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500/

正文 第608章 芳菲姐,芳菲姐
    晚上,杜小马来找顾秋,这家伙一脸苦闷。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顾秋很意外,“你搞毛啊?什么完了?”

    “我爸今天回来,突然宣布,明天让我和小敏订婚。”

    杜小马那张脸,简直就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看他那苦闷的模样,顾秋骂了起来,“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能娶到小敏,这是你的福气。”

    杜小马道:“不行,我得离家出去。否则我怎么对得起余理。”

    “去死吧,我要是小敏,如果你敢不娶我,我就随便找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让你这辈子不得安心。”

    “不会吧?你好毒啊!”

    顾秋道:“一个女人被伤了心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杜小马极度郁闷,冲着顾秋道:“拿酒来,我要喝酒。”

    “酒倒是有,但不许耍酒风。”

    顾秋给吕怡芳打了个电话,“吕姐,麻烦你叫厨房里弄几个菜送上来行吗?”

    “行,当然行。”吕怡芳很高兴地答应了。

    顾秋可是好久没有给她打电话,她这个借种计划,一直没有实现。实现不了这个计划,自然就得不到奔驰。

    吕怡芳都有些急了,这丫的,怎么就不上钩呢?自己已经穿得很暴露了啊。

    听说顾秋晚上要喝酒,她又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什么衣服好呢?想来想去,她就穿了一条吊带裙,披上一件透明的披肩。

    脚上套着长丝袜,黑色闪亮的高鞋跟。

    为此,她还对着镜子里,反复看了看自己的身材,直到很满意之后,这才从厨房里端起四个小菜朝楼上送去。

    吕怡芳有足够的自信,普通男人见了自己,绝对会起那种推倒的心思,只是不知道这位小男生有没有这种冲动。

    她有时甚至在想,这个顾秘书不会是个太监吧?为什么每次自己穿那么露,他都无动于衷?

    其实,顾秋倒是好几次看过她的胸了,甚至连那两颗杨梅头,也瞧了个清清楚楚。

    但是他对这位吕经理,一直保持着很理智的心态。

    如果自己在这市委大院,闹出一个这样的笑话,以后还怎么混得下去?女孩子可以有,有夫之妇绝对不可以勾引。

    杜书记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居然让自己不要太早恋爱,这一点令顾秋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他和杜小马在房间里聊天的时候,吕怡芳端着盘子上楼来了,“嗯嗯,顾秘书,我是怡芳。”

    杜小马听到声间,嘎嘎地笑,“怡芳,好亲热哦。”

    “你喜欢,今天晚上就跟她好好亲热下吧!”顾秋去开门,吕怡芳果然穿得很暴露,大半个胸都露在外面,走路的时候,还一颤一颤的。

    这个,吕姐啊,都已经秋天了,你也不怕冻坏了它们?

    顾秋收回目光,“进来吧!”

    吕怡芳看到杜小马在,微微一笑,“杜少。”

    弯下身子的时候,由于吊带很宽松,胸前那片又是一览无余,完全落入杜小马的眼帘里。

    少妇嘛,那东西很软的,一晃一晃,看起来很诱人。

    顾秋正在拿酒,哪里注意到杜小马大腿中间,有东西一下窜起来了。

    吕怡芳放下菜,拿着盘子站在那里,“需要我帮忙不?”

    顾秋道:“没事,你去忙吧。”

    吕怡芳点点头,“有事叫我!”

    说完,留下一阵浓香,飘然而去。

    顾秋打开酒,这可是正宗的五粮液。他房间里还有六瓶,杜小马自己抓过酒瓶子,倒了一大杯。

    “你能不能给我出个主意,既不得罪余理,又不伤了小敏的心?”

    顾秋说了句,“我白痴啊!”

    杜小马仰起头,喝了一大口。

    顾秋对他说,“你真是坏了脑子。不管余理对你有什么恩情,爱情是不能让的。现在你和小敏的事,黎市长家里都同意了,你父母也同意了,小敏也是非你不嫁,你为了区区一个余理,伤害这么多人,如果我跟你出什么鬼点子,那不是有病吗?”

    杜小马无语了,他又喝了一口酒,“算了,不去想它了。今朝有酒今朝醉。”

    顾秋道:“你应该知道,什么叫父命难违。这种事情,是千百年的好事,你嘀咕个什么劲。来,我陪你喝酒,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杜小马道:“扯蛋,醉了也不归,我今晚就睡你这。”

    顾秋点点头,“没事,我们是兄弟,你想睡哪就睡哪?”

    杜小马道:“这还差不多。”

    于是,两人就猛喝酒。

    顾秋知道他存心的想灌醉自己,干嘛跟他发疯啊。而且杜小马这酒量,可不是盖的。

    这小子的酒量,天生的,没法比。

    两人喝完一瓶,杜小马道:“这才到哪?再来两瓶吧!”

    结果,两个人,三瓶五粮液被干掉了。

    顾秋也喝得有点高啊,不过他没喝杜小马这么多,杜小马足足喝了三分之二。

    没有两斤也有一斤八两。

    他喝醉了,就躺在沙发上。顾秋正准备叫吕怡芳给自己收拾一下,电话响了。

    “顾秋,我和志方都在南川。”

    吴承耀他们来了,顾秋只得出去应酬。年轻人嘛,喜欢热闹,这两家伙又在KTV里唱歌,顾秋心道,去陪一下吧,否则说不过去。

    而且他还有话跟吴承耀说。

    他刚离开的时候,吕怡芳自己上楼来了,敲敲门,没有反应,她就嘀咕着,是不是喝醉了?

    用房卡打开门,果然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顾秘书?”

    喊了一句没应,她走进来,这才发现是杜小马躺在这里,顾秋不知去向。

    又喊了一句,确定顾秋不在,她才去收拾残局。

    把茶几上弄干净,吕怡芳就拿了抹布来擦桌子。然后进卫生间洗抹布。

    杜小马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也不管卫生间里有没有人,拉开裤子撒尿。

    吕怡芳瞪大了双眼,吓得双手捂着脸。不过,她很快就把手指稍稍分开一条逢,从指逢里打量着杜小马那*的家伙。

    吕怡芳又不是女孩子,她是一个少妇,成熟的少妇。而且正值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龄。

    看到杜小马这强悍的体魄,还有他这粗壮的物体,心里砰砰直跳。

    杜小马本来就长得不错,高大帅气,英武不凡。

    吕怡芳居然看着他,有些意弄情迷了。

    杜小马撒完尿,去洗手的时候,这才发现吕怡芳,“你怎么在这里?”

    吕怡芳怪不好意思,“我……收拾——”

    话还没完,杜小马就扑通一声摔倒。

    吕怡芳吓了一跳,忙扔了手里的东西去扶他。

    一米七几的男人,一百四十多斤。

    吕怡芳才不过九十几斤,对付杜小马还真有些难度。

    费了她好大的劲,才将杜小马扶到床边。

    没想到两人身子一歪,吕怡芳尖叫一声,杜小马就结结实实压在她身上。

    “喊什么?我又不非礼你!”

    杜小马看着吕怡芳,吕怡芳忙道:“我不喊,我不喊。”

    杜小马笑了起来,“你还蛮漂亮的。”

    吕怡芳红着脸,紧张地道:“是,是,是吗?”

    突然,她感觉到身下有一根硬邦邦的家伙,凶猛地顶着自己的某处。她当然知道,这只是男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杜小马趴在她身上,“好香!你用的什么香水?”

    吕怡芳看着他,居然媚笑了下,“喜欢吗?”

    杜小马吕怡芳闪着勾魂的双眼,“那你怎么不亲我?”

    杜小马愣了下,目光落在她那露出来的大半个酥胸处,伸手抓了下去。

    吕怡芳腾出双手,她的双腿,早已经盘到了杜小马的腰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