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8152/

正文 第1204章 女市长危机
    再回武源,顾秋没有通知其他人,只给程暮雪发了个信息。

    程暮雪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脚上一双黑色的长靴。这样的装扮,很少有人能够认出她这个警界之花。

    接到顾秋的时候,程暮雪亲热地挽着他,先是啵了一下,这才笑嘻嘻地道:“新年好,哥!”

    顾秋上了车,两人直接回程暮雪的小别院。

    程暮雪拿出很多家里做的零食,顾秋不怎么喜欢吃零食,看在程暮雪这么热情,只好随便吃了点。

    程暮雪跑进厨房,端出来两碗面。

    “这是我亲手做的,新年面条,哈哈——”

    顾秋在省城已经吃过了,程暮雪知道他要回来,这才在家里做了准备。她并不是一个很做饭菜的女人,能把面条下好,已经不错了。

    两人吃着鸡蛋面,程暮雪说,“好吃不?”

    顾秋说还不错,没想到你还会下厨了。

    “那是!”程暮雪笑了起来。

    又从自己碗里夹了面条给他,“好吃就多吃一点!”

    顾秋还真不忍心,把她辛辛苦苦下的面条给扔了,努力吃完这碗面。

    程暮雪收了碗,在顾秋身边坐下。

    “晚上有什么安排?”

    顾秋道:“应该没有吧!”看看表,都九点多了。

    程暮雪便说,“那就早点休息!”

    顾秋心领神会,不过刚刚吃了饭,马上就睡觉对身体不好,两人在房间里看电视,喝茶聊天。

    到十一点才上床睡觉。

    此刻女市长宋清珍也到武源了,大年初七的,赶到武源,天已经黑了。而老公刚才又跟她吵了一架,说她一点都不关心孩子,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问她还要不要这个家,要是不要的话,干脆就算了。

    宋清珍一怒之下,把孩子送到自己老妈家里,说过几天让老妈带孩子一起过来,让孩子在武源上学。

    这样一来,就没有给丈失添麻烦了。

    回到武源,她才发现自己这里,一个人冷冷清清的。

    做为一个女强人,她的性格决定了一切。在工作上雷厉风行,爱憎开明,可是在情感方面,难免疏忽。

    这就是一个女强人的心酸,想到丈夫和孩子,她也觉得自己欠缺了他们什么。因此她也曾想过,在弥补一些什么。

    但是当她面对工作的时候,很快又忘了这些。

    这不是她不够温柔,不是她没有母性,人的性格决定了一切。

    现在静下来,她才有时间回忆这些。

    至于老公他这段时间,为什么变成这样,宋清珍心里明白,却不愿意点破。这是给他留最后一点面子,希望他能够明白自己的苦心。

    可惜,有些人并不这么认为。

    当一方退让,另一方总是想再进一步。

    宋清珍想到这些问题,就有些头痛。

    随手拿起一本书,翻开第一页,那是自己写的一句话:当所有的一切已看淡,是否还有一种坚持留在心间?

    苦笑一声,长叹了口气。

    难道女人强势也是一种错?

    她的心,有些消沉。

    “叮当——叮当——”

    门铃响起,有人来拜访她了。

    宋清珍不想动,也不想有人打扰。但是按门铃的人,似乎知道她在家里,又一次按响了门铃。

    “宋市长在家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宋清珍听出来了,那是何少丽的声音。她只得站起来,走过去打开门。

    何少丽一脸微笑,“宋市长,你果然在家里啊!”

    何少丽手中提着东西,宋清珍看了眼,“何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少丽道:“新年嘛,过来看看你,没什么贵重东西,不要介意。”

    她看了房间里几眼,“还没吃饭吧?”

    宋清珍的确没有吃饭,也没有什么心思。可她又不想何少丽请客,只好说吃过了。

    谁知道这会,肚子里传来一声咕咕的声音。

    何少丽摇晃着脑袋,唉!

    “走吧,走吧,既然没吃,我陪你去吃点。”

    她还真是肚子饿了,跟何少丽出来,何少丽早已经发现她的心情不好,就问道:“是不是有心事?”

    宋清珍是一个不怎么愿意把心思透露出来的人,她说没有啊,工作上的事情发愁罢了。

    何少丽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她言不由衷。

    陪着宋清珍来到饭店里,两人点好菜,一起吃饭。

    “要不喝点酒?反正也只是我们两个女人。来吧,我陪你喝点。喝了酒,踏踏实实睡一觉。”

    如果没有何少丽过来,宋珍清决定自己一个人喝酒了。

    两个女人年龄相差无几,在武源这地方,也算是投缘吧。因此宋清珍答应了。何少丽要了一瓶法国红酒,两只杯子。

    两人在包厢里喝开了。

    宋清珍的酒量,并不是太好,两三两白酒的量。

    两个人喝一瓶红酒,对她来说,刚好。

    不过酒喝下去,再加上何少丽善解人意,不知不觉就把心事给说出来了。何少丽在旁边说,“这个可以理解,很多男人都这样。”

    她看着宋清珍,“世界上的男人分好几种,有一种天生懒惰,安于现状,没有追求,浑浑噩噩过日子。有一种呢,自己没什么本事,又想出人投地。或者说,他有那么一点才华,却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这种人,一生艾艾怨怨,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是他们呢,自尊心作崇,渴望得到认可,赞同,但现实社会上,他们总是郁郁不得志。这种人要是碰上一个普通女子也罢了,没什么好抱怨的。要是娶了一个比他强的女人,他们总是在心里觉得不平衡。时日一久,各种抱怨情绪就来了。当然,还有一种男人,天生强势,很能干,才艺非凡。他们能驾驭一切。”

    “我们做女人的,就怕碰到第二种男人,他自己不得志也就罢了,还阻止你好强。总以为你的强势,让他褪色。这种男人敢不好,他没有发达还好,一旦小有成就,怨言就会更多,弄得夫妻关系很僵。”

    宋清珍苦笑,她也不想把这心事告诉何少丽,但是今天却发现自己的心管不住自己的嘴。

    强势的女人,也是很麻烦的。

    她就看着何少丽,感觉找到了知己。“少丽姐——”

    听她这么喊,何少丽先是一愣,马上笑了起来,“市长这么叫我,我可是受宠若惊。”

    宋清珍道:“市长也是人,干嘛这么紧张。来,我们喝酒!”

    看到红酒缓缓进入宋清珍的喉咙里,何少丽在心里暗思,看来她的压力不小。当然,做为一个女人,她能明白,能够理解。

    宋清珍说,“你呢,也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怎么平衡家里这等关系?”

    何少丽道:“我和你不一样,我们是家族企业,我老公事事都听我的。他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却不干涉投资。他经常说,他就是一个打工的,我是老板,他听我的。工作上我可以炒他的鱿鱼,但是生活上,我永远是他的妻子。”

    宋清珍笑了,“看来你们的关系很好!”

    何少丽道:“他就是第一种男人,没有太多的追求,安逸就好。他说他愿意当一个幕后的男人。”

    “难怪你这么成功,原来是这样!”

    何少丽道:“一个家庭,总得有一个强势的,另一个人必定要默默充当幕后人物,牺牲自己的追求和所报复。”

    宋清珍喝了口酒,“你说得没错,的确应该这样!看来我得好好调整一下心态!”

    何少丽微笑着,“别放在心上,来,我们喝酒,晚上就睡酒店里,别回去了!”

    宋清珍道:“我不是太喜欢在外面睡。”

    何少丽说没事的,“我帮你安排!”

    两个人喝到十点多钟,何少丽这才安排人把宋清珍送到酒店的房间里。此刻她接了一个电话,看到宋清珍已经喝醉了,何少丽一边接电话一边离开。

    就在她进入电梯不久,酒店里一名男服务生用卡刷开房间,看到床上的宋清珍,马上又退了出来。

    掏出手机,“喂——她喝醉了。”

    PS:白天没努力,更上发狠吧!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