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0344-37416855/

6.彩虹之上(十五)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在彩虹之上的某个地方

    Way .up .high

    有个很高的地方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有一块乐土

    Once .in .a .lullaby

    我曾在摇篮曲中听到过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在彩虹之上的某个地方

    Skies .are .blue

    天空是蔚蓝的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而你那些勇于憧憬的梦想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终将会实现

    ……

    “你找的歌手不错。”

    幼女扬起一边眉毛,呷了口红茶。

    “嗓子就不用说了,难得的口音不重。”

    坐在对面的李林微笑着点了点头。

    能从众多青年团员中脱颖而出,歌喉自然不可能会差,此外为了强调帝国的包容性,还特意选择用阿尔比昂语来演唱这首《跨越彩虹》。这种时候当然不可能找个满口帝国腔的歌手,不伦不类不说,还让人觉得帝国是不是想对阿尔比昂王国表示什么恶意,招来不必要的外交风波。

    最后击败几千名竞争者胜出的,就是舞台上这位玛尔达.冯.蒂森博格男爵小姐。出身新兴的一等公民军事贵族家庭,父亲出任驻阿尔比昂大使馆武官,母亲是一等公民妇女协会的高级干部。这对父母不但找了一堆家庭教师对女儿进行贵族菁英养成教育,还教了她一口纯正的阿尔比昂语。

    她很适合登上今天的舞台,她的表现也证明选拔委员会的眼光没问题。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对坐在豪华会客室里的这两位来说,女孩充满童真飘逸的歌喉,还有如痴如醉的观众们都只是拿来客串一下开场白的风景画。

    他们要交涉的问题关乎成千上万人的命运,乃至整个世界的走向。

    “你准备几时对共和国动手?”

    幼女的语气平淡、乏味,仿佛谈论天气之类的问题,而不是涉及一国和成千上万人命运的军国大事。

    当然,没人会对此诘难和苛责。童言无忌嘛,小孩子说些大人眼里可笑离奇的话语本来就很正常,谁都经历过这个阶段,除非是非常偏执的小心眼,基本上没人会去计较这种事情。

    这就是所谓的人之常情。

    然而人类的常识对这两位中的任何一位都不适用,以人类的基准去判断神明使者的行为,不仅冒渎,且极度危险。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任何有关‘那方面’的研究都会让‘那位大人’感到不悦。制止、消灭相关研究者和团体是你的工作,然而到现在你却还慢吞吞的按部就班——”

    “欲速则不达。”

    李林云淡风轻的微笑道:

    “癌症手术可是需要非常谨慎的,就算是被称为‘癌症之耻’的甲状腺癌,如果后续清理工作没有到位,癌细胞转移扩散到其它部位也是会要命的。”

    实际上,已经转移了。

    共和国制MDS的系统开发很大程度承袭了教会方面的思路,再加上他们手里还有脑量子波感应框架,假以时日势必会比当初的教会走得更远。从这一点来说,共和国已经成了“病灶”,癌变发病只是迟早的问题。

    “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尽快在早期就铲除新病灶吗?”

    “那也得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现阶段帝国方面还不能算是‘准备好了’的状况,硬是要打的话,夺取最终的胜利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如果不是能彻底压制一切反抗势力,确保不会出现新的病灶的话,那就成了没完没了的打地鼠游戏,不但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和资源,还造成了不必要的破坏。当然,我也有快速见效的治疗方法……不过那位大人绝不会允许世界各地同时升起蕈状云这种事情。”

    应该说那是“那位大人”竭力避免出现的事情。

    严格意义上,就算人类灭亡,世界也可以继续存在下去,最多花上几百年世界又会欣欣向荣。就像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二十年后,当地俨然成为动植物乐园一般,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大自然的自愈能力足以消弭智慧生命的一切痕迹。

    话是这么说,但有谁愿意吃感冒药就能解决的问题非要住院去做全套化疗、放疗呢?

    “时间……你是打算等‘军团’和‘人工智能’全部就位,让这支亡灵大军将帝国之外的一切全部吞没吗?”

    “那只是部分治疗方案,算是手术的部分。”

    “手术吗……换句话说,还有药物治疗。”

    任何作战计划都有后手是李林的一贯做派,很难想象这种涉及到全世界规模的计划会只靠军事解决。至于所谓的“药物治疗”是行政手段还是别的什么,这就是不是她所能想象的了。

    “各种各样的都有,行政手段、教育、价值观灌输……基本都是现在在做的东西。不过,除了这些以外,还有物理手段。”

    “你该不会是想把所有人的头盖骨打开,通过手术来改变别人的思想吧?”

    “效率太低,想都不用想。”

    “那……”

    “我要建塔。”

    “塔?”

    “没错。”

    李林一边续杯,一边用揶揄的口吻说到:

    “你应该比谁都清楚,那个关于人类挑战神的领域,试图建造通天之塔,结果遭到神明诅咒惩罚的古老传说。”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神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神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于是,神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因为神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

    幼女——以幼女之姿拜访李林的“神之眼”当然知道《创世纪》上的这段逸闻。

    “所以,这一次的‘试做机失败’也是整个计划的一环,通往你构想中的巴别塔的第一步?”

    “那个嘛……见仁见智。”

    “什么意思?”

    “根据需要,或许能发挥出各种各样的用途吧。可以是闲棋,也可以是决定性的一招制胜之棋。这就和无法观测所以不能确定生死的猫一样,复数的可能性叠加在一起,无法预测。”

    “而你早就写好了剧本,还是好几套,不论那枚丢出去的棋子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在你的剧本里派上用场。”

    有着幼女外貌的神使缓缓起身,不失礼数却冰冷的声音如是说到:

    “我已经很清楚阁下的战略规划以及正在全力推动共和国攻略这一事实,剩下的部分就交给我吧。”

    “拜托了。”

    李林举起茶杯致意,当他放下茶杯时,房间里已经只剩他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