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111/

正文 第241章 危机(求打赏)
    陈燕也看到从彤了,不由苦笑起来,还真是巧!

    看样子,从彤比自己还要晚至少一个小时到市里,不用说,两人的目的相同。

    陈燕正要说,我先走一步,从彤就回过头来,“陈燕姐!”

    手机还没挂呢,奇怪了,陈燕怎么会在市里?很快,她就看到陈燕对面的那个男人。

    不正是说要娶自己的家伙么?顾秋脸皮厚,朝从彤挥挥手,“这里!”

    其实,顾秋也在心里感到郁闷,还好,没在床上撞见。

    饭店里碰面,还有机会解释。

    看到从彤拿着包走过来,陈燕悄悄道:“你麻烦了!”

    顾秋很无语,今天晚上这可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当陈燕在一起,可以解释**上的煎熬,跟从彤在一起,她未必这么快就同意把自己交出来。

    从彤走过来,“陈燕姐,你也来了!”

    下午的时候,她还打了电话,问陈燕晚上有没有空?陈燕说没空。

    陈燕有些尴尬,“嗯,临时接到电话,这就赶过来了。”

    从彤漫不经心的问,“什么事这么急?”

    顾秋说了句,“还不是因为李副县长之死,现在闹到省委派下来调查组,听说又要重查。”

    “这不是胡闹吗?铁证如山的事,还有什么好查的?真能翻案?”从彤当然也知道,汤立案被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他本来不打算上诉的,不知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顾秋心道,这肯定不是汤立业的本意,只怕是受了某些人的暗示。故意闹得南川市委不好收场,然后有些人从中得利。

    陈燕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有了盼头,没想到反反复复,折腾个没停歇。”

    从彤对汤家和谢家,都没什么好感。

    她就愤愤不平道:“这些人死有余辜,原本就是罪在恶极之人,居然还敢翻案。”

    顾秋见事情掩饰过去了,便道:“先点些吃的吧!”

    从彤的确也肚子饿了,“嗯了声,喊服务员过来点菜。”

    顾秋问她,“你怎么闷声不响过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从彤笑得很暧昧,陈燕突然冒出一句,“她过来捉奸的!”

    然后,三个人就忍不住爆笑。

    从彤捂着嘴,“陈燕姐,有你这么粗鲁的吗?”

    顾秋也被两人闹得大笑不止,这个陈燕,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捉奸,除了捉你的奸,还有谁?

    她还煞有介事地道:“从彤,说真的,男人啊,就是要管得紧一些,不能让他们太逍遥自在了,否则会出妖蛾子。”

    从彤看了顾秋一眼。“现在说这种话为时太早,是不是我的,很难说。”

    顾秋说了句,“怎么?你又准备跳槽了?”

    从彤气死了,“你什么意思?”她最恨这句话了,因为以前她没跟顾秋谈之前,曾是谢家内定的儿媳妇。

    这句话无疑是点中了她的死穴,从彤鼓着嘴,很生气。

    陈燕道:“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吧,我可以吃饭了。”

    今天晚上的饭菜很简单,一共三个菜一个汤。

    从彤抬起头,“陈燕姐,晚上住哪?”

    陈燕冒出一句,“你跟他去睡,管我干嘛?好不容易来次市里,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能看得上眼的。”

    顾秋道:“这主意思不错。要不我给你一个二十四小时上门服务电话?”

    “去你的,我才不要那种。”

    从彤道:“算了吧,我还是跟你去睡,开一个房间就够了。”

    陈燕笑了,“你这是怕我要他开房,帮他省钱吗?”

    从彤脸上一红,“跟你说正经的,开个双人间就行了,两个人睡还能说会话。”

    陈燕就看着顾秋,“你呢,要不要一起?”

    顾秋满头黑线,陈燕倒是越来越胆大了,一点都不怕刺激到从彤。

    不过顾秋的脸皮也不薄,“行,正好我没地方睡,今天晚上老板他们在市委宾馆有事。”

    从彤红着脸,不怎么说话了。

    上次在陈燕家里,三人同床,结果……

    外面的雨,下得好大。

    吃了饭后,顾秋说,“我去拦个车,你们等一下。”

    跑到旁边的水果店里,买了些水果瓜点,好不容易拦了辆车,三个人一起回了酒店。

    陈燕说,“顾秋,你真在这里睡?”

    这里是双人床,三个人睡的话,也可以。

    顾秋笑道:“下这么大雨,你们真忍心赶我走?要不我跟从彤睡一床,你睡一床,把灯关了,把耳朵塞上吧!”

    陈燕笑了起来,“我倒是没事,就怕从彤不好意思。”

    从彤踢了他一脚,“除非你睡地板,否则不行。”

    顾秋道:“地板就地板,总比淋雨强。不过我半夜会梦游的。”

    从彤拿了一把水果刀,“你梦游吧,我梦中好杀人呢?”

    陈燕夺过水果刀来剥苹果,“我看你还是拿把剪刀吧,这样比较实用一些。”

    从彤的脸又红了,“陈燕姐就是个女流氓,不跟你说了。我去洗澡。”

    看着从彤走进了浴室,顾秋来到陈燕身边,突然伸手在她胸前捏了一下,陈燕瞪了他一眼,“你想死啊?”

    顾秋问,“晚上怎么办?”

    “不知道,除非你有办法摆平她,反正我明天一早要回去。”

    今天晚上,她就是来陪顾秋的,无奈钻出来一个从彤,两人总不能暗渡陈仓吧?

    顾秋想想也头痛,难道真要我把从彤降服了,才能光明正大跟陈燕在一起?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顾秋拿起一看,是杜小马。

    杜小马在电话里道:“你如愿了!”

    顾秋很奇怪,“关我什么事?”

    杜小马道:“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同意这门亲事吗?今天晚上两家长辈都在场,我哪能拒绝。”

    “擦,这样的好事,你不要的话,我上吧!”

    杜小马骂了一句,“去你的。朋友妻不可欺,懂吗?”

    “这句话你是不是应该对某些人去说呢?跟我说有屁用?”

    杜小马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你能懂我,没想到唉!我竟然这么孤单。”

    “对,你孤单吧,一个人孤单一辈子。”

    杜小马道:“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送小敏回去。”

    “小敏不是跟她父母们在一起吗?”

    “我们两个出来逛了。”

    “逛屁啊,下这么大雨。”

    “笨蛋,雨停了。你出来看看吧!”

    顾秋推开窗户一看,果然雨停了。大街上,象被洗过了一样,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尘埃。

    下过雨后,天空透着无比的新鲜。

    顾秋笑了起来,“杜小马和黎小敏的事,终于成了。好,好!好!”

    杜小马再一次送黎小敏到家门口,“小敏,我就不进去了。”

    黎小敏道:“还早,你就要回去吗?上楼坐坐吧!”

    面对女朋友发出的邀请,杜小马摇头拒绝,“我还有点事,汤立业的案子,总是叫人放心不下,我得回去理理。你也知道,这案子关系到我爸的清誉。”

    黎小敏点点头,体贴地道:“我知道,那你去吧,不要太晚。注意身体。”

    有了身份,果然不一样了。

    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关心杜小马,虽然还没结婚,杜小马俨然是她心目中的丈夫。

    杜小马道:“我知道,你早点回去,我走了。”

    目送杜小马离开,黎小敏站在那里好一阵,看着手腕上的玉镯,开心的笑了起来。

    今天晚上,有两家的家长在场,把这事情彻底定下来。

    黎小敏好开心,自己苦苦盼望的恋情,总算有了结果。

    就在她转身之际,余理又象幽灵一样冒出来,“小敏!”

    “余理!”黎小敏很惊讶,为什么余理每次都象幽灵一样,只要杜小马一走,他就会准时冒出来。

    余理道:“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黎小敏今天心情好,再加上平时三人之间的关系也很融洽,她就问余理,“有事吗?”

    “我……”余理犹豫了下,“你不是答应过我,给我一次机会吗?”

    黎小敏想起来了,自己的确答应过余理。她就问,“你想说什么?”

    余理一脸低调和伤感,“我们能找个地方谈谈吗?”

    黎小敏看看还早,便同意了,“好吧!”

    余理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伸在裤兜里的手捏了捏一包粉末。

    PS:假日到了,为了不浪费兄弟们的时间,第三更提前奉上!

    祝假日愉快!

    88!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