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1646826/

正文 第1544章 惊者平之
    沈重和李二狗子在门口等着,听到里面传来的咣咣声音,还以为是怎么了呢?

    俩人,干起来了?就是不知道,是在地上干,还是床上干,还真是有情调啊。

    “二狗子,咱们走。”

    贾思邈走出来,冲着李二狗子挥挥手。

    沈重问道:“嗨,贾少,你和……殷怀柔干什么了?怎么把他搞的满嘴血啊?”

    “满嘴血?”李二狗子翘脚看了看,很是叹服的道:“贾哥,我是真服了,你这都下得去手?也太重口味了吧。”

    贾思邈瞪了他一眼:“走,咱们回去了。”

    沈重笑了笑,殷怀柔还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身进了卫生间中。这肯定是去捡肥皂了呀?唉,两个男人搞的这么激烈,看来自己往后要离他们远点儿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刚刚走到楼梯的拐角处,就看到张承志从楼下走上来,惊喜道:“哎呀,贾少,你过来了。”

    贾思邈笑着点点头,问道:“承志,你在这儿住啊?”

    张承志是挺热情的:“是啊,走,到我房间中待会儿。”

    这些来参加华夏中医公会的人,大多都是住在锦都宾馆中,房间和房间之间都是挨着的。贾思邈和李二狗子,来到了张承志的房间,张承志忙活着,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可以说,他对贾思邈还是真挺感激的。

    当时,叶羽和丁疯子等人逃到了钱塘医馆,让张承志给治疗伤势,差点儿就要了他的小命儿啊,还是贾思邈带人过去,才将丁疯子等人给干掉的。在燕京市,张承志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自然是把贾思邈当做最好的朋友了。

    张承志问道:“贾少,你有看到闻仁慕白吗?真是奇怪啊,今天的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选拔赛,他都没有过来参加。你说,能不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你真不知道?”

    “啊?不……不知道啊,怎么了?”

    “闻仁慕白杀人了,杀死了洪门的铁桥,还有卫生部副部长周新梅的女儿——尤丹。现在,他已经是网上通缉的A级要犯了,你可得离他远点。”

    “什么?他……他杀人了?”

    张承志吓了一跳,这可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贾思邈道:“这种事情,我能骗你吗?不信,你网上去查查。”

    其实,张承志已经信了有七、八分。如果说,闻仁慕白没有犯事,又怎么可能会连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选拔赛都不参加呢?这可是中医界的盛会啊,任何一个医道高手都不会错过这样的一个机会。而闻仁慕白又是师承仙佛,在中医界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徽州市的时候,张承志和胡媚儿等人还私下里议论过,没准儿闻仁慕白就是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最佳人选啊。

    谁能想到,会出这档子事情呢?

    人啊,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前,他跟贾思邈也就是认识,又哪能想到,贾思邈会是这样的热心肠,还救了他的性命呢?

    贾思邈道:“承志,你可要离闻仁慕白远点儿,要是有他的消息,就马上报警,或者是暗中通知我,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来啊。这要是让闻仁慕白察觉了,他很有可能会害了你的性命。”

    张承志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我一定先告诉你。”

    贾思邈拍了拍他的肩膀,叹声道:“唉,其实,我跟闻仁慕白的关系很铁的,谁能想到他会杀人呢?这事儿,要是让闻仁老佛爷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伤心呢。”

    “是啊。”

    “行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好好发挥啊。”

    “你也一样啊。”

    贾思邈和李二狗子从房间中出来,回到了华夏中医堂。

    一夜无话。

    等到第二天,这些人又早早地来到了燕京中医院。相比较昨天,今天的人更多了。那些电视台、新闻媒体记者们,他们一个个架起了长枪短炮的,抢占了最佳的地理位置。那些患者们,相比较昨天也更是多了许多。

    一共是92个参赛选手,昨天淘汰了一半,还有46人参加复赛。今天再淘汰掉一半,就是23人了呀。越往后,竞争越是激烈,也越是残酷。跟之前一样,贾思邈和殷怀柔、师嫣嫣、阴森等人,逐一地摸号,来决定对手是谁。

    这一次,贾思邈是46号,第一号是张承志。也就是说,他又要第一个上台了。

    走到了擂台上,就在抽签患者的时候,谭中岳笑道:“别老是这样上来就比赛啊?来,贾思邈和张承志是吧?你们上来说两句。”

    张承志倒是挺干脆,大声道:“我要打败贾思邈,进入到下一轮中。”

    贾思邈笑了笑,正色道:“作为一个中医大夫,我就想着,什么时候中医能够像西医那样,遍地开花呢?这回,卫生部举办了这个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选拔赛,对于我们每个中医分子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其实,谁来当这个会长并不重要,只要是能够将中医,走向世界,我相信每个中医分子都会极力拥护的。大家伙儿说,是不是啊?”

    “是。”

    李二狗子和胡和尚等人,夹杂在人群中,失声喊叫着。

    谭中岳点点头,对贾思邈说的话很满意,笑道:“好,说得好啊。贾思邈,这第一场,你要是赢了,就过来我这边坐,我要跟你好好唠唠。”

    “我一定努力。”

    这一番话,顿时惹来了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眼光,能够得到卫生部部长青睐的人,这就有可能得到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一职啊!凭什么呀?阴森、程耀辉、柯北等人,很是不平,他们也长了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怎么就是贾思邈坐在了谭中岳的身边呢?要是比起来,兴许他们的还比贾思邈的要长一厘米,或者是粗一圈儿呢。

    张承志不示弱,大声道:“谭部长,要是我胜出了,是不是我也能坐在你的身边呢?”

    一怔,谭中岳大笑道:“能,当然能了。”

    “好。”

    张承志踌躇满志:“贾思邈,我一定会打败你。”

    贾思邈微笑道:“好,我拭目以待着呢。”

    在抽签摸号后,上来了一个患者。

    这人的身体很是健壮,往常都是在外地打工了。突然有一天想老婆了,就回到家中。睡到半夜的时候,有人在外面撬门,要冲到房间中偷盗东西。这是欺负家中没有男人啊?这人也吓了一跳,从床上跌了下来,发出的响声倒是把外面的人吓走了,但他也惊出了蹊跷病。

    只要一听到异响,就会从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可是把他的家人给吓坏了,连走路都是轻走轻放的。一年多了,也没见什么好转,去医院看病,医生都是按照心脏病来治疗的,什么人参、珍珠、定神丹等等,都用了,也没什么效果。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啊?这次,听说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选拔赛,给人免费治疗,他们就过来了。

    那患者老婆苦苦央求道:“我们看过不少医生了,都没有什么法子,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家男人啊。”

    贾思邈道:“你别急,我和张承志诊治一下,要是有法子,一定帮你把老公的病情治愈了。”

    张承志有些傻了眼,这怎么治啊?他上去又是把脉,又是望诊的,这个患者的身体倍儿棒,什么毛病也没有啊。

    贾思邈问道:“承志,你怎么样?”

    张承志苦笑道:“我是没有法子了,这人的身体很正常啊,我怀疑……他是精神疾病,还是送往精神病院看看吧。”

    “你才精神病呢。”

    那患者和患者家属不爱听了,除了不能听这种异响,他一切都正常啊。

    贾思邈道:“这样吧,我来试试。”

    他诊治,又询问了一番,让人找来了一把椅子,还有一个凳子。然后,他让那个患者坐在了椅子上,把凳子放在了患者的面前,又攥着一个棒子,大声道:“你看这个凳子。”

    咣当!贾思邈用棒子,在凳子上敲了一下,患者吓了一跳,差点儿从椅子上栽下来。

    贾思邈笑道:“这就是一个凳子,有什么好怕的?”

    咣当!贾思邈又用棒子敲了下凳子,这下,患者眼睁睁地看着,惊吓减了不少。这样又敲了一阵,患者就镇定自若了,不就是一个凳子吗?然后,贾思邈又带着患者进入到了一个房间中,他在窗外敲凳子,再进而敲门窗……那患者笑了,这算是什么治疗方法?不过,他能够安定地睡觉,一觉大天亮了。

    从此,这个病症渐渐就好了。

    张承志叹服道:“贾少,我服了,这样也行啊。”

    贾思邈道:“惊者为阳邪,从外而入;恐者为阴邪,从内而出。惊不知而恐自知,足少阳经属胆木,此病是因惊而胆气受伤啊。”

    哗哗!谭中岳率先鼓掌,紧接着,掌声雷动,都在给贾思邈欢呼。

    这才是真正地医道高手啊!

    王新贵大声道:“第一场,贾思邈胜出。”

    谭中岳招招手,笑道:“来,贾思邈,坐到我身边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