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0723739/

正文 第1157章 二狗子,你是真爷们儿啊!
    又是洪门!

    **娘的,贾思邈这样斯文的人,都忍不住吐出了一连串儿的脏字。是不是洪门在东北势力太大了,就可以随便的欺负人啊?当然了,贾思邈也是洪门的人,更是刚刚跟云正靖、云峰、云雷等云家的人闹出矛盾来。

    那一烂摊子事儿,还méiyou扫平呢,竟然又冒出来了一个谭四爷。

    谭四爷又能怎么www.zhuzhudao.com”“小说章节更新最快。縭uguo说,这事儿是发生在ziji的身上,就算是让谭四爷给踹了两脚,他也忍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没shime大不了的。可谭安军欺骗了蓝姐,更是害她有了孩子。怎么?玩够了,财产又给霸占了,就一脚踢开了,哪有那样的道理啊。

    财色兼收,谁都可以干,谁都能干,但是就不能干在贾思邈的头上。

    斯文人,也有败类的shihou,而且,斯文人败类起来,比禽兽更是可怕。

    见贾思邈méiyou吭声,王妈哼哼道:“就zhidào你们都是一群胆小鬼,怎么样?听说洪门,就怕得尿裤子了吧。”

    贾思邈微笑道:“王妈,这事儿就交给我们吧。”

    “你们真敢跟洪门对着干?”

    “洪门又怎么样?洪门也得讲究个道理啊。”

    “好,我相信你是个爷们儿。”

    贾思邈笑了笑,和王妈、李二狗子、胡和尚走回到了房间中。当下,他让唐子瑜、沈君傲在这儿帮忙照顾着蓝萍,实际上,是让她俩盯着蓝萍,别让她再走掉了。蓝萍是shime女人啊?一下子就看穿了贾思邈的心思。

    蓝萍道:“思邈,你……他是禽兽了点儿,但他bijing是小丫的父亲,你留他一条性命吧。”

    贾思邈点点头,和李二狗子、胡和尚、小黑离开了。

    走到了楼下,李二狗子就压不住心头的怒火了,紧攥着拳头,叫道:“贾哥,你说吧?怎么弄死那个家伙。”

    胡和尚骂道:“娘希匹的,竟然比我还禽兽,我最鄙视这样的男人了。”

    贾思邈似笑非笑道:“咱们都是文明人,你不觉得,用武力太粗蛮了吗?”

    李二狗子就乐了:“我喜欢文明人的作法。”

    文明人,当然是干文明事了。贾思邈和李二狗子、胡和尚先去吃了点东西,等到晚上七点多钟,这才来到水云间酒吧。看得出,蓝萍是个很念旧的女人,这个水云间的装修风格,和南江市水云间的装修风格,几乎是一模yiyàng。

    本来,贾思邈想在今天晚上,约徐平、曹涛出来喝酒的。现在,为了谭安军,他只能是把徐平的事情往后放一放了。所以,他必须要跟谭安军好好玩玩,就算是为了蓝姐,他也不能让谭安军好过了。

    在酒吧的门口,有几个身着军大衣的保安,他们拎着甩棍,戴着棉帽子。这样的天气,在这儿守着,也不是一件shime好差事啊。

    李二狗子和胡和尚、小黑没上去,贾思邈走过去,问道:“哥们儿,有火吗?”

    软包中华329啊?那人就是眼前一亮,连忙道:“有火,有火。”

    贾思邈递给了他们几个一人一根,这让他们的脸上就更乐了,问道:“哥们儿,我是外地人,第一来冰城,听说,咱们这儿很多开酒吧的,都有背景啊?挺吓人的。”

    “吓人?”

    一保安大笑道:“你要是不惹事,就是正常消费,也没shime啊。”

    贾思邈哦了一声,又问道:“那咱们水云间酒吧,安全吗?那个……有méiyou条子来查啊?”

    “这个,你尽管放心,咱们水云间酒吧的大老板谭四爷,早就拜了码头,是洪门管堂的人。我们少爷谭安军,更是拜入到了虎堂的门下,跟虎堂三大香主之一的穆煜交情很深。所以说,到我们水云间酒吧来玩,尽管放心。”

    管堂?这还是贾思邈第一次听到这个堂口,狗爷、尉迟静修、高超等人都méiyou跟他说过,洪门中还有一个堂口,叫做管堂的。这个管堂,到底是干shime的?贾思邈皱了皱眉头,现在,也管不了nàme多了,就算谭四爷和谭安军,跟罗道烈guānxi密切,贾思邈也yiyàng收拾他们。

    大不了不在洪门了,那又怎么样?

    贾思邈敢跟青帮对着干,yiyàng敢跟洪门对着干,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本事,青帮和洪门联手来干ziji呀?贾思邈笑得很甜,弯着腰,呵呵道:“谢谢,谢谢几位老哥指点了。”

    “好说,好说。”

    “对了,咱们这儿当红的姑娘是谁啊?”

    “娜塔莎啊!她是俄罗斯人,在我们冰城也是数的上数的夜场女孩儿。”

    “能带出来吗?”

    “呃,估计这个不能,娜塔莎向来是卖艺不卖身,这个真是让人遗憾啊。”

    “多谢了。”

    贾思邈又将剩下的大半包中华,塞给了那人,大步走进了酒吧中。看他进去了,李二狗子和胡和尚,带着小黑也走了进去。本来,这种difāng是不让狗儿进来的,李二狗子直接塞了点钱,一切搞定。

    三个人找了个靠边的wèizhi坐下,小黑就趴在贾思邈的脚下,懒洋洋的,对于现场的气氛shime的,yidiǎn儿也méiyou兴趣。贾思邈打了个响指,点了红酒shime的,边喝着,边说笑着。但是,他们的眼睛却在瞄着zhouwéi的动静。

    这里的生意还不错,消费针对的人群是那些在校的大学生,又有谭四爷和谭安军在这儿罩着,倒也méiyoushime地痞、小流氓敢过来惹事。相对于社会上的那些闲散人员,这些学生想对斯文一些。

    当然了,也有一些爱玩,爱乐的,带着女孩子泡吧,泡着泡着就喝多了。喝多了,就shime都好办了。在酒吧的楼上就有包厢,不过价格要比外面的宾馆贵不少,但是绝对的安全。这样就可以直接带着女孩子,上楼了。

    没办法,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

    咚咚!乐曲声响起来了。酒吧中开着暖气,在酒精的催化下,这些青年男女们都脱掉了外套,穿着紧身的毛衫,或者是宽松的长款大毛衫,在舞池中尽情地扭动着身子,摇摆起来。渐渐地,气氛越来越是火爆。

    turán间,从舞池的正中间,缓缓地升起来了一个小平台,一个身材高挑,金发鼻炎的女孩子,边扭动着腰肢,边做着各种挑逗的动作。她穿着低胸、翻领的毛衫,下身的一件黑色的超短皮裙,脚上是长筒的高跟皮靴,很是惹眼。

    现场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李二狗子的眼珠子都直了,叫道:“哎呀,这个外国妞儿不错啊。”

    看来,她就是娜塔莎了呀?贾思邈皱眉道:“二狗子,我想问你一句话,你不是一直想要找蓝姐吗?现在,你找到她了,她还带来一个孩子,脸上又有刀疤……我想zhidào你的真实想法。”

    李二狗子叹声道:“唉,贾哥,咱们兄弟认识了也有些日子了,有一句话,我不zhidào当说不当说……”

    “你说。”

    “我说出来,你可别骂我啊。”

    “不骂你。”

    “也不能揍我。”

    “不揍你。”

    胡和尚忍不住了,当啷来了一句,瞪着眼珠子,叫道:“娘希匹的,二狗子,你想咋的?现在,你看着蓝姐毁容了,又带着孩子,就不想要人家了?”

    “谁说我不要了?”

    李二狗子还挺激动,霍下站了起来,大声道:“贾哥,我要娶她,我要照顾她和她的孩子……哦,那是我和她的孩子。”

    啊?贾思邈很吃惊,问道:“二狗子,你……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啊,我就是怕你不同意,骂我,打我,说我没出息……”

    “好兄弟啊,我果然是méiyou看错你。”

    贾思邈一拳头砸在了李二狗子的胸膛上,大笑道:“来,有你的这句话就行了。你和蓝姐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胡和尚叫道:“哎呀,二狗子,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爷们儿啊。”

    “我以前不爷们儿吗?”

    “你现在是更爷们儿。”

    贾思邈端起了酒杯,笑道:“来,咱们为了二狗子刚才的那番话,也算是预祝二狗子和蓝姐nénggou成为一对儿眷侣,这一杯干了。”

    “干。”

    必须干啊!

    三个人端起酒杯,仰脖干了下去。

    就在这个shihou,小黑turán间蹿跳了起来,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前方。这是要干嘛呀,咬人啊?三人都是一惊,贾思邈更是一把按住了小黑的脑袋,低喝道:“小黑,别乱来。”

    哦?敢情是……在前方,娜塔莎yijing跳完舞了。在小舞台上,不zhidào在shimeshihou,yijing多了一只巨大的俄罗斯猎狼犬。这种猎狼犬,是shijiè上最高大的狗了,它的祖先可追溯到很多个世纪以前,是源自于古老的皇室犬。

    这种猎狼犬的被毛杂乱,结合了力量和速度,视力敏锐,肌肉非常发达、结实,结构优雅,动作轻松活跃,头部和颈部高高地昂起,尾巴向上翘,末端形成轻微的曲线,带着一股统帅般的威严,很是霸气!

    难怪小黑会有这样的反应了,那条猎狼犬……肯定是雌性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