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0042-36365248/

正文 第5838章 邻村恶徒
    第5838章 邻村恶徒  

    尽管一对年轻人穿着朴素,都是粗布衣裳,然而所骑着的两头骏马却极为少见,身躯高大且匀称健美,其中一匹通体洁白看着特别干净,犹如积雪堆成似的,另一匹通红入伙宛若烈焰,而且马鞍都是同样颜色,工艺考究极为精致,与骏马相得益彰,颇具气势。

    尤其火云骝上的吴彤天生花容月貌,身材婀娜曼妙,犹如含苞欲放的鲜花,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更是惹人注目。

    有着鬼手彪绰号的胡彪看的仔细,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自从见过小妮子一面,简直魂牵梦绕,念念不忘,令这厮眼前一亮,心里暗自发着狠,小贱人,老子务必要得到你,不过先得废了那小子再说……他又看向白马上的少年,眼里闪烁着凶光,充斥着仇恨,用手一指满脸气愤的道:“父亲,就是那小子打伤了我和一帮同伴,绝对不能放过他……”

    终于发现伤害儿子的凶手,其父胡三泰怒不可遏,挥手下令道:“胡林村的猎手听着,把他们围住了。”

    听闻村长吩咐,那百余位彪形大汉齐声答应,犹如狂风般席卷过去,形成很大的一个圆圈,包围了那一对男女,手中所持长矛和猎叉指向对方,蓄势待发。

    突然间遭受如此劫难,令马背上的二人惊诧不已,小妮子吴彤未免花容失色,气道:“你们要干什么?”

    秋羽冲着周围的那些大汉怒目而视,目光又看向了那些伤者,最终落在胡彪身上,已然明了,对方带人过来寻仇,恐怕不好对付,也许免不了一场恶战。

    许多柳河村的民众也走过来,看着胡林村这些家伙如此阵势,宛若凶神恶煞,俨然要把一对年轻人大卸八块,让他们都是不知所措,毕竟无论财力还是规模乃至人员数量,胡林村都要远远超过柳河村,向来令后者为之忌惮,不敢轻易招惹。

    面对着小妮子的质问,胡三泰面目狰狞的道:“明知故问,你和这小崽子打伤了我儿子和他的同伴,犯下滔天罪行,必须接受严惩。”

    处在众多大汉的包围当中的吴彤有些慌乱,却据理力争道:“没错,是我们打伤的他们,但是你弄清楚什么原因了吗,究竟是谁的过错?”

    胡彪自然不会让丑行公布于众,来个恶人先告状,大声道:“什么原因你自己清楚,我和这些同伴在山脉里猎杀了三阶中级魔兽青麟锯尾虎,你和身边的小崽子实施劫掠,抢走了魔兽尸体,还把我们打伤了。”

    此言一出,两个村子的民众都是惊讶不已,毕竟三阶魔兽非常稀少,尤其青麟锯尾虎更是罕见,无论兽皮还是骨骼都极为珍贵,乃是一笔巨大财富,没想到被鬼手彪等人猎杀了,只是单凭这两个年纪不大的青年男女,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一帮人呢?

    吴彤更是万分恼怒,没想到这厮颠倒黑白,混淆众人,她恨恨的道:“不要脸,明明是铁头杀死了三阶魔兽,你们一帮人过来抢劫,还要对我无礼才被打的,如今却反咬一口,分明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胡彪冷哼道:“你才是谎话连篇呢,让大伙看看,就凭你身边那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能有什么本事猎杀三阶魔兽,简直就是笑话……”

    众多村民疑惑的目光落在秋羽脸上,只见这小子在年纪和小妮子相仿,体格匀称没看出来任何过人之处,也就认同了鬼手彪的话,觉得小妮子所言不可信。尤其那些胡林村的人更是嘘声一片,有人嚷道:“说的这小子吗,真是抬举他了,身体如此单薄,恐怕杀狗都不成,更别提猎杀魔兽了。”

    “可不是嘛,这小子若能杀了三阶魔兽,谁信啊……”

    就连柳河村的人也觉得吴彤撒谎的成分大,毕竟早就听说了,这个铁头是捡来的,头部遭受重创变得傻乎乎的,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名字,怎么可能杀死青麟锯尾虎,确实不可信。

    吴彤俏脸涨得通红,厉声道:“都给我住口……”喧嚣声渐止,众人目光瞄着此女,只见小妮子反唇相讥道:“你说铁头没能耐,不能杀死三阶魔兽,那你怎么被他打断了胳膊,还有十多个同伙都被他揍的受了伤,那岂不是说连他的本事都不如,你们又如何能猎杀三阶魔兽,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这妮子聪明伶俐反应极快,一番话把胡彪给问住了,众多村民也开始纳闷,周围变得鸦雀无声,在众人关注中,胡彪脸涨成了猪肝颜色,怒道:“我……老子是不小心中了小崽子的暗算,反正锯尾虎就是我们杀死的,你们必须归还,还得废了这小子。”

    在众人看来,鬼手彪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也许真如那女子所言,然而胡林村的这些大汉毕竟要偏袒村长公子和本村猎手,为村里获取利益,所以如同野兽般叫嚷着,“对,让他把魔兽尸体交出来……”

    “这小子绝对不能放过了,必须狠狠惩治……”

    “你们……怎么不讲道理呢……”吴彤气的直哆嗦,实在是没见过这么多无耻之徒,偏要嫁祸于人,而且理直气壮。

    眼见苗头不对,柳河村的老村长连忙上前劝解道:“诸位有话好说,千万别冲动,咱们可以商量的,用不着这样子……”只是那些彪形大汉根本不理会他,声音仿佛石子淹没的洪水当中,没有丝毫波澜。

    马背上的秋羽冷眼看过去,瞄着那些摩拳擦掌俨然要把他大卸八块的汉子,不由得心头恼怒,觉得太过可恶,也不想多说什么,一声怒吼,“老子受够你们了,不就是仗着人多势众吗,不怕死的都过来吧……”

    此言一出,柳河村的老村长及众人难免为其捏了一把冷汗,觉得此子太过鲁莽,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难道还能打得过胡林村这么多人吗,尤其过来的都是经过挑选的猎手,还不得把你杀了啊。

    那些胡林村的汉子愈发恼怒,周围传来破口大骂,“小崽子真够狂的,赶紧把他腿打断。”

    “大伙废了他,冲啊……”

    距离最近的十多条大汉犹如狼群般冲过去,长矛和猎叉向着秋羽狠刺,要将此子从马背上掀翻了,矛头和叉子顶端闪烁着寒光,简直要人命啊!

    忽然间,只见一条身影倏然跃下,使得众人攻击落空,半空中的秋羽飞腿踹翻了右侧的一个汉子,随手抢过对方手中的长矛,猛地侧转身形刺出,扎在了另一个汉子肩膀上,疼的对方嗷嗷惨叫着,忙不迭的向后退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