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6956/

正文 第八十三章 李沉浮的纠结
    顾秋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调查组成员之一。

    而且调查组来得如此之快,虽然调查组的成员年纪都不大,这一点令顾秋有些不满,可毕竟还是来了。既然自己加入了这个工作组,接下来该怎么做,顾秋心里就有底了。

    首先应该进一步试探杜小马的为人,如果他是个可以接纳别人意见的人,一切都好说。

    跟调查组的三位成员初步接触,顾秋对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看得出来,杜小马是三人中的主心骨,余理和黎小敏,几乎从不反对杜小马的意见。

    中午吃过饭后,顾秋给了杜小马一个建议,让他们三人继续在明处进行例行调查,自己则在暗中配合。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多少人知道自己已经加入他们的工作组。

    顾秋说,“如果我们分两步走,应该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杜小马琢磨了下,问余理和黎小敏,“你们的意见呢?”

    黎小敏道:“我看这个提议非常不错,我们一明一暗,效果自然会更好。”

    余理说,“行!我听杜哥的。”

    杜小马充分发挥了民主作风,顾秋却看出来了,其实他问与不问,结果总是一样,只不过杜小马这么做,显得特别民主,这让自己的两位助手,在别人面前也挣够了面子。这就是会做人啊!

    一个年轻人,能做到如此滴水不漏,的确不简单。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顾秋就与三人分开,一明一暗进行调查。其实顾秋此举,只是想避开晚上汤书记那边的夜宴。另外,他也可以通过和李沉浮之间的沟通,得到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当晚,杜小马三人,又被汤书记派人接走了。

    顾秋来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给李沉浮打电话。

    黑暗的屋子里,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这部电话,应该是李沉浮家里唯一的电器设备。电话响了五声,才听到李沉浮低沉的声音,“喂!”

    “李沉浮,是我。顾秋。你出来一下,我在三味茶楼等你。”

    李沉浮半天没有回答,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一阵忙音,电话被挂断了。顾秋看着话筒,“日,这家伙搞什么?”

    李沉浮双手捂着脸,表情极为痛苦。

    呆呆在坐在那里,好久没有动静。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李沉浮,你要振作起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现在什么都不重要,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否则你自己的仇,你父亲的仇,谁来报?!”

    “嗷——”

    黑漆漆的屋子里,响起一阵哀号。

    过了好久,他才冷静下来,目光朝旁边的电话机望去。尽管那里什么都看不到,他还是知道电话机的位置。

    陈燕在自己单位的房子里,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着那些无聊的肥皂剧。旁边的座机响起,陈燕奇怪地道:谁?这个电话没多少人知道啊?

    新装的电话机,她还心道,会不会是顾秋?他是办公室主任,自然知道自己的新座机。

    周末那个晚上发生这事之后,她本来想躲着顾秋的,免得把顾秋和从彤的关系搞僵了,可想到调查组的事,她立刻就抓起话筒。

    “喂!”

    没有人说话。

    “喂!”

    还是没有人说话。

    “喂。谁啊?再不说话我挂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靠,我还没挂,他居然挂了?陈燕断定,此人绝对不是顾秋。那又会是谁呢?难道是汤洋搞的恶作剧?故意试探自己在不在家里?想到上次顾秋说的那件事,陈燕不由一阵毛骨耸然。

    顾秋在三味茶楼里,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李沉浮才珊珊来迟。

    “怎么回事?”

    顾秋发现李沉浮有些不太对劲,那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双目,根本看不清他的眸子。而顾秋也感觉到,李沉浮好象不愿意面对自己。

    这是为什么?顾秋盯着他,“是不是汤洋这混蛋又欺负你了?”

    李沉浮摇头。

    顾秋问,“你喝点什么?”

    看他不说话,顾秋为他拿了主意,“再来杯绿茶。”

    茶来了之后,服务员把门关上,顾秋指着面前的茶点,“吃点吧,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跟你说。”又递了支烟过来,李沉浮半晌没有接,顾秋吼了声,“你到底怎么啦?你的仇还想不想报?当初可是你求我的,如果不想让你老爸死不瞑目,那就算了吧!李沉浮,我告诉你,不管面前有多么困难,我们都要走下去。要是你自己都放弃了,那就怪不得别人。你说现在还有什么比你报仇更重要?你说,你说——”

    李沉浮终于抬起头,从头发缝隙里透露一丝目光,接了顾秋的烟,“说吧,什么事?”

    顾秋平静下来,“我不管你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但我要告诉你。机会来了!安平县将有一场巨大的风暴,这场风暴,将会有人为之灭亡,有人重生!”

    李沉浮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激动,他的手在发抖。顾秋扔了一个打火机过去,李沉浮接过点上烟。

    “上面派了一个调查组下来,我有幸成为调查组的一员。因此,你的事情我管定了。只不过,你一定要配合我。安平的事,你比我更懂,更清楚。”

    李沉浮点点头,“只要能报仇,让我死都行。”

    “放屁,你要是死了,这仇怎么报?”顾秋盯着他,“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啦?”

    李沉浮道:“没什么,真的,你不要问了。”

    顾秋拿出钱包,抽了一千块,“这钱你先拿着,好好照顾自己和你妈妈。”

    李沉浮看着顾秋,那种眼神很奇怪。

    “凭什么对我这么好?”

    顾秋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自暴自弃。而且我相信,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些事,你一定是一个很好的有用之材。”

    李沉浮把钱推回来,“我不需要,你拿走。”

    顾秋心里明白,象李沉浮这样的人,一定很固执。他不可能接受别人无缘无故的恩惠。有时这种恩惠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污辱。

    但是他的生活,实在太艰苦了。

    以前还有个陈燕照料,现在他们母子简直就是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顾秋把钱塞给他,“钱是英雄胆,有些时候你离不开它。记住,这不是施舍!”

    “那是什么?”

    “只要你能活下去,振作起来,你想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顾秋站起来,离开了包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