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586/

正文 第689章 蕾蕾发明的新药
    从清平回来后,蕾蕾无意中听到消息说曹慧的事.当时她就觉得奇怪,但具体的情况,她也不知情.程暮雪不知从哪里打听到这事,把消息告诉了蕾蕾,蕾蕾就吓了一跳.左安邦和曹慧竟然在饭店的包厢里发生关了,这太恐怖了.曹慧是这样的人吗?

    程暮雪当然不知道这事,但是蕾蕾心里在明白,肯定是自己的药可能有副作用.因此她决定去找曹慧,免得发生意外,那就不好了.程暮雪说她又要去清平,可自己又没有时间陪,只能让蕾蕾一个人去了.程暮雪刚刚考了公务员,等着面试结果.蕾蕾倒也无所谓了,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山里孩子,没见过世面.因此蕾蕾一个人坐车来到清平县,到了清平县,也没有直接去找曹慧,而是来到了顾秋家里.从彤看到蕾蕾,马上热情的招待她.从彤问蕾蕾,"你哥知道吗?"面对这两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妹妹,从彤还是保持着相对的热情.当然,顾秋跟她说过蕾蕾的身份.蕾蕾说,"我是过来找曹慧的."从省城到清平县太远了,要坐六七个小时的车程,一般早晨出发,到清平也就傍晚了.不堵车的话,下午能到.她来的时候,还没有去找过曹慧.从彤说,"她可能去石安了."订了婚后,基本上同居的人很多.曹慧也被左安邦接了过去.蕾蕾说,"那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从彤有些奇怪,"你找她干嘛?她跟市委左副书记订婚了.""啊?"蕾蕾惊讶的喊了起来,曹慧竟然跟左安邦订婚了?

    从彤见蕾蕾这表情,就问了起来,"你要找她有事吗?"蕾蕾又不好把曹慧要药的事情说出来,只好说,"她的身体情况我想了解一下,是不是完全复元了."从彤说,"那你就得找她本人才行."蕾蕾仿佛有了心事,没有再说什么.晚上顾秋下班的时候,蕾蕾怯怯地喊了句哥.顾秋问,"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暮雪呢?"蕾蕾说她在等通知,估计这几天就会下来.程暮雪的工作,是顾秋帮忙联系的,顾秋知道,所谓的考试,大都是走走过程,其实都是早内定好了的事.程暮雪还是有些紧张,不敢有丝毫懈怠.顾秋就问,她来清平的目的.从彤说,"她来找曹慧的.你问问看,曹慧有没有回来?"顾秋也好久没有看到曹慧了,本来想打电话,想了下,"还是我们过去看看吧~!"于是他带着蕾蕾去曹书记家里.没想到今天曹慧也在,曹慧换了一条黑色的圆领长裙,戴着钻石吊坠的项链.手腕上也是金烂烂的链子,耳环同样是钻石吊坠.头发扎起来,堆得很高,额头上没有留一丝头发.整个人看上去,有种贵妇人的模样.顾秋看着曹慧,就喊了句,"曹慧,你也回来了!"曹慧点点头,"顾县长,找我爸吗?"顾秋说,"我自己进去吧,你们聊."看到曹慧今天的打扮,顾秋就踏实了,左安邦在她身上没有少花钱啊,这么贵气,这么高档,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顾秋进书房找曹书记,蕾蕾把曹慧拉到一边.曹慧问,"有什么事吗?神神秘秘的."蕾蕾看着曹慧,"那药有效吗?"提起那药,曹慧表情很古怪,"我只用了几次."第一次用药后,跟左安邦发生了关系,后来曹慧住院,再到左安邦威胁她,不要把两人的事情说出去.曹慧就一直没有再用药了.直到几天前,她又想起蕾蕾给她配的药,于是继续用.这种药,好只能在家里悄悄地用,不让任何人知道.曹慧说,"这药应该是有用的,每次擦上去,那里就很烫,然后有胀胀的感觉."蕾蕾问她,"我叫你不要与香水一同使用,你注意了吗?"曹慧咬着唇,"这药有些气味,我觉得用香水遮掩一下比较好."蕾蕾就叹了口气,“小心药物中毒。”

    曹慧吓了一跳,那我以后不用了.蕾蕾看着曹慧,"要不我帮你检查一下,顺便看看你的身体怎么样了?"两人进了卧室,蕾蕾帮曹慧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她惊异的发现.自己配的药方居然有效.曹慧本来仅来小笼包大小的胸,看起来有了改变.蕾蕾也没有作声,做完检查后告诉曹慧,那些药的话,你可以继续使用.按我的吩咐,不要间断,一个星期后打我电话.曹慧问,"是不是有效果?"蕾蕾说,"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这段时间,左安邦都没有碰过她,虽然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让她看起来象个贵妇人一样,可他根本就不碰这个女人.曹慧心里清楚,左安邦还是在敷衍自己.顾秋和曹书记谈了很久,到快九点了才出来.和蕾蕾回去的时候,他问蕾蕾,"曹慧没什么事吧?"蕾蕾很老实的,认真的点点头.顾秋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以左安邦的为人,他应该很冷静,为什么会与曹慧在包厢里发生这种事?我听暮雪说,你给过曹慧一种药,那是什么药?"蕾蕾的脸忽地红了,"是她跟我要的丰胸药."顾秋皱了皱眉,这个曹慧啊!

    不过顾秋觉得也能理解,曹慧这身材,不丰胸的话,实在也太扁了.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却在心里琢磨着,这种药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副作用?

    这时蕾蕾自己跟顾秋说,"刚才我给她检查过身体,这种药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作用."顾秋严肃地道:"以后不要随便给人配药,有些事情必须经过芳菲姐同意."蕾蕾的爷爷是老神医,老神医其实就是山里的村医,没什么合法的手续,他们给病人治病,完全是凭经验.顾秋担心蕾蕾年纪小,经验不足,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无法收场,因此这才严肃地叮嘱她.蕾蕾很听话,"我知道了,哥!"顾秋也不想批评她,说两句就算了.不过这件事情,倒是阴差阳错,帮了自己大忙.否则以左安邦的性子,八成会给自己添麻烦.自从他和曹慧的事情发生之后,左家的脸面都丢尽了,如今之计,只能采用亡羊补牢的法子.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夏芳菲那边终于传来消息,白若兰将和她一起回大陆,与之随行的,还有一个考察团.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回来后,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就是派出考察团,在大陆进行考察.如果考察团满意了,他们就同意投资.而董事会其他人的意见呢?则打算把这个医院投资在东南亚其他国家和地区.夏芳菲跟白若兰说,"如果医院建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那么她将回国,自己筹资建一座私立医院."这就是夏芳菲的要求,因为老神医是主要的技术力量,再说,把这投资建到其它国家和地区,夏芳菲没办法参与管理.这可能就是白氏集团部分人的想法,或许说是他们防着夏芳菲这边,等时机一成熟,会不会踢开夏芳菲也难说.夏芳菲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她当然不允许自己的利益被人掠夺,否则自己是不是太无能了?最后经过白若兰的争取,董事长决定派出一个考察组,对大陆市场和环境进行考察.这就是夏芳菲在新加坡,苦等这么多天的结果.顾秋说,考察就考察吧,如果他们太挑衅,我们就另找东家,也不家没有合作伙伴.说归这样说,但是顾秋心里明白,这事要是黄了,不知有多少人失望.自己不急,人家都着急啊!

    PS:八更了,兄弟们,搞两朵花吧!又被爆了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