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806927/

正文 第887章 寻常人,不走寻常路
    结盟?

    贾思邈跟青帮的人有怨隙,在徽州市,很有可能会遭受到青帮的偷袭,或者是攻击。人家陈老爷子说得仗义,要是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陈家一定站在贾思邈的一方,跟着青帮对着干。

    好听吗?真好听。

    可不要忘记一点,这是在结盟。要是陈家发生了什么事情,贾思邈一样不是要过去帮忙?这种利益关系,是双刃剑,对谁的利益和伤害都是相互的。贾思邈可以想象得到陈老爷子的心理,青帮实行的策略,是将整个江南的那些大家族都给吞掉,或者是击溃。现在,于继海是没有对陈家、郑家下手,那不等于往后也不下手。

    真的等到那个时候,陈家将遭受到灭顶之灾。

    语气是那样,还不如未雨绸缪了。陈家人怎么办?有几条道路可以来选择:

    第一,投靠青帮,那样陈家将没有自由了,一切都要听从人家的管理。说白了,这就是奴隶。

    第二,跟青帮对着干!以陈家现在的实力,跟着青帮对着干,无疑是以卵击石。陈老爷子不想当卵,更不想碰石头,所以这一条也可以放弃了。

    第三,那就是逃走!这么多年,陈家好不容易有了点根基,说放弃就放弃了?这种事情,搁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一种艰难的抉择。

    第四,这就是最后的一条道路了,寻找同盟。

    弱加弱等于强,那弱加强等于什么呢?整个江南的这些势力,唯一敢跟青帮的人对着干,还没有遭受到损失,反而给青帮造成重创的人,那就是贾思邈了。这种人,是绝佳的同盟战友啊。

    陈老爷子的如意算盘打的哗啦哗啦响,毕竟陈家在徽州市还是挺有势力的,贾思邈既然将陈养浩放走了,这就足以证明这点了。这样的条件,极其优惠了,贾思邈还会不同意?陈老爷子相信,没有任何人会拒绝。

    偏偏,贾思邈是寻常人,但是不走寻常路。

    贾思邈苦笑道:“陈老爷子,你这样说,真是太抬举我了。我贾思邈就是一个小大夫,有何德何能跟陈家结盟啊?这事儿,我看是不行。”

    “啊?”

    陈老爷子和陈养浩都是一愣,这么优厚的条件,你都不答应,那你还想怎么样啊?陈老爷子看了看贾思邈,他神情淡定,坐在沙发上,愣是看不出有什么紧张啊,或者是什么惊慌之类的神情,如大海般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难怪敢跟青帮的人对着干了,这青年不简单啊!

    陈老爷子深呼吸了几口气,故作轻松的笑道:“贾少,是不是你还有什么顾忌啊?”

    “真没有!跟陈家结成同盟,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啊,可我实在是没有那个实力……对于拖人后腿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干的。”

    “为了同盟大计,我们陈家不怕拖后腿。”

    陈老爷子就差把“求求”两个字也加上了,求求你,尽管来拖我的后腿吧。这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现在是在结盟,也是在谈价钱。越是委曲求全了,价码就月底。连胡和尚都看出来,贾爷这是在故意拿架子,好捞到最大的实惠。

    贾思邈摇摇头,叹声道:“还是算了,我不想干让我的内心愧疚的事情,送客。”

    “啊?”

    陈老爷子终于是乱了方寸,急道:“咱们这还没谈好呢,我们哪能就这么走呢?这样吧,我晚上在陈家摆几桌酒,咱们边喝着,边谈着,你看怎么样?”

    “这么说,老爷子是真心想跟我结盟啊?”

    “那是当然了。”

    见贾思邈有松口的意思,陈老爷子心头一喜,终于是看到了点儿曙光。

    贾思邈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上,淡淡道:“老爷子,不是说我不给你面子……结盟,那都是双方实力相当的,可你们陈家呢?有什么跟我结盟的本钱?和尚。”

    胡和尚迈着大步走了过来,瓮声瓮气的道:“贾爷。”

    “给陈老爷子和陈少爷露一手。”

    “好嘞。”

    胡和尚的眼珠子就放光了,手指着站在陈老爷子身边的那四个保镖,大声道:“你们四个都上来了吧,一起来了。”

    有这么打脸的吗?

    陈老爷子也有些恼火,笑道:“既然是这样,你们四个就跟这个佛爷切磋切磋。记住了,别下死手。”

    “是。”

    别下“死手”,陈老爷子特意在“死手”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这话是反话,就是在告诉这四个保

    镖,往死里招呼。现在,是到了真正谈价钱的时候了,如果他们四个将胡和尚给撂倒了,那他的底气也足。反之,还怎么敢贾思邈谈啊?人家肯定会狠狠地拿捏他一顿不可。

    那四个保镖在徽州市的地界上,也算是小有名气,见胡和尚这么嚣张,火气也是不打一处来。现在,连陈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那还客气什么?几个人互望了一眼对方,照着胡和尚就扑了上来。

    陈养浩可是见识过胡和尚的本事,心着实是有些忐忑。

    胡和尚双脚叉开,眼神满是不屑。

    真是狂妄啊!一个保镖心头怒火蹭蹭地往上窜,动作就快了点,先一步到了胡和尚的面前。胡和尚突然抓起了一把椅子,照着他狠狠地拍了下来。还带用武器的呀?那人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躲闪,可前冲的势头太猛了,让椅子结结实实地拍在了肩膀上。

    噗通!他腿脚一软,当即摔倒在了地上。

    椅子碎了,胡和尚双手抓着两个椅子腿,照着又一个保镖就砸了过去。那保镖不敢怠慢了,顺手抄起了一把椅子,也挡了上去。咣!椅子腿砸在了椅子上,椅子腿断了,也震得那人虎口发麻,差点儿把手的椅子掉在地上。

    胡和尚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了椅子上。

    这一脚得多大力量啊?连人带椅子,都倒飞了出去,撞翻了旁边的桌子,这才摔在地上。

    “啊?”

    四个人,还没等怎么样呢,就让人给放倒了两个。剩下的两个人心头有些恼火,也有些怯意了,连前冲的脚步都停住了。胡和尚才不管这些,迈着大步冲了上来,甩手将手的半截椅子腿丢了过去。

    趁着那人往旁边躲闪的空挡,他突然一个箭步扑上去,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胳膊,就像是丢棉花包一样,甩手给丢了出去。噗通!那人砸在了桌子上,又掉落在地上,当即爬不起来了。

    剩下的最后一人,抓着一个椅子腿,照着胡和尚的脑袋,狠狠地拍了下来。啪嚓!胡和尚一动不动,椅子腿结结实实地拍在了他的脑袋上。脑袋没碎,椅子腿碎了……怎么,怎么会这样?趁着那人惊愕的刹那,胡和尚咧嘴笑了笑,抓着他的脖领子,往回一拽,一头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蓬!那人当即头破血流,胡和尚一点儿事没有,甩手将他给丢到地上,大笑道:“娘希匹的,佛爷有铁头功,连刀砍在脑袋上都没事,还会怕了你的椅子腿?”

    这……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陈老爷子和陈养浩都看得傻了眼,张着嘴巴,愣是半晌都没有合拢,实在是太震慑人心了。那四个保镖,都是陈老爷子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下可倒好,到了贾思邈的面前,人家随便出一个人,就将他们四个人都给撂倒了。这不再是丢脸的事情,而是底气啊,瞬间掉落到了低谷。

    贾思邈皱了皱眉头,呵斥道:“呔,和尚,你怎么能这么粗暴呢?不会温柔点儿啊?咱们是明人。”

    这要是别人敢这么说胡和尚,他非把那人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不可。可现在,凶神恶煞的胡和尚,一下子由老虎变成了温顺的小猫咪,嘿嘿笑了笑,又退到了他的身后。

    贾思邈讪笑道:“老爷子,真是不好意思,我手下的兄弟没留住手……”

    老虎可怕吗?武松可怕吧!

    陈老爷子连忙道:“没事,没事,是他们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

    贾思邈道:“我们随便出一个人,都能撂倒你们四个人。还有,今天上午在寒山寺脚下,我想,我们的战斗力,陈少爷最清楚不过吧?”

    别提了,陈养浩的身子都一哆嗦,颤声道:“是,贾爷……很厉害的,我们自愧不如。”

    贾思邈耸了耸肩膀,毫不客气的道:“老爷子,你说,在这种不均衡的情况下,我有和你同盟的理由吗?当然了,你老人家这么有诚意,亲自过来,我也不能不给几分面子。这样吧,你要是想真的结成同盟,就答应我几个条件。”

    这就是弱肉强食的社会,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很现实。

    陈老爷子也知道,现在玩虚的也没用,就点头道:“贾少请说。”

    “咱们结成的不是同盟关系,而是附庸关系。你们陈家归顺我,我罩着你们陈家。而且,你们陈家把徽州地界上的这些富甲权贵、商界名流们都请过来,当着他们的面儿,宣布跟我的关系。第一,只要不是违背道德、道义的事情,随便你们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第二,每年向我缴纳一千万的保护费,就这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