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622849/

正文 第718章 鲜花,是需要“水”来滋润的
    这得把人刺激成什么样儿啊?崔钟明竟然连敌友都不分了。

    他们都是韩国人,在场的这些人乐得看热闹,谁上去阻拦,谁傻叉。李玖哲的身子左晃,右晃的,闪躲的速度很快,但还是挨了几拳。这让他也有些恼火了,上去狠狠地抽了崔钟明几个耳光,大声道:“钟明,你醒醒,我是李玖哲啊。”

    “李玖哲?”

    在这一刻,崔钟明恍似才缓过神来,只可惜,他的双眼红肿得太厉害,努力地睁开眼睛,想要看一看周围,可愣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这一刻,他真想哭……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吧?华夏人,还有这样的高手吗?他在华夏搞什么跆拳道的表演赛,也有两年了,也没有遇到过什么高手。

    这些可倒好,这一脚踢出去,没有踢在豆腐上,而是踢在了钢板上。脚,这个疼哦。这要是在韩国,也就罢了,还丢人丢到华夏国来了。这要是传到韩国,他还怎么有脸活下去啊?这辈子,都让贾思邈的这一拳给毁了。

    旁边,车连城反而是有些同情和幸灾乐祸,看来,自己败北了,也没有什么呀?这些华夏人果然是厉害,崔钟明不是一样废掉了?就是不知道医神李御道、正道馆的馆主金龙雨过来了,能不能打败贾思邈。

    李玖哲心下悲愤,可还是劝说道:“钟明,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有几个人能笑傲江湖,当个常胜将军?我们要有屡败屡战的精神。”

    “是屡败屡战,还是屡战屡败啊?哈哈。”

    “是啊,还想挑战我们华夏人,我看你就是找虐了。”

    “既然是屡败屡战,你们韩国人要是有种,就再上啊?”

    “……”

    这些人冷嘲热讽的,可算是出了口怨气。这种语言的攻击,丝毫不比贾思邈的拳脚杀伤力差,崔钟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啊?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刚才,是皮肉伤。现在,是内伤。

    人言可畏啊。

    贾思邈往前走了两步,说出了一句十分中肯的话:“大家都冷静一下,咱们华夏国是礼仪之邦,哪能随意地欺负外国友人呢?刚才,是我跟崔钟明在切磋功夫,他的功夫很强,我是侥幸赢了个一招半式。这要是再打起来,输的人,就未必会是他了。”

    李玖哲和崔钟明都挺感动,瞅瞅人家贾思邈,真是大度啊,尽是说些大实话。连带着看着贾思邈的眼神,都不是那么特别的恨意了。

    毕竟,崔钟明是李玖哲叫来的,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也担当不起。正道馆,在韩国的势力很大,他也不敢得罪了,就道:“是啊,贾少说得很快,钟明,大家都是年轻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崔钟明深呼吸了几口气,沉声道:“贾思邈,你的功夫很强,我一定会再来的。”

    贾思邈微笑道:“好说,好说,咱们就是切磋嘛,促进中韩友谊。哦,对了,李公子,你说句公平话,我刚才跟崔钟明的切磋,谁胜了?”

    这种事情,就算是瞎子……他看不到,也能听出来了,肯定是贾思邈胜出了。

    李玖哲道:“是贾少胜出了。”

    贾思邈微笑道:“那你应该还记得刚才,咱们下的那一点儿小小的彩头吧?”

    “是啊,一千万,以前玩啊。”

    “一千万。”

    “一千万。”

    周围的这些富甲权贵、商界名流们,他们来劲儿了,嗷嗷喊叫着,比中了五百万还更是刺激,更是让人兴奋。

    一愣,李玖哲终于是明白贾思邈的阴险了,什么礼仪之邦啊,什么中韩友谊啊,敢情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还能说什么?正泰企业集团不在乎那点钱,相比较名声而言,当然是名声更重要了。

    李玖哲倒是很爽快,笑道:“对,对,这一千万,我输了,我这就通过银行转账,划拨到贾少的账户上。”

    贾思邈大声道:“每一年,我们华夏国有很多的儿童,因为贫困而看不起病。现在,我决定,把这一千万捐献给华夏国红十字基金协会,专款专用,用来帮助那些疾病儿童,解除痛楚。同时,以我个人的名义,再捐助五百万。”

    哇!在场的人进阶哗然。

    紧接着,就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娇喝道:“好,说得好。我也以个人名义,捐助两百万。”

    顺着声音望过去,进来的人,是一个身着浅色的立领外套,还是束腰的那种,里面是“V”领的小毛衫。只可惜,脖颈上围了一条围巾,这样让胸前的那道沟壑若隐若现的,反而更是惹眼。

    她的下身是一条修身的窄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靴,再加上束腰的外套,更是衬得她亭亭玉立。这样的美女一出现,立即把在场的这些女孩子的光环全都给掳走了。如果说,她们是小星星,那她就是浩瀚的日月,光彩夺人。

    她,正在乔诗语。

    跟在乔诗语身边的,是身着职业套装,修身窄裙的谭晶。相比较乔诗语的娇艳,谭晶要显得冰冷得多。贾思邈就有些纳闷儿了,人家经纪人都是那种八面玲珑,在圈儿内,很混得开的。怎么谭晶跟个老巫婆似的?始终板着个脸,贾思邈都怀疑,她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不会,人家的岁数在这儿摆着呢,又怎么可能是提前了呢?贾思邈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那就剩下一点了,谭晶没有男人来撩以慰藉,肯定是心理扭曲了。

    鲜花,是需要“水”来自滋润的。如果没有水了,那鲜花,也将枯萎。估计,谭晶就是这样。贾思邈就觉得,要是让胡九筒来滋润的,保证让她倍儿娇艳。

    乔诗语来了?席阳和那些公子哥儿们的眼神就炙热了,灼灼地望着乔诗语,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而李玖哲,更是伸手将崔钟明给推到了朴太勇的怀中去,几步走到了乔诗语的面前,大声道:“我以正泰企业集团的名义,捐助华夏国红十字基金协会五百万。”

    乔诗语微笑道:“谢谢李公子了,我们华夏国的儿童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

    李玖哲就激动了,喝道:“为了能让更多的疾病儿童解除痛楚,我愿意再捐助五百万。”

    这就是美女的魅力啊?一句话,就让李玖哲捐助了一千万,贾思邈只能是自叹不如。不过,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就更是他意料不到的了。李玖哲都捐助了一千万,席阳自然是也不示弱,大声道:“席氏集团捐助一千二百万。”

    怎么样?就比你多两百万。

    其他的那些商界名流、富甲权贵们也不示弱,纷纷表示捐助,你两百万,我三百万,他五百万的。这样,没多大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捐助了两个多亿。空口无凭,例字为证,贾思邈来执笔,将那些捐助的人,全都给写了下来。

    同时,他立即给江南省红十字协会的人拨打电话,将这边的事情说了一下。那会长激动不已,立即驱车赶了过来。等到他走进了裕龙大酒店的大厅中,捐款活动刚好是结束。贾思邈将捐款,交到了那会长的手中。

    那会长潸然泪下:“感谢,实在是太谢谢大家了。”

    贾思邈微笑道:“这是我们市民应尽的义务。”

    真是能装!

    席阳和李玖哲对贾思邈的眼神,很不友善。

    站在席阳身边的狂人,跃跃欲试,低声道:“少爷,让我上去废了贾思邈,怎么样?”

    席阳摇头道:“贾思邈的功夫很厉害,你没看到崔钟明都受挫了吗?这种切磋的手段,我是不屑用的。我用的,都是些杀人的手段。”

    狂人目光灼灼:“少爷,你什么时候想要杀贾思邈了,就跟我说一声,我肯定冲在最前面,第一个杀了他。”

    “好。”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了几个人,当先一人身着黑色的唐装,胸襟张开着,里面是白色的衬衫。右胸襟上是一条张牙舞爪的腾龙,左边的胸襟下方是一把剑。看上去张扬,又透着一股贵族的气质。

    这人,正是邓涵玉。

    跟在邓涵玉身边的,是身材高大魁梧的力神铁战,一个身材纤瘦,身着红色紧身旗袍,绣着大红牡丹的姚芊芊和她的侍女,还有一个瘦高的青年。

    那青年留着的是那种蓬松凌乱的朋克风发型,隐约带出微视觉系的华丽美型。他就是身着一件立领的毛衫,领口的拉练往下拉开了一些,露出了并不是健硕的胸膛。袖口往上拽了一拽,一直到小手臂弯的地方。他的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脚上是黑色夹杂着红色条纹的运动鞋,很精神,很简练。

    在往后,就是四个青帮弟子了,其中一人竟然是王贪狼。

    铁战虎目含威,瞪着贾思邈。

    姚芊芊握着琵琶,嘴角含笑,盈盈地望着贾思邈,倒像是看着自己的情人。只有贾思邈自己心里明白,让这个魔女给盯上,绝不是什么好事。情人?倒不如说是仇人差不多,他才不相信,姚芊芊会真的爱上自己。

    狐狸盯上了小鸡,小鸡能硬起来吗?贾思邈觉得,他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