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622864/

正文 第733章 埋一颗定时炸弹
    扛了这么大的一颗雷,要是再没有点儿回报,也太亏得慌了。

    把唐子瑜抱上床,贾思邈的态度很坚决。

    唐子瑜就问道:“你不怕让我哥知道了呀?他这样保护我,不让我嫁给徐北禅是一回事。可你要是趁机占我的便宜,要是让我哥知道了,他干出什么事情来,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

    雷,要扛。

    便宜,不能占。

    这是赔本的买卖呀?

    贾思邈盯着唐子瑜看了又看的,问道:“既然不能抱你上床,等晚上亲亲、摸摸总行吧?要不然,你不觉得我太冤枉了吗?”

    唐子瑜道:“你这不是冤枉,你这是伟大。”

    “伟大?鬼才伟大呢。”

    贾思邈哼哼了两声,知道很难说服唐子瑜了。没事,帮她这么大的一个忙,她没准儿一感动,就自己投怀送抱了呢。女孩子都是比较善变的,前一秒钟和后一秒钟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啊。

    街巷中人群拥挤,二人行走了一阵,就听到旁边有人用大喇叭喊道:“嗨,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美女看过吧?蛇看过吧?可你们看过身材火辣的美女,穿着三点式让蛇在身上爬吗?你们看过美女和蛇一起跳舞吗?来吧,五块钱一位,五块钱一位喽,机会难得,包你大开眼界,不刺激不要钱,不过瘾不要钱。”

    这年头,人的内心都很空虚,想要精神充实,不外乎是黄、赌、毒。现在,这里又有美女,又有蛇的,那得多过瘾啊?有不少人,大多都是单身男人,或者是几个男人一起的,倒是很少看到男女一起进去的。

    哦,也有,贾思邈和唐子瑜就是其中的一对。

    买了两张票,走了进去。

    掀开了布帘子是一道幽暗,深邃的通道。两边,都是用那种苫布扯起来的。毕竟是临时搭建,想要多么豪华奢侈,那是不可能的。这样前行了好几米远,再次遇到了一个房门。这个是原来,街巷边的店铺。

    推门走了进去,空气混浊,里面散发着一股阴暗、潮湿、发霉的味道。有点儿像是电影院中的那种,一排排的椅子、凳子,前方是一个小舞台。来得早的人,都挤到了前面去,来得晚的,就只能是坐在后面了。

    当贾思邈和唐子瑜走进来,这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叼着烟,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在小舞台上,有几个美女,在那儿随着乐曲尽情地扭动着身子。乐曲很狂暴,很有节奏感。

    一件,两件……

    她们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丢到了地上。每一次都会惹来台下人的尖叫和欢呼声。这哪里是美女与蛇啊?分明就是脱衣舞的表演。

    贾思邈有些不太好意思,问道:“子瑜,要不你在外面等我,我找到和尚、二狗子他们就过来,跟你会合。”

    唐子瑜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要是出去等,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还不看完一支又一支的演出啊?走,赶紧去找人。”

    “这个,你一个女孩子在这儿,影响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脱衣服吗?又不是没看过。”

    “啊?你看过?在哪儿看的?”

    “怎么,你想知道在哪儿,好偷偷地跑去啊?”

    两个人边说着,边往前走,突然从斜刺里跳出来了一个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的壮汉,他咧着嘴,叫道:“哎呀,这小妞儿真他妈的水灵啊。来,让大爷摸摸,看是不是比台上的几个骚娘们儿更有味道。”

    唐子瑜骂道:“想要摸,回去摸你妈,还想打本小姐的主意?”

    那壮汉嘎嘎大笑道:“好,好,我就喜欢这种带泼辣劲儿的娘们儿。走,大爷早就憋坏了,今天你就是我的了。”

    随着他的声音,从旁边又跳出来了好几个男人,一个个长得满脸煞气,瞅着就不像是什么好路数。看着他们要围了上来,唐子瑜就把手探到了腰间,贾思邈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腕,轻声道:“在这种地方,有这种人,应该是跟胡九筒一路的。你别乱动,我非让他们尝尝苦头不可。”

    这算是扬威吗?

    贾思邈装作很害怕的样子,颤声道:“几位大爷,你们不就是看上了我的女人吗?给你们就是了,求你们千万别伤害我。”

    “哎呀,你小子倒是挺开面儿的呀?行,等会儿,我们几个爽透了,保证再把你的马子还给你。”

    “谢谢大爷……”

    没有任何的征兆,贾思邈突然一脚,爆踹了出去。

    座位,都是越往后越高。贾思邈和唐子瑜是从后面进来的,这样居高临下,直接一脚踹在了那壮汉的脑袋上。

    “啊……”那壮汉惨叫了一声,仰面倒摔了出去。一连砸翻了十来把椅子,人这才停下来。不过,他感到筋骨仿佛都要断裂了,挣扎了几下,愣是没有爬起来。

    这是茬子啊?

    其余的几个人,非但是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眼珠子放光,都兴奋起来了。他们都是杀人犯,什么事情没经历过?退一步的说,在君山监狱那种地方,能够活着,还能够混得有模有样的,都不是善类。看着胡九筒和孙矬子,就能想到,这都是一些什么人了。

    不过,他们是没有想到,他们狠,贾思邈更狠。

    贾思邈抓起了一把椅子,照着当先一人就拍了下去,直接将那人给砸倒,椅子也碎了。然后,他抓着椅子腿,到有几分像是过景阳冈的武松。而这些犯人们,就成了老虎了。老虎想吃武松没吃到,反而是遭受到了武松的一通棍棒和炮拳。

    咣当!一人倒在地上。

    咣当,咣当!又两个人被砸翻了。

    这么几个人,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让贾思邈全都给撂倒了。这下,把整个场子中的人,都给惊动了。呼啦啦,突然围上来了有几十个人,他们向着贾思邈和唐子瑜扑了上偶来。

    台上的美女,也顾不得再跳脱衣舞了,尖叫着跑到了后台去。从后台中,跳出来了几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喊道:“嗨,谁敢在这儿惹事?给老子住手。”

    “贾爷?”

    胡九筒魁梧的身躯,在昏暗的场地中,显得是那么的高大,他连忙喊道:“大家都住手,他就是贾爷。”

    什么?这些人全都停下了脚步,看着贾思邈的眼神中,就多了几分恐惧和敬畏。他们没有见过贾思邈,但是听胡九筒、孙矬子说起过家什么。在君山监狱中,胡九筒可是头号的死囚犯,说是一霸也不为过。死亡名单上的三十一人,几乎是都跟胡九筒有过直接、间接的接触,自然是知道胡九筒是什么样的货色。

    现在,连胡九筒都恭恭敬敬地叫人家一声贾爷,连半点挑刺儿的意思都没有,这就很让耐人寻味了。再瞅刚才贾思邈露出的那几手,干净利落,将好几个死囚犯给撂倒了,实在是太帅了。

    这些人呼啦啦的都围到了贾思邈的身边,很是恭敬地叫了一声贾爷。

    对于什么样的人,就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像孙矬子等死囚犯,必须是用拳头,将他们给打服了,打怕了。否则,他们是不可能真正地屈服的。

    贾思邈点点头,问旁边的孙矬子:“锉子,咱们现在去什么地方?找个公厕如何?我要给你们解毒。”

    “好。”

    相关的事情,胡九筒和孙矬子,早就跟他们说过了,他们连声点头。

    看场子的那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还装叉呢,喊道:“嗨,你们干什么的?到老子的地盘上,打砸完了,就想走人啊?赶紧赔钱?”

    “赔钱?赔你妈的。”

    胡九筒抓起了椅子,甩手就砸了出去。李二狗子和孙矬子等人也不怠慢,一个个的将椅子、凳子都给砸了个稀巴烂。然后,跟着贾思邈扬长而去。

    走出了街巷中,找了个公厕,这些人都排队,进入方便。贾思邈和胡九筒、李二狗子、孙矬子都戴着口罩,两个守在里面,两个守在门口。进去一个,贾思邈就给吃一颗解药,签上自己的名字、籍贯、家人、家庭电话等等详细信息。胡九筒和李二狗子在里面盯着,谁要是敢跑,上去就是一刀,给废掉了。

    出来,贾思邈再来一颗三尸脑神丹。

    噗!

    噗噗!

    一声声地响声,整个公厕都臭气熏天了。在里面的胡九筒、李二狗子眼泪都下来了,真他妈的太臭了。这样一直忙到了十一点多钟,终于是把这些剩下的三十个人全都给搞定了。然后,贾思邈跟他们确定了联系方式,挥挥手,让他们都散去。

    之前干什么,现在还干什么。只不过,要是有什么最新的情况,或者是行动,立即向他汇报情况。当然了,孙矬子也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这三十一个人,就是安装在邓涵玉、铁战等人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遥控器,是在贾思邈的手中。只要他想爆炸,轻轻一按,就会对邓涵玉等人,造成相当惨重的杀伤力。

    不急,不急,他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绝佳的机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