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448/

正文 第560章 葛秘书长的担忧
    有人来了,从彤马上站起来去换衣服,顾秋朝门外喊了一句,“谁?”

    外边传来葛秘书长的声音,“是我,葛云飞,顾县长。”

    顾秋说,“稍等一下!”

    葛云飞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此时不便,不由有些尴尬,“那我要楼下大厅等你,不急,不急。”

    匆匆直楼后,从彤已经换好衣服,顾秋埋怨道:“为什么每次要搞点活动时,总有人打扰?”

    从彤道,“你还好意思说,也不看什么时候?谁象你一样,大白天的做这种事?”

    顾秋笑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做?”

    从彤道:“那都是不正经的人,除非跟情人,小三差不多,跟自己老婆,哪有大白天做的?”

    顾秋道:“错了,爱到深处时时做,哪怕时间对不对?”

    “去,去,去!就你无聊。”

    从彤换了件连衣裙,很长的白色裙子,荷叶边的下摆,风一吹,长裙飞舞,挺漂亮的。

    这段时间跟顾秋天天在一起,摸的时间长了,胸也大了。胸前那两团的高度,明显性的增涨。

    顾秋看得有些喜爱,从彤的胸,呈半圆形,不象电视里那种女郎,下垂得很厉害。

    顾秋看着她,忍不住抱着亲了口,“我去会会人家。”

    从彤换了衣服,在沙发上看电视。

    顾秋下楼后,看到葛秘书长在大厅里等着,顾秋喊了一句,葛秘书长马上站起来。两人握着手,顾秋问:“这么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事?”

    葛秘书长说,“我想请你和夫人去我家坐坐。”

    顾秋说。“行啊,你打个电话来就是了,干嘛要亲自来?”

    葛秘书长道:“真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们吧?”

    顾秋看看表,“几点钟?”

    葛秘书长说,“你们七点左右过来就行了。要不我下了班来接你们。”

    顾秋摇头,“我知道地方的,那晚上见。”

    葛秘书长匆匆走了,顾秋回到楼上,从彤架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看电视,雪白的大腿根部,隐隐若现。

    从彤穿的是一条红色的小底裤,顾秋见了,“你怎么穿红色的内裤?这样不行吧?”

    从彤说,“没有白色的。等你去买。”

    本来她要穿白色内裤的,可翻来翻去,没有带白色的内裤,刚有一条都洗了。

    如果穿这条红色的在里面,外面套着白色的长裙,很容易现出来,这样太丢人了。

    顾秋听说要自己去买内裤,不由觉得有些尴尬,“你看看宾馆里有没有?”

    从彤说,看过了,根本就没有。

    顾秋站起来,“笨死了,拿吹风吹干不就得了?”

    从彤说,“吹风坏掉了,不能用。”

    顾秋给总台打电话,叫服务员上楼。

    一名三十来岁的服务员拿了吹风机过来,才解决了从彤尴尬的问题。从彤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顾秋看看时间,“估计明后天吧?”

    从彤说,“跟你出来,天天都是喝酒,对身体不好。”

    顾秋道:“出来求人办事,不喝酒行吗?为了清平这个自来水工程,我必须撑下去。”

    从彤担心的道:“你办实事,我倒是支持你,就怕你年纪轻轻,身体就不行了。偏偏又没有个人能帮得了你。”

    顾秋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人家奋斗了几十年,还照样活得好好的,你看到那个酒县长没有?他可是天天泡在酒里,一天吃喝四五餐。”

    从彤道:“闻到了,他这个人老远就一股酒气,连毛孔里都是酒精味。”

    顾秋告诉从彤,“晚上去葛秘书家里吃饭。他有个儿子,你去买点东西吧!”

    晚上,两人来到葛秘书长家里。

    象往常一样,齐妃出来开门。

    葛秘书长系着围裙在做饭菜,齐妃笑嘻嘻地喊,“顾县长,你们来了,请进,请进。”

    今天的齐妃,穿着一条七分裤,露出小半截腿,漂亮的脚丫子一晃一晃的。

    上身是一件T恤衫,圆领,张开双臂的时候,就象一只蝙蝠一样。她还是习惯将头发挽在脑后,看起来很整齐,一丝不苟。

    齐妃跟她妹妹一样漂亮,只是性格不同。齐雨比较火爆,而齐妃知书达理,很温柔。

    她看到从彤,笑了起来,“顾县长,这位是你女朋友吧?好漂亮。”

    从彤手里提着给小孩子的礼物,一只四百多块钱的遥控飞机,还有水果。

    从彤笑着道:“还是齐妃姐漂亮,有气质。”

    两个女人就在那里相互夸了起来,顾秋换了鞋进去,看到葛秘书长在做饭菜,葛秘书长说,“先坐一下,我很快就忙完了。”

    从彤说,“秘书长还真是极品好男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顾秋,你学着点,别天天叫我吃盒饭了。”

    顾秋说,“人家秘书长是模范丈夫,长宁县有名的,我可不能抢了他的风头。”

    “你就是懒,还狡辩。”从彤开起了玩笑。

    齐妃接过从彤手里的东西,埋怨道:“为什么每次都买东西过来?你也太客气了,我们多不好意思。”

    顾秋说,“这是从彤买的,她最喜欢小孩子了。”

    齐妃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可得通知我们啊?”

    顾秋看着从彤,“这个问题,要问她了,看她愿不愿意嫁?”

    齐妃说,“你女朋友不错,身材好,人又漂亮,气质也不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应该要求高一点,否则你不知道珍惜。”

    顾秋只是笑,从彤就对顾秋撒娇,“听到没,齐妃姐姐的经验之谈,你学着点。”

    齐妃招呼着二人后,又跑进厨房,悄悄地捅了老公一下,“她就是左书记的女儿?”

    葛秘书长看了眼,“我又不知道,别瞎说,万一不是呢?”

    齐妃吐了吐舌头,觉得有些好奇。

    葛秘书长的儿子去外婆家了,不在长宁,晚上只有四个人吃饭。葛秘书长开了两瓶红酒,四个人喝。

    随后,他和顾秋谈起乡镇学校维修的事。

    顾秋问,“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葛秘书长说,“学校的危房改造都峻工了,群众对此反应良好。都说你干了件好事,很多人都说你呢。”

    顾秋道:“这肯定是扯蛋,谁会记得我。要说也是说你们政府办了件好事。”

    葛秘书长笑,其实群众又怎么知道这是顾秋为他们争取的?他们说的还不是政策好?终于下了决心,把学校修建了一番。

    顾秋问,“有没有剩余资金?”

    葛秘书长说,“剩是剩下了三百多万。本来打算继续投资,改善一下学校的其他设施,可上面说这钱不够,跟预算差得很远。给了这个没改得那个,干脆就不给了,把钱收了回去。”

    顾秋就知道,自己不在长宁,这个项目终归会半途而废,也幸好当初他指定了葛秘书长代理此事,否则还不知道要出多少烂尾楼。

    他对葛秘书长说,“能做到这一步,你肯定承受了不少压力。前段时间齐雨还对我说,希望能想个办法,把你调出去,说你在长宁承受的压力太大。”

    葛秘书长点头,“何只是压力大,很多人对此非常不理解。他们宁愿把这些钱,用来招待上面领导,也不愿花在地方群众身上。我有时对这些问题比较痛心,可毕竟孤掌难鸣,也不敢鸣,要是说错了话,我还有麻烦。”

    顾秋端着杯子,“会好起来的,别灰心。你要相信,太阳是圆的,地球是会转的,只要我们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葛秘书长笑笑,“祝你在清平能够干一番事业,有朝一日,我跟你去混。”

    顾秋说,“清平这地方太苦了,我不想把大家都拉过去跟我受苦。再说,这样一来,也有人说闲话,说我拉山头主义。再说,你真要是去了清平,这么漂亮的老婆和孩子留在这里,也不放心啊!看我,老婆都随身带,这样比较安全。”

    顾秋开起了玩笑,大家就笑了起来,气氛变得比较轻松。

    PS:八更之二,求鲜花!

    非常感谢罗千兄弟再次威武出手,豪迈的8888打赏~还有江世恒兄弟漂亮的8888币,荣升第一掌门,也感谢刘杨松兄弟打赏100币,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