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622161/

正文 第113章 亮了,硬了
    一铁锹就拍趴下了一个,包长久从来没有这么英勇过。

    他挥舞着铁锹,又照着另外一个文物局的人拍下去。没想到,身后的这些民工一拥而上,直接将那人给踹翻在地上了。抢了老子的风头呀?包长久迈步冲进了贾家老宅,就看到贾思邈扑倒在地上,哭爹喊娘的。

    这回知道装怂了吧?

    包长久大喝道:“给我上,谁拦着就废了谁。”

    贾思邈连忙爬起来,慌张道:“不要,不要啊。”

    老子又不强暴你,还不要?包长久再次抡着铁锹,拍向了贾思邈。总不能就这么挨揍吧?贾思邈就躲。要说,你躲就躲呗?可贾思邈也真是会躲啊,偏偏往那些文物的附近躲。放在外面的这些文物,都是文物局刚刚出土带过来的,而贾家的那些文物,却先一步让吴阿蒙、李二狗等人给放到了院子的里面。

    你想想,这还能有好吗?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包长久一铁锹下去,没有拍到贾思邈,却将文物给拍了个稀巴烂,连带着架子都给踹翻了。真有威力啊!包长久就乐了,拍得就更猛了。

    卢局长还在葡萄架下喝茶,听到了外面的喧闹声,赶紧和沈君傲奔了过来。而那些新闻媒体记者们,还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干部,古董收藏家们,他们也都被吵闹声吸引了。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震惊不已的一幕。

    现场一片混乱,有好多人在那儿哄抢、打砸古董啊!还有一个人在抡着铁锹,追杀着贾思邈,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吗?为了这些古董,文物局的人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可是如今呢?竟然一件件的都毁掉了。

    卢局长心疼啊,眼泪都要要下来了,他迈着大步冲了上去,悲愤道:“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乾你妈的。”包长久没打到贾思邈,抡着铁锹,砍在了路远山的肩膀上,喊道:“今天,贾家老宅必须拆掉,你们谁拦着,我就废了谁。”

    卢局长一个跟头撞在了旁边的假山上,血水当时就顺着额头流淌了下来。

    贾思邈连忙奔了上去,急切道:“卢局长,你怎么样啊?”

    卢局长手指着包长久等人,激动道:“文物,我的文物啊……”

    一铁锹下去,就是稀里哗啦的作响,是真过瘾啊!包长久又哪里知道,他是过瘾了,这一锹下去,好几百万就没了。

    这是土匪还是咋的?这些新闻媒体记者们刚好是都拿着摄像机、相机啥的,立即拍摄下来了这一幕幕残暴、血腥、混乱的场面。

    眼瞅着包长久等人越打越猛,直往贾家老宅的院子里面扑。贾思邈就忍不住了,演戏也差不多了,该收场了。否则,受到的损失,就不是卢局长的那些文物了,连带着贾家的这些文物都得遭殃。

    这当然不是贾思邈所希望看到的,而沈君傲和吴阿蒙,还有那些猎户们早就埋伏在了周围,就等着贾思邈发话了。

    贾思邈搀扶起来了卢局长,喊叫着道:“挡住,挡住这些暴徒们。”

    这是暗号啊!沈君傲和吴阿蒙等人立即冲杀了上来,只是一拳头,吴阿蒙就将包长久揍翻了。而沈君傲和那些猎手们,收拾那些民工,还不跟玩儿一样?这就像是秋天在收割庄稼,这些民工们一个个的,很快都倒在了地上。

    贾思邈才懒得管这些事情,他扶着卢局长过去了。

    卢局长一把揪起了包长久的脖领子,悲愤道:“你……你们也太大胆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跟土匪一样打砸抢……”

    包长久还挺牛气的,吐了口血沫子,骂道:“你们又算老几啊?我告诉你,这是黄福海副市长亲自下的指示,我们更是受了市三建郑建华经理的命令,就是要来拆……”

    贾思邈当然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冲着吴阿蒙使了个眼色,吴阿蒙一拳头轰在了他的嘴巴上,血水飚射,连牙齿都跟着掉落下来了好几颗。包长久摔倒在地上,当场晕厥了过去。

    贾思邈悲痛:“好端端的一个文物展,怎么……怎么会搞成这样啊?还是黄福海副市长指使的,我就不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毁掉我们的文物展啊?卢局长,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

    卢局长看着满地的一片狼藉,还有那些暴徒们,心下愤然。他立即让这些新闻媒体记者们,将现场全都给录制下来,然后,交给他,他一定要找黄福海讨个说法不可。

    这可是文物,有的价值连城,有的是具有很高的历史文献价值。现在都毁了,卢局长哪能不心痛?再就是,他要是不讨个说法,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得有他来扛着了,这么多文物,谁能扛得起啊?没准儿,后半辈子都得在监狱中啃窝头度过了。

    沈君傲立即拨打电话,让大张和老李带着刑警们过来,将包长久等人都带回去了。

    这文物展也甭想再干了,贾思邈将那些离退休的老干部们,还有那些古董收藏爱好者们,都给请了出去。他们一个个的都很悲愤,也都痛惜不已。在离开的时候,连连表态,他们都是目击证人,是亲眼看到包长久等人毁掉了这些文物,更是说受了黄福海副市长的指使。

    这些新闻媒体记者们也都离开了,卢局长和那些文物局的人,还有贾思邈等人在这儿清理现场。看着满地的碎片,还有倒塌的架子,卢局长是心痛不已,终于是止不住眼角的泪水,悲愤道:“副市长又怎么了?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跟他讨个说法。”

    贾思邈劝道:“卢局长,我觉得这件事情……唉,我看还是算了吧,人家是副市长,咱们胳膊拗不过大腿……”

    卢局长怒道:“副市长又怎么了?我就直接去找市长,市委书记,如果他们不给我办事儿,就去省里,找我的战友,他是省纪检委书记。”

    亮了,贾思邈的眼睛亮了。

    硬了,贾思邈的……咳咳,千万不要想歪了,是他的骨气硬了。

    贾思邈愤愤道:“那咱们就有跟他们周旋的余地了呀?像这种人渣,必须要铲除掉。”

    卢局长点着头,大声道:“咱们先清理现场,等收拾完了,我就立即去市里。”

    一直忙活到了中午,终于是清理干净了。卢局长从市文物局拿来的那些文物,被毁掉了有大半,可以说是相当惨烈。他握着贾思邈的手,好久好久,终于是走掉了。要不是看他这么大岁数了,贾思邈都怀疑他是不是要搞基呀?两个大男人,你这样攥着我的手不撒开,我会感到很别扭的。

    他们前脚一人走,贾思邈等人就将大门给关上了,大声道:“喝酒。”

    对于卢局长是悲事,可对于贾思邈等人来说,却是大喜事一件。贾思邈亲自下厨,弄了一大桌子的菜肴,这些人杯来盏去,就喝上了。

    沈君傲从警局回来,张兮兮和唐子瑜立即招呼她坐下,她苦笑着道:“贾哥,你说……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呀?那么多的文物,都被砸毁掉了。”

    贾思邈道:“是,是很过分,可要是不把事情闹大了,咱们的贾家老宅就毁掉了。相比较而言,这样的损失,算是轻的。”

    张兮兮叫道:“君傲,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重要的是,我们保住了贾家老宅,这样比什么都强。”

    沈君傲道:“可是,我的心里总是有一种负罪感。”

    这就是正义感太多了!

    贾思邈放下了酒杯,问道:“君傲,你说,那些文物和贾家老宅比起来,哪个更有价值?”

    “当然是贾家老宅了?”

    “这不就结了,我们这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明白了吧?来,喝酒。”

    张兮兮和唐子瑜也不劝了,直接端上来了酒杯,连干了两杯,沈君傲什么都不想了,笑道:“来,为我们能保住贾家老宅,干杯。”

    这就是女人啊,这就是女警花啊,怎么瞅着像个小孩子呢?

    贾思邈笑了笑,刚要端起酒杯,李二狗子的手机铃声就响了。他跳到一边,按了接通键,没多大会儿的工夫,就颠颠地跑了过来,兴奋道:“贾哥,那些猎手都来了,他们现在就在西郊的瓜地呢,怎么样?咱们什么时候过去?”

    现在的贾思邈,正是缺人手的时候。那还等什么啊?现在就过去。

    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假,唐子瑜倒在房间中睡觉去了。沈君傲还要去局里一趟,顺便帮忙打探消息,不知道这次打砸文物的事件,会不会对市三建的郑建华,还有黄副市长有什么影响。只可惜,没有把霍家人给牵连进去。

    这也是为什么,贾思邈非要把事情给搞大的原因,事情越大,影响越大,牵扯的就越深。否则,只是搞掉了一些小鱼小虾的,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这要是把他们这些大鱼都网到,那就妥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