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622340/

正文 第292章 贾真人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贾思邈跟狗爷开战了的事情,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一夜间传遍了南江市大街小巷。等到贾思邈早上醒来,电话是一个接一个,商甲舟、于纯等人都打来了电话,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搞的贾思邈像是遭受到了小报记者的采访,不断地回答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不管是怎么样,他和狗爷演的这一场戏,算是圆满落幕了。不知道躲藏在暗处的那个姚芊芊,会是怎么样的反应?魔女?贾思邈对她倒是越来越期待了,于纯是风骚入骨、她呢,又会是怎么样的女人?

    在洋河酒厂忙碌了一天,等到晚上,他们都赶到了叶蓝秋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单身宿舍中,陈宫邀请了王蓓蓓,也过来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二人的关系越来越是融洽,但是在中间,还是有一层膜……哦,是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厨房是敞开式的,抽油烟机响着,叶母正在炒着菜,吴清月和叶蓝秋来给打下手,贾思邈和唐子瑜、沈君傲、张兮兮在那儿打牌,谁输了,就在脸上贴纸条。

    李二狗子和吴阿蒙,和陈宫在那儿边吃着东西,边聊天,看着电视。而王蓓蓓和于纯,哄着玲玲,在房间中,跑来跑去的,气氛很不错。

    一道又一道的菜肴端到了餐桌上,没有多久,就有十几道菜出炉了。没有什么精品菜,就是普通的家常小菜。木须柿子、麻婆豆腐、肉末茄子、蒜苗炒肉……越是这样,吃着才越是有味道、有感觉。

    李二狗子拎上来了一箱啤酒,人手一瓶,这样边吃喝着,边说笑着。叶蓝秋的心情很激动,跟张兮兮、沈君傲等人干了好几瓶啤酒,脸蛋红扑扑的,连眉宇间都飘荡着醉人的光彩。而叶母更是高兴了,自从叶河洛自杀,她和叶蓝秋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日子越过越好,终于是有了奔头。这回,叶蓝秋已经步入了社会中,不再跟贾思邈是师徒的关系,等抽个时间,她就亲自跟贾思邈说说,跟叶蓝秋的事情。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是不知道,贾思邈跟张兮兮、于纯、唐子瑜等人的关系怎么样。看着,好像是很融洽的样子啊?当妈的,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结婚了,看着男人整天在女人堆中混。这一点,叶母无法接受。

    就在这个时候,王蓓蓓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王大全打来的,急道:“蓓蓓,你在哪儿呢?爷爷出事了。”

    “爷爷出事……”刚刚夹起一筷子菜的王蓓蓓,直接连菜带筷子都掉落在了地上,脸色剧变,颤声道:“爷爷出什么事情了?严重吗?”

    “唉,这几天天气潮湿,又下雨,爷爷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又发作了,关节疼痛了。可是,我们怎么让他去医院他都不去。非要去把神婆请来,跳大神。”

    “跳大神?”

    现在的一些老人,还是比较封建迷信,有个头疼脑热的,不是说自身有问题。而是说撞鬼、中邪,让黄皮子给招上了。王老噶一辈子都生活在南江边,空气潮湿,他就说是自己晚上出去,碰到水鬼了,才会导致四肢疼痛。

    什么类风湿性关节炎呀?那纯属是扯淡,还是赶紧让神婆来跳大神,降妖除魔才行。

    王大全、王蓓蓓这样的年轻人,当然是相信科学了。可关键是,老爷子不信,谁都没辙。

    王蓓蓓也没有心情吃饭了,连忙道:“大哥,我这就赶回去。”

    王大全道:“陈宫不是有几个朋友,都是医院的吗?你能不能跟他们联系一下,来拉贝村一趟啊?”

    “我就跟他们在一起呢。”

    “那赶紧过来吧,跳大神的神婆都来了。”

    “好,我跟他们说说。”

    挂断了电话,王蓓蓓将王老噶、神婆的事情都跟陈宫、贾思邈、叶蓝秋、唐子瑜等人说了说,急道:“贾大哥、蓝秋,你们能不能……能不能跟我去一趟拉贝村啊?我爷爷就是不来医院看病,你们去帮忙瞅瞅吧。”

    贾思邈道:“蓓蓓,你是陈宫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没事的。不过,我想问问,你爷爷得的真是类风湿性关节炎?”

    王蓓蓓看了眼陈宫,脸蛋微红,点头道:“是,绝对是。之前,有大夫给看过。”

    贾思邈嗯了一声,将车钥匙丢给了陈宫,然后道:“走,那我们去瞅瞅。陈宫,你跟蓓蓓去楼下准备车,我和子瑜去药房拿点药,立即就走。”

    叶蓝秋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这还出什么饭啊,张兮兮、沈君傲、李二狗子等人不懂医,去了也没用。再就是,晚上还要忙着酒吧的生意,也没有时间赶过去。看着贾思邈等人驾驶着车子离去,他们也都跟着去了兮兮酒吧。

    一直说拉贝村,贾思邈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陈宫驾驶着车子,王蓓蓓坐在副驾驶,唐子瑜和叶蓝秋坐在后座,贾思邈就很是自然低坐在了她们的中间。道路是不错,可是,长年累月都有运沙车从这儿来回跑,什么道都跑完了,坑坑洼洼的,都不敢快开了。

    贾思邈是没了,车子左右摇晃,让他夹在美人中间,暖呼呼、软绵绵的,绝对是一种享受。二十多里地,没有多久的时间就赶到了。车子终于是停下,几个人从车上跳下来,立即被潮湿的空气所包围了。

    左边就是南江支流,右边是拉贝村。

    在支流的上游,有里几艘采砂船,亮着聚光灯,不是很亮,也没有机器的轰鸣声。很静,很静,那船、那水、那村,都融入到了黑暗中。不了解内情的人,肯定会认为采砂船的人真是讲究,一到晚上就不工作了,就是不想惊扰了村民们的休息。可了解的人却知道,人家这是在淘金,自然越是低调越好。

    道路就在南江支流的江岸边,右侧全都是树林。

    往前走了几步,右边出现了一条道路,再往左是一条横跨南江两岸的小桥。车辆是行驶不了了,但是行人和摩托车是没有问题。几个人往右一拐,就进入了拉贝村。说是村子,这儿是真富有啊。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楼房,道路清洁,两边还种植着花草树木,比一般的住宅小区还要敞亮。

    在道路的尽头处,是一栋三层的别墅。现在,张灯结彩、敲锣打鼓的,还有戏班子在戏台上唱着大戏,相当热闹。要知道,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拉贝村民却丝毫没有睡意,全都涌到了那别墅那儿,黑压压的一大片。

    唐子瑜掩着小嘴,吃惊道:“蓓蓓,这……这就是你们拉贝村?”

    王蓓蓓道:“是啊,走,那栋别墅就是我家。”

    “这么有钱?”

    “还行吧?我爷爷是族长,采砂场每年给村子里不少钱,大家伙还有不少在采砂场做工的,也都赚不少。”

    叶蓝秋问道:“吹拉弹唱的,是有人要结婚吗?”

    王蓓蓓苦笑道:“结什么婚啊,那肯定是神婆搞的鬼。走,咱们还是赶紧过去瞅瞅吧。”

    几个人跟着王蓓蓓,一直走到了别墅门口。王大全接到电话,早就在这儿等着了,见到王蓓蓓和贾思邈等人,他赶紧迎了上来,跟贾思邈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急道:“蓓蓓,爷爷最疼你了,你去劝劝让爷爷,让贾大夫来给看看吧。”

    王蓓蓓道:“我也不知道爷爷肯不肯听我的呀?我试试吧。”

    她抬脚要进去,却让王大全给拦住了,现在神婆在里面做法式,禁止任何人入内。如果不进去,又怎么能给人看病?王蓓蓓皱了皱眉头,回头问道:“陈宫,贾大哥,你们有什么法子吗?”

    陈宫苦笑道:“我们现在要先想办法混进去,否则,想给老爷子治病都不能。”

    贾思邈沉吟了一下,问道:“蓓蓓,那儿不是有唱戏的吗?你能不能搞来一套道袍?”

    “道袍?”

    “对呀,你就这样,这样。”

    贾思邈跟王蓓蓓低声嘀咕了几句话,王蓓蓓是眉飞色舞,兴奋道:“好,好,就这样办了。可是,贾大哥,你……你有办法治愈我爷爷的病症吗?”

    贾思邈微笑道:“我尽量试试。”

    没多大会儿的工夫,王蓓蓓就回来了,手中拿着两件道袍道袍、拂尘什么的,还有两套女孩子的戏服。贾思邈和陈宫、叶蓝秋、唐子瑜都换上,这就是道士带着个道童,还有两个侍女了,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可太过于仓促,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王蓓蓓和王大全冲着贾思邈、陈宫等人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能行吗?包括贾思邈在内,几个人的心里都没有底。关键是,不这样弄,没有别的法子了。一个人的医术再高明,可人家患者不让你治,你又能有什么办法?没几分钟,王大全打开了大门,大声道:“有请龙虎山的贾真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