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2242487/

正文 第1330章 谣言
    “铃——铃——”

    办公室的电话响起,秘书韩琛接了电话。

    “打顾秋同志接电话。”

    对方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喊顾秋的大名,韩琛当然知道,这是上面领导的电话。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喊了句,“顾书记,是秘书长。”

    顾秋没太多在意,伸手接过电话,“秘书长,您好!”

    秘书长在电话里说,“跟你说点事,有人反应,说你借机打击报复,排除异己,在奇州大搞清算。”

    顾秋笑了起来,“有吗?怎么会这样?我倒是真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如此褒奖我。”

    秘书长道:“这可不是一种好现象,你可是知道唐书记的为人。他最恨别人搞什么派别斗争。”

    顾秋的确听说了,唐书记此人,最烦,反感这种事情。一旦让他知道,有人挟私报复,拉山头主义,他就会严厉打击,决不容情。

    所以秘书长打电话过来,跟顾秋通个气。

    显然他也是看在顾秋,终于把老板的终身大问题给解决了,这才如此关照,否则他才不会打这个电话。

    秘书长很忙,没多少时间闲聊,说了几句,匆匆挂了电话。

    顾秋坐在那里,琢磨着这事。

    闹哪出啊?不就是处理几个不安份的干部嘛,顾秋倒是不担心他们能腾出多大的浪来。

    唐书记最烦别人搞挟私报复,拉山头主义,顾秋呢,也烦人家在背后捅刀子。

    这又是谁呢?

    韩琛在办公室里,接到老婆的电话,英姿说,“晚上早点回来啊,我准备好了。”

    韩琛心里明白,英姿从外面旅游回来,两夫妻一个星期不见,估计有一场大战。韩琛正笑着,“好啊,好啊!包你满意!”

    英姿在电话里娇哼一声,“大色狼!”

    韩琛比英姿大十几岁,娶了个嫩妻,当然百般呵护。不过英姿正值风华正茂的时候,在那方面的需求也不是一般的小,再加上小别几日,难免有些干柴烈火的味道。

    正和娇妻电话,听到老板在喊,“韩琛,你进来一下。”

    韩琛跟英姿说了句,马上把电话挂了,来到老板办公室。顾秋吩咐道:“你去准备一下,晚上随我去省委。”

    额!

    韩琛不敢怠慢,点头出去了。

    我的个妈啊!

    这不是折腾人吗?刚刚才和老婆约好,晚上回家有节目,唉!

    韩琛叹了口气,人算果然不如天算,今天晚上要去省委,老婆那里只得请个假了。

    英姿接到电话,无比失落。

    “不去不行吗?那你不回来,我找别人了。”

    韩琛心里一急,“你敢!”

    英姿把嘴一翘,“我不管,反正今天晚上你必须回来!”

    韩琛一想,“这样吧,你现在就去省城把房间开好,我和老婆办完了事立刻过来。”

    英姿也觉得这办法不错,于是就应下来了。

    纪委书记杨竹英来到顾秋这里,跟顾秋说,“顾书记,我听说有人在省里告状,说我们挟私报复,排除异己,搞清算,我看这事,必须跟上面解释一下。”

    顾秋说,“解释什么?你能解释得清楚吗?”

    杨竹英道:“这件事情是我决定的,我总不能让你也背上这黑锅吧!我要去省委,跟唐书记谈谈这个问题。”

    顾秋看着杨竹英,四十来岁的人了,皮肤依然这么好,不可否认,杨竹英懂得保养。其实杨竹英的个子并不高,刚刚一米六零,但她的身上,始终有种令人感觉到高大的气息。

    顾秋见她如此执着,这才道:“有句话说得好,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是为国家,为地方,为群众利益出发,没什么不对的。既然做了,就不怕人家说。如果怕人家说,那我们还要不要做事啊?人,不能总做老好好,要有自己的个性。这件事情,我一肩挑了,竹英同志,你不需要担心。只要你把工作抓好了,哪怕上面真的把我撤了,我也无悔。”

    杨竹英听了这话,心里亦有些感触。

    顾秋说,“你回去工作吧,我已经叫韩琛准备了,等下就去省委。”

    杨竹英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先过去了。”

    顾秋准备了一下,喊了韩琛去省城。

    杨竹英回办公室时,组织部庄伟过来了。对于杨竹英兼任副书记一职,庄伟在心里有些胆寒,为什么会是杨竹英呢?

    论资历,论能力,自己这个组织部长并不弱于她啊?

    两人在走廊里相遇,杨竹英喊了句,“庄部长。”

    庄伟笑了下,“竹英同志,这是到书记那里过来吗?”

    杨竹英说是,庄伟就和她一起走,很快就来到杨竹英办公室。这是她在市委副书记的办公室。

    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每个职务都会安排一个办公室。有些领导,会安排每周几天时间,轮着转。

    当然,更有些领导会在酒店办公。

    庄伟走进这办公室,打量着这里,“怎么不换一下啊?该重新装修了。”

    杨竹英说,“没这个必要吧,陈舟山同志上任的时候,刚刚新装修过。”

    “庄部长,坐!”

    庄伟点点头,“这办公室的风水不怎么好,你还是改改吧。舟山同志就是因为这个,被误伤的。”

    杨竹英看了他一眼,庄伟说得可是有意思,里面的含义好深呢。

    杨竹英道:“你还信这个?”

    庄伟笑了起来,“那倒不是,其实我也不懂,只是听人家说起,我才提醒一下。”

    杨竹英知道,他应该是有话要说。

    只是庄伟不提,她也不方便问。

    秘书倒了茶,杨竹英道:“喝杯茶吧,这可是新茶。”

    这话里话外,都有些催促的味道。庄伟呢,却是坐下来,准备长谈,“竹英同志,最近外面有人传言,你知道吗?”

    杨竹英笑道:“谣言止于智者,人家传什么,我们没必要去计较。顾书记说了,做好本职工作,问心无愧就行。”

    庄伟道:“那是,顾书记这人就这样,挺硬气的。他要是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不过,也有人说,无风不起浪,传来传去,总归不好。”

    “那可不。嘴巴长在人身上,他们要怎么传,那也是他们的权力。我国可是有明文规定,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力,这一点,我们没法剥夺。”

    庄伟就叹了口气,“唉啊,我这个组织部长也挺难当的,这段时间不知有多少人向我诉苦。有些人说他们是被误伤的,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这不他们这一打盹,就被纪委给抓住了,的确有些冤枉。”

    杨竹英说,“那就没办法了。既然是打盹,自然就是有错,如果以这个为借口改变我们的工作方案,岂不是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希望,他们都这样炮制,找这样那样的借口,我们的工作就更被动了。庄部长,在原则问题,我们是不能妥协的。再说,有些人真的是没有心思在工作上,既然如此,我看他们还不如回家种田。”

    “既然没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就不要趟这圈子。”杨竹英又说了这么一句。

    庄伟却是一个劲地点头,“你说得对,既然进了这圈子,就要一心扑在工作上,为党,为国家,为人民造福利。”

    喝了口茶,庄伟站起来,“你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了。”

    杨竹英也不送,坐在那里琢磨着一些事情。

    她当然知道,经过自己这么一番打击,下面肯定有很多人不服气,到处申冤。庄伟那里,自然也有不少人上门找他,希望能挽回一下结剧。

    庄伟今天过来,就是奔着这个目的。

    可杨竹英知道,这个口子不能开,一旦开了,以后的工作就开展不下去了。因此,她只能咬着牙顶上。

    ps:今天要努力把鲜花涨到四百,兄弟们,可以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