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0649608/

正文 第1137章 愣是没敢“上”她
    巴刀笑道:“狗爷,你说,怎么办呢?”

    狗爷哼哼道:“让其他人都退下去吧,这么多人在这儿,干什么?”

    “好说,好说。”

    巴刀挥挥手,曹涛和徐平带着那些鼻青脸肿的豹堂弟子退下去了。这群丢人的玩意儿,一群人都没有打过贾思邈等人。其实,巴刀是不知道实情,要是知道,只是胡和尚一人下的手,估计他都得暴揍这些豹堂弟子一顿。

    丢得起人,丢不起这脸啊!

    拽着巴刀走到了一边,狗爷问道:“如果说,让贾思邈加入你们豹堂,你觉得怎么样?”

    巴刀沉吟了一下:“这个……有些不太好吧?咱们门主可是叫尉迟静修、宋玉都在盯着贾思邈了。”

    “那你就别管了,我就问你,要是他加入了你们豹堂,他和云峰的恩怨,能不能一笔勾销。”

    “行,看在狗爷的面子上,这件事情我就做主了。要是贾思邈加入了我们豹堂,那就是自己人了,云峰不敢乱来。”

    “这么说,你同意了?”

    “同意。”

    “你个瘪犊子。”

    狗爷瞪着眼珠子,骂道:“我就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我告诉你,就算是贾思邈没有被龙堂、虎堂等等堂口的人看中了,那也是我们飞鹰堂的人。你还想打他的主意,连门儿都没有。”

    “嗨,狗爷,你急什么啊?咱们有话好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

    狗爷哼哼了几声,转身就走,大声道:“贾思邈,你们几个还愣在这儿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回去睡觉。”

    “是,狗爷。”

    贾思邈冲着目瞪口呆的邱黑,还有李二狗子、胡和尚等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大步就往出走。这下,巴刀就有些急眼了,这还没怎么样呢,就让人走了?那贾思邈还能加入到豹堂中吗?

    巴刀喝道:“给我站住,谁让你们走了?”

    狗爷大声道:“你们走,甭管他。”

    再不走,还等到什么时候啊?边快速往前走,贾思邈边低声道:“赶紧走,谁也不要停留。”

    剩下下的,那就交给狗爷来处理了,贾思邈相信狗爷的手段。其实,就算是巴刀将贾思邈在军机营大会中惹祸的事情给捅出去,那又怎么样?第一,贾思邈有手机视频证据,确实是云雷太欺负人了。第二,罗道烈那么看重贾思邈,岂是他三言两语能搞定的?第三,他没有必要因为贾思邈,跟狗爷掰了关系。

    大家都是洪门中的人,打归打、闹归闹,喝顿酒还是兄弟。

    就是不知道,云峰能不能咽下这口气啊?

    回到了军机营的宿舍,李二狗子和胡和尚回房间了,邱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贾思邈就跟着唐子瑜、沈君傲走进了她们的宿舍……唐子瑜的精神就是一紧,问道:“贾哥,你……你干什么呀?”

    贾思邈很是自然的道:“干什么?都这么晚了,睡觉啊。”

    “睡觉,你倒是回自己的房间啊,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哦?咱们不是说好的吗?我下场溜冰,你就来陪我睡觉吗?君傲,是有这么回事儿吧?”

    “对,我可以当证人。”

    看热闹的,是真不怕事儿大啊!沈君傲的话,让唐子瑜的脸蛋腾下就红到了耳朵根。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抢走了她的男人吗?当时的情况,不是贾思邈怕溜冰,她们就是刺激他,让他下场来,看笑话的嘛。

    又哪里是真的了?

    唐子瑜撇嘴道:“你想得美,我问你,你在溜冰场的时候,溜冰了吗?”

    贾思邈咳咳道:“溜了。”

    “你溜了?我就看你在摔跟头了。”

    “对,我是摔跟头了,那又怎么样?咱们讲的是,我敢不敢下溜冰场,又没有说,我会不会溜冰?”

    “呃,你少来曲解我的意思……咦?蓝姐,你怎么来了?”

    “蓝姐?”

    贾思邈回头一看,才缓过神来,上当了!等到他转过身来,咣当,房门已经关上了,差点儿将他的鼻子给撞歪了。这女人,怎么这样啊?说话不算话,等到往后再有这样的机会,必须先斩后奏……哦,是先睡觉再做。

    “贾哥,你快点进来。”

    房门开了个小缝隙,沈君傲就转身又进去了。

    贾思邈推门溜了进来,就见到唐子瑜正背对着房门,在脱着衣服,身上就剩下了一件浅蓝色、深V调整型的聚拢文胸。而她的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小内裤。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的肌肤更是滑腻、粉嫩,连点儿多余的赘肉都没有。

    她把手伸到了后背,去解文胸的挂钩,笑道:“君傲,这东北也不错啊?房间中这么暖和……对了,你帮我把皮箱打开,我文胸在里面呢。”

    没有人吱声,但是她听到了皮箱被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一只手就拿着文胸,递到了她的面前。唐子瑜摘下身上戴着的,甩手丢到了床上,就伸手去拿沈君傲递过来的文胸。这下,她才注意到,沈君傲的手、胳膊上怎么有那么浓的汗毛啊?微微一怔后,她就回头望了过去,就见到贾思邈站在自己身边,正呆呆地望着自己。

    “啊……”

    唐子瑜失声尖叫着,连忙用手臂横在了胸口,叫道:“你……你怎么进来了?君傲,赶紧过来帮我打色狼……”

    沈君傲打着还欠,端着水盆,已经走进浴室中了:“我要去洗澡了。”

    这是干嘛呀?在这一瞬间,唐子瑜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有沈君傲在里面打埋伏,她迟早得让人给“祸害”了,重色轻友的家伙!这下,她反而是不躲了,把睡袍给穿上了,就倒在了床上。

    “贾哥,对,刚才在溜冰场,我是说了要陪你睡觉的事情。”

    “你承认了?”贾思邈是又惊又喜。

    “对,男子汉大丈夫……哦,小女人说话也算数。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来吧。”

    “真……真的?”

    贾思邈的心就怦怦乱跳着,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没办法,英雄都难过美人关,就更别说贾思邈还不是英雄了。再说了,这事儿是她自己主动的,他又没有勉强她,更是没有对她施暴,你要是不上,她还以为自己没有魅力呢。

    上!

    贾思邈刚刚俯下身子,唐子瑜就笑吟吟的道:“我们唐门有几种绝毒,沾着就死,碰着就亡,那可是连救都救不好。其中,有一种绝毒,一旦让人沾上,就会全身溃烂而亡,哪儿沾上就先烂哪儿。这要是进入了我的身体,没准儿……嘿,要是把某些人的那玩意儿给烂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啊……”

    贾思邈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手赶紧缩了回来,这丫头说的是真的假的呀?不过,唐门剧毒,贾思邈是知道的,那真不是吹出来的。

    唐子瑜问道:“贾哥,你还磨蹭什么呢?赶紧来啊。”

    “那个……子瑜,我记得,我好像是有点事,要马上跟唐饮之商量下。咱们今天,可能是亲热不了了。”

    “为什么呀?人家都准备好了,过了这个村儿,可就再没这个店儿了。”

    “是,我知道……”

    贾思邈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子瑜,咱们应该都讲讲卫生,你还是去洗个澡吧。”

    唐子瑜倒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了,点头道:“行啊,要不,咱俩一起洗吧,你帮我搓搓身子。要是哪儿有毒了,你还能帮我洗掉了。”

    “好,好,这个好。”

    贾思邈心下欢喜,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这要是她的身上沾了毒,水一冲,岂不是地面上的水渍都有毒了?这个丫头,还真不能随便乱碰。当然了,一般的毒,贾思邈自己都能解,可关键是,他不知道唐子瑜的身上是什么毒啊?万一,把传宗接代的家伙给烂掉了,岂不是亏大了?

    唐子瑜笑道:“行,等会儿君傲出来,咱们就进去。”

    贾思邈点着头,脚步却在一步步地往后挪动。

    “贾哥,你干什么去啊?”

    “我……买几盒套套,你等我啊。”

    “嗨,我这儿有的。”

    “我买点螺旋的,或者是带颗粒的,你肯定更喜欢。”

    再不走,更待何时啊!

    贾思邈转身,打开房门就逃也似的溜掉了。

    唐子瑜笑盈盈地走过去,将房门给关上了,跟我斗?哼哼,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当蜀中唐门的大小姐,也有好处嘛。

    沈君傲从浴室中走出来,看了看,诧异道:“咦?子瑜,贾哥人呢?”

    唐子瑜笑道:“跑了。”

    “跑了?这么好要的机会,他都跑了?”

    “那是当然了。”

    唐子瑜就把刚才的事情,跟沈君傲说了说,惹得沈君傲也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戳了下唐子瑜的额头,笑骂道:“死妮子,看你这样,往后还有谁敢要你。”

    唐子瑜坐在床头,晃荡着两只小脚丫,撇嘴道:“无所谓了,追我的人一大把呢,我可不想像你那样,因为一棵歪脖树,就放弃了整片森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