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8070/

正文 第1123章 晓静离别(三更求花)
    顾秋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杜省长沉吟良久,拿了支烟出来,顾秋立刻为他点上火。

    杜省长道:“你能有这个想法我倒是支持你,可武源市这地貌,修高速公路难度很大,资金上存在着巨大的缺口,你有什么把握吗?”

    顾秋道:“钱的事情,只能再想办法了。关键的是这个项目的可行性有多大。现在武源地区除了现在的两个区之外,还有三个县没有高速,我就想把这路打通,把整个高速贯穿武源。如此一来,北接鄂省,西通川庆,南下云贵,都极为便利。”

    杜省长道:“资金问题,省财政顶多帮你解决四分之一。因为这毕竟只是你们内部高速,大部分的资金还是需要你们自己解决的。”

    顾秋道,“这个没问题,只要省财政能给予我们部分支助,我们就有信心把路修好。”

    杜省长道:“关于你说的这个双语学校问题,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到时我找阳书记商量一下,争取解决部分资金问题。顾秋,你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的确很用心。这个问题很有建议性,也是对我国少数民族文化传统的保护。这样吧,明天你留下来,我去会会阳书记。”

    顾秋的提议,得到杜省长的支持,他就有信心了。

    当然,换了其他人,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是杜省长看问题比较全面,想得深入。

    高速公路的事,倒是比较普遍,但是建双语学校的事,就比较特别了。

    一般的干部,估计都不会往这个方向去想。能想到这么深入的问题,都是干实事的。

    从杜省长家里出来,顾秋直奔咖啡厅。

    赶到咖啡厅,顾秋已经迟到了。

    当时他就有些心急,可又没有办法抽身,左晓静坐在那里,至少等了二十分钟。

    看到顾秋来了,左晓静倒是好脾气,一脸平静。

    顾秋道:“不好意思,来晚了。”

    左晓静说,“给你要了杯咖啡。”

    顾秋说谢谢。看看表,迟到了二十几分钟,换了一般的女人,早就发飙走了。

    顾秋道:“我去杜省长那里了。”

    左晓静说,“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事,否则不可能迟到的。我对你也算是比较了解。”

    听到这句话,顾秋真有些感动。

    左晓静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计划?”

    顾秋点点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左晓静眼前一亮,“咦,你这想法倒是与我外公不谋而合,他上次还在说呢,如果再不想办法,我们国家这些少数民族的瑰宝就要消失了。看来你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顾秋也有些惊讶,张老竟然有如此想法?看来,并不是只有自己想到这个问题,而是其他人也想到了。

    既然很多人都想到了,但他们都无法实现这个梦想。

    顾秋跟省城,得到了省长的支持,这意味着,他能实现大家的梦想。

    左晓静带着一种欣赏的眼神,看着顾秋,“真心希望你能有所作为。武源这地方,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开展工作。”

    顾秋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他对左晓静道,“万天海怎么就跟外公是莫逆之交了呢?”

    左晓静摇头,“这件事,要问外公,我真不太清楚。前些日子,他经常过来看外公,看到他们很谈得来。外公说他很有报负,万天海呢,他也说要协助政府,打造武源特色经济,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怎么?他这个人有问题?”

    顾秋听她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喝了口咖啡。

    左晓静可能对他不是很了解,左晓静说,“不过我发现万天海这个人心机挺沉的,他能想到别人前面去。”

    顾秋笑了下,看着左晓静,“你呢,怎么突然想回去?”

    左晓静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拉了一下头发。

    顾秋注意到她心思的变化,关切的问,“怎么不说话?”

    左晓静道:“说什么呢?”

    顾秋道:“你有心事,我看出来了。”

    左晓静摇头,“没有呢,你看我象有心思么。”

    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顾秋倒是觉得,她的头发留长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或许,长发是女人柔情的表现。

    其实很多时候,短头发的女孩子也很温柔。白若兰一直就短发,她的风格,与众不同。

    看到左晓静现在的模样,顾秋甚至有种错觉,仿佛她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顾秋道:“晓静,你是来跟我告别的吧?”

    左晓静微微一愣,本来不想告诉他,可他还是猜到了。沉默了一阵,左晓静说,“也许吧,以前即便是相见,我想也不会再象从前那样。我们之间,恐怕会多一些别的东西。”

    顾秋觉得这话挺怪的,他就在心里琢磨着,左晓静这话里的意思。不论是谁,说到离别的问题,总是不那么自信。

    记得柳永以前有一首关于离别的词,古往今来,人们都忌讳这个话题。

    所以接下来的气氛,总是那么沉闷。

    顾秋倒是想转移话题,“晓静,谈谈你在米国的日子吧!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左晓静眼神瞟过来,“都过去这么久了,不提也罢。”

    顾秋看到她这么说,也不便再问。到现在他还记得,自己给左晓静打电话的时候,她在电话里哭得那么伤心。

    当时顾秋真有一种冲动,飞到米国去看她。

    感情的事,顾秋一直以为自己很理智,但事实上,他又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理智。

    对于左晓静,顾秋一直保持着一种相对的距离。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相对无语。

    真是心头纵有千头万绪,也不知从何说起。

    而偏偏这个时候,从彤对白若兰道,“若兰,我们出去走走吧,闷在家里无聊死了。”

    白若兰道:“你要去哪?”

    从彤说随便走走,呆在房间里干嘛呢?

    白若兰就去叫夏芳菲,夏芳菲推说有事,她总觉得跟从彤在一起,心里有压力。

    从彤可是顾秋的正牌夫人,自己又和人家的老公有暧昧,呆在一起心里总是不踏实。

    白若兰呢,她是没有办法。

    不可能把从彤撇下,让她一个人在那里无聊。因此两人下了电梯,散步去了/来到一家咖啡厅前,白若兰说,“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从彤摇头,“这个时候喝咖啡,晚上睡不着。”

    突然,白若兰看到窗口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顾秋吗?”本来她是不想喊出来的,但一时口急,把这句话喊出来了/从彤一眼,果然是顾秋。

    这家伙不是去杜省长那里了么,怎么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左晓静。

    此刻白若兰比从彤更想知道,这个女的跟顾秋什么关系?于是两人朝咖啡厅走来。

    咖啡厅里的两个人沉默了好久,左晓静开口了,“你怎么就不问我,因为什么回去?”

    顾秋看着她的眼神,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凝重。的确,他看着左晓静的时候,心里曾有这个顾虑。

    顾秋道,“我想问,又不敢问。”

    “为什么?”

    顾秋没说话,左晓静却道,“以你的性格,不应该如此。每个人都会走到这一步,尤其是女人,对吗?”

    顾秋深吸了口气,迎着左晓静的目光,“难道是……”

    “顾秋!”

    从彤和白若兰进来了,一眼就看到左晓静,她喊了一句。顾秋吓了一跳,扭头看到从彤,“你们来了,快坐。”

    “晓静,什么时候过来的?”

    左晓静也心里一慌,“今天来的,准备回京,刚好碰到顾秋,就在这里坐会。”

    白若兰看着顾秋,又看了看左晓静,从彤介绍道:“这位是晓静,左书记的女儿。”

    白若兰哦了一声,站起来跟左晓静握手。

    左晓静本来想告诉顾秋自己回京的目的,她也想看看顾秋的反应,没想到从彤他们来了,她只好作罢。在心里默默道:也许这样更好。

    PS:三更到,还有一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