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2080195/

正文 第1633章 欲望失调症(1)
    哈罗紧跟在贾思邈的身边,枪就藏在了袖口中。其实,最紧张的不是贾思邈,而是他。他倒是不奢望贾思邈能够治愈小姐的病症,只要不惹祸就行啊。否则,他很有可能都小命儿不保。

    终于,布雷辛顿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又问了遍贾思邈:“你真是医生?”

    “对。”

    “好,我希望你能够拿出一个有效的方案来。”

    他推门走了进去,贾思邈和哈罗也跟着进来了。还以为,这就是小姐的卧室呢,错!这里是一个大会议室,一张椭圆形的桌子,不少人围坐在一起,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什么。

    这……这是在干嘛呀?

    贾思邈愣了一愣,幸好,他的英语水平还是很高地,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敢情这些人都是西医高手,他们是在商讨着一个方案,彻底根治了小姐的病症。

    贾思邈问道:“布雷辛顿先生,有病例资料吗?”

    “有。”

    在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份资料,布雷辛顿随手拿了一份,递给了贾思邈。

    “我觉得,应该对格蕾丝小姐进行药物注射,让她稳定下来。”

    “药物注射只是治标,却不能治本,应该对她进行性腺切除……”

    “切除?那她往后还怎么当一个女人?不行,坚决不行。”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争吵得十分激烈,看那架势,都要干起来了。在房间的最里面,一个身材高大、头发微卷的老人,手拄着额头,很是疲倦的样子。

    突然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格蕾丝小姐的病症,我能治。”

    声音不是很大,穿透力确实不小,将这些人的争吵声都给掩盖了过去。就连那个老人,都不禁抬起头,看了看。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身着圆领中山装的亚洲青年,一下子就都火了。

    一人喝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你能进来的吗?赶紧将他轰出去。”

    “小伙子,你到底懂不懂医术啊?你知道这是什么病症吗?要是不知道,就别乱说话。”

    “你是亚洲人吗?我们不相信你们的医术,会比我们的要好。”

    贾思邈的声音很坚定,大声道:“我是华夏人,我用的是中医。”

    中医?

    这些人愣了一愣后,有的恼火,有的放声大笑,这是西医盛行的地方,他们要不是西医高手,在医道上浸淫了有些年头,估计连中医都不知道。连西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医就能行了?那绝对是扯淡。

    贾思邈道:“在你们西医看来,格蕾丝小姐得的是欲望失调症,可在我们中医看来,这就是人体五行阴阳失调,只要平衡她的身体五行就行了。”

    五行?什么五行啊?这些人不太明白,可见贾思邈说得这么简单,就不禁都心头火气,这小子很狂妄啊!一时间,这些人对贾思邈是口诛笔伐,看他们的架势,就是将他给撕成碎片,也不解恨啊。

    突然,那个老人站起了身子,他的身材真的很高大,差不多有一米九五的样子,隐隐夹杂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都还没等说话,在场的这些人就都闭上了嘴巴。

    那老人缓缓道:“你叫什么名字?”

    “贾思邈。”

    “你真的能治愈了格蕾丝的病症?”

    “不敢说百分百,但是百分之九十九还是有的。”

    我叉!

    这些人就更是恼火了,叫道:“你懂不懂医术啊?百分之九十九,你也真敢说。”

    “都给我闭嘴!”

    那老人大步走到了贾思邈的面前,大声道:“你现在就给我去治疗格蕾丝,治愈的话,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没有治愈,你就死路一条。”

    “这没问题!”贾思邈倒是没有反对,问道:“能不能问下,你叫什么名字啊?咱们可说好了,我要是治愈了格蕾丝,你真的什么都可以给我?”

    “当然,我是克希尔。”

    “呃,克希尔是谁?”

    噗!那些人差点儿当场精神崩溃,有的刚刚喝了口水,直接喷了出来。还有的瞠目结舌的,连嘴巴都合不拢了。布雷辛顿先生就把冰冷的目光落到了哈罗的身上,哈罗吓得腿脚发软,完了,完了,这回是真要被这个人给害死了。

    怎么就找来这么个人过来呢?

    在伦敦……哦,不,应该说是在整个英国,又有几人不知道克希尔的?他是英格兰皇家银行的总裁,总部设在英国的伦敦,是欧洲领先的金融服务集团,也是英国最大的银行之一,其业务遍及英国和世界各地。

    现在,竟然有人说不认识克希尔,你说,是这个人浅薄无知,还是克希尔的名声还不够响亮?在别人看来,贾思邈就是疯子,是白痴。贾思邈却感到很委屈,很无辜,他真的没有听过嘛,难道说,还非要巴巴地说一声,我很崇拜你?那不是在说假话嘛。像他这样正直、纯洁的人,是不屑于说假话的。

    克希尔也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贾思邈,突然道:“你别管我是谁吧,反正你提出的要求,我会满足你。”

    “那好吧。”

    贾思邈大声道:“麻烦你带路,我要去给格蕾丝小姐治病了。”

    这些人的心怦怦直跳,敢这样跟克希尔说话,还让他给带路,这个华夏小子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呀?他们一个个都紧张得不行,倒是克希尔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点头,就迈步走了出去。

    贾思邈紧随其后。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也都连忙跟了上去。

    哈罗害怕啊,也想跟过去,却让布雷辛顿一把揪住了脖领子,厉声道:“哈罗,你在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人?”

    “我……我是在大街上找来的……”

    “大街上?哼,要是格蕾丝小姐出什么事情,你就擎等着受死吧。”

    “呜呜……”

    哈罗吓得都要哭了,连忙道:“布雷辛顿先生,你救救我,救救我啊。”

    布雷辛顿哼道:“这种事情,我怎么救你?”

    看着布雷辛顿离开了,哈罗噗通下瘫倒在了地上,他将脖颈上戴着的十字架项链摘下来,默默地祈祷,没事,没事,兴许……那人就瞎猫碰到死耗子,把格蕾丝小姐的病症给治愈了。他倒是不奢望能得到什么奖励,只要不被处罚就行啊。

    跟随着克希尔,贾思邈等人一直往楼上走。等到了楼梯口的时候,克希尔扫了那些西医高手一眼:“你们就别上去了。”

    “是。”

    “你跟我来。”

    克希尔望着贾思邈一眼,他走在前面,贾思邈就跟在后面。一直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克希尔这才停下脚步。房门紧闭着,但贾思邈还是隐隐地听到了一阵娇喘和呻吟的声音。难道说,这是……格蕾丝小姐在里面跟男人嘿咻?绝对有这个可能啊,欲望失调症,只有靠男人才能解除身体的痛苦。

    克希尔深呼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来。

    贾思邈走进来一看,当即就愣住了,就见到一个身材高挑、丰腴,金发碧眼的女孩子,她的四肢被捆绑起来,平躺在了床上。她面红耳赤的,剧烈地扭动着身子,仿佛是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身体的痛苦缓解一些。

    “爹,你……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着了。”

    那女孩子见到克希尔,就忍不住央求起来。死,可怕吗?其实,在有些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啊!

    克希尔的眼泪差点儿流下来,哽咽着道:“格蕾丝,没事的,我请来了一个中医高手。”

    “不行的,杀了我,杀了我……”

    “你叫贾思邈是吧?现在,你就给我女儿治病吧。”

    “好。”

    贾思邈走到了格蕾丝的床边,格蕾丝剧烈地挣扎着,喊叫着,就像是疯了一样。

    “你放心,我一定能治愈你的病症。”

    “你走开,走啊。”

    欲望失调症,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症,一旦开始发烧,就会疯狂地渴望从男人那里得到被爱的感觉。每当格蕾丝犯病,她都会疯狂地翻电话本,寻找任何一个属于男性的名字。这要不是克希尔将她给捆绑了起来,指不定会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贾思邈摸出了一根银针,刺入到了格蕾丝的穴位中,格蕾丝瞬间安静了下来。只不过,急剧喘息着的胸脯,还是看得出,她的内心很激动。好久都没有接触男人了,见到贾思邈,她就像是火山爆发了一样,恨不得立即将他的衣服给撕碎了,骑到他的身上。只有这样,她的痛苦才会减少一些。

    幸亏,雷霆没有在这儿,否则,他肯定会说,让我也遇到一个得了欲望失调症的女人吧。我的身子骨很健壮,不怕她来蹂躏。

    咦?只是一针啊,就能让格蕾丝平静下来,这倒是让克希尔不禁怔了一怔,对贾思邈的期待也更是多了几分。

    阴阳五行失调,这对于现在的贾思邈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在他练会了八针阴阳的时候,随随便便就能够来调节人体的五行。他又摸出来了八根银针,刺入到了格蕾丝的身体穴位中。

    这下,格蕾丝也不那么急剧地喘息了,整个人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很平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