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9903106/

正文 第909章 横的怕不要命的
    这是表现zj的大好机会啊!

    这些刑警们端着枪,立即向着沈君傲扑了上来。

    站在zhouwé的这些社区的人,也就是在电影、电视上见过这样的场面,都吓得呆住了,甚至是连呼吸都要停止了。而更害怕的人,那就是丁主任。他收了贾秀凝两沓子钱,她当时还说了,她爹是贤士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丁主任还以为她是吹牛的,哪里想到这是真的呀”“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这要是贾仁义追查起来,zj的这个社区主任的帽子被撸掉了,都是小事,没准儿得进去啊。越想越怕,越想越哆嗦,他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这要是再不动手,沈君傲非吃亏不可。

    贾思邈往前斜跨了一步,挡住了沈君傲,冲着贾仁义,问道:“你是贾秀凝的老爹?”

    “你又是shme人啊?”

    “你是一个局长?我劝你,最好是别乱来,这事儿确实是贾秀凝zj惹出来的祸事。”

    贾仁义冷笑道:“照你这么说,我女儿挨打了,那是自找的了?”

    贾思邈很老实的点头道:“对,确实是自找的。”

    “你这是找死!”

    贾仁义手指着贾思邈,大声道:“上,给我将他一并拿下了……啊~~~”

    一句话还?href='hp:////22546/6260427/'>坏人低辏秩室寰透械讲本币涣梗话沿笆讁jng抵在了他的脖颈上。这一切,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几乎是méyou谁看qngchu贾思邈的动作。只有闻仁慕白,眼前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盯着贾思邈看了又看的,像是要将他一眼给看穿似的。

    这要是再不动手,贾思邈和沈君傲、唐子瑜就要真的被抓走了。

    贾思邈淡淡道:“贾局长,我奉劝你,最好是让他们都别乱动。”

    堂堂的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遭人给挟持了,贾仁义的脸色铁青,怒道:“你想干shme?这是袭警,重罪。”

    贾思邈笑道:“袭警吗?我却不这么认为,其实,我这是在救你。”

    “救我?”

    贾仁义冷笑了一声,扫视着zhouwé的这些刑警,大声道:“别管我,上啊!谁要是敢反抗,杀无赦。”

    贾思邈的手腕微微一动,匕首的锋刃割破了贾仁义的脖颈皮肤,血水顺着锋刃流淌下来,疼得贾仁义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这是碰上亡命之徒了呀?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他死了不打紧,可zj是公安分局的局长,身上还有很多案子等待着来破,哪能跟他一命抵一命呢。

    可刚才,贾仁义yjng把话说满了,总不能再反悔吧?那多没面子。幸好,这些刑警们还算是会来事儿,在关键时刻,méyou去听贾仁义的话。他们纷纷地端起枪,枪口对准了贾思邈,大声道:“老家伙,放开我们局长,快点。”

    贾思邈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上,笑道:“你们说放就放,那多méyou面子?没事,我就是让贾局长陪我在这儿呆会,一会儿就放你们走。”

    既然来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吧。

    贾仁义语重心长的道:“老爷子,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经历的事情肯定很多,méyou必要做出这种犯罪的事情啊。”

    “反正我都土埋半截的人了,还怕这个?大不了就死磕,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废话,叫你的人都赶紧散了,听到没?”

    “他们是不会听我的话的。”

    其实,贾仁义的心里是在想,这帮刑警们要是有眼力见,就赶紧散了。别这老家伙一发狠,真的把zj给宰了,那多划不来啊。

    怎么……怎么搞成这样了?贾秀凝有些不太mngbá,她还以为老爹过来了,会轻而易举地把眼前的事情给摆平了。谁想到,当公安分局局长的老爹,竟然让一个老头子给挟持了,这是shme世道啊?

    她尖叫着跳起来,手指着贾思邈,叫道:“你赶紧放了我爹,否则,我……我跟你拼了。”

    贾思邈叹声道:“唉,你又想干shme呀?挨揍没够啊。”

    沈君傲往前走了几步,不屑道:“来呀,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拼了的。”

    这下,连傻子都看出来了,贾思邈和沈君傲、唐子瑜都是一伙儿的。贾秀凝犹豫了又犹豫,终于是没敢往上冲。男人不打女人,可女人……贾秀凝是真的有些发怵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打的zj现在还浑身疼痛,再招惹她,估计去韩国整容都不管用了。

    反正有贾思邈和沈君傲在,唐子瑜

    也不担心。趁着zhouwé的这些人,注意力都集到了贾思邈和沈君傲、贾仁义等人的身上,她几步跳过去,坐到了叶蓝秋的身边。这丫头也是够狠的,上去在叶蓝秋的大腿内侧就拧了一下,疼得叶蓝秋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儿尖叫起来。

    唐子瑜愤愤道:“蓝秋,你还有méyou把我和兮兮、君傲等人当姐妹啊?就nàme一声不吭的就偷偷溜掉了,你zhdào吗?我们找了你好久啊。”

    叶蓝秋苦涩道:“子瑜,我……”

    “唉,我zhdào你有苦衷。可是,作为一个好姐妹,我必须说句公道话。其实,贾哥méyou错,错的是五洲国际贸易公司。ruguo说,你真的想为你爹报仇,那你就应该跟贾哥一起,干翻了五洲国际贸易公司。”

    越说越是激动,唐子瑜眼眸绽放着兴奋的光彩,大声道:“你kěnéng不zhdào吧?我们yjng跟五洲国际贸易公司有所jēchu了,还有人成功地卧底进去了。”

    “啊?赶紧跟我说说。”

    “是这样的。”

    当下,唐子瑜就把贾思邈、肖雅、张幂、游惊龙等人在省城,怎么干翻了江南席家,肖雅捞到了头功,回到香港的事情都跟叶蓝秋说了一下。现在的形势还méyou看出来吗?贾思邈是下定了决心,誓要跟五洲国际贸易公司对着干了。为shme要这样做,那可全都是为了叶蓝秋啊。

    唐子瑜道:“蓝秋,你现在zhdào,你在贾哥心的分量了吧?比吴姐、幂姐、纯姐、君傲等人加在一起,都要重啊。”

    “君傲?”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敏感,从唐子瑜的话里行间,叶蓝秋立即就听出来了其的端倪,问道:“子瑜,你是说,贾哥跟……跟君傲……”

    “啊?”

    唐子瑜都想煽zj两个耳光了,嘴巴怎么这么méyou把门的呢?她笑了笑,连忙解释道:“这事儿,你也别胡思乱想,咱们还是说说,你怎么跟我们走的事情吧。哦,对了,自从南江市离开,你就来到徽州市了吗?”

    叶蓝秋道:“我在徽州市有一个姑妈,我和我妈就投奔她了。”

    “这样啊,那你妈妈呢?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她在广源街的夜市,搞了个烧烤店,白天穿肉串儿shme的,晚上一直营业到凌晨时分,挺辛苦的,但是过得很充实。”

    “哦?那你呢?你méyou跟你妈在一起吗?”

    “我在……”

    叶蓝秋的话还没等说完,又一辆警车呼啸着行驶了过来,打断了她和唐子瑜的对话。

    ……

    跟随着贾仁义过来的那些刑警,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一方面,他们是真想将贾仁义给解救出来,立下大功劳一件。一方面,又怕贾思邈会urán间痛下杀手,干掉了贾仁义,那他们可就真是捅了大篓子。

    贾思邈倒是满不在乎,拉着贾仁义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匕首抵着他的脖颈,就这样僵持着。

    zhouwé的这些社区的人,还有新闻媒体记者们,就有些想不mngbá了,这到底是要干shme呀?要说,挟持了贾仁义,你倒是跑啊?贾思邈和沈君傲,谁都méyou要走的意思。要是不走,你放了贾仁义也行啊?还不放,难道说,就这样在这儿干熬着?

    所有人都看着贾思邈和沈君傲,他们不动,谁也不敢乱动。有沈君傲盯着贾秀凝,她蠕动着嘴唇,想要说话,也终于是忍了下来。

    闻仁慕白不动声色,却将眼前的形势全都尽收眼底。那个老头子的功夫不简单啊,想要从他的手,将贾仁义给解救出来,有些难度。那……只能是对沈君傲和唐子瑜下手了。这两个女孩子,沈君傲功夫挺不错,又在贾思邈的身边,抓她也不rongy。剩下的,只有唐子瑜了。

    看着唐子瑜和叶蓝秋聊得nàme火热,敢情她们都认识啊?闻仁慕白也顾不得nàme多了,ruguo他救了贾仁义,对于华夏医公会的会长来说,差不多就成了一半了。要zhdào,贾仁义的老婆和卫生部的副部长周新梅,是亲姐俩啊。

    一步,一步地向着唐子瑜靠近,就在他要下手的shhou,一辆警车呼啸着,疾驰了过来。

    从车上,跳下来了几个警察。当先的一人,身材稍胖,警服的领口敞开了两颗纽扣,走起路来霍霍生风,大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他大步往前走,其余的几个刑警紧随其后,很快就到了贾仁义的面前。

    贾秀凝眼前一亮,就像是见到了救星yyàng,哭着道:“冯局长,你可算是来了,这人挟持了我爹,实在是太嚣张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