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6965/

正文 第一百章 姐,我想了(求鲜花,订阅)
    第一百章姐,我想了何县长来看陈燕了,伍秘书带来了一些慰问品。

    陈燕惊讶地坐起来,“县长!您怎么来了?”

    何县长摆摆手,“别动,坐着就好。”伍秘书慢慢退到门口,拿了支烟出来,却不点上。

    还是上次那名小护士,指了指墙上的标志,“这里禁止吸烟。”

    端着盘子的小护士,正是陈燕上次开玩笑的那位,正要进门,伍秘书一把拉住她,“额,我有件事情咨询一下。”

    小护士眨啊眨着眼睛,挺可爱的,“什么事?”

    伍秘书没事找事,“嗯,这个病人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小护士看着他,“这个你得问医生,我只是个护士,打针的。”

    看到伍秘书的手拉住自己不放,她拿起针作了作样子,吓得伍秘书马上放手。小护士又要进去,他又拉住人家,“你又怎么啦?”

    “哎,是这样的,小姑娘,你听我说。”

    小护士不解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告诉你,我有男朋友的!”

    伍秘书尴尬得要死,晕!难道我堂堂一个县长秘书,办公室副主任,还要打你一个小女孩的主意。咳咳——这可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看来不说真话是不行了,伍秘书郑重道:“这样吧,我跟你怎么说呢。”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还是亮出身份比较好。

    拿了工作证,“你看,你看这个,我是县政府县长专职秘书。”

    小护士退了一步,“我男朋友也是有单位的。”

    汗——暴汗——!

    敢情跟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说不清楚啊!

    秘书道:“你别误会,我结过婚了。”

    “那更不行了,我才不象有的女孩子一样,爱慕虚荣,做人家的小三呢!”

    擦——!

    伍秘书急了,敢情今天自己的智商有问题?怎么一而再,再而三让人家小姑娘误会。小护士看到他那模样,鼓着嘴,“我要去给病人打针了。”

    “不行,不行,你能不能等一下。”伍秘书只是想多争取一点时间,让领导跟陈燕多说一会话。

    他挡在小护士面前,“我这样跟你说吧。县长在里面跟病人说话,我不希望有人进去打扰他们,懂吗?”

    小护士这下明白了,“你早说啊,绕了半天,我还以为你——”

    伍秘书尴尬地一笑,“别误会,别误会。可能是我表达方式有问题。”

    小护士望着楼梯口,欣喜道:“他来了!”

    伍秘书一看,顾秋?

    “怎么?你男朋友是他?”

    小护士红着脸,挺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伍秘书哪能看不明白?看来是这小护士,暗恋顾秋了。哈哈哈哈——!

    同时,心里又有一点小小的妒忌,凭什么?

    刚好这时,何县长从病房里出来,顾秋也到了,几个人碰在一起。小护士借机走开,进了病房。

    “县长,伍秘书。”

    “你来了!”何县长点点头,目光落在顾秋手里的保温瓶上,“给陈燕同志送饭?”

    顾秋点点头,“陈主任在县城没什么亲人,我给她送点汤过来。”

    何县长笑笑,走了。

    伍秘书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加油?顾秋愣了好一会,需要加油吗?我还不想做爸爸呢!

    推开病房的门,陈燕正和小护士在说话,见顾秋来了,陈燕笑道:“他来了!”

    小护士的脸,立刻一片绯红。

    匆匆收拾起东西,与顾秋擦肩而过。

    顾秋把保温瓶放在床头柜上,“好些了吗?”

    陈燕道:“好是好些了,不过看来我还得多住几天。”

    “那就住吧,反正公款报销。”

    陈燕皱起眉头,“你真把我当这种人?真是的,也不问问我原因。”

    顾秋打开盖子,“难道还有别的原因?是不是何县长要求的?”

    “错!”陈燕眼神瞟瞟,“看到刚才那个小护士了没?人家见到你为什么脸红?”

    “有吗?我怎么没看见?”

    “那是你心里装着别的东西。”

    “是啊,我心里只有你。你明白的。”

    “贫嘴!让人听见了笑话。”陈燕白了他一眼,那模样竟有几分妩媚。非但不象是责怪,更有些挑逗。

    顾秋一时心动,呆呆在望着陈燕。

    陈燕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姐,我想了——”

    嗡——晕死!

    陈燕的脸,忽地红了。

    这家伙真是,也不看什么地方?只见她咬着牙齿瞪了顾秋一眼,“去,去,去!”

    顾秋认真地道:“真的。”

    陈燕更是无地自容,“再不正经,以后别碰我!”

    顾秋这才收起戏弄陈燕的心思,“那说正经的吧,你把这汤喝了。”

    陈燕接过顾秋熬的鸡汤,心里一阵感动。真的!一个女人,能有这份幸福,还在意什么?她轻轻地说了句,“谢谢你,顾秋!”

    顾秋道:“回去再谢吧!”

    陈燕见他又油了,换了个话题,“哎,你说说,这次事件闹这么大,汤书记还有没有戏?”

    “什么戏?他的戏已经演完了。没看到连谢毕升都往何县长那里跑吗?上面不追究他的责任,让他带病退下,已经是万幸了。”

    陈燕喝了口汤,“这么说,接下来应该是何县长上位,当这个县委一把手了。”

    顾秋点点头,“目前的形势,应该是这样吧!不过官场上的事情,很难说的,任命没有下来,谁都没有百分之分的把握。”

    这个问题,恐怕是目前安平县这些大佬们,最关心的问题。

    如果汤书记真的下台了,那么接下来不管谁上任,都有大的调整,这是官场规律,也是官场法则。

    陈燕道:“何县长应该比汤书记民主一些,不那么霸道。我倒是真心希望安平经济能搞上来,群众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顾秋道:“少忧国忧民了,喝你的鸡汤吧!”

    陈燕拉开被子,“你去帮我办理一下手续,我下午出院。没什么事呆在医院里干嘛,闷死了。”

    顾秋笑了,“你敢抗旨不遵?小心何县长贬你的职。”

    陈燕幽幽地一声叹息,“官场太累,真要是被贬了,我就回家给你煮饭。”

    顾秋欣喜万分,拉着陈燕的手,将她拥在怀里,“真的?我爱死你了,陈燕姐。”

    陈燕被他抱痛了,娇嗔道:“快放手,我要去厕所啦!”

    第101章从彤的喜讯李沉浮被特许安葬在野猪岭,这里是他生命中走过的最后一程,也是他人生中最伟大的时刻。

    是他为拯救陈燕,抢得了时间,也是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陈燕的安全。

    之前,顾秋的确不怎么喜欢李沉浮,可谁能想到,一个男人心里深藏的爱,能这么伟大,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绽放着太阳一样的光芒。

    我们,为这样的勇士哀悼。

    野猪岭上,清风徐来。

    一对戴着墨镜的男女,手捧鲜花,十分虔诚地鞠了三个躬。

    男的是顾秋,女的自然是陈燕。

    今天的陈燕,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配着白色的衬衣,头发扎成马尾。阳光照着她那白晰的脸胧,更显几分清雅。

    合身的西服,将她娇好的身姿展现,衬管上笔直的线条,恰如其分地衬托着陈燕性感的臀围。山风袭来,西服紧贴着身子,那份美感令人砰然心动。

    顾秋拿了一瓶酒,“李沉浮,我们来看你了。今天我们没有带别的,这瓶五粮液,特意为你而准备。喝吧!”

    陈燕静静地站在那里,凭山风吹拂。

    顾秋缓缓道:“我会遵照你的最终遗忘,好好照顾她。李沉浮,你是一个伟大的人。我顾秋敬佩你。”

    洒了三杯酒,顾秋也喝了一杯。

    “汤洋这个浑蛋已经死了,你爸的案子,也会有结果的,放心吧,只要有我顾秋在,一定帮你们李家雪耻。”

    回想当初,自己与李沉浮之间,并没什么深交,但是却有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让两个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这种感情,是朋友,还是兄弟?顾秋也说不清了。

    就在李沉浮告诉他,要好好照顾陈燕的时候,顾秋霎时明白了李沉浮的用心良苦。

    既然深爱一个人,当自己不能给她幸福的时候,不如放手。

    两个人在山岗上呆了会,看着太阳来越来毒,顾秋站起来,对陈燕道:“我们走吧!”

    陈燕的心思很重,两人在下山的时候,她问了句,“李沉浮跟你说了些什么?”

    顾秋扯了根狗尾巴草叨在嘴里,“他要我好好照顾你!”

    “我们俩的事,他都知道了?”

    “李沉浮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虽然他把你赶出了家门,但他一直没有停止对你的关注。他是爱你的!”

    陈燕听到这句话,眼眶湿了,她抬起头望着天空,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

    顾秋走过去,将她拥入怀中。

    铃——铃——!

    顾秋的电话响了,“喂!”

    “顾秋,你在哪?”电话里传来从彤欢快的声音,顾秋说,“我们在大秋乡,李沉浮的坟前。”

    从彤哦了一声,“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顾秋看看表,“争取在午饭时间赶回来吧!”

    从彤道:“那行,我去订个包厢,等你们回来一起吃饭。”

    “好吧,挂了。”

    “是从彤吗?”陈燕轻声问道。

    “嗯,我们回去吧!”

    陈燕点点头,重新戴上墨镜。

    两人下得山来,坐上车,终于在十二点二十几分,赶回了县城。

    从彤在胖子餐馆订了个包厢,两人走进去的时候,发现今天的从彤打扮得很漂亮。

    看来从彤也走性感路线,一条黑白相间的紧身套裙,外面一件白色的短装,短装只是很随意的扣了一粒扣子。胸前露出一片很白的肌肤。

    那胸前,若隐若现,露出一点点浅沟,让人浮想连翩。

    纤美的双腿,裹着一双肉色的丝袜。脚下那双黑色的高跟鞋,小拇指般粗细的鞋跟,看得挺惹人担心的。

    这让顾秋想起了第一次见从彤的时候,自己就跟她开了一个恶作剧的玩笑。那是顾秋第一次摸从彤的大腿,可从彤居然也没拒绝。

    一个女人的魅力,往往在某一刻,不经意就征服了一个男人。

    前段时间,顾秋忙于对付谢家,汤洋这些势力,居然忽视了从彤之美,今日一见,果然是美轮美奂。看来她也开始走性感路线了,顾秋在心里道,这就对了,一个女孩子总不能太保守,否则怎么能让别人发现你的美丽?

    三人坐下来,顾秋又一次在心里悄悄比较,两个人胸部的大小。

    或许,在美女面前,每个男人应该都有的心思吧。

    因为坐下来的时候,一眼能看到的,只能是这些了。

    陈燕取了墨镜,“从彤,今天你好漂亮。”

    从彤笑道:“哪有陈燕姐迷人。”

    陈燕打量着从彤这条裙子,“刚买的?站起来我看看。”

    从彤果然站起来,在陈燕面前转了个圈。套裙紧紧包裹着的臀部,格外圆鼓。陈燕伸手摸了一下,“好性感。”

    从彤尖叫着躲开了,“不许耍流氓。”

    陈燕跟她开玩笑,“我耍流氓倒无所谓,不要让有些人耍流氓就行了。”

    顾秋有些尴尬,咳了几声,“菜点了吗?”

    从彤说已经点好了,我已经通知他们上菜。

    很快,菜就上来了。

    从彤问,“喝酒吗?”

    顾秋说,中午还是不喝了吧!下午要上班。

    看着桌上的菜,他就怀念大秋乡的野猪头,大头鱼,还有老母鸡。从彤说,“这还不容易,哪天开个车子去就行了。我们三个一起去。”

    陈燕道:“你就不怕我当灯泡?”

    从彤白了她一眼,“陈燕姐不许捉弄人家。”

    陈燕笑了,“我哪敢捉弄你啊,等下会有人心痛的。”目光瞟过顾秋,顾秋只能假装没听见,我吃饭,吃饭还不行么?

    从彤羞红了脸,“不跟你说了,尽是欺负人家。”

    顾秋这才抬起头,“那个,从彤,你不是说有好消息吗?到底是什么事?”

    转换了话题,从彤这才一脸喜色,“你们猜,会是什么好消息?”

    顾秋道:“为了对得这顿饭,看来我得好好猜猜。是不是你爸爸要高升了?”

    陈燕道:“什么她爸,你们爸爸才对,不过我看,八成是彤彤妈同意了你们的事,否则她哪能这么高兴!”

    从彤嘟着嘴,“陈燕姐,你又来了!”

    陈燕道:“那你就快说,到底是什么事?别吊胃口了。尤其是男人,不能总吊着他,必要的时候,得给他吃一点。”

    从彤气死了,站起来打陈燕,“陈燕姐,我发现你越来越流氓了。说,你到底给谁吃了?”

    顾秋又咳了几声,“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一点,这里还有一个男人呢?”

    两人停下来,从彤一脸尴尬,陈燕则偷偷地笑。

    顾秋看着从彤,“肯定是你爸在高升了。如果我没猜错,何县长有可能当县委一把手,这样就空出来一个副县长的位置。对吧!”

    从彤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真神!”

    陈燕也有些惊讶,“那真得恭喜你了!彤彤,以后你就是县长千金呢!”

    从彤有些不好意思,把头低下。顾秋则笑得很含蓄。

    PS:推荐兄弟的都市小说《啸天都市生活录》喜欢这个类型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都不知道更新了多少,再吼一声鲜花!

    今天鲜花若能过百,明天继续爆发!吼吼!

    下面还有大量的章节,等着吧!马上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