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918/

正文 第983章 颜学全这人
    尚武魁在顾秋办公室,汇报了这次打击传销的成果。他们在这次行动员,一共打掉了十三个大大小小的传销团伙。

    查获外来人员,上千人。

    顾秋听他说完,这才说了句,“你们在行动员取得的成绩,市府表示支持和赞扬,这些传销团伙,将来会成为一种社会安全隐患,在很大程度上破坏我们的主谐,维护社会治安,这是你们的首要任务,我跟你说,达州现象,你应该是看到了,我希望你们能向达州看齐。人家虽然级别上不如你们,但人家在这方面取得的战果,比你们丰盛啊!”

    尚武魁道:“那是,这个我们也在考虑,只是宁德市毕竟不比达州,宁德地方大,人员复杂,流动性也很大,我们在这方面也是疲于应付。”

    顾秋打量着尚武魁,“这些都不是问题,当初我去达州的时候,那里也是一团糟,后来冯太平同志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地方治安抓好,我可不希望,达州得表扬,而你这个大局长却挨批评。”

    尚武魁有些尴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秋道:“关于治安问题,还有如何有效防止刑事案件发生等诸多问题,你们拿个方案出来,一个星期后交给我。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公安系统在这方面的计划。”

    尚武魁心道,他这是要从我这里打开突破口了?

    纵观官场历史,公安口可是官家必争之地啊!

    有的市长利用公安口,大做文章,搞打黑扫黄行动。也有的利用公安口,在社会治安上大显身手。

    总之,公安口是一个容易引人注目的地方。

    再说,现在很多单位和部门,都是交叉管理。很多领导都有这个权力,你究竟听哪一个的呢?

    如果只是跑腿,我最多勤快点,多跑几趟。

    可要是两位领导意见不和,到底要听哪一个的?

    尚武魁嘴上应下了,“好的,好的,我回去之后,马上处理这事。”

    在市长这里呆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尚武魁有些坐不住了,可顾秋偏偏不急。

    “武魁同志,听说你女儿要出国了?”

    尚武魁应道,“还没有,没有,只是有这个想法,能不能去得成,还是个未知数。”

    顾秋笑了起来,“年轻人,去国外看看,开阔视野也是好的。毕竟我们国家发展,远不如人家嘛,应该让他们出去走走。”

    “那是,那是……”

    尚武魁只得应道,也不知道顾市长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顾秋来了一句,“都说穷养儿子富养女,还是有依据的。”

    额!

    尚武魁心里有些疑惑,市长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看他没反应过来,又说道:“哦,我还有事,你先去忙吧!”

    尚武魁马上站起来,“那我先告辞了。”

    出来的时候,他在心里嘀咕着,顾市长以前搞纪检工作的,难道他掌握了自己什么把柄?

    他越想,越是心惊。

    还真有这种可能。

    自己女儿出国这事,一直秘而不宣,最近这段时间,不是抓廉政建设嘛,可不能当了这出头鸟。

    仔细想想,还是决定,推迟女儿出国的时间。

    正下楼,就听到有人喊,“尚局!”

    尚武魁回头一看,“谭大秘。”

    谭秘书笑了下,“尚局在市长办公室,可是整整呆了一小时一十六分钟啊!”

    尚武魁心里一跳,“有吗?没这么久吧?”

    再看小谭的表情,他就知道了。

    人家估计会把这事,跟左书记反映。

    你一个市委书记的心腹,在市长那里呆这么久,到底有什么话说不完?

    尚武魁抹了把汗,现在越发发现夹在中间难做人。

    小谭说,“书记找你好久了。”

    “哦,哦!”

    尚武魁匆匆走进洗手间,方便了一下,这才朝左安邦那里赶去。

    叶世林对顾秋说,“这个尚武魁也太能吹了,也就捣毁了四个传销窝点,还是人家打电话举报才捣毁的,他却吹成了十三个,太能吹了。感觉他功劳好大。”

    顾秋对此不以为然,这些人吹牛的本事,谁不知道?

    给他一个气球,他能吹爆,给他一头牛,他能吹飞。

    宁德市的现状,顾秋还是知道的。

    不过现在的干部,在汇报工作的时候,哪个不虚报战果?有时明明是打死一只蚊子,他们会跟你说,抓了一头大象。

    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

    现在顾秋要做的,就是要把尚武魁必到进退两难的境地。看他怎么表态。

    既然左安邦要对自己进行围堵,顾秋也放开了双手,奋力一搏。

    尚武魁来到左安邦的办公室。

    左安邦正拿着瓶子,给几盆花草浇水。

    尚武魁喊了句左书记,左安邦也没有回头,漫不经心说了句,“你来啦!”

    尚武魁道,“书记找我什么事?”

    左安邦按下开关,喷了几下,这才将东西放下。

    接过小谭手里的毛巾,擦了擦手。

    “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局里最近的工作动向。”

    尚武魁道,“好的,那我给您口头汇报一下。”

    又重复了刚才一话,左安帮其实没怎么听,等到他说完。左安邦说,“工作要扎实,态度要坚决,立场要坚定。你们局里的情况,我是相当了解的。公安系统一向是只素质过硬的队伍,我倒是希望,你能把他们带好。”

    尚武魁连说,是,是,是!

    左安邦道,“你先回去吧!今天就谈到这里。”

    尚武魁告辞了,左安邦又站起来,背着手踱了几圈。

    他在心里琢磨,顾秋究竟想干什么?

    难道他要从尚武魁那里下手?

    最近,家里的事,工作上的事,搞得好很心烦。

    曹慧的事,一直成了他的心病。

    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安置曹慧,有时他甚至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可想想,还是算了,这样太冒险。

    这时,宣传部方素芬过来请示。

    左安邦问,她有什么事?

    “应该是为人事替补前来征求您的意见的。”

    小谭回答。

    “让她进来!”

    前阵子,宣传部不是因为假新闻的事,撤了几个干部吗?方素芬就过来问这事的。

    左安邦看到方素芬,心里还是老大不痛快。自己在阳书记面前出了丑,她有责任啊!

    其实,冲着她下面的人发火,这火是发给她方素芬看的。

    方素芬说,“左书记,这是我拟定的名单,希望能从内部提拨,这样更有利于工作开展。”

    左安邦也没有看,押下了。

    “这事我会跟组织部那边安排的,你推荐的名单,我会慎重考虑。”

    方素芬看到左安邦这态度,心里就明白了,估计他不会用自己推荐的人。跟左安邦说了一阵,看到左安邦没什么心思,方素芬就告辞了。

    都说左书记这人心眼小,果然如此。

    方素芬心里挺不满意的,怎么说也是为了他做事,出了错,你就全盘否定?

    在楼下刚好碰到颜学全,颜学全喊她,她也不应。“哎,素芬同志,你这是怎么啦,对我老大的意见。”

    颜学全望着她的胸部,咽了下口水。

    方素芬也没什么好话,“颜大部长,以后有些事,还是你自己去做,别再拉我下水。”

    颜学全这人能察颜观色,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哎,我跟你说个事,那些替补人员名单,你拟好了没有?”

    方素芬说,交了!

    “你交什么交啊?”颜学全就大叫可惜,可惜。

    “你把它悄悄给我,我帮你去交,你这急冲冲的交上去,左书记为了这事,正对你有看法,你交上去,他能同意?”

    方素芬拍了拍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她就看着颜学全,“那怎么办?”

    “这事不好说,这样吧,到我办公室,我们细细琢磨一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