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0020478/

正文 第944章 三十九个师姐
    重色轻友?

    对于唐子瑜的见解,于纯一口给否决了,问道:“贾思邈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如果他很禽兽,很好色,那你呢?蓝秋呢?兮兮呢?你们早就让他给祸害了,还能保持着完璧身子,到现在啊。”

    一句话,把唐子瑜给问住了。

    唐子瑜讷讷了两声,突然叫道:“谁说我是完璧的身子了?你尽是乱讲。”

    于纯盯着她上上下下地看了又看的,咯咯笑道:“这么说,咱俩赌点什么呗,你敢吗?”

    “我……我干嘛要跟你赌?我才不干……”

    哎呀,唐子瑜猛地想到了什么,冲着沈君傲问道:“君傲,照着纯姐这么说,你真的跟贾思邈那个了?”

    沈君傲脸蛋一红,羞窘道:“对,那又怎么样?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唐子瑜道:“人家是知道了,但是不太确定嘛。纯姐,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事儿啊,可有学问了……”

    于纯和唐子瑜在那儿嘀嘀咕咕地,说得唐子瑜脸蛋越来越红了,连沈君傲都不好意思再听下去了,赶紧往旁边挪了几步。唉,一个还没有什么经验的女孩子,一个是妖孽,唐子瑜迟早得沉沦下去啊。

    就这么大会儿的工夫,叶蓝秋已经手捧着一个类似于佛龛的托盘,走了上来。不过,上面罩着红绸缎,看不到里面是什么。看着她那份庄重的模样,连于纯和唐子瑜都忍不住闭上了嘴。

    现场的气氛,很静,很静,只有瑟瑟地山风,吹着毛竹,发出了扑簌扑簌的声响。

    终于,叶蓝秋走到了柳静尘的身前,郑重道:“师傅,祖师爷让我请来了。”

    柳静尘双手接过托盘,放到了一边的凸起平台,身子跪拜下来,高声道:“祖师爷在上,门下弟子柳静尘,拜上。”

    叶蓝秋、妙真、妙香等滋阴医派的弟子,也都齐刷刷地跪了下来。这下,倒是让站着的于纯、沈君傲、唐子瑜、李二狗子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你说,她们是跪呢,还是这样站着看?跪下,她们又不是滋阴医派的门人。站着,这绝对不是鹤立鸡群,显得有些太突兀了。

    贾思邈稍微犹豫了一下,也让上来的叶蓝秋,一把给拽得跪了下来。

    “有请祖师爷。”

    柳静尘上前去,掀开了红绸缎,立即露出来了一个古代女子的雕像。这女人身着粗布麻衣,面孔清秀,后背背着个采药的竹篓。

    这让贾思邈就是一愣,根据医典籍记载,滋阴医派的创始人,应该是元代著名的医学家朱丹溪。他提倡的是“相火论”、“阳有余阴不足论”,并在此基础上,确立“滋阴降火”的治则,倡导滋阴学说及《局方发挥》一书,对杂病创气、血、痰、郁的辨证方面。其他如恶寒非寒、恶热非热之论,养老、慈幼、茹淡、节饮食、节情yu等论,大都从养阴出发,均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

    而现在,怎么变成是一个女人了?

    叶蓝秋低声道:“这个女人是两晋时期的鲍姑,她的父亲是广东南海太守鲍靓,她的丈夫是医学名著《肘后备急方》的作者葛洪,他也是一个炼丹师。鲍姑长期跟随葛洪在罗浮山行医,岭南一带的百姓尊称她为‘鲍仙姑’。她,也就就是我们滋阴医派的祖师爷。”

    “啊?”

    贾思邈惊得嘴巴张得老大,都快能吞进去一个鹅蛋了。他对鲍姑再了解不过了,那是岭南一带的医生,擅长针灸之术,治疗瘤与疣最为拿手。鲍姑经常用来岭南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因此,后人称红脚艾为“鲍姑艾”。等到鲍姑死后,岭南的百姓在岭南山下修建了鲍姑祠,来纪念她。

    这也太能扯了,他们岭南的鲍姑,突然成了滋阴医派的祖师爷。旋即,他就明白了,毕竟滋阴医派都是女人,要是一个男人来创建的,传出去也不太好听的?而古代的女医生不太多,不知道哪一代的滋阴医派门主,就将祖师爷换成了祖师奶奶——鲍姑了。

    随便了,拜谁对贾思邈来说都无所谓,只要是能加入了滋阴医派就行。

    柳静尘大声道:“现在,我们滋阴医派又新招收了一名弟子,他叫做贾思邈。贾思邈,你上来。”

    是跪着爬行呢,还是站着走过去?

    贾思邈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爬起来,弯着腰小跑到了柳静尘的面前,恭敬道:“师傅。”

    柳静尘让其余人都站起来,她端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喝问道:“贾思邈,你可是自愿加入我们滋阴医派?”

    “是。”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滋阴医派也是有清

    规戒律的。我现在念几条,你要记住!”

    “是,师傅。”

    “第一条,同门之间不得互相勾心斗角。”

    “第二条,滋阴医派以普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医术不是用来赚钱的,是用来帮助患者解除痛楚的。”

    “第三条,作奸犯科者,驱出滋阴医派。”

    “第四条……”

    十条戒律,都快赶上洪门的门规森严了。

    等到念完了,柳静尘将一本小册子交给了贾思邈,这是关于滋阴医派门规、一些简单的医疗常识等等的记载,说白了,也就是一门入门医学手册。贾思邈郑重地收到,放到了贴身的口袋。

    柳静尘问道:“贾思邈,你现在还有什么异议吗?”

    贾思邈问道:“师傅,我想问一件事情……”

    “你说。”

    “同门之间,可以结婚吗?”

    “这个……”

    在滋阴医派的十条门规,没有这一条记载啊?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历代滋阴医派都是女人,同门之间怎么结婚?又不是女同呢。可现在,突然加入了一个男弟子,那他要是和门派的女弟子相恋了,应该……不应该……这还真是个难题。

    柳静尘沉吟了一下道:“门规没有记载,这一条算是可以通过吧。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叶蓝秋低垂着头,心没来由的一喜,贾思邈这么说,是在说自己吗?

    贾思邈道:“没有了。”

    “好,现在行三拜叩大礼,入我滋阴医派。”

    “是。”

    叶蓝秋立即拿上来了香烛什么的,交给了贾思邈。

    贾思邈将香烛点燃了,对着那鲍姑的雕像,行了三拜叩大礼,又恭敬地将香烛给插在了香炉上,这才退后了几步。

    柳静尘道:“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滋阴医派的弟子了,给师傅敬茶。”

    叶蓝秋又连忙给倒了杯热茶,贾思邈恭恭敬敬地端到了柳静尘的面前,柳静尘喝了一口,又让贾思邈叫师姐。

    师姐?三十个师姐?而现在,在这儿只有三十八人,师嫣嫣没在啊。

    妙香来劲儿了,大声道:“贾思邈,快叫师姐啊。”

    贾思邈恭敬道:“师姐好。”

    妙香笑道:“小师弟,乖哦。”

    遭到女人的调戏,这算是一种荣幸吗?那要是遭受到了尼姑的调戏……贾思邈不敢再往下想了,让李二狗子将随身携带的皮箱给拿了过来。这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个个的红包,刚好是三十个。每个师姐一个,有的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沓子百元大钞,刚好是一万元整。这下,把这些女孩子给乐得,小师弟真是不错啊。

    生子当如孙仲谋,当男人则当贾思邈!

    这种男人,才是我辈的楷模,尽显男儿的风范。

    这种男人,是女人眼的梦情人,她们的眼眸都流露出来了丝丝的情愫。

    没办法啊,谁让寒山寺,没有男人了呢?突然间多了这么一个年轻帅气,又有魅力,又是医道高手的青年,哪能不打动她们的放心。

    青年男子哪个不多情,妙龄女子又哪个不怀春?贾思邈就觉得,但愿自己不是她们怀的那个“春”。

    三十八个红包发放完毕,贾思邈又从皮箱拿出来了一个小药箱,郑重地交给了柳静尘:“师傅,这是我孝敬您的。”

    “什么东西?”

    “没什么,一点小玩意儿。”

    是**器?还是***?还是什么跳-蛋之类的?李二狗子紧盯着柳静尘的动作,心里在念叨着,打开,打开,打开!柳静尘还真是不经念叨,就将小药箱打开了一小道缝隙,往里面看了看,她的瞳孔陡然长大了,然后就立即将盒盖给盖上了。在这一刻,敏锐的于纯、李二狗子等人发现了一个细节,柳静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难道说,是武藤兰的全套AV典藏版?

    没人知道,她们总不好去问柳静尘,那只能是等找到机会,问贾思邈了。其实,小药箱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些金银珠宝首饰,哪个女人不爱这些啊?当看到,于纯、唐子瑜等人将服饰、化妆品等等都分发给门下弟子的时候,柳静尘的眼神就有些炙热了。

    毕竟,她也是女人啊!

    她是师傅,又不好明说,看来,贾思邈还真是细心啊,知道尊师重道。

    贾思邈问道:“师傅,那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滋阴医派的门徒了呗?”

    柳静尘笑道:“对,是这样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