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919/

正文 第984章 各怀心思
    第984章各怀心思关于电视台台长和报社的人事任命问题,最关心的还是方素芬。

    当然,象这种情况,她要提几个自己人上来,才能安心,踏实。

    但是,其他的常委们,心里也有数。

    这次宣传部门倒掉好几个,有处级干部,也有副处级干部。要是自己能从中捞到一点好处,他们也不介意浑水摸鱼。

    再说,宣传部,也不可能全是你方素芬的人。

    如果真这样,那你不成山大王了?

    所以,大家对这几个位置,还是心存觊觎的。

    顾秋当然知道这些人的心里,于是他就叫叶世林打听了一下方素芬的想法。

    这个问题,难不倒叶世林。

    他很快就把方素芬在左安邦那里吃瘪的事了解到了,并且把名单上的人物摸了个底。

    了解这些之后,顾秋心里有数了。

    换了以前,顾秋都不屑做这种事,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他必须逮住一切机会,破了左安邦的联盟。

    处理人物关系,其实不需要干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只要细微的捕捉到人物心里特征,就能事半功倍。

    下午召开常委会,主要还是关于这个人事任命。

    顾秋则提了一个,与治安有关的问题。

    顾秋说,“社会治安是件大事,是个大问题,我希望公安系统的同志,把这件事认真对待。治安不好,会影响到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影响到方方面面的工作,尚武魁同志,你认为如何?”

    这是顾秋,公开向尚武魁施压。相信他不至于,会说出治安不重要的话来。如果这样,那顾秋就要反问他了,那你认为什么最重要,公安系统应该做什么?纳税人花钱,养你们究竟为了什么?

    如果顾秋向他开炮,他是招架不住的。所以他没有退路,只能表态。他一旦表态,就等于是同意顾秋的观点,支持顾秋的设想。

    这是顾秋最后琢磨出来的新招,至敌人于死地而后生。

    就是把敌人,必到角落里,没有退路了,让他投降。而不是必他反抗,死拼到底。

    尚武魁没办法,不得不承认这些事,并表态,“请市委,市政府领导放心,我们公安政法系统,有信心,有能力把治安工作抓好。这是我最近的工作方案和布署。”

    随后,他把自己的方案发下去,每人一份。

    左安邦没有看,压在桌上。

    尚武魁果然投向顾秋了,他在心里暗自奇怪,这小子究竟抓住了尚武魁什么把柄?

    顾秋在会议上讲,“做为政府班子一把手,我有信心,一手抓廉政建设,一手抓经济建设。我们要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一起抓,要为地方群众打造良好的生活环境。”

    这就是顾秋最近,常说的政廉政建设,但是经济建设这一块,还没有搞起来。

    因为他现在不能动,财政大权也不会他手上。

    人家都说,政府是管钱的,但现在,这个钱袋子,管在左安邦手里。没有钱,政府怎么动?

    顾秋看到左安邦处处针对自己,他就决定,从公安系统入手,等左安邦为公安系统的事焦虑的时候,他突然出手,抢回财政大权。

    人家都把自己必到这份上了,自己也不要跟他客气。

    左安邦没有说话,听了尚武魁的表态,他更加不能说,治安工作不重要。只是觉得,尚武魁这样附合顾秋的意见,他有些不爽。

    接下来的环节,就是关于宣传部这几个空缺的问题。

    关于人事任命,每次都不尽人意。

    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每个人都有人选,他们都希望这些人能上去。因此,左安邦还是走程序,给大家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方素芬呢,她不说话,因为颜学全给她支了一招。

    等其他常委发过言后,颜学全就提名了,他是组织部长,他的发言权最有用。再说,他也是左安邦最近的常委。

    颜学全就把方素芬提供的名字中这几个人提了一下,“从我组织部的意见,认为这几个人是比较合适的,他们有经验,有能力,还有资历,更重要的是,他们经得起考验,立场坚定。”

    顾秋一听,“哎,这个颜学全什么时候和方素芬通过气了,怎么和方素芬提的人,居然一模一样?”

    他马上反应过来,肯定是颜学全和方素芬之间有过沟通。

    目光观察了两人一阵,发现颜学全说完之后,就投向方素芬,有点卖弄的味道。

    而方素芬跟他目光相交,马上就回避,这里面有问题,顾秋暗自笑了笑。

    看来这两个人有意思,找到破绽,顾秋就心里有底了。

    左安邦问,“其他同志什么看法?”

    顾秋道,“我说一下自己的看法。”这次他没有提名,因为他知道,提了名,也要被人否决的。不管是投票,还是左安邦行使他的书记权力,自己的人选都通不过。

    所以他上任以来,没有人为了工作调动的事,找过顾秋。

    在这个圈子里,不为了工作调动,其他事情找你的人肯定也不多了。

    顾秋接下来的讲话,就支持了颜学全的意见。而且分析出了这几位同志的优势。他们跟其他同志相比,到底哪里更适合当这个台长,副部长。”

    在这方面,顾秋是做了工作的。

    调查了方素芬名单上的几个人的背景,看过他们的资料,把这些人的事迹都记在心里。所以他能如此直观的表述出来。

    等顾秋说完,首先一愣的是方素芬,咦?

    顾市长怎么一反常态,如此鲜明的支持我?虽然这些人名单,不是她提出来的,却是她给颜学全的。

    听到顾秋把这些人的资料背景说得这么清楚,方素芬有些惊讶了。

    颜学全心里也是一惊,他知道的比自己还多啊。

    而且顾秋如此鲜明的支持他,他心里又惊又喜又悲。

    惊讶的是,他不知道顾秋会支持他,而且如此直白,如此有说服力。喜的是,这事要成了,方素芬会感激他。

    悲的是,顾秋太直白了,如此态度鲜明,而且观点一致,左安邦听了,这是要杀人的节奏啊!

    左书记肯定认为,他跟顾市长通过气了,否则两人的意见怎么会如此惊人的一致?

    颜学全呆了呆,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果然,左安邦脸色非常不好,因为他发现,这个常委会议,让顾秋占了主导地位。

    先是尚武魁的妥协,后又是颜学全的背叛,他心里在滴血。

    当他的目光投向颜学全的时候,偏偏颜学全有些心虚,目光闪烁,显然是做了亏心事。

    更要命的,颜学全提出来的名单,完全就是方素芬给自己的那份嘛。如此出来,方素芬,颜学全,还有尚武魁,他们都有嫌疑。

    十一大常委,除了自己和顾秋,还有九个。

    九个人中间,突然有三个出现叛节现象,这是左安邦的不能容忍的。

    他的脸色变了变,突然又咳了起来。

    会议室里很安静,只有左安邦咳嗽的声音,这声音可不是装出来的,听到他咳嗽之后,大家都看着他。

    左安邦过了好久,才道,“这事既然有争议,那就缓缓吧!”

    缓?还要缓?

    方素芬好失望,她看着左安邦,暗自摇头。

    他这是铁了心的要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唉!算了吧!胳膊扭不过大腿。方素芬什么也不说了。

    组织部长颜学全叹了口气,收起本子。

    自己答应方素芬的事又没办到,这个左书记太多疑了。人家顾市长说得很对,分析得这么透切,这还需要拖吗?直接就可以投票表决的事。

    颜学全看了方素芬一眼,见方素芬的脸色有些不好,他也变得神色黯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