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1574021/

正文 第1483章 谁也别招惹我
    敢在燕京市,跟燕京连家人过不去的人,那可不就是活腻味了吗?

    大魏手指着贾思邈,叫道:“还不跪下来道歉?我告诉你……嗨,别拽我……”

    在大魏的身边,一个叫做薛岩的人,拽了拽他的胳膊,小声道:“大魏,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薛大哥,我弟弟让这个小子给揍了……”

    “揍什么?”

    薛岩挺直着胸膛,大声道:“馆主让咱们这段时间,低调点儿,别出来惹祸。你怎么能偷偷地跑出来呢?走,跟我们回去。”

    “呃,薛大哥……”

    “你不回去是吧?行,那我们走了。早知道,你是带我们出来打架的,我们才不会出来。”

    薛岩冲着身边的几个国武馆的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的反应竟然是出奇的一致,全都转身走了出去。一瞬间,就剩下大魏一人了。他的心中暗骂,往日里好吃好喝的陪他们,到了关键时刻,一个个的都他妈-的掉链子了。

    不就是一个小青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大魏冲着贾思邈,叫嚣道:“臭小子,还不跪下来道歉?”

    在走廊中的薛岩等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心中很是替大魏感到惋惜。你说,你得罪谁不好,竟然还敢得罪贾思邈?连他们的大师兄乔青书都让人给干掉了……据说,就是让贾思邈杀的。不过,这事儿好像是也不能怪大魏,他可是刚刚加入到国武馆的啊,还没有见过贾思邈。

    再不走?难道说,他们在那儿陪着大魏一起挨揍?

    贾思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大魏。”

    “行,我知道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贾思邈一脚就踹在了大魏的小腹上。咣当!大魏撞开了房门,骨碌到了走廊中。薛岩等几个国武馆的人,还没有走远呢,听到声音,再回头一看,心中是连连的苦笑,更多的是庆幸。

    薛岩道:“怎么办?咱们还是赶紧带他走吧?他要是再上去,没准儿连小命都得交待在这儿。”

    “对。”

    其他的几个国武馆的人,连搀带拽的,将大魏给弄走了。

    大魏还在挣扎着,叫道:“薛大哥,你们带走我干什么呀?那小子打我。”

    薛岩像是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大魏,叹声道:“唉,大魏,当大哥的跟你说一句话,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谁?他还敢跟咱们国武馆作对?”

    “呃,他就是贾思邈。”

    “贾思邈有什么了不起……啊?你……你说他是谁?”

    原本还在装着伤势严重,想要让薛岩等人出头的大魏,直接挺直了身子,颤声道:“薛大哥,你说他……他就是跟青帮对着干,搅和得连家天翻地覆的贾思邈?”

    “你说呢?还有别人敢这样踹得你,干净利落吗?”

    “啊?你……你怎么不早说啊?”

    大魏都要哭了:“我弟弟还在里面呢?不行,我得让他出来。”

    薛岩一把拽住了他,叫道:“你还去,不想活了?”

    “那怎么办……”

    “打电话。”

    “对,对。”

    大魏都懵了,他立即拨通了小魏的电话,大声道:“小魏,赶紧出来,快点儿。”

    小魏有些不太明白,问道:“大哥,你们怎么走了?我……”

    大魏咆哮道:“还我什么我啊?赶紧出来,你惹到了活阎王,再不走,连小命儿都得交代在那儿。”

    “啊?不是吧?”

    “快走,等出来我再跟你说。”

    “好。”

    都是自家亲兄弟,当然不会害自己了。小魏见袁江林还在跟贾思邈等人纠缠,就悄悄地退后脚步,等到出了房门,撒丫子就溜掉了。

    这人,怎么一个个的都跑了?不过,这并不妨碍袁江林收拾贾思邈和郑欣雪、郑欣月,哼哼,当着他老爹的面儿,还想着走后门儿?哈哈,除非是让他来走那两个小妞儿的后门才行。

    现在,已经不是张仁贵所能解决的事情了,贾思邈皱眉道:“这么说,不行了?”

    袁海成冷笑道:“当我们燕京中医大学是什么地方啊?每一个学生,都是通过考试进来的,禁止任何人通过非法手段,进入到学校中。”

    看来,是真要另想办法了。

    其实,贾思邈要是找到一个人,肯定能解决问题,那就是卫生部的部长谭中岳。要知道,贾思邈在飞机上,曾经救过江南省省委书记任克志的性命,而任克志跟谭中岳又是老战友,关系非同小可。这个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选拔赛,就是谭中岳亲自主持的。

    当初,他拿下了江南省中医大会的冠军,任克志还亲自给他写了一个条子,让他到燕京了去找谭中岳,肯定是好使。只可惜,让贾思邈将条子给弄丢了。再就是,他觉得吧?还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更好一些。连华夏中医公会的事情,他都不会去找谭中岳,郑欣雪和郑欣月上学的事情,他就更是不会去找了。否则,也太显得自己没有能力了。

    挺好的一件事情,就怎么让袁海成、袁江林给搅和了,贾思邈很是不爽。

    贾思邈笑了笑:“行,既然你们说不行,那就算了。欣雪、欣月,咱们走。”

    郑欣雪哼哼了两声,手指着袁海成,叫道:“你等着瞧,保证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袁海成呵呵道:“我后悔?我做的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有什么好后悔的?倒是你们呀,别想着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我们燕京医科大学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等到了走廊中,贾思邈立即拨通了张幂的电话,问道:“幂幂,你找一下,在红楼的那些录像视频中,有没有一个叫做袁海成的录像?他是燕京中医大学的副院长。”

    “行,我找找。”

    没有问什么原因,张幂立即叫人查找录像了。

    前段时间,趁着连泽元大寿的时候,贾思邈和李二狗子去了趟红楼,把红楼要挟各地方的那些官员,还有商界名流、富甲权贵的视频,给搞到手了。这段时间,张幂叫人,将录像一个一个的翻看几遍,将每个人都给编了号,这样查找起来方便许多。否则,等到现用的时候现查找,那可就费工夫了。

    贾思邈将饮料递了上去,笑道:“欣雪、欣月,咱们在这儿等等,一会儿就有消息了。”

    郑欣雪嘟着小嘴道:“贾哥哥,怎么就这么放过他们了?那个叫什么袁海成的疯狗,实在是太讨厌了。”

    这点,连郑欣月也是连连赞同:“真应该揍他一顿。”

    贾思邈微笑道:“急什么?有他哭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袁海成和袁江林从里面走了出来,袁江林见贾思邈等人竟然还没走,不禁挑着眉毛,叫道:“嗨,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学校,不是你们休息的地方。”

    郑欣雪望着四周,问道:“欣月,我觉得吧,要不咱们还是别再在这儿读书了?这种地方,环境太差,怎么有苍蝇嗡嗡的,飞来飞去呢?恶心的人都想吐。”

    “是啊,是啊,要是有苍蝇拍就好了,我一下子拍死它。”

    “对,拍死它,省得它在这儿烦人。”

    她俩是孪生姐妹,说话都是心有灵犀的。袁江林又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来她俩话语中的意思了,更何况,她俩说话还是望着他说的,这是典型的指桑骂槐啊。

    袁江林怒道:“你们说谁呢?赶紧滚蛋。”

    贾思邈突然问道:“欣雪、欣月,你们说用苍蝇拍来拍苍蝇,过瘾吗?”

    “肯定是过瘾。”

    “那我就拍拍试试。”

    贾思邈往前一晃身子,就到了袁江林的近前,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眼睁睁地,袁江林就是躲不过去,咣当!他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啊?你……你们敢行凶?”袁海成很是恼火,吃惊地望着贾思邈。

    “行凶了,又能怎么地?”贾思邈一脚,将袁海成给踹了个跟头,大声道:“我告诉你,谁也别惹我!”

    张仁贵也跟着出来了,看到眨眼的工夫,袁海成和袁江林都倒在递上了,也吓了一跳。敢情,他是遇到了一个暴力分子啊,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别再把自己给牵扯进去。袁海成和袁江林爬了起来,看着贾思邈的眼神中,满是愤怒和忌惮。

    袁海成叫道:“你……这还无法无天了呢,我这就叫校保卫处的人过来……”

    贾思邈耸着肩膀:“随便。”

    没多大会儿的工夫,十几个校保卫处的人就过来了。当听说,有人在这儿将袁海成和袁江林都给揍了,他们就都兴奋起来了,这是立功的大好机会啊?他们冲过来,问道:“袁院长,是谁干的?”

    “他。”

    袁江林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手指着贾思邈,就喊了一嗓子。

    贾思邈很老实的点头道:“对,是我,你们想揍我吗?过来吧。”

    “这小子,还真是嚣张啊!”

    “兄弟们,揍他。”

    这十几个保卫处的人,一起冲了上来。哎呦,咣当……还没等袁海成和袁江林反应过来,他们就全都让贾思邈给撂倒了。他们一个个长得是五大三粗的,却没有什么功夫,贾思邈是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他们。

    贾思邈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上,望着袁海成,笑道:“我的袁院长,怎么样?要不要再报警啊?”

    “啊……”

    袁海成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这才反应过来:“对,对,我这就报警。”

    “怎么回事啊?”突然,一个一字眉的青年走了过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