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074/

正文 第208章 变故
    “如果你认为,自己只能做到这些,就能心安理得,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你的家人,你就走吧!”

    顾秋也不想强留他,反正这些事情,必须自愿。

    如果他不肯帮忙,再必他也是枉然。尤其是这种事情,要张驰有度,不能让他崩得太紧。

    仇书亭走了,王为杰道:“看来我们还得继续努力,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查到你在哪里。”

    “无所谓了,他黄柄山区区小人物,改变不了决定。关键的还是上面那虎视眈眈的某人。”

    如果没有此人,十个黄柄山也被杜书记拿掉了。

    顾秋站起来,“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

    “去哪?”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在酒店开房了。咱们也少见面为好。”

    离开王为杰家里,顾秋深夜返回酒店。

    从彤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这些乱糟糟的。虽然她是局外人,她总感觉到这里面波涛汹涌,暗流深藏。

    以她的阅历,从来都没想过,堂堂一位市委书记,要拿下一位治下的县委书记,会有这么困难。

    以前她的生活圈子,仅限于安平,当时的安平县,汤立业说了算,人家只要一句什么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就可以将你随意调走。

    可杜书记如此人物,居然摆不平对方,实在令人嗟叹不已。

    凌晨三点多,顾秋回来了,看着从彤穿着白天的衣服,惊讶地问,“你还没睡?”

    “睡不着。”

    顾秋进来后,坐在沙发上,“给我倒杯水。”

    从彤倒了水凑过来,“怎么样了?”

    “很麻烦,看来我们明天必须离开这里了。你那个表哥太顽固。”

    “关我表哥什么事?”

    “怎么就不关你表哥的事呢,他是黄柄山的前任秘书,只有他站出来,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从彤心道,这不是太为难他了?

    仇书亭经常说,黄柄山对他有知遇之恩,面对一个有知遇之恩的人,他下得了手么?

    可惜,从彤并不知道这知遇之恩的背后真相。

    仇书亭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他想向人家表明心迹,说明自己对黄柄山忠心耿耿,并无二心。

    顾秋捡到的那张纸,显然出卖了他。

    顾秋道:“算了,睡吧,时间不早了。”

    从彤打着呵欠,“那我睡了。你可别吵我。”

    顾秋哪有心思去吵她?可从彤刚到床上,手机响起,“从彤,顾秘书在吗?”

    从彤很奇怪,把手机递给顾秋,“找你的!”

    顾秋接到电话,立刻就听出了仇书亭的声音。

    仇书亭应该是在书房里打电话,“我想明白了,你需要我怎么做?”

    “跟我回市委。”

    “好吧!”仇书亭咬咬牙,算是答应下来。

    顾秋道:“那你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出发。”

    仇书亭挂了电话,闭上双眼,他终于做出了这一重要的决策。人生难免会碰到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可能困扰着你的一生,究竟是勇敢面对?还是回避一生?

    仇书亭心道,该清算的时候到了。

    她的女人,出现在书房门口。

    “你决定啦?书亭。”

    仇书亭不敢正视妻子的目光,“我明天去市委。”

    严淑芳点点头,“其实你早就该这么做了,这也许是你唯一的机会。”

    “但是……我——”仇书亭捏紧了拳头,在书桌上打了一拳。

    “我知道,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我更支持你的决定,虽然我们曾经……但是我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永远都支持你。以前我们是无从反抗,现在有力气反抗一下的时候,如果还不争取,那就只能任由命运摆布了。”

    严淑芳的声音,柔柔的,却字字说到了仇书亭的心坎里。

    仇书亭抬起头,拉着妻子的手,“淑芳,我对不起你!”

    “别说了,书亭,我爱你!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我永远都支持你。不管今生,来世,我严淑芳永远都是你的女人。”

    仇书亭哭了,抱着妻子的腰,把头埋在她的小腹处。

    严淑芳抱着他的头,咬着唇,两行清泪,缓缓滑落。寂静的书房里,映出她清秀可人的脸胧。

    严淑芳说得对,以前是没有力气反抗,现在有力气反抗了,还不挣扎一下,就永远都只能任人摆布了。

    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

    仇书亭抬起头,缓缓站起来,看着妻子那美丽的容颜,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回来的!”

    严淑芳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含着泪望着丈夫,“书亭,男人要有骨气。我爱你,所以支持你。永远——”

    “我也爱你,永远——”

    第二天一早,顾秋六点多就起床了,起床后就坐在沙发上喝开水,等着仇书亭的消息。

    两人约好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半动身。

    这一刻他的心情很紧张,此次五和县一行,关键到整个全盘的胜负。如果仇书亭不出面,虽然说杜书记还有机会再找另外的突破口,可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黄省长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折腾而置之不理。

    快到七点钟的时候,顾秋对从彤道:“我们出发,到汽车站与他会合。”

    仇书亭今天也起得很早,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汽车站会合,然后大家一起去市委。

    最近五和县的交警查得很严,在路口设卡,对来来往往的车子都要仔细查过。

    晚上出发是根本行不通的,只有白天,车辆繁多,他们忙不过来,反倒有机会大摇大摆离开。

    眼看已经到了七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仇书亭换了一身崭新的西服,戴着领带,黑色的皮鞋,刷得油光发亮。

    严淑芳送他到门口,拉着他的衣领,“一切顺利!”

    仇书亭笑了下,拥抱着妻子,在她额头上吻了下。

    “好好呆在家里等我回来。”

    严淑芳露出一个微笑,“你也注意安全。”

    叮当——叮当——!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按门铃。

    两人的心顿时抽搐了一下,显得有些紧张。

    严淑芳紧走一步,“我来开门。”

    门外站着黄柄山的现任秘书,“仇镇长,黄书记要我过来接你们。让你带着老婆孩子到他家里去。”

    那一刻,仇书亭眼里闪过一丝怒火。

    秘书好象没有察觉,目光落在穿着旗袍的严淑芳身上,那精致的花色衬托下她的身材,可谓是十分惹火。

    动人的曲线,令人砰然心动。

    夸张的胸型和臀部,永远是男人们关注的焦点,秘书看在眼里,真有恨不得扑上来,咬一口的冲动。

    “车子就在下面,走吧!”

    仇书亭道:“我今天有事,恐怕没时间。”

    “那可不行啊,书记有交代,你不去我可吃罪不起。”

    严淑芳道:“那这样吧,书亭,我带儿子去就是了。你呆会赶过来。”

    仇书亭的脸上抽搐了下,秘书点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她们先去,我也有个交代,要不肯定怪我办事不力的。那你赶快把事情办完,早点过来一起吃中午饭。”

    仇书亭很恼火,黄柄山这浑蛋是不是给自己摆的鸿门宴啊?严淑芳见他没有反应,推了他一下,“书亭,那就这样定了吧,你把事情办完,早点过来接我们。”

    仇书亭看了妻子一眼,完全明白她目光中的含义。

    严淑芳朝他点点头,仇书亭把心一横,“那好吧,我尽快早点过来。”

    看着仇书亭提着包下楼,秘书的目光中,泛起一丝笑意。再次把目光投向严淑芳,“仇书亭老婆果然是个尤物,难怪黄书记念念不忘。娶了这样的女人,死也愿意啊!”

    严淑芳朝他笑了下,“进来坐坐吧,我去换套衣服。”

    秘书道:“这衣服挺好的,不换了吧,不能让书记等太久。”

    严淑芳道:“那我把孩子叫醒,你坐会。”

    看着严淑芳那俏丽的身影走进卧室,秘书心头可谓是浮想连篇。

    PS:八更齐了,没食言吧!

    感谢兄弟们大力支持,我们继续狂奔!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