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27560-11851086/

【第一卷 龙在江湖】 第784章 李振彪
    柯友亮站在医院里,看着脸色苍白的柯飘飘。柯飘飘虽然睁着眼睛,但是,两眼无神,甚至,隔很长时间,才会眨一次眼睛。柯友亮看着自己这个“不懂事”的女儿,当时就哭了。掉眼泪的时候,他让自己的小弟去外面楼道里等他,他自己站在病房里,看着女儿,默默的流泪。

    柯飘飘的母亲也来了,进来之后,看到自己的女儿这幅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她当时好像是发了疯一样,一下子嚎叫出来,冲着柯友亮就冲了上去,艳红色的长指甲朝着柯友亮的脸上就挠。一边挠,一边哭喊,还一边叫骂的说道:“都他、妈的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女儿不会离家出走,也不会这样,都他、妈的是因为你,我跟你拼了!”

    柯友亮脸上被挠了两下,鲜血从指甲划破的伤口里面流了出来。他原配妻子的指甲很长,挠在脸上,好像跟小刀片划过一样,火辣辣的疼。

    柯友亮一把把妻子推倒在地上,指着她说道:“草,飘飘这样,你就没有原因吗!你他、妈的天天在外面和野男人胡搞,也不管女儿,要不是我派眼线一直暗中观察之着她,出了这事情,咱们谁还都不知道呢!你这个当妈、的,也不合格,给我滚,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柯友亮怒吼道。

    “滚?该滚的人是你,你去找你那帮小情人去啊,你不是说,她们能给你生儿子吗,怎么这都一年了,还没给你生呢?那帮骚、货都他、妈的不能生吧,现在女儿这样了,你别碰他,滚!”柯友亮的妻子说道。

    柯友亮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然后说道:“行,我走,妈、的,到时候,你别求我回来!”说完,柯友亮转身,走出了病房。

    刚出病房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拄着拐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柯飘飘的男朋友,就是在红莲网吧里面,被夏柔的高跟鞋把腿踹断了的那个男子。

    此男子名叫李振彪,在省城名气不小,被称为省城三少。家里有钱,他老爸是工行的行长。当时国家对贷款规范并没有太多严格要求的时候,他爸爸给人带了不少款子,当然了,从中捞了不少钱。李振彪的他爸爸充其量,就是一个滥用国家职权的贪官而已,但是李振彪,却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黑道分子。

    上高中的时候,李振彪就开始在学校里面,组建黑道行会,他起初的目的就是觉得当大哥很牛逼,和那爽,让别人都怕他,当别人叫他彪哥的时候,他内心的虚荣心会得到极大的满足。

    李振彪跟家里的关系也不好,不是因为这小子在外面惹是生非,他爸爸不怕儿子惹是生非,就怕儿子在外面胡搞乱搞。这小子上高中时候,玩女人那是全省城都出了名了。人家一说都会说,工行总行长那儿子到处沾花惹草,天天泡在女人堆儿里面,花天酒地,歌舞升平。

    李振彪的父亲是个好面子的人,而且,他接触的都是一些高层的领导者,在这些人面前,要始终保持一个好的形象,但是,他这个儿子在外面泡妞玩女人,还泡了不少当官的女儿,泡人家,直接给甩了,女孩痛不欲生,当官的自然也对李振彪父亲的好感,大打折考,甚至,正式因为自己儿子跟那些官宦女儿的胡搞乱搞,给他在官场上堵了不少墙。惹到不同人,他不怕,但是惹到了官场的人,那就是大麻烦。

    因为李振彪泡妞的事情,他父亲没少跟他发火。李振彪这脾气当然不会听他爸的。这点上,跟柯飘飘一样,也是三天两头的离家出走,等在外面把钱都花完了,在回家要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两天,又想出去耍了,就又跟家里大吵一架,然后带着钱离开,周而复始,从高中就这样,现在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是那副老样子。

    这次,李振彪和柯飘飘搞对象好像是动了真格的了,对柯飘飘,情迷至身,这次,即便是没钱了,他也不回家,甚至都在外面开不起房了,俩人跑到网吧的包间里面做那种事情。

    李振彪难得对一个女人动真情,可惜,这个女人现在还变成了植物人。

    李振彪来到医院,是想看看柯飘飘的,但是还没进门,正碰上柯友亮走出来。李振彪当然知道柯友亮是青龙帮的老大,也知道这个黑老大在省城江湖的地位。

    “叔叔,你好,飘飘她怎么样了?”

    柯友亮也当然知道这个李振彪了。毕竟,李振彪的父亲是省城工行的总行长,地位颇高,很多当官的都敬他三分,不少黑道和商界的更是都有求于他,虽然他儿子李振彪在外面给他树敌无数,但是,毕竟这个人还是大权在握,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给的。

    “植物人了。”柯友亮有气无力的说道。

    “什么!”听到这句话,李振彪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本来一条腿就折了,重重的往地上一座,骨盆差点就摔裂了。

    “你们惹谁不好,非要惹龙堂!”柯友亮又说了一句。

    李振彪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靠着墙,喘着粗气,更为吃惊的说道:“龙堂!你是说,把柯飘飘砍成植物人的,是龙堂的人!”

    “废话,柯飘飘的那帮手下小弟都告诉我了,说对方穿着黑色中山装,衣服胸口上,还绣着红色的盘龙,各个都拿着龙纹大砍刀,那不是龙堂,还是谁?现在,整个省城,只有龙堂有这么整齐的装束,也只有龙堂敢这么狂。

    我跟龙堂早就有梁子了,我都没敢这么直接的跟他们碰,你们倒好,就他、妈的四十几个人也敢在龙堂的场子里弄事儿,你们胆儿真够肥的!”

    “草他、妈的!龙堂有怎么样,看了伤了柯飘飘,我就得让他们血债血还。柯叔叔,你放心,这事情,不用您出面,我来解决,我也是混了这么多年了,省城三少之一的未名,也不是lang得虚名!他们龙堂不是在西山那边有工程吗,我他、妈的让他们工程搁浅,草!”说着,李振彪转身跑了出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