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1928222/

正文 第1270章 四大美女
    若兰回来了,随行的还有周琴和她的母亲。

    夏芳菲说要好好庆祝一下,为白若兰接风洗尘。顾秋更是明白其中的深意,和从彤在下班时间后赶到省城。

    反正两地不远,来去方便。

    再见白若兰,顾秋愣是呆了半晌。

    此刻的白若兰,跟以前大不相同。头发长了,以前是短发的她,居然变成了长发。披在肩上,十分整齐。

    以前的大耳环不见了,换了小耳环。

    更令人注目的,是胸部大了一圈。虽然奶水不足,胸部还是有了进一步的发育。这一点,连从彤都觉得有些意外。

    她的身材,虽然没有走样,明显不是以前那种苗条的身段。丰满了许多,腰部,臀部,弹性十足。

    顾秋望到她的时候,白若兰趁人不注意,丢来一个妩媚的眼神。

    从彤则惊讶的搂着她,“哇噻——若兰,你变了。”

    白若兰道:“没有吧?是不是嫌我胖了?”

    “不是胖,是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

    “从彤姐,你这不是骂我吗?难怪我嫁不出去,原来是一直都没有女人味。”

    “不是,不是啦!反正你现在的模样,比以前更好看了就是。”

    夏芳菲怕她继续纠缠下去,就喊,“过来坐,过来坐!”

    “今天晚上有什么节目?”

    顾秋找了个话题。

    夏芳菲说,“今天晚上这么安排,先吃饭,然后到公司内部的KTV娱乐一下。唱唱歌,跳跳舞。”

    这里,可就顾秋一男的。

    夏芳菲,白若兰,从彤,陈燕,哇噻——这是要疯了的节奏,四个都在,要是再加上程暮雪,就凑齐了。

    夏芳菲知道,陈燕是从彤的死党,闺蜜。她们两个关系极好,自己和白若兰当然亲近一些,情同姐妹。

    按理说,顾秋今天晚上的时间,应该交给白若兰。

    可从彤在,只怕这希望要落空。

    大家听说今天晚上一起去嘿歌,一个个都同意了。

    一群好友在一起,倒也开心。

    陈燕问,“还有其他人吗?”

    夏芳菲摇头,“就我们自己吧,没有其他人。”

    顾秋是国家干部,不宜在公开场合下露面。再说,夏芳菲也没有这打算,所以只叫了自己人。

    本来叫周琴来的,但是周琴要和江世恒谈结婚的事。

    因此今天晚上她不能出席。

    晚上的酒宴,真的很丰盛,这不是铺张浪费,而是公司有钱。象双娇集团这样的上市企业,每年的利润翻番,人家要花点钱为自己庆祝一下,别人自然不能说什么。

    再说又是企业内部餐厅,所以今天晚上的东西,全都是高档货。

    酒是正宗的法国拉菲,菜是山珍海味。

    夏芳菲,白若兰,陈燕,从彤,都是女的,顾秋见了,“这不太好吧,我一个男人,要不我还是退出去算了。”

    白若兰说,“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多叫几个男的过来。这样你就心理平衡了!”

    夏芳菲的脚,轻轻地踩了她一下,不能太露骨,让从彤知道了不好。

    陈燕道:“这是你的福气,有我们这么多美女陪着你,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尤其是我们的白总,对那些男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今天你就偷偷乐吧!”

    从彤道:“是啊,身在福中不知福。若兰和芳菲姐可从来都是不正眼看男人的,今天晚上你走运了。不过你可不许喝太多酒。”

    “为什么?”

    从彤道:“不信你们就试试,反正我是没事,你们不觉得吃亏就行!”

    听到这话,几个人都愣了。

    夏芳菲喊,“来,开餐了,开餐了!”

    “我们喝酒!”

    大家一齐举杯,为白若兰的回归而庆祝。

    “若兰,我们敬你!感谢你回到我们的身边。”

    白若兰坐在贵宾的位置,夏芳菲坐在她的左手边上,顾秋在右手边上,顾秋的右边是从彤。

    夏芳菲坐在白若兰左边,她的左边是陈燕。这样一来,陈燕与从彤又是相邻。

    白若兰看到大家这么热情,也微笑着端起杯子,“感谢大家的热情,这杯酒,我们干了!”

    碰了下,大家一起喊,干杯——一杯红酒喝下去,大家重新落座。

    顾秋道:“白总,我是这里唯一的男人,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的归来!”

    白若兰心道,你还是我唯一的男人呢!

    听到顾秋这么说,她就端起杯子,“那我就和这个唯一的男人喝点,不过今天晚上,你们可不许灌我一个人的酒,喝酒要尽兴,随意些更好。”

    大家都说行,没问题。

    顾秋和白若兰喝了一杯,夏芳菲喊了,“别总是急着喝酒,吃点东西吧,否则对胃不好!”

    她给白若兰夹菜,顾秋坐在那里,感觉到右边的大腿上多了一只手。那是从彤的话,顾秋望了眼从彤,“你也跟白总喝点!”

    从彤点头,当然要和白若兰喝酒。

    从彤举起杯子,“若兰,我敬你!”

    白若兰道:“好姐姐,别这样行么?让我歇歇气。我可是马不停蹄,从新加坡到大陆,一直在奔波,你们不能一直灌我的酒啊!”

    从彤道:“我们这么久没见了,喝点吧,少喝点。”

    白若兰的酒量,哪是从彤能比的?她就道:“那不行,既然你举杯了,我哪能随意。我最讨厌那些官场上的人了,虚情假义,我们两个不来那一套,干了吧——!”

    从彤说行,微笑了下,把酒干了。

    连喝了二三杯,从彤的脸首先红了起来。

    她坐下去,手就落在顾秋的右腿上。顾秋伸手抓住她的手,刚问一句,“你没事吧?”

    左边~对,就是左边!

    左边的大腿上,多了一只手,柔柔的。顾秋心里一跳,白若兰这是闹哪出啊?

    顾秋尽量把身子贴着桌子边缘,另一只手轻轻握住白若兰的手。

    白若兰的手好柔,捏在手心,感觉挺舒服的。

    这时夏芳菲说,“若兰,我这个做姐姐的敬你一杯怎么样?”

    白若兰抽回了手,“行啊,不过我有个要求。”

    夏芳菲问,“什么要求?”

    白若兰道:“你得把眼睛闭上。”

    夏芳菲瞪大了双眼,“什么意思?”

    “等我们喝了酒,你闭上就是了嘛!”

    谁也不知道白若兰搞什么鬼,夏芳菲把杯子举起来,看到白若兰一脸笑容,两杯相碰,她率先把酒干了。

    白若兰看到她把酒喝了,自己才慢慢喝完杯中的酒,从她鼓着的嘴里,能看出来,酒没有咽下去。

    却晃了晃杯子,指了指夏芳菲的眼睛。夏芳菲皱了皱眉,还是闭上了双眼。

    白若兰揉过她的脖子,在陈燕等人惊讶中,她把嘴对准了夏芳菲的唇,天啦——众人分明看到红酒从白若兰嘴里流出来,弄了夏芳菲一身,酒水沿着夏芳菲的脖子,流到衣服里面去了。

    唔唔——夏芳菲猛地睁开双眼,急得站起来,扯了张纸巾来抹嘴,“你——”

    白若兰格格地笑,“我又没病,你怕什么?当我是男人好了!”

    夏芳菲红着脸,“这么大人了,你丢不丢人?”

    陈燕装作没看到,从彤看到夏芳菲闹了个大红脸,也就格格地笑。

    顾秋心道,看来白若兰是故意向自己暗示什么。

    他当然知道,其实白若兰的胆子大得很,只有你不敢想的,没有她不敢做的。

    白若兰也在笑,“芳菲姐还害羞,这里又没外人好吧!”

    夏芳菲瞪了她一眼,“你是故意让我出丑吧!”

    陈燕笑呵呵地站起来,“白总,这会该轮到我了吧?我敬您一杯。”

    白若兰看着陈燕,“别白总白总的,非上班时间,我还得叫你一声姐。感谢你对公司的支持,我听芳菲姐说,你现在可是她最得力的助手,这杯酒我喝,等下我还要回敬你,希望从此以后,我们大家一条心,把公司发扬光大。”

    陈燕笑着和她碰了一下,把酒喝了。

    白若兰一口气喝完,抹了下嘴,坐下去的时候,手又落在顾秋大腿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