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6941/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风度翩翩杜小马
    顾秋这次也算是因工负伤,这酒喝下去,不到三分钟,直接将他放倒。

    难怪有人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

    可有人偏偏就好这口。

    顾秋这是被必上梁山,逞了一回英雄。

    当时的情况,他退无可退。如果不是有客人在,顾秋或许不会出面,但关系到陈燕,顾秋必当挺身而出。

    医生说,他这酒喝得太猛,很伤胃,必须留下来观察几天。

    陈燕给他下了死命令,至少住三天院,否则自己这个姐姐就不管他了。

    顾秋心道,住就住吧,刚好能借这个机会,好好清静一下。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顾秋需要好好理理,把中间的关系理清楚,才能对症下药。

    哪知道这件事情,惊动了从彤。

    本来在大秋乡上班的她,硬是请了个假跑回来,呆在医院里照料顾秋。

    后来顾秋才知道,陈燕因为要陪客人,自己分身无术,只好通知从彤。

    从彤一脸责备,“干嘛喝这么多酒?不要命啦?”

    顾秋只能苦笑,这种事情,还真没法跟从彤说。

    在医院里呆了二天,顾秋怎么也呆不住了。刚好大秋乡打电话过来,说上面有领导要来检查,让从彤立刻回去。顾秋借这个机会,从医院里溜出来。

    从彤离开,已经是下午五点。

    顾秋来到县政府老家属区,没有看到李沉浮的影子。他就琢磨着,这个李沉浮去哪了呢?一个残废了的人,能跑到哪里去?

    偏偏这个时候,下起了雨。

    顾秋弄了把伞,朝涟水山城而去。

    涟水山城别墅的门口,围着一堆人。

    顾秋远远望去,看到有个人倒在地上,这群人的旁边,有一辆被摔坏了的轮椅。汤洋很神气,双手抱胸,背后一名马仔为他打着雨伞。

    十几个人,呈扇形将李沉浮包围。

    这些人的眼神,无不带着戏谑的笑。李沉浮趴在地上,指着汤洋骂,“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汤洋一阵得意的笑,“做鬼?你那个死去的老爸,他不是做鬼了吗?如果做鬼有灵的话,我还能活到今日?哈哈哈哈——”

    旁边一群人跟着大笑,李沉浮的脸色,一片苍白。

    “汤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浑蛋!有种你就杀了我!”

    汤洋走过来,一脚踩在李沉浮的身上,“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李沉浮,我告诉你,你一个废人,凭什么跟我斗。老子不防实话跟你说,在学校里,你出尽了风头,走出学校,你又自诩才华四溢,风流倜傥,连陈燕都只喜欢你。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你给我才华四溢啊,你再给老子风流倜傥啊!老子现在就让你看看,谁最风流!你知不知道,当你和陈燕结婚的时候,我就发过誓,谁要是敢动陈燕,谁就得死!”

    李沉浮气得浑身颤颤,“果然是你这个畜生,果然是你!那场车祸,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是又怎么样?我本来想让你死,没想到你居然命这么大,既然死不了,残废更好。你现在的样子,比死了更令人痛快。”

    汤洋道:“我听说,你自从废了之后,还不能人道,哈哈哈哈——”

    “王八蛋——”

    李沉浮从地上抓起一把黄泥,朝汤洋砸过去。

    叭——!

    那团黄泥,正正扔在汤洋的嘴里,呜呜——!

    邪恶的笑声,嘎然而止。汤洋气得一阵哇哇大叫,把泥巴从嘴里挖出来,“打,给我狠狠的打!”

    七八个人扑上来,对地上的李沉浮一顿拳打脚踢。

    哇——!

    李沉浮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汤洋把手一挥,“够了!”

    众人退下,汤洋手里拿着刚刚抹泥巴的纸巾,来到李沉浮的跟前,狠声道:“告诉你,李沉浮。老子最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也不例外!”

    说完,把那张擦过泥巴的纸巾,塞在李沉浮的嘴里。

    “哈哈哈哈——”

    汤洋带着得意的笑,扬场而去。

    雨,哗啦啦的下着。

    汤洋带着他的一般人回了别墅,路边的泥地里,只留下李沉浮那残弱的躯体。

    李沉浮没有流泪,他的目光中,依然闪着愤怒与不屈。

    仇恨,只会越来越浓。

    雨水,打在他的身上,李沉浮用双手,艰难的爬着,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有人打着伞,出现在他的面前。

    李沉浮突然发现自己的周围,没有了雨水,抬起头一看,“是你!”

    顾秋点点头,“跟我走!”

    安平县,一个不是太起眼的宾馆里,李沉浮躺在浴缸中,洗去了一身的污辱。

    当他爬出浴缸的时候,浴室外面,有一辆崭新的轮椅。那一刻,李沉浮的心,深深地刺痛了。

    顾秋坐在外面的房间,心事重重的抽着烟。

    轮椅声传来,顾秋缓缓道:“洗好了?”

    李沉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悲愤,“你为什么要救我?”

    顾秋转过身来,“没什么,惩恶扬善,扶贫济弱,这是我的本色。”

    李沉浮苦笑了起来,“看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你干嘛去招惹他?”顾秋问。

    “我是故意的!”李沉浮的回答,令人很意外。故意招惹汤洋?为什么?顾秋很快就反应过来,“你这是用苦肉计?”

    李沉浮平静地道:“如果我不这样做,他又怎么会承认这些事?”

    “你跟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他要这样对你?”

    李沉浮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跟他是同学,在学校里我的成绩一向比他好,人缘也好。而且他长成那样子,或许是他妒忌我吧!”

    顾秋笑了起来,“李沉浮,这就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都什么时候了,你总是能笑对人生。”

    李沉浮黯然道:“不管前面有多苦,我都必须笑着走下去。”

    “好!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帮你!”

    “谢谢!”李沉浮居然没有一丝欣喜,显得那么平静,这倒是大出顾秋意料之外。

    后来顾秋在想,或许一个人经历了太多,看惯了生离死别,这个世上对他而言,自然也不会再有什么惊喜与悲哀了。

    只是这个汤洋,绝对不能这么放过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