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768/

正文 第854章 白氏家族财产之争
    白若兰终于回到了新加坡,昨天才接到爷爷离世的消息,等她回去,家里乱哄哄的。

    这些大人们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伯伯,伯母,叔叔,婶婶,姑姑,姑父,还有那些表哥,姐姐,堂兄堂姐妹们。

    大家都挤在别墅里,叽叽喳喳的。

    这别墅一直是白若兰和老先生住的地方,也可以说是白氏集团的大本营。其他人基本上都住出去了,不过平时也经常回来聚。

    老爷子身体不好的时候,他们都搬了回来,用意很明显,这么大的家族,这么多家产,他们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现在女儿,儿子,儿媳妇们,都围在家里。

    可家中只有一个灵位,大家争吵不休。

    原因是,没有找到遗嘱。

    他们怀疑老先生的遗嘱,肯定在律师那里,可律师避而不见,说他在欧洲有事,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大家都急于知道,遗嘱上写的是什么?

    白若兰刚下飞机,就接到律师来电,说老先生的遗嘱在他那里,看白若兰什么时候回去。

    遗嘱必须当着所有子女和晚辈在场才能宣布,因为白若兰父母早逝,她就代表家族中四分之一。

    早在白若兰没有回来的时候,婶婶和她的女儿就发在牢骚,把家产分成四份,那怎么行?要按人头分。这么多人,只分成四份显然是不合理的。

    因为老大,老二,老四,都有一大家子人,而老三家里,就剩白若兰一个女孩子,真把家产分四分之一给她,那怎么行?

    为了这个问题,他们都吵了一个晚上了。

    可也有人不同意按人头分,因为伯伯家里,也只有一个儿子,按人头分,肯定分不过姑姑和老四家里。他们家都有三个的四个孩子。

    于是伯伯家要求,长子继承公司的董事长,继续把公司做下去。其他人各负责几块就是,维持现在的局势不变。

    这样一来,姑姑和叔叔家都不同意,他们要按人头来分家产。

    只有把家产分到自己名下,再由各自出钱,重组公司股份。这个方案,显然老大又不同意。

    你们这是闹哪出?把公司资产都分了,再整合,那董事长肯定就是人多的那一方占了。老大也不能吃这亏/所以伯母建议,等若兰回来再说,毕竟她也有一份子。

    于是大家都在等,一个个埋怨,她为什么还不回来。

    白若兰没有回家,直接去了殡仪馆,跪在爷爷的灵位前,再次落泪了。

    堂姐得到消息,说白若兰回来了,一个人在殡仪馆跪着,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婶婶说,“你去把她叫回来,什么意思,让我们一家人在这里等她一个人。”

    姑姑说,“她还知道回来,我以为她留在大陆,不回来了呢?大陆有什么好,搞几个亿扔那地方,没眼光没发展。也只有老爷子才支持她这种无知的行为。”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几个男人,基本都不说话。

    大伯扶着眼镜,一声不吭。他这个老大,在这样的局面下,也无能为力。

    叔叔呢,心思多一点,平时总是有点小聪明,他也不吱声,就让老婆出来说话。

    堂姐和表妹两个开着法拉力和奔驰来到殡仪馆,看到白若兰跪在那里,表妹朝她喊,“若兰,你什么意思,大家都在家里等,你一个人跑这里干嘛?要开家庭大会了,就等你一个人。”

    白若兰没有理她,恭恭敬敬跪在那里,也不吭声。

    表妹过来了,“若兰,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了呢?走吧走吧,人死不能复生,哭有什么用?”

    白若兰一脸悲切,这些人怎么都这样?

    她说,“我不去,你们要去你们去,我要多陪一会爷爷。”

    堂姐和表妹拉不动她,气得跺脚,开着车子往回跑。

    别墅里一大群人,听说白若兰不回来,他们就急了,“搞什么嘛,老爷子在的时候,也不见她回来陪陪,如今人都走了,才在那里假惺惺。”

    “嘀嘀——”

    外面开来一辆宾利,律师来了。

    这辆车还是当年,老爷子送给律师的,律师开了多年,一直保护得很好。

    “律师来了,律师来了!”

    几个人喊了起来,律师扶了扶眼镜,拿着公文包走进来,“若兰回来了吗?”

    “她在殡仪馆不肯回来。”

    律师哦了一声,“那大家都去殡仪馆吧,刚好当着老先生的灵位,读一下遗嘱。”

    所有人都朝殡仪馆跑,一时之间,路上多了二十几辆豪车。

    庞大的车队,纷纷来到殡仪馆。

    殡仪馆里空荡荡的,只有白若兰一个人跪在那里。老先生的音容,带着一丝亲切的笑。

    象是在看着自己这个孙女。

    其他人都进来了,律师道,“大家都安静吧,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在这里宣读一下老先生的遗嘱。”

    听说要宣读遗嘱了,大家静下来,一个个伸长脖子。

    律师喊了句,“若兰,你也过来吧!趁大家在,把这个事情宣布一下。”

    白若兰说,“我在这里听得见,你读吧!”她还是跑在那里,不肯起来。

    律师只得把封好的遗嘱拿出来,庄严而肃穆。

    律师宣读:自白氏创业以来,能有今天的规模,完全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结果,所以我也希望,你们在我离世之后,依然秉承公司持续发展为宗旨,任何人不可提出分割财产。公司必须继续经营,现在我宣布,自己名下所有股份,全部归孙女若兰所有,从现在开始,她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和最大的股东……。

    “什么?”

    “不可能!”

    “不对,不对,我们绝对不相信。”

    “太荒唐了,怎么可以这样?”

    大伯听到这段话,猛地站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才是家族的长子,我才是公司的董事长!”

    姑姑愤然起身,“白若兰究竟给爸灌了什么迷魂汤!你太过份了。”

    叔叔也阴着脸,气愤不过了。

    老爸的股份,居然全部留给白若兰,那其他人呢?

    婶婶喊,“太偏心了,我们不服!”

    堂兄走过来,抢过遗嘱,“什么狗屁遗嘱——呲——”用力一扯,遗嘱就化为一片碎纸。

    大家面面相觑,堂兄随手一甩,“现在好了,没有了遗嘱,大家可以分财产了。”

    “你——”律师指着他,“你这是犯法!”

    堂兄说,“犯什么法?家产是我们白家自己的,我们要分财产,关你什么事?谁知道你和白若兰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爷爷怎么可以立这个的遗嘱。你骗人!犯法的人是你,知道吗?”

    所有人都跳起来了,“不行,不行!太过份了!”

    大伯又一屁股坐下去,这时伯母推他,“你倒是说句话啊!”

    “说什么话,爸都已经定下来了。”

    “那是假的,你怎么就这样傻,这些年,你为公司付出了多少,他这样对你,你服气吗?干脆分了吧!免得他们吵。”

    大伯摇头,“公司不能分,一分就没了。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方巴不得我们乱,如果我们一分,公司就会被垮掉,大家都会变成穷光蛋。”

    姑姑道,“怎么可能,我们只是分一下,继续重组。”

    叔叔道,“还是分了吧,重组之后,谁股份多,谁就是董事长。”

    大伯摇头,“不能分。分了就没了!”

    于是伯母跺了跺脚,“你真是个笨蛋,一点都不知道为自己想。你为公司做牛做马,老爷子什么时候想过你?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公司。倒了就倒了,关我们什么事?”

    “浑账——啪——”

    大伯一巴掌打过去,打得伯母嘴角出血。“妇人之见,你懂个屁!”

    伯母捂着脸,“你。你,你居然打我!我跟你拼了!”

    两个人居然打了起来,殡仪馆里乱糟糟的。

    “够了——”

    白若兰突然站起来,冲着他们大喊。

    (白氏家族最终会怎么样?白若兰呢,她将怎么面对?

    请大家继续关注。)

    ps:鲜花来吧来吧!搞上去,1400不远了,昨天八更,今天最少六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