击一切觊觎裴佑安的女人。

    她的这份心思,纪依雯自然知道,但是也知道华薇薇争不过她,既然如此,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能多一个盟友,百利而无一害。

    裴佑安冷冷的看着身后的两个女人,也懒得理她们的心思,在众目睽睽之下,牵起秦楚的手,便大步离开。

    裴佑安的步子大,秦楚只能一路的小跑,在身后跟着他。

    过去和裴佑安在一起的那些天,她看到的都是温柔的,又不失幽默的裴佑安,对她很好,时刻为着她着想。却从未看过如此盛怒之下的裴佑安,这让秦楚紧张的一句话都不敢说,即使一会儿还有课要上,她也说不出口,只能老老实实的任裴佑安牵着。

    两人穿过偌大的校园,引起了无数吃惊的目光,校园里人来人往的,全都见证了这个场面。

    人的嘴,堪比光速,迅速的传遍校园的每个角落。

    裴佑安的几个朋友,恰恰好也看到了。

    阮卓浩吹了声口哨,双眼冒着亮光的看着远处,裴佑安拉着秦楚匆匆走过。

    “这小子,终于行动了啊!”

    裴佑安拉着秦楚走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因为身份的关系,即使他无意去争,有些东西也会主动地落在你的头上,就像是这个学生会主席的身份。

    校方看上了裴家的势力,裴佑安当上了学生会主席,自然要为学校办事,那么学校自然少不了裴家给的一些福利了。

    学校想要争取一些什么先进啊,又或者是政.府拨款啊,自然也要方便许多。

    裴佑安心里正憋着气闷,他一直注意着的秦楚,就因为他一时的不注意,就跑到了裴峻,他的堂哥那里!

    他现在不怪秦楚立场不坚定,因为事情的始末他是知道的,他也没有权利,没有资格怪秦楚,他的想法,他的心思,还都没有来得及跟秦楚说呢!

    他怕吓着她,更担心家里边那些人知道了事情之后,会想方设法的阻挠,那么他和秦楚,就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可就因为他的这些顾虑,他失掉了最好的机会!

    所以裴佑安现在气的更多的,实际上是他自己!

    他觉得,是他自己把大好的机会给丢掉了!

    所以裴佑安觉得气,觉得郁闷,胸口的那股闷气发泄不出来,憋在心里,堵得难受。

    他用力的推开门,本来是想用脚踹的,可终究是怕吓着了秦楚,才改用手推的,可就这样,力气也不小,门被他推得“砰砰”作响,撞在门后的墙上,又反弹了回来。

    这一声响,把办公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错愕的看着他们。

    “我想借办公室用用。”裴佑安沉着脸说道。

    “哦,好,好!”有人应了声,所有的人都迅速的退出了办公室。

    裴佑安拉着秦楚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上。

    “裴学长,对不起,我……”秦楚咬着唇。

    其实这不关裴佑安的事情,可是裴佑安对她那么照顾,她却瞒着他,她心里是有愧的。

    “秦楚,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帮忙?”裴佑安突然开口。

    他以为那些天的相处,已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据他所知,秦楚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朋友,第一个想到的,该是他才对。

    “我……不想麻烦你。”秦楚说道,他只知道裴佑安家世厉害,可是家世再厉害,那也是长辈们厉害,他的家人不可能为了她一个无亲无故的女人,去出面跟华国宏交涉。

    他再厉害,也还只是个学生,和她一样的学生!

    “而且,远水救不了近火。”秦楚失落的说。

    是啊!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一句话,就让裴佑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就算当时秦楚想到了他,又怎样?

    他不在“王朝”,而且他势单力薄的,华国宏会给他面子吗?到时候,他还不是得先依靠家里人?为了不让家里知道秦楚,他更有可能去找裴峻帮忙!到头来,还不是裴峻帮了秦楚!

    裴佑安心里真的恨!

    他为什么没有去“王朝”看看,看看秦楚工作的是不是适应,看看她过得是不是好,可是如果去了,他又能帮上什么忙?

    头一次的,裴佑安觉得自己真没用!他连一个在乎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原本紧握的双拳无力的松开,突然觉得,这双手,好像抓不住任何东西,也使不上任何的力气,就那么无奈的耷拉着,垂在腿侧,无能为力!

    “秦楚,你……离开裴峻吧!趁着能脱身,就及早的脱身!”裴佑安说,“裴峻他不适合你,你呆在他身边是没有将来的!裴家,是不会允许一个普通的女人当裴峻的妻子的,甚至连女朋友都不可能!甚至于,他们不会允许一个女人长期的占据着他身旁的位置!那些露水情缘的,裴家不会管,可是一旦发现有个女人在他身边时间长了,裴家就不会允许了!”

    “他是裴家下任家主内定的继承人,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妻子就必须是能帮得到他,帮得到裴家的!”裴佑安说道,“秦楚,裴峻他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妻,那是我爷爷亲自指定的,是他老战友的孙女!”

    秦楚猛然一惊,整个人踉踉跄跄的,随时都要支撑不住的倒下去似的。

    白嫩的双手捂住唇,阻住自己的惊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瞪大着,晃动着瞳孔,目光都涣散了。

    她无力的靠在门上,现在已经站不住了。

    她自己都不明白,在听到裴佑安说,裴峻已经有了未婚妻时,她的心为什么会这般痛!

    眼前不自觉的浮现出裴峻那张好看的脸,带着笑的唇,已经笑得桃花四散的双眼。

    是啊!她早该想到了不是?

    像裴峻这么优秀的人,出身又是那么高贵,怎么可能会没有未婚妻!

    而且裴峻他多大了?

    好像是二十五岁,二十五岁,一个说小,也不小的年纪。

    好多男人这时候已经结了婚,甚至有了孩子!

    而裴峻至今一直单身,又怎么会没有一个要结婚的对象?!

    秦楚的双眼朦胧了,这般反应看在裴佑安的眼里,心中止不住的疼。

    就这么短的时间,裴峻就在她心里留了不可磨灭的位置吗?

    秦楚心里乱的很,却也没有遗漏一句话。

    “裴学长,你说……你爷爷?裴……你们都姓裴……你们……”秦楚的双眼瞪得更大,外面传裴佑安家世显赫,如果是裴家,那就说得过去了!

    可是这未免,也太过显赫了!

    裴佑安点点头:“我和裴峻,是堂兄弟的关系。”

    轰!

    秦楚的脑子炸开了,乱哄哄的直响,张了张唇,却说不出一点话来。

    “所以秦楚,你听我的,离开我堂哥吧!你要保护,我也可以保护你!我目前可能没有我堂哥的本事,可是你继父也是要看着裴家的面子的,我出面,他一样不能为难你!”裴佑安说道,“我爷爷给堂哥订了亲事,他也没有反对,而且和女方处的很好。我爷爷的战友,那都是当年和他一起打过江山的!能和我爷爷交好的人,他的地位自然不会差了,所以秦楚……”

    秦楚吸吸鼻子,将眼泪眨回去,自嘲地笑笑:“我知道,我都知道!裴学长,其实我根本就从来没有指望过什么!”可是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流出来,她赶紧用手背抹去,动作那么急,都显得有些狼狈了。

    “要脱身已经晚了,是我说出来的,我跟着他,他保护我,这可以算是一项交易了,当我把自己交给他的时候,交易便生效了。裴学长,既然你是他的堂弟,那么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的脾气,他是那种允许别人用着他的时候,就贴上他,用完了就甩掉他的人吗?”秦楚说道。

    裴佑安一怔,摇头苦笑:“不,他不是。如果有人敢这样,他会让那人死无全尸。”

    秦楚擦擦泪:“所以,我虽然没什么能力,可是我也知道,人,应该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那么我就会负责下去,会走到底。我和裴峻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公平的交易,除非他不要我,否则我跑不了。”

    “秦楚。”裴佑安皱起了眉,“你是不是……爱上我堂哥了?”

    如果是,他不奇怪。

    即使身为男人,他也清楚的知道裴峻的魅力,裴峻就是那种能让女人轻易爱上的男人!

    秦楚怔了怔,心脏被裴佑安这句话狠狠地敲了一下,似乎敲进了内心的最深处,那个她无法否认的事实。

    可是马上,秦楚就用力的摇头,强撑起淡定的笑容:“我才见过他几面而已,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爱上。”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