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622803/

正文 第672章 土方治大病
    那7号上去诊治了一番,眉头就紧皱着,苦笑道:“贾大夫,我是没有什么办法了,还是你来试试吧。”

    贾思邈也不敢大意,上去诊治了一下,凝重道:“这个病,我倒是可以试试,但是不敢确保百分百治愈,你们家属是怎么想的?”

    “治,治啊。”

    “不能公开。”

    贾思邈望着台上的杨德山、王坤、朱达,问道:“杨厅长、朱书记,你们能不能叫几个老中医,跟我一起进入房间中?我在屋中治疗,你们当评委。7号,也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

    杨德山和7号等人连忙道:“没问题。”

    很快,杨德山、朱达,还有几个老中医大夫和家属,来到了房间中。贾思邈叫人去找几瓣蒜,捣成蒜泥,又摸出了一把小刀片和一根银针、一盒火柴。等到将银针给消毒了,贾思邈让患者衣服脱光,用火柴头在那患者心口窝的地方,点了三个黑点。

    然后,用刀片在三个黑点上,划三个小小的十字口,竟然没有出血。

    贾思邈问道:“怎么样,痛不痛?”

    那患者摇头道:“不痛。”

    贾思邈皱了皱眉头,捏着银针,在刚才割破的十字口里挑,挑一下用刀片割一下。杨德山和王坤不太懂医术,就听到了隔断的那种“崩崩”声。这样,持续了差不多有十来分钟,贾思邈又将患者给翻了过来,在他的屁股处弄了弄。

    耳边,突然传来了患者家属的惊骇叫声:“啊,这……这血怎么是黑色的呀?怎么会这样啊。”

    贾思邈低喝道:“把刚才捣的蒜泥给我。”

    旁边,7号赶紧递了上来,贾思邈戴上了一次性手套,把那些捣碎了的蒜泥,全都塞到了那患者挤出了黑血的屁股中。

    “啊……”那患者疼得手脚抽搐,口中发出了撕裂般的惨叫声,简直是无法忍受。

    贾思邈才不管这些,愣是将那些蒜泥全都给塞了进去,这才算是罢手。然后,他又摸出银针,在患者的身体穴位上,刺了几下。那患者仿佛是一下子失去了精气神,整个人都变得疲倦起来,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中。

    这一切动作,实在是太神奇了。

    那患者家属问道:“大夫,我……我男人的病怎么样了?”

    贾思邈微笑道:“没事儿了,你就在这儿守着,我叫人去给弄碗热汤的手擀面。等到半个小时后,他醒来了,你把这碗面喂给他吃就行了。”

    “这就行了?”

    “放心吧,我们就在外面,有事儿叫我。”

    那患者家属连连点头,眼神中很是感激。

    现在,还不能确定贾思邈到底有没有给人治愈病情,就看半个小时后,患者醒来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就知道了。陪在房间中的,还有两个中医名宿,他们是在这儿盯着,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也有急救。

    贾思邈和杨德山、王坤等人再次回到了会场中。现在,台上的5号韩子健和6号殷怀柔,已经抽中了一个患者,正在给患者确诊。

    这个患者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身体发热,呼吸困难。在进入了医院检查后,医生检查之后,确诊为肺炎。当即,给孩子输氧,拔掉氧气,孩子的脸色就发绀。这是怎么回事?患者的家属也是够胆大的,竟然带着孩子,就在这儿等着。

    韩子健和殷怀柔上去诊治了一番,又都退了回来。在各自的题板上,写下了自己的诊断结果。

    韩子健确诊为:肺炎。

    殷怀柔确诊为:风病。

    是肺炎,还是风病?这些老中医们也是有些看不太明白。

    韩子健刚要阐述自己的观点,殷怀柔冷笑道:“不用说了,就是风病,这个小孩子得的是千针风。我上去,扎几针就能治好。”

    杨德山问道:“殷怀柔,这话可是不能乱说的,万一你扎不好呢?”

    殷怀柔傲然道:“很简单,扎不好,我认输就是了。退一步说,就算是我治不好了,孩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可要是让某些人来给当肺炎治病,很有可能会要了孩子的命。”

    这人,真是狂妄啊!他明知道,韩子健跟贾思邈的关系不错,就是要故意羞辱韩子健。萧易水、白胜凯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怒色,韩子健倒是淡定,不卑不亢的道:“那我倒是想看看殷大夫巧施妙手了。”

    贾思邈的脸色沉重,不禁为韩子健有些担忧。

    殷怀柔是有真材实料的,他摸出了一根银针,在孩子的喉咙、胸口处,都刺了几下,又用手指按压出血后,那小孩子的呼吸竟然正常了。在场的人尽皆称奇,只有贾思邈心下了然,这个千针风一样是在《河医图》中有记载。

    这下,他更是坚定了一个想法,殷怀柔很有可能也有《河医图》。

    怎么会这样?要知道,《河医图》可是贾家的不传之秘啊,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古今偏方、土方,还有一些治病的医理等等,相当厉害。第一轮,有一个患者中了天蛇毒,就是让草丛中的黄花蜘蛛给咬了,又沾了露水,导致身上长癞了。就是殷怀柔用《河医图》上的方法,用秦皮熬汤,才将那人给治愈的。

    河医图!贾思邈盯着殷怀柔,看来,以后要跟他好好的“打个交道”了。

    一味单方,气死名医。

    会的人,简简单单就治病。

    不会的人,就算是急得满头冒汗,也是没辙。

    这就是中医。

    礼仪小姐大声道:“6号选手殷怀柔胜出。”

    哗哗!台下爆发出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韩子健的脸涨得通红,他是真没有想到,会在最后关头,功败垂成。一想到父亲韩世平、师傅大国手曲先章对自己的期望,泪水抑制不住地,顺着他的眼角流淌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动情处。

    贾思邈跳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子健,这个斗医大会根本就不算什么,等我们拿下了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你一样可以为中医出来。咱们是一个整体,你千万不要放弃。”

    韩子健抹了抹眼角,大声道:“对,我不放弃。”

    白胜凯、萧易水也都上来了,要是真的比医术,他们跟韩子健不相上下。在这段时间中,几个人在一起,没事儿就切磋医术,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如果说,要是他们遭遇的殷怀柔,也是给那个小孩子治病,一样落败。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老中医跑了过来,惊喜地叫道:“那个患者好了,他还吃了一碗面条,精神恢复了许多。”

    哪个患者啊?

    就在这些人愣神的时候,刚才让贾思邈带到房间中治病的患者和患者家属,竟然走了出来。那患者的脸色红润,额头上还有着汗水,谁都看得出是病愈了。这到底是什么病症啊?那个老中医提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贾思邈道:“我之前,喜欢游山玩水的,又一次去东北的克山地区,有人就得了这种病症,在一本《赤脚医生手册》中,就有记载。这种病,叫做‘克山病’,是由于水质引起的,是克山地区的一种常见病。在书上说,这种病确实是没有什么特效药,严重还会死人,唯一的治疗方法是这种土方法。”

    转身,贾思邈看了眼那个7号,微笑道:“如果说我这局胜出了,只能是说我侥幸,不是你的医术不精湛。”

    那7号由衷地叹服道:“贾少,你的医术是真厉害,我很佩服。只有你这样有医德,有医术的人,才能够当上华夏中医公会的会长。等你们去了燕京市,我一定亲眼目睹你的风采,你要是不嫌弃,我愿意追随你左右。”

    贾思邈很感动,抓着他的双手,大声道:“有你,有我,有大家,咱们一定能振兴华夏中医事业。”

    “我也愿意追随你左右。”

    “我也是。”

    那些被淘汰了的选手们,纷纷响应,这让贾思邈突然想起了陈胜、吴广起义,猛地一挥手,立即天下响应。

    沈重和殷怀柔的脸色阴沉着,就不太明白了,在这个省中医大会上,贾思邈也没有怎么出风头啊?他怎么就能够俘虏了这么多的人心啊?不管怎么说,这个省中医大会的复赛,算是圆满结束了。

    有五个胜出的选手,贾思邈、沈重、殷怀柔、白胜凯、萧易水。本来,根据杨德山、王坤的意思,是要再次决出前三名的,就是想跟贾思邈打好关系,免费给洋河酒做几天广告。不过,贾思邈拒绝了,说是要搞为期三天的免费义诊活动。

    这可是大好事啊!

    杨德山大声道:“为了促进中医的交流活动,从明天开始,我们将在人民大街的百草堂,进行为期三天的免费义诊活动。所有参与的医生,都将获得跟贾思邈、殷怀柔、沈重等五名胜出选手的面对面切磋、探讨机会。如果有去的中医大夫,就立即来前台报名。同时,每个大夫将获得一份至尊版的洋河正阳酒。”

    在场的人,再次沸腾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