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622855/

正文 第724章 对不起,我已经有舞伴了
    这种事情,怎么解释?

    席阳总不能站起来,跟人说,我跟贾思邈不熟,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扯淡!

    不熟?不熟人家贾思邈会为了你,得罪青帮?

    不熟?你还跟贾思邈坐在一起,称兄道弟,喝酒?

    偏偏,席阳又挑不出贾思邈的任何毛病来,所以,他唯一能做的,那就是赶紧离贾思邈远点儿。他怕再多呆一会儿,会立即遭受到青帮的报复。

    席阳和狂人,坐到了一边,席阳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又暗中给判官、流莺拨打电话,让他们和那些席家的死士,在暗中接应自己。有些时候,多留个心眼儿,没有坏处。

    肖雅和于纯也跟着席阳坐到了一边去,她们仿佛是不认识贾思邈一样,连正眼都没有再看一下。这是在划清界限,也是让外人知道,她们是跟席阳一伙儿的。

    杨郁暗暗舒了口气,现场的气氛终于是缓和了一些。趁着这个机会,他立即让调音师播放了舒缓旋律,尽量让紧张的气氛再冲得淡一些。他端着酒杯,身边跟了个侍从,来回地敬了一圈儿酒,这才回到了小舞台上,轻咳了两声,等到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的时候,他这才宣布:舞会party开始!

    曲调一变,有节奏感、韵律感的舞曲,立即在空气中荡漾起来。

    现场的这些公子哥儿们,还有那些千金小姐们,终于是等到了机会,他们立即相拥到了一起,在舞池中翩翩起舞。这种舞会,是干什么用的?当然是给这些俊男靓女们,一个相互谈心的机会。

    谈着谈着,两个人就谈到了一个房间中。

    谈着谈着,两个人就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

    至于能否进一步,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彼此是寻求刺激了,过瘾了。

    李玖哲站起身子,走到了乔诗语的面前,很是绅士地伸出了一只手,微笑道:“诗语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乔诗语道:“对不起,我已经有了舞伴。”

    席阳就跟在李玖哲的身后,听到了这句话,心头一喜,连忙紧走了几步,笑道:“诗语,咱们这就去跳支舞吧。”

    既然不是李玖哲,那乔诗语的舞伴,肯定就是自己了。这一刻,席阳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都被兴奋给填满了。看来,跟宝莱金影视传媒公司签合同,在省城搞这个演唱会,是真没错啊。

    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跟乔诗语走得近,自然是要比李玖哲等人,占了一份优越性。席阳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得意,连眉毛都挑起来了,斜着眼睛瞄了李玖哲一眼。怎么样?你还是不行吧?

    李玖哲皱着眉头,就有些恼火,乔诗语这样做未免是有些过分了。她开演唱会,自己特意从韩国赶了过来,给她加油助阵。可她呢?竟然连正眼都没有看自己,更是一句感谢话都没有,实在是太伤人心了。

    可这是在华夏国,他还能怎么样?车连城挨揍了,崔钟明也挨揍了,他可不想也挨揍。强龙还压不住地头蛇呢,等到了韩国,那就是自己的天下了。要是真有那样的机会,乔诗语休想从他的掌心中逃出去。

    男子汉大丈夫,当忍则忍啊。

    谁想到,席阳的高兴刚刚提升起来,就让乔诗语的一瓢凉水给浇灭了,跟对李玖哲说的话,一模一样:“对不起,我已经有舞伴了。”

    一愣,席阳问道:“有舞伴了?是谁?”

    乔诗语轻挪着脚步,就向前面走去。

    这下,那些富甲权贵、商界名流、青年才俊们,他们一个个都眼珠子放光了。乔诗语是冲着谁来的?难道是自己吗?他们一个个的挺直着腰杆,望着乔诗语,就希望她能在他们的身边停下来了。

    可是,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留给他们的只是一道优美的背影。

    一直走到了贾思邈的面前,乔诗语轻笑道:“贾思邈,能请你跳支舞吗?”

    感受着周围人火辣辣的目光,贾思邈知道,他现在即便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既然是这样,还解释什么?他上前一把抓住了乔诗语的纤纤小手,往怀中一拽,另一只手就搂住了她的腰肢。

    娇躯很柔软,肌肤很有弹性,很柔腻。

    乔诗语也没有想到,贾思邈会这么大胆,她嘤咛了一声,整个人差点儿都扑入了贾思邈的怀中。

    “你能不能规矩点儿?在我的眼中,你可是好人。”

    “那可真不好意思了,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好人。”

    贾思邈笑着,和乔诗语拥进了舞池中,随着乐曲,不断地扭动着身子。在这一刻,贾思邈才算是真正地意识到乔诗语的厉害,她的身子,实在是太柔软了,可以做出各种难以想象的姿势,如蛇,如鹤,如凤凰……

    贾思邈挽着她,就像是握着风筝的线。风筝在空中,随意地摆动,都是线在牵引着。渐渐地,两个人的舞姿吸引住了周围所有人的视线。

    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人,退到了四边。等到一曲结束,贾思邈做了个造型,单手搂着乔诗语的腰肢,而乔诗语的身子往后弯曲,几乎是要对折过来了,形成了一个倒“U”字形,印在了地面上。

    哗哗!人群中,爆发出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贾思邈和乔诗语这才注意到,整个舞池中,竟然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这一刻,连乔诗语的脸蛋上都泛起了淡淡的嫣红,真是有些够羞赧的。倒是贾思邈,什么场合没见过呀?就差在大街上裸奔了。

    二人赶紧走到了一边,贾思邈问道:“诗语,看你刚才跳舞,好像是能做出很多高难度的姿势啊?”

    “那是当然了,我在舞蹈方面可是受过特训的。”

    “哦?那你能做出那种劈叉的动作……就是那种一字马,一只腿放在我的肩膀上,一只腿踩着地面,形成九十度的垂直角度。”

    “这当然是没有问题了,别说是一字马……”

    说到这儿,乔诗语这才反应过来贾思邈话语中的意思,她抬手在贾思邈的胸口上捶了一拳,轻啐道:“你想什么呢?男人,果然是没有好东西。”

    贾思邈故意哎呀了一声,苦笑道:“哪能呢?谁说男人没有好东西了?我就有一根好东西。”

    乔诗语狠狠地剜了贾思邈一眼,轻声道:“明天,我就要回香港了。在省城的这段时间,多谢你了。”

    “谢我做什么,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

    “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来应付席阳、李玖哲等人了。”

    贾思邈就耸了耸肩膀,淡淡道:“即便是没有你,我跟他们的关系也不怎么样,权当作是顺路搭车,做的人情吧。”

    “搭车?行,你还真是会比喻,幸好是我没有搭错车。”

    “不是还有今晚吗?你又怎么能知道呢?”

    “你有那个胆量吗?”

    乔诗语笑了笑,还真不怕贾思邈。有些男人,表面上道貌岸然的,比如说席阳、李玖哲这样的,但是骨子里面风骚的紧。有些男人,表面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满口的花花,实际上,内心还是很纯洁,很老实的,那就是说的贾思邈这样的。

    当然了,如果谁对他不纯洁,他会比那人更不纯洁百倍。

    “呃……”

    贾思邈总是觉得,女人太聪明了不好,这样很难控制。这次乔诗语来省城,也算是小小地利用了自己一把吧?应该讨回点本钱。

    贾思邈就郑重道:“诗语,我想麻烦你一件事,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

    “说吧,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只要是不过格的事情,我都能满足你。”

    “满足?”

    贾思邈的心就突突地跳了几下,两个人距离得很近,很近,这样的姿势,让他刚好是可以顺着她的领口望进去。那一道深深地沟壑,有大半都映入了他的视线中,真是波涛汹涌,巍峨壮观啊。

    她的满足,是乳推,还是儿呢?

    可能是乔诗语也感觉她的话中,歧义性太大,连忙又解释道:“我是说,只要不是过格的事情,我都会答应你的。”

    “什么事情都能答应?”

    “呃,你先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你也看到了,我们清纯美容保健人民大街店的生意,那可是相当火爆。我们还有两款秘制的配方,第一个就是舒痕爽,主要是芦荟、薰衣草精油等等十几种药材,根据一定的比例调配而成。要是身体有了疤痕,涂抹上去几天,用绷带缠好,等到几天后,疤痕会自动脱落。第二个就是兮兮保健系列冷饮了,有驻颜、瘦身、保健、护肤等等功效。你在港台的娱乐圈儿,认识那么多人,能帮我推广一下吗?”

    贾思邈连忙又道:“你可以这样,自己投资搞一个店面,只是销售舒痕爽和兮兮保健系列冷饮冷饮,我包你赚的盆满钵满的。”

    乔诗语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来做你的代理了?”

    “有钱大家赚嘛,要是别人相当这个代理,我还未必会同意了。这样吧,等你走的时候,我给你拿一些舒痕爽和兮兮保健系列冷饮,你拿回去先别卖,送给闺蜜,或者是自己试试,等到有效果了,你再跟我联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