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23449-4542858/

134、终试
     (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第二轮考试很快就来了,斑他们被人引导到了一边的会客厅,他们好歹现在也能听懂一些基本的用语,不至于发生考官让他们走到什么地方都不清楚的地步。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不过话又说回来,会将尼特罗的话误会成那样,固然有着说话的时候单词相近的因素在,但是也不得不说,这两个人之间,真的没有别的什么JQ在么?

    一行人被引导进了会场之后,就看到尼特罗哦呵呵呵地在那里怪笑着。

    鞠也直接地走到斑的身边,根本就没去看那些黑衣服的考官。

    尼特罗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得一脸莫名高深,然后微笑着开始解说起最后一场考试的考试规则,“哦呵呵呵呵……吓到了,这次的考试是失败者晋级,也就是说最后只有一个人不合格!这次可真是大丰收啊,最后有11个人进入最终测试,有10个人是新人,很不错很不错~而且还有很有趣的外国人~”

    “咳咳,那么,废话不多说,直接进行开始最后一场考试~”尼特罗点点头说道,“第一场战斗,125号考生宇智波佐助VS405号考生杰-富力士。”

    “哦哦,看起来佐助的潜力很被人看好啊。”斑人老成精,自然也清楚对方的这个对战表是根据什么东西来安排的,“那个小鬼的话,的确很不错,怪不得能成为所谓的主角。”

    “不过佐助有跟对方一样的成长能力呢。”一边的千手扉间点头道,“不错不错。”

    “不错也是我们宇智波家的人,跟你们千手家有个屁的关系!”斑翻了个白眼。

    “嘛嘛,斑哥也别老是跟他抬杠,这样没有什么意义的。”泉奈笑了起来,“不说这些了,我们直接看比赛。”

    小杰一开始没明白过来那个什么宇智波佐助是什么人,直到看到对面的人群里站出来一个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

    小杰愣了愣,说真的,他真的没有怎么注意到这个男孩子。

    虽然按照年龄来说,米丽斯、他、奇牙还有眼前的这个少年是彼此之间最相近的几个人,但是实际上一开始考试的时候,这边的一群人清一色的黑底红云长袍加诡异的螺旋面具,光是依靠着气势,就让周围的很多考生对他们避之不及。加上之后小杰认识了奇牙之后,考试的重心一直放在奇牙西索酷拉皮卡他们身上,完全都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其实就连米丽斯都被他忽视了……

    咦,刚刚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微妙的东西?

    我们跳过,继续我们的话题。

    硬要说的话,恐怕就是从贱井塔上下来的时候,看到过那边两个摘下了面具的少年人在那里闹着小别扭。当时小杰心里想的是,他们俩的感情可真好啊。然后就觉得,自己有个姐姐真的很不错。

    再然后,就是之前的第四场考试结束,一直到现在了。

    说真的,小杰对眼前这个少年的印象很是淡薄,除了他们是外国人以外,别的什么都不太清楚。现在忽然要跟对方战斗……他有点小紧张。

    “开始。”一边的黑衣考官可没有管考生之间复杂的想法,只是挥了挥手便宣布战斗的开始。

    不同于这边小杰的感觉,另一头的佐助就有些心情复杂了,眼前这个小鬼只要一开口就会让他想起自家那个吊车尾的。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好,虽然用自家的来形容,不免感觉太暧昧了些,可是……

    佐助一直到现在都觉得,那个被玛利亚养大的家伙,怎么也是他们家的,硬要说的话,有点像是真的兄弟之间的感情。唔……不过他们家的兄弟似乎老是容易出现问题?

    佐助疯狂地甩了甩脑袋,不能想了,一想到在那两个恐怖的女人嘴里,自己居然会跟那个狐狸脸发生点什么事情……好恐怖!!!!

    “开始!”黑衣考官的话音刚落,他就径直冲了出去,“虽然说最后只有一个人会丧失猎人资格,可是我可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输掉的场面啊!”

    佐助抬手就是一波手里剑扔了出去,黑色的手里剑叮叮当当地朝着小杰激射过去。这样夸张的攻击方式顿时让小杰吓了一跳,有些手忙脚乱地挥舞着手里的钓竿,将所有靠近自己的手里剑全部打飞出去。

    “哦哦,他们居然也是忍者么?不过为什么他们的衣服那么奇怪,是哪个家族的特有服装么?”依然还在以家族为单位的忍者半藏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的行动。

    然后所有人都吃惊地看到,那个穿着诡异长袍的少年,忽然抬手不知道做了什么(结印),碰地一声,竟然从一个变成了十个,而且跟那种由身法步法创造出来的幻影不同,这是货真价实的分|身!

    “这,这怎么可能!”半藏有些失态地大叫了起来,“这不是,这不是传说中早就失传了的□术么!”

    佐助根本没有去理会周围人的惊叫,在他看来,就算是力量体系不同,但是实际上的武力相差却应该不多,而会因为这样简单的□术而吃惊的家伙,就绝对不值得一提!

    小杰也吃了一惊,天生就在某些方面很迟钝的他只是觉得碰地一声忽然就变成了很多人很神奇,但是就算是蚊香眼了的他也依然在用自己野兽的直觉去试图分辨那么多人里,究竟谁会是真的那一个。

    不过很显然,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被分辨出来真假的话,分|身术这种简单的基础忍术也不会从最低级的E级忍术到最高级的S级忍术里都有了。诚然,影分|身术算不上什么高级的忍术,但是也绝对不是单纯地凭借第六感之类的东西能感受的出来的。

    小杰一时分辨不出来真假,就只能老老实实地拿着手里的钓竿冲过去进攻了。

    佐助分出来的分|身数量并不是特别多,顶多只有不到十个而已,但是就算是这十个人,也足够将他彻底地包围了。

    似乎是有心想要让自己的哥哥看到,自己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佐助猛地冲了过去,带着一大群的分|身,手里苦无、千本、手里剑齐上,不使用别的什么忍术,就将小杰围了个严实,然后一通狠揍。

    这通狠揍里有多少是因为这个小子而想起的某个金发的笨蛋,我们就暂且不表。

    小杰自然是不会乖乖挨揍,源自富力士一家的怪力让他在佐助猝不及防之下掀翻打散了佐助的两个影分|身。虽然影分|身上实际的查克拉并不多,但是仅靠普通的拳头就打散……

    佐助对对方的怪力吓了一跳,迅速地将手里的武器拿了出来,刷刷刷地就擦着小杰的衣角将他的衣服钉在了地上。

    “认输,你不是我的对手。”佐助收回了自己全部的□,举着手里的苦无对那个虽然看起来鼻青脸肿,但是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伤害的少年淡淡地说道。

    “才不要!”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对方的动作,小杰就明白他想要说什么。于是他爽快地摇头拒绝,“我是不会输的,我要找到我的爸爸,所以绝对不会输的!”

    “爸爸?”勉强能听懂一些他的话的佐助有些奇怪,这个考试跟他爸爸有什么关系么?佐助歪了歪脑袋,决定无视对方的说法,直接抬起手来,用力地敲了小杰的后脑勺一下,顿时就将这个单纯的少年敲晕了过去。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呃……”一边的米丽斯露出了有些惨不忍睹的神色来,然后就看到一边的佐助巡视了一下周围,用僵硬而且还有着一定程度语法错误的话语说道,“我赢了?”

    “哦呵呵呵,的确,是你赢了啊~!”尼特罗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笑呵呵地摸着自己的胡子,眼里却闪过不明的光芒来。

    “那么,第二场比赛,唔,虽然本来应该是由这一场的战败者进行的,但是看来405号选手还没有醒过来,那么我们就开始另一个半场的。”尼特罗呵呵笑着说道,“由44号考生对404号考生!”

    这一场的战斗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特别叙述的东西,西索在酷拉皮卡的耳边说了句什么之后,就主动弃权了。

    “蜘蛛啊……”鞠也颇为感慨地动了动手腕,他还记得,自己曾经的身体上,在手腕的部位上有着一个张牙舞爪的蜘蛛刺青,但是那个时候,那个安排给自己刺青的少年,现在也只是依稀地记着他俊美的脸庞跟额头上的逆十字而已。

    “果然是时光不饶人啊……”鞠也颇为感慨,然后看到场上来了场瞬间就结束的比赛。

    半藏VS西索,结果是毫无疑问的半藏被秒杀。

    西索本来以为,那些人自称忍者,那么这个光头男人说不定也会知道些什么,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这个光头根本什么也不会啊!弱小的要死,简直就是一个毫无用处的笨蛋罢了!

    西索无聊地一拳头就将那个到处乱跑却还试图将自己藏起来的男人打飞出去。若不是想到考试的规则里有一条是不能杀人,他恐怕直接就会用扑克牌结束掉那个秃头的生命。

    啊,说起来,猎人证就算考出了,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啊……刚刚果然应该杀掉他算了的……

    西索身上又开始逐渐地弥漫起了杀气来。

    这个时候,小杰捂着脑袋艰难地爬了起来,被强烈的杀气一激,他顿时有些控制不了地颤抖了一下,如同一只真正的动物一样防御性地蜷缩了起来。

    “咳咳……”尼特罗咳嗽了两声,瞬间就打碎了西索刚刚凝造出来的肃杀气氛,“既然405号选手清醒了,那么我们就开始下一场,405号选手VS401号选手。”

    米丽斯刚想安慰小杰,就听到了自己要上场的声音,连忙开口说道,“我认输!”

    “米丽斯!”小杰捂着还有些发疼的后脑勺,有些不满地看着她,“我可以打败你的!”

    “所以我现在先认输,这样我就可以节省体力了啊。”米丽斯竖起手指给他说歪理,“你看,本来跟你战斗我就输多赢少,既然这样我迟早是进入下一轮战斗的,那么何不干脆地跟你认输,好给我节省点体力呢~”

    小杰被她的话给套了进去,没几句眼睛就成了一圈圈的螺纹,“我,我知道了……”

    “很好很好,乖孩子,脑袋还疼不?”虽说是穿越者,但是跟小杰那么多年姐弟相处下来,要说米丽斯不关心自己的弟弟,那绝对是胡扯。

    “咳咳,接下来是401选手VS126号选手。”一边的黑衣裁判非常没有同胞爱地叫道。

    一听到自己的对手是什么人,米丽斯就有些想要内牛,却听到对方迅速地说出“认输”的弃权话语,不由好奇地抬起头来,就看到鞠也微不可查地对她点了点头。

    哦哦,鞠也大人,你真个大好人!

    米丽斯在心里开心地撒花。

    “真是的,怎么认输的那么多!”一边观看考试的门淇不满地说道,“就算是不认输,结束战斗也很快,他们做什么呀!真是的,一点趣味性也没有!”

    “嘛,门淇,这是考试啦,不要要求的太多哦。”门淇的身边,卜哈刺一边大口地吃着食物,一边嘟囔道,“而且,这样不是很好吗,结束考试的越快,我们的假期也越长啊。”

    “说的也是。”门淇随手将一边的叉子扔了出去,“快打快打。”

    考试进行的很快,鼬又一次放水将彭晓菊也送上了胜利者的舞台之后,就碰到了今天不幸到了极点的半藏。他对付半藏的时候,那可比别的什么方式快的多了。

    仅仅只是结印,然后一发幻术过去,所有人就看到原本还是战意磅礴的光头男人忽然对着一边的黑袍男人来了个五体投地,嘴里还异常迅速地说道,“我认输了!”

    这样干脆利落的投降方式让不少猎人协会的人都很吃惊,他们感觉的出来,这一次的考试里,眼前的这个少年并没有使用什么念能力,但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种奇妙的幻术……

    一头的斑无聊地想要打哈欠了,这两个宇智波的考试,真的是过的无比简单。简单的让他这个老祖宗连看的兴趣也没有。

    鼬没有发出别的话什么声音,只是转身走了开去。走到自己弟弟的身边的时候,他感到对方的手有些寒冷,便伸手握住了对方垂下来的手掌,

    手掌相互纠缠,柔软的感觉让两个人都有些沉寂下来。一边的鞠也看着他们俩的样子,忽然忍不住地偷偷笑了起来,然后将自己的头搁在了一边斑的肩膀上,伸手握住身边泉奈的手掌,看着场上再次进行的比赛。

    说起来,这一次的比赛还和真是异常的谐啊。不是迅速地就认输,就是几秒内解决战斗。这让考官们非常的无奈,毕竟他们到这里来可是为了看有趣的的东西的,现在这样的,真是浪费他们的时间啊。

    鞠也半靠在斑的怀里,好玩地打量着旁边的看板,因为战斗的很迅速的关系,一下子就有了不少人从这一关卡里胜出,剩下的人就不多了。不过,要说悲催的话,果然还是要数那两个啊……

    算了,反正他们两个不会有事的。

    唯一不幸的两个人,一个就是被打了一顿还被自己姐姐忽悠了一通的小杰,另一个,则是本次考试很有可能拿不到猎人证的悲剧光头。

    就在奇牙很潇洒地送了雷欧力一张猎人证之后,就轮到他跟伊尔迷的战斗了。

    “嘿,那个钉子头的怪人,你看着,我可不会输给你!”奇牙小猫甚是嚣张地说道。

    “奇牙,你似乎一直都没有发现……”钉子头男按照众目睽睽下表演了一番大变活人的戏码,顿时让原本的奇牙小猫身上掉下了无数汗滴来。

    忽然看到一个男人从极丑变成极美,不得不说那个视觉的冲击力是相当强大的。鞠也就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双手都被什么给狠狠地掐了一下。

    他顿时委屈地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得到了对方的两个大大的白眼。

    “大哥……”奇牙的额头上全是冷汗,身体完全麻痹住了,根本连走出一步的力气也没有。

    “大哥?”几个不知情的考生都有些吃惊,但是感觉最古怪的还是鞠也。

    以前的时候,就算伊尔迷再怎么生气,也绝对不会向自己跟糜基散发出那种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念压来。而现在……伊尔迷居然对着自己的弟弟,奇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奇牙,你居然敢离家出走?!”伊尔迷的声音很平板,却让一边的奇牙瞬间脸色变得雪白一片。

    伊尔迷面不改色地说着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一副“你长大了”“我很欣慰”的样子,同时不要命地疯狂扩散自己的念压,让奇牙根本无法抬起头来……

    “奇牙,你为什么想要当猎人?”伊尔迷夸奖了一番他之后,忽然开口这样问道。

    “我……没有特别想要成为猎人……”额头蛮是冷汗的少年诺诺地开口说道,“我只是好奇,所谓的猎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而已……”

    “奇牙,你根本就不适合当猎人。因为你的天职是当职业杀手!”伊尔迷平板地开口说道,“你是没有人性的黑暗傀儡。没有**,没有企图。以黑暗为生存的力量,唯一的快乐就是杀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注意到,奇牙的双拳握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会冲上来一样。

    “你就是被我和爸爸以这种方式教养长大的。”伊尔迷还想说什么,就看到奇牙抬起头来,大大的猫眼里满是不服。

    鞠也靠在一边人的身体上,忍不住地挑了挑眉毛,奇怪了,这样的东西,到底是谁教给他的?这样诡异的台词……再一看奇牙的脸色,那可怜的孩子现在的脸色已经非常的糟糕了,只能勉强保持着一个挺直了后背的姿势……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耳边传来了两声轻轻的哼,连忙将视线拉了回去。

    “杀手不需要朋友,只会碍手碍脚。”

    “就算杀了所有人,也不会被吊销执照?”伊尔迷说着,已经拿出了手里的钉子来,集中恶意的念,对着奇牙散发了过去,“你会为了朋友跟哥哥反目成仇吗?不可能?”

    听到那样的台词,鞠也忽然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感觉,他忽然站了起来,没有去管那边的状况,而是走到了看板前。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眼前哥哥训斥不听话的弟弟的场景,神色里却泛起了一股歉意……

    都是我害的么?

    他们俩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下一场就是鞠也跟半藏的战斗。

    这一场结束的也毫无悬念,他瞬间就让半藏昏迷了过去(半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在得到考官合格的评分之后,他慢慢地走到了拉着自己弟弟的伊尔迷面前,抬起手来,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你好像一直没有发现呢……这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伊尔迷。”鞠也看着眼前的忽然睁大了猫眼睛的青年男人,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来。

    “玛利亚……?”伊尔迷不敢置信地张口说道。

    “啊,是我。”鞠也站直了身体,拉下头上的兜帽,披散下那一头长长的乌黑青丝,安静地站在那里,跟半年前消失的时候完全一样。仿佛那么长的时间完全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