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7935/

正文 第998章 白氏重组
    罗汉武跟顾秋说了,医改这事,手术太大,不好动。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彻底改革,象您以前提到的,医药分家,切断所有利益来源。

    另一条路是政府有钱,能够把医院打造成福利院,全民享受免费医疗。

    前者来说,我们改革的力度和时机都不对,至少目前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不计后果的实行一刀切,一些技术性人才将严重流失。

    没有了利益,他们肯定要另觅高枝,去其他地方赚钱。这样一来,我们这里的医疗技术将变得十分落后。

    后者来说,也不是我们目前能够做到的,按目前的情况,我们在资金上,达不到这样的水平,根本不可能实现免费医疗。

    罗汉武道:现在我们可以说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地境。做吧,要得罪好多人,而且不一定做得好。不做吧,让老百姓失望,虎头蛇尾。

    顾秋道,“汉武同志,其实我们可以慢慢来。首先,集中力量,打击医疗黑幕。只要把源头堵死了,后面的路就慢慢疏理。我想经过一段时间的严励打击,会有十分明显的效果。”

    罗汉武说,“这也是一个办法,虽然不能彻底改变目前这种状况,至少也是一种手段。”

    顾秋心里早就有数了,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奇宁高速,这事,他要全力以赴。

    奇宁高速的进展,并不缓慢,目前已经进入拆迁阶段。顾秋这次实行的是,先补偿后拆迁,不与上次万先进一样,贪功冒进,不顾群众生死。

    而且在拆迁工作上,尽可能的满足群众的需求,一切安国家标准实行。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擦边球,弄虚作假。

    这段时间,顾秋频频与宁雪虹接触,联手打造奇宁高速。与此同时,他也在大力整顿医疗行业,对于那些违纪违法行为,给予最严励的打击。

    就象罗汉武说的,虽然不能彻底改变这种局面,至少可以让这些人收手,不敢再胡作非为。

    三个月后,白若兰从新加坡传来消息。

    重组工作基本完成,白氏集团将重新崛起。

    关于这次重组,白若兰花了很多的心思。把整个家族的资金,所有股本,重新分配。

    但是有一点,她明确规定,家族成员内部,不论任何人,任何时间,在十年之内,不允许动用这些股份。

    如果有人需要动用这些股份,必须经过家族的同意。而且,所有股份,不允许转卖给家族以外的任何人,任何集团。

    在这十年之内,所有股东,一律听从董事会的决议。股东只参与分红,不参与管理。

    如果有工作上的需要,也是采用应聘制的方式,公司高层有权力,随时对他的工作进行调动或辞退。

    这意味着,以前家族成员,再也不要幻想,可以在公司里为所欲为。因为他们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

    所有人都是聘用制,随时可以解雇,不再象以前那样,一个个都是太子爷,公主级别的人物,下面的经理根本管不了他们。

    经过白若兰的协调处理,终于把停牌已经久的白氏集团,再次复盘。

    在这次重组工作中,顾秋和夏芳菲集资一个亿,参与白氏集团重组。复牌当天,白氏股票从九块多,直接翻到四十多块。一举成为股市上,最耀眼的红星。

    复牌当天,顾秋就接到夏芳菲的电话,夏芳菲叫他去省城。

    顾秋在下班之后,赶到省城。

    夏芳菲在家里,精心准备了丰富的晚餐。

    顾秋进去的时候,闻到那股浓郁的香味,不禁馋得直流口水。夏芳菲说,“你坐一下,还有一个汤。”

    顾秋走过去,看到桌子上的家常菜,忍不住伸手去抓。夏芳菲皱起眉头,“你还没洗手。”

    顾秋捏了一块清蒸墨鱼片放在嘴里,冲着她笑了起来。

    洗了手出来,夏芳菲正在煮汤。顾秋走过去,从背后抱着她的腰。“还要多久?”

    “快了,你去坐一下。”

    顾秋没有动,陪在那里看她煮汤。

    “今天什么好事?”

    “你不知道吗?白氏集团重组上市,今天复牌了。”

    顾秋哦了一声,“最近在忙那个奇宁高速,都顾不上这事了。”

    双手抱在夏芳菲的腰间,隔着衣服,摸着她那柔嫩的肌肤,顾秋有些蠢蠢欲动了。

    夏芳菲道,“别闹。”

    顾秋把手伸进入,摸着她的肚脐,惹得夏芳菲格格地笑。伸手打了他一下,“去,去,去!”

    终于把汤熬好了,顾秋端了汤过去,两人坐下,夏芳菲拿了一瓶红酒打开了。

    顾秋问,“具体什么情况?”

    夏芳菲说,“今天形势不错,白氏集团的股票,从九块多,直冲四十多块。翻了五倍还多。”

    顾秋愣在那里,他这几天的确没有时间关注这事。听夏芳菲这么一说,他就问,“这是不是说,我们已经拥有五个亿的资金了?”

    夏芳菲点点头,“的确可以这么说。”

    顾秋道:“那得马上将舅舅的钱套现,他那里三个多月,将近一千万的利息,伤不起啊!”

    当初借五千万,三个月后要还近六千万了。

    区区六千万,相对五个亿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只是时间不能拖太久,因为这种利息是相当昂贵的。

    所以,顾秋急于套现。

    夏芳菲道,“这个要跟若兰商量,我也要考虑,要把这钱先还上,否则我们吃不起这利息。”

    除了舅舅那些钱,还有那些堂兄弟的,他们的钱,顾秋倒是不急,可现在既然重新成功,那就不妨先套现一个亿出来还债,剩下的钱,慢慢再说。

    夏芳菲同意顾秋的说法,当初他从陈燕那里,要来了二十万,照目前这算法,也有差不多一百来万了。

    股市,永远是个最神奇的地方。

    顾秋在心里笑,要是陈燕知道,自己拿她二十万,还一百万,她不知道有多高兴。不过陈燕这人,对钱财不是太执着,她还是一个干实事的人。

    顾秋则决定,他和从彤一起的本金是一百余万。照目前的算法,有五百万的样子。

    从彤的钱,都是自己的,没必要这么计较。再说从彤在自己身边,什么都不愁,顾秋就不急着把钱套出来。

    陈燕嘛,顾秋决定给她二百万,保证她和若惜的生活,不能让她们受委屈。

    夏芳菲看到他在傻笑,觉得很奇怪,“你傻笑什么?”

    顾秋有点失神了,夏芳菲喊他,他缓过神来,看着夏芳菲,却笑得更为暧昧了。

    夏芳菲穿着一件白衬衣,胸前有一颗扣子不小心弹开了,她自己并没有注意到,顾秋看到那片雪白,端起杯子走过去。

    “我敬你一杯酒,芳菲姐。”

    夏芳菲跟他碰了一下,张开小嘴喝下去。哪知顾秋喝了一口,并不咽下,却扳着她的嘴,“唔唔)——”

    夏芳菲挣扎了起来,红酒沿着她的唇,脖子往下淌。顾秋放下杯子,把手落在夏芳菲的胸部。

    当夏芳菲正准备说话的时候,顾秋的舌头趁虚而入。

    红酒,再次源源不断,流入她的嘴里。不过夏芳菲只得挣脱扎了一会,就放弃了。

    顾秋揉着她的胸,解了她的衣服,夏芳菲闭着双眼,在心里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接受了顾秋的抚摸。

    当顾秋解了她的衣服,正准备脱掉时,夏芳菲摇头,“不要在这里!”

    顾秋笑了起来,抱着她来到卧室里,对着她的唇亲了口,一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夏芳菲伸手过来,关了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