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2216122/

正文 第1316章 唐书记的偶遇
    刚要出城,顾秋的手机响了。

    号码有些陌生,顾秋看了下,还是接通了。

    换了有些人,对于那些陌生号码,一概不接,哪怕人家就是有急死人的事,他反正就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视而不见。

    顾秋喂了声,电话里竟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顾秘书,你在哪呢?”

    “夏——夏台长,怎么是您?”

    夏芳菲的电话,让顾秋十分震惊,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号码?顾秋惊讶地问道,夏芳菲的语气很平静,“我也在五和县,你要是还没回去的话,能否等我一下?”

    顾秋当然没有拒绝,虽然他不知道夏芳菲和老板的关系,但他能隐约感觉到,夏芳菲在老板面前有特权。

    顾秋道:“您在哪?我们过来接您。”

    夏芳菲道:“我正和黄书记在醉仙楼吃饭,他出去了,我抽空给你打个电话。方便吗?”

    “方便,我们马上就到,在楼下等您。”

    “你们吃饭了没有?要不一起吃吧!”

    “谢了,我和老陈刚吃过,正准备回市里呢?”

    “那好吧,麻烦二位了。”

    顾秋挂了电话,“老陈,看来得我们还得回去一趟。”

    “哪?”

    “醉仙楼,你知道吗?”

    “知道!”陈达意把方向盘一打,掉头去醉仙楼。

    经过城南路口,一辆红色的奔驰跑车刷地撞过来,十字交叉路口,它就那么突兀,那么张扬。

    中间站着一个交警,看到这辆车子的时候,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敬了个礼。

    车上坐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染着黄发,戴着墨镜。皮肤有点黄,其他的,看不太清楚。

    老陈本来走在前面,硬生生的被她挡住,只得来了一个急刹车。

    顾秋当时没注意,差点就撞到档风玻璃上。

    “怎么开车的?草!”

    老陈骂了一句,对方取下墨镜,回头看了一眼,朝老陈竖起了中指。

    “老家伙,不会开车就回家休息,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你落伍啦!”

    老陈好郁闷,正想说几句,对方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呜——!车子飞驰而去。

    “这,什么人啊?素质!”

    顾秋看到那车,连车牌都没有,交警不但不拦,反而恭恭敬敬的。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这女子应该有些背景。

    他就摇摇头,“现在的官宦子弟,大都如此。你说也没有。看到没,人家交警还给她敬礼呢!”

    老陈叹了口气,“五和县够乱的。今天我们两个出来,尽碰一些什么事啊?”

    顾秋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两人过了路口,来到醉仙楼门口。

    没想到这里的生意如此火爆,停了好多车。

    不过大都是单位的公车,象五和这地方,私家车并不是太多。这年代,能养活一台手机的人,都得瑟得不得了,更不要说是一辆车了。

    顾秋和老陈在车里呆着,只要夏芳菲出来,他们就连夜回市里。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巨大的汽车马达声。

    那辆红色的跑车又开过来了,车子不停停车场,而是直接开到人家饭店门口。

    黄头发的女孩子跳下车,随手把钥匙一扔,直接进大厅去了。顾秋一直看着这女子,个子不高,估计一米五六,五八的样子。

    打扮得很前卫,脚上穿一双白色的靴子。

    他在心里琢磨,这女孩子必定是五和县哪位权臣的女儿,否则她能如此神气?

    虽然她的打扮很前卫,但是她的长相和肤色,的确不怎么样。而且言语颇为不敬,素质也不好。

    顾秋拿起一包烟,抽了支给老陈,“我们就在这里等吧!”

    老陈说,“我眯一会,到时你叫我。”

    他就放下椅子,躺下去。

    顾秋望着这醉仙楼,三楼的楼房,一排过去怕有百把米,透过这里的窗口望去,人来人往。

    光是外面的车子,都停了近百辆。

    顾秋暗道:“这么好生意,老板人缘不错。”

    他琢磨着夏芳菲肯定没有这么快,把车窗留了一条缝,也放下椅子休息。

    夏芳菲坐在包厢里,黄柄山推开门进来,又随手关上。

    她就在心里奇怪,“怎么只有二个人吃饭吗?刚才黄柄山不是说,他们县委的几个人请客么?”

    最起码的,宣传部,或电视台的领导,总得陪陪啊?

    夏芳菲是市电视台副台长,今天来五和参加一个节目录制,她负责指导,点评。

    黄柄山笑着道:“不好意思,他们几个临时有事,来不了。就让我陪你吃个饭吧!”

    夏芳菲总觉得黄柄山的笑容里,带着一种不安好心的味道。她只能说,“黄书记日理万机,我怎么好意思呢?”

    黄柄山笑道:“没关系,今天我推了所有的应酬,还有啊,这档节目,如果不是因为你亲自指导,哪能如此完美。我代表五和县人民感谢你,这杯酒,是五和县人民敬的,夏台长,你可不能不给面子啊!”

    夏芳菲端起小杯子站起来,“敬字不敢当,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五和县人民的热情。”

    黄柄山跟她碰了下,一饮而尽。

    喝完第一杯酒,黄柄山做了个请的手势,“吃菜,随便吃点。可能这里的饭菜,不如市里那么有档次,还请将就一下。”

    饭菜当然很丰盛,两个人,几十道菜,桌子上就已经摆了十几样,而且还在绵绵不断地上传。

    夏芳菲道:“黄书记不必客气,我们也不是头一次打交道,大家都熟人了,随便些。”

    黄柄山微笑着点点头,从身边的包里,拿出来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长方体的盒子,外面有纸包裹,上面还贴了花,黄柄山微笑道:“夏台长,这是一点小心意,还请收下!”

    夏芳菲心里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黄书记!”

    黄柄山道:“打开看看再说!”

    夏芳菲把东西推过来,“不行,我不能收您的礼物。”

    黄柄山又推过来,“先看看嘛,也许有惊喜。”

    “那你先说,这里面是什么?”

    “嗯,容我先保密一下行不?反正就一二分钟的时间。打开看看吧!真的。”

    夏芳菲有些迟疑,拿起盒子,撕开了包装。

    一个红色的小锦盒露出来,揭开盒子一看,“喔——!”

    一条很精美的钻石项链,安静的躺在盒子里。夏芳菲脸色一变,“黄书记,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送你的,因为我认为只有这样的好东西,才配得上你。”

    夏芳菲把盒子盖上,摇头道:“这个我不能收!”

    “为什么?”

    黄柄山的眼神,变得严励起来。

    夏芳菲当然知道,这种只能送给情人的礼物,是什么意思?当我白痴啊?

    再说,就算他黄柄山有这个意思,她也没这个心。这条项链或许价值几十万,但她决计不能要。

    有时钱财,就是一个深水炸弹,今天你收了这项链,它就会带着你,坠入万劫不覆的深渊。

    夏芳菲神色冷峻,没有说话,她在琢磨着,难道黄柄山也打自己的主意?

    这些年,打自己主意的人不计其数,夏芳菲也是战战兢兢地过着日子。

    黄柄山道:“是不是嫌礼物不够重?我可以再送你一栋别墅。只要你喜欢,不管在哪里都行。”

    夏芳菲摇摇头,“黄书记,可能你误会了,我夏芳菲不是那种女子。贪图享乐,爱慕虚荣。”

    黄柄山道:“你是什么样的女子,我不在乎。我只要你一个承诺,收下它。”

    夏芳菲站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

    拿起包,就要离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