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4902-4605180/

【只为卿欢】 083 大结局(1)
     (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只为卿欢】083大结局(1)

    裴峻目光一冷,跟冷少辰对视一眼,两人隔空的微微点了下头。

    裴峻起身,随着康皓离开。

    新娘休息室的窗外,黑衣人就看到靳思瑗用胳膊勒着秦楚的脖子,右手还握着刀子,指着秦楚的脖子。懒

    因为是背对着他,他也只看得到靳思瑗的背影和刀子闪过的寒芒,却看不清那刀子离着秦楚的脖子到底有多近。

    他的眼紧紧地眯了起来,看着靳思瑗,双眼迸发出无边的怒气。

    他手握着枪,没有指向靳思瑗的心脏,反倒是指着她后背的右边。

    这一枪,他不会让她死,他要留着她的命,让她生不如死!

    这时候,童若的目光突然与他相对,裴峻轻轻地点点头,童若眼中闪过安心。

    这一刻,他才觉得,童若不愧是冷少辰的女人,这种时候还能面不改色的。

    发现了他之后,也只是微微的一吃惊,马上就将情绪掩饰好,立刻跟靳思瑗继续周旋,分散靳思瑗的注意力。

    黑衣人身在窗外,听不到里面在说些什么,可是却看到靳思瑗的身子在发抖,变得越来越失控了。

    虫

    突然,他看到她的手微微的抬起,就要向秦楚的脖子刺下去。

    童若双目圆瞪,瞪大了双眼大吼:“不要——!”

    “就是现在!”黑衣人双眼眯起,一直指着靳思瑗后背的枪猛然的被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穿破玻璃,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靳思瑗的身上。

    黑衣人在子弹打破窗户,玻璃四溅的同时,随着玻璃一起,身形一荡,借着绳索的力量荡进了屋内。

    同时,他飞快的冲到靳思瑗的身后,将靳思瑗给抓住。

    裴峻正要去部署,却接到阿泰的讯息,说已经让属下先一步行动了。

    他刚刚转身,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脸色一变,立刻冲向休息室。

    当裴峻和冷少辰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靳思瑗拿着刀刺向童若。

    “若若!”靳夫人一声尖叫,却代替了童若,迎上了刀子。

    “噗嗤”一声,就看到刀子深深地刺入靳夫人的腰侧,下一刻,黑衣人便又重新擒住了靳思瑗。

    裴峻冲上去抱住秦楚:“楚楚!”

    “裴……裴峻……”秦楚的身子仍然在哆嗦着,红着眼眶说,“我……我刚才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没事了!“裴峻紧紧地抱住她,感觉到她仍然还在发抖,心疼的双臂又紧了紧。

    转头,裴峻目光一冷:“少辰,把这女人交给我处置!”

    冷少辰点点头,对黑衣人说:“一会儿把她交给裴峻的手下。”

    裴峻拥着秦楚,对康皓吩咐:“把她带走!”

    裴峻没有着急去审问靳思瑗,而是一直陪在秦楚身边。

    刚经历过生死一关,他怕秦楚现在还在害怕。

    裴峻把秦楚和阳阳带回家,把秦楚抱回卧室:“楚楚,你睡会儿吧!”

    阳阳一直守在秦楚的身边,看到秦楚脸色苍白,便爬上了床,窝在了秦楚的怀里:“妈咪,阳阳陪着你。”

    裴峻也跟着爬上了床,从后面将母子俩都抱在了怀里:“我也陪着你。”

    似乎是有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保护着,秦楚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慢慢的合上了眼。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

    秦楚醒过来,床.上却空空的,没见到阳阳,就连裴峻都不见了。

    “裴峻?阳阳?”秦楚下了床,离开房间走到客厅,却闻到了香喷喷的饭菜香。

    “妈咪!”阳阳从厨房里跑出来,身上还系着小围裙。

    “妈咪,你醒啦!快去洗手啦!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阳阳说道,一副小大人儿似的模样。

    “阳阳给妈咪做饭了?”秦楚狐疑的笑道。

    阳阳咧开嘴:“是我和爹地一起做的哦!正确的来说,是爹地做,我帮忙。妈咪快去洗手啦!”

    “好好,妈咪这就去。”秦楚笑道,在阳阳的催促下,迅速的跑去洗手间洗了手又出来。

    厨房里锅铲忙活的声音还没停,她就偷偷地摸进了厨房。

    以前只吃过一次裴峻做的饭,还是她发烧,裴峻给她煮的粥,可是他做饭时候的模样,她还没看过呢。

    偷偷地进了厨房,就看到一大一小,都系着围裙,而且还是一模一样的父子装。

    阳阳正在认真地摆盘,最先发现了秦楚,刚要张嘴,秦楚就用食指堵在唇上,做了个别说话的手势。

    阳阳立刻笑着重重的点头,也配合着把手指贴在唇边。

    裴峻正炒着菜,边炒边说:“阳阳,把桌上的菜端出去吧,小心烫。”

    “好!”阳阳说道,小心翼翼的捧着盘子的边缘,将菜拿到餐厅的桌上。

    阳阳一出了厨房,秦楚就悄悄地走了上去,看着裴峻厚实的背,伸出双手,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连家贴在了他的背上。

    她没想到,这男人做菜的时候,也能这么好看。

    他就站在那,寻常的炒菜动作,却是撑起了整片天空似的,将她和阳阳保护在他的羽翼之下,保护的那么好。

    裴峻炒菜的动作一顿,微微的侧头,便看到秦楚闭着眼微笑的表情。

    “傻丫头,陶醉了?”裴峻笑道。

    秦楚吸吸鼻子,厨房的油烟也没盖住他身上的香味,那么好闻。

    “裴峻,你这样真好看,比平时还要好看。”秦楚轻声说道。

    裴峻微微一怔,突然不怀好意的笑起来:“那楚楚,你既然这么喜欢,今晚不如我就穿成这样?我里边什么都不穿,只围着一条围裙,肯定比现在还帅。”

    秦楚脸蹭的通红,小手在他腰侧狠狠地掐了一下:“你瞎说什么呢!我现在实在很认真地夸你啊!”

    亏这男人,还能想的这么色.情!

    裴峻微笑着:“这一觉睡的挺好的?”

    “嗯。”秦楚点点头,“现在精神着呢!”

    “那就好了,那咱们晚上可以好好玩玩。”裴峻说道。

    秦楚瞪大了眼睛,怎么说来说去,裴峻又把话题转到晚上去了!

    “色.女,你想什么呢!我是说晚上咱们可以看看电影什么的,很单纯的玩,你想到哪去了?”裴峻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她,一脸的暧.昧。

    “我……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才想到哪去了呢!”秦楚脸一红,说话都结巴了,这男人就知道挖坑让她跳!

    “好吧,你没多想。”裴峻笑道,“阳阳,把这盘菜也端出去。”

    秦楚这才发现,阳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门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俩!

    秦楚的脸已经比桌上摆的这盘虾还要红了,狠狠地掐了裴峻一下,马上站直了身子,端起桌上的虾:“阳阳,去坐着准备吃饭吧,妈咪端出去!”

    因为睡了一下午,秦楚精神着呢,阳阳玩什么,秦楚都陪着。

    到最后还是裴峻以阳阳第二天要上学为由,让阳阳早早去睡了。

    把阳阳给哄睡了,秦楚回到房间,就见裴峻侧躺在床.上,用手支撑着脑袋,躺的风情万种。

    这都还不算什么,让秦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是,裴峻竟然真的只为了一条围裙,围裙底下什么都没穿,露着小麦色的身子,还朝她摆摆手:“楚楚,快过来!”

    “我才不要!你这样怎么跟要拍A.片似的!”秦楚摇摇头,红着脸说道。

    尽管心里觉得,他这样其实还有种说不出的诱.人,就像是一盘大餐摆在她的面前,引.诱着她去吃似的。

    “什么A.片,我这叫情绪!”裴峻没好气的说,那些A.片里的猥琐男主角,有他长得好吗?

    “楚楚,乖,快过来!”裴峻招招手。

    秦楚摇摇头:“变.态啊!”

    说完,就转动门把,开门要出去。

    裴峻动作奇快的跳下床,在秦楚开门之前,就把她拦腰扛在了肩膀上,带着她一起摔上.床。

    “好吧,我就是大变.态,今晚丫头你就从了我这个变.态吧!”裴峻瞬间化成了强抢良家妇女的采花贼,哈哈大笑道。

    “啊——唔——!”到最后,秦楚没了声儿,完全的栽入了采花贼的手中。

    早晨裴峻醒来的时候,秦楚还在熟睡,昨晚他是真的把她给累坏了。

    不过也因此,秦楚似乎睡得很好,也没做什么噩梦,现在嘴角都还挂着笑。

    见她睡的安稳,他也就放心了下来。

    裴峻出门坐上了车,便给康皓打了一个电话:“靳思瑗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把子弹取出来了,伤口还未愈合,但是也没有生命危险,现在神智还很清醒。”康皓说道。

    “把她带到‘人肉场’去,跟闻人借个地方。”裴峻说道。

    “人肉场”,这名字听起来很渗人,不过也只是在这些知情人口中,才会这么叫。

    它对外的名字,是叫“幽情”,很美的一个名字,是位于T市市郊的一处有名的高级会所。

    明面上,它是人们放松消遣的会所,里面有一切的娱乐设施,可也有少数人知道,它的地下世界,则每天都在上演着淫.靡到变态的事情,不分昼夜。

    在负一层,一处房间内,这房间在里面看更像是密室,里面什么家具都没有,就连墙面都是未曾粉刷过的灰色,进去便是冷冰冰的森寒。

    这里面像极了过去的给犯人施以酷刑的地牢。

    靳思瑗就被绑在一根铁柱子上,浑身上下缠满了铁锁链,脸色苍白的还挂着汗珠。

    裴峻坐在装潢极为雅致的房间中,看着墙壁上挂着的电视。

    “给我泼醒了她!”裴峻冷冷的说道。

    紧接着,一桶水就全部泼上了她的脸,伤口本来就没有愈合,被水一泼,衣服再次被染红了。

    “靳思瑗,你自己是混不进‘王朝’的。”裴峻说道,“是谁在帮你?”

    “是……是连颖……”靳思瑗甚至不太清楚,整个人都在濒临昏迷的边缘。“是她……她说冷少辰要跟童若结婚了……她把我带到了……这里……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童若好过!”

    裴峻也懒得问了,知道这么多,也就够了。

    连家那两姐妹,也够能折腾的!

    “把她解开吧!”裴峻说道。

    靳思瑗一喜,以为裴峻要放了她了。

    铁链解开,靳思瑗便得到了自由,可是她还受着伤,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刚一恢复自由,便坐倒在了地上,一点都动不了。

    裴峻招招手,靳思瑗那房间的门便被打开,一名属下带了两只大狼狗进去。

    靳思瑗眼睛倏地瞪大:“你们要干什么!把它们带走!带走啊!”

    可是属下面无表情的,反倒是将拴着两只狗的绳子给解了开来。

    绳子一解开,两只狗闻着肉腥味儿,就朝着靳思瑗扑了过去。

    “不要啊!救命啊!啊!救命!”

    裴峻将电视关上,对康皓说:“走吧!”秦楚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她迷迷糊糊的洗漱好,换了衣服,才来到客厅。

    可是一到客厅,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秦楚立刻就清醒了。

    “六……六叔!”秦楚叫道。

    六叔起身,对秦楚笑笑:“坐吧。”

    秦楚点点头:“六叔,抱歉,回来以后也没去看您。”

    对于六叔,她是感激的。

    没有六叔,她也不可能安全的把阳阳生下来。

    “没事。”六叔摆摆手,“过来见见老首长吧!”

    秦楚一惊,这才知道,坐在六叔旁边的人,竟是裴老爷子!

    “裴……裴爷爷!”秦楚叫道,腿都要软了。

    这就是裴家掌事的啊!

    “怎么八年过去,一点长进都没有,胆儿还这么小?”裴老爷子皱起眉,不是很满意的说道。

    “我这不是胆儿小,是尊敬您!”秦楚想也不想的反驳。

    可当她嘴快的把话说出来以后,立即就后悔了,怎么就忘了现在坐着的不是寻常的老人家,是裴峻的爷爷啊!

    “哈哈哈!老首长,怎么样,我就说这丫头就是看着软吧!”六叔笑道。

    老爷子挑挑眉,又说:“你这是才起来啊?”

    “我……我平时不是这样的!”秦楚低着头,羞愧死了。

    老首长摆摆手:“女人啊!要勤快一点,这都中午了,你才醒,怎么能照顾好丈夫和儿子!”

    秦楚眨眨眼,面对老太爷虽然紧张,可也没有失了她的判断力。

    裴老太爷这话,是在间接地承认她吗?

    六叔笑道:“秦楚,我们两个老头子还没吃饭呢!正好,午饭就在你这边吃吧!”

    “好!”秦楚忙点头,“那个……裴爷爷,六叔,你们等一下,我做饭很快的!”

    说完,秦楚便一头冲进了厨房。

    “六子啊,我这么吓人啊?”老太爷指指自己的鼻子。

    “是挺吓人的。”六叔一本正经地点头。

    “你呀!我看你就不怕我!”老太爷笑道。

    “老首长,您看怎么样?我觉得裴峻现在,也用不上什么多有能力的老婆了,就秦楚这样能把家照顾好的就行了。裴峻工作完了回来,有口热乎饭吃,可比家里佣人做得好。”六叔说道。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