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12-19797977/

正文 第1546章 敬酒的尴尬
    第1546章 敬酒的尴尬  

    “铃——“顾秋手机响了,为了不打扰他人,顾秋主动出了包厢接电话。

    说了几句话后,匆匆把电话挂了。

    正欲进包厢,背后有人喊了一句,“哎,这不是顾秋吗?”

    顾秋回头一看,唐明?

    来人的确是唐明,他是唐书记的儿子,也是唐家第三代中,顾秋比较欣赏的年轻人。

    “唐明,你怎么也在这里?”

    唐明笑笑,握着顾秋的手,“听说你来京城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什么时候到的?”

    在京城,能到这种会所来的,都是有名望的大少们。而且以年轻人居多,很少有上年纪的中年人过来。

    唐明心里清楚,以顾秋对京城的了解,应该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所以他就猜测到,肯定是有人请顾秋来的。

    唐明还真是厉害,连这个都瞒不住他。

    顾秋倒是没想过需要隐瞒什么,直言道:“上午刚到。怎么?你也来这里吃饭?要不一起吧!”

    唐明看看表,“我约了人。就不打扰了。”

    顾秋跟他挥挥手,看到唐明离开,他也进了包厢。

    会所的外面,两辆小车停下。左定国下了车,抬头看了下招牌。一名侍应生马上过来打招呼,“左少,您来了!”

    左定国沉着脸,“我定的包厢呢?”

    “这边请,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左定国也不吭声,直接往里面走。

    另一辆车上,下来一对男女,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两人跟在后面,一起来到包厢里。

    这个包厢,正好在顾秋他们吃饭的对面。

    几个人进了包厢,左定国一屁股坐下来,点了支烟,“群少怎么还不来?不给老子面子是吗?”

    对面的白西服男子道:“不可能吧!他这个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失信的,放心好了。”

    左定国一肚子怨气,最近他发现一些令大家不愉快的现象。自从他们左氏三兄弟被处分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不给他面子。

    而且他家左首长的身体问题已经曝光,老爷子也是隔三差五的进医院,照这个状况下去,只怕左家真的要这样垮了。

    今天左定国是出来有事的,约了这几个人出来聊聊,没想到那个群少居然让自己等这么久,左定国心里老大不痛快。

    正准备发火,外面有人敲门。

    群少来了,身边带着一名身材不错的妞。

    “不好意思,来迟了。”

    群少递了一轮烟,“我刚才碰到晓静了,跟她聊了几句。”

    左定国本来一肚子火的,这会又把目光投过来,“她怎么来了?”

    “不知道,好象是过来吃饭的吧,应该是有人请客。”

    左定国就不解了,左晓静的为人他太了解了,一般的场合下,她是不会出来应酬的。

    能在这里吃饭,想必不是那么简单。左定国很想知道,请左晓静吃饭的是什么人?

    群少说,“定国,我可听说,姓顾的今天来京城了。”

    白西服的男子问,“他来干嘛?”

    “听说是降为副厅级了,到驻京办来主任的。”

    “靠,不会吧?驻京办?”

    旁边的人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顾秋竟然来驻京办当主任?哈哈,这可有得玩了/。

    不管左定国他们现在是什么级别,只要是在京城这地盘上,肯定比顾家多一些人脉。

    听说顾秋来驻京办,有人就笑了起来。

    左定国道:“得了,先上菜吃饭吧。”

    群少喊了一句之后,马上上菜了。没一会,一名侍应生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群少瞪大了双眼,随后道,“知道了,你去吧!”

    “定国,查到了,晓静跟唐明在一起。”

    “唐明?”

    “没错,他们就在楼上的包厢,两个人。”

    群少的意思很明显,左定国哪又听不出来?“我去看看!”

    左定国站起来,就要朝楼上去。

    群少伸手把他拉住,“你去干嘛?她和唐明一起吃饭,这不挺正常么?”

    左定国看了群少一眼,“没你什么事。放手。”

    群少见他这脾气,只得松了手。

    左定国走出来,大步朝楼上去了。

    来到包厢门口,正准备闯进去,突然又停下来。左晓静跟唐明在一起也不错啊?我凑什么热闹?

    如果能够和唐家拉近关系,估计比什么都强。

    就这一琢磨,他就不进去了,转身就走。

    唐明正和左晓静在说话,“刚才我碰到顾秋夫妇了。”唐明也是无意中提了一句,左晓静的脸色,却有些不太正常了。

    唐明问,“你这是怎么啦?”

    左晓静说,“没事。不要管我。”

    唐明道:“那我们去敬杯酒吧!”

    左晓静看了唐明一眼,唐明见她脸色不好,只好道,“那行,我去去就来。”

    拿了杯子和酒,走下楼来。

    顾秋和江龙他们正在喝酒,唐明提着瓶子进来了,“额,江龙!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你在这里请顾秋兄弟吃饭。”

    他就望着顾秋道:“刚才碰到你,你怎么就不说呢?”

    顾秋道:“我没说,你不照样来了?”

    唐明哈哈大笑,江龙道:“唐明,你鼻子好灵啊!”

    唐明端起杯子,“知道你们在这里吃饭,我能不过来敬酒吗?来,我敬四位,先干一杯,再轮着来。”

    江龙道:“你这小酒量,还敢跟我轮着来?”

    唐明讪讪道:“这是诚意嘛,来,走一个,走一个。”

    唐明敬了一圈酒,对顾秋道:“既然到京城了,你自己说吧,什么时候轮到我?”

    顾秋懂他的意思,浅笑道,“什么时候都成,我在京城就你们几个朋友而已。”

    唐明道,“行,那就晚上,我为你接风洗尘。江龙,你们也一起来啊!”

    唐明敬了酒离开,刚出来,就碰上群少。

    群少咦了一声,“唐明,你这是给谁敬酒呢?”

    唐明自然不知道他们也在这里吃饭,说了句,“江龙呢!”

    听说江龙也在这里吃饭,群少心里明白了。

    伸手拍拍唐明的肩膀,“上去陪你的美人吧,这里就不要你担心了。”

    唐明见状,跟他打了招呼,这才上楼来。

    群少回到包厢里,“江龙也在这里吃饭,就在我们对面的包厢。”

    听说江龙在这里吃饭,他们自然也要过去走一趟。人有时就是这样,虽然心里不太情愿,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到位。

    左定国呢,跟宁家没仇,当然要过去走一趟。

    “那我们去走一趟?”

    群少放开身边的女人,看着左定国。

    左定国拿起酒杯,“去吧,去吧!”

    三人一起出来,后面的拿着酒瓶。江龙正和顾秋说事呢,又有人敲门了。咚咚咚——“又是谁啊?”

    江龙拧起眉头,吃个饭也不安宁啊。

    顾秋望着门口,一眼就看到左定国。

    左定国显然也看到了顾秋,脸色当时就沉下来。他可是万万没想到,江龙在这里请客的对象竟然是顾秋夫妇。

    此刻他在心里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了这个家伙。

    同时,他也怪群少这消息太不灵通了。如果知道江龙和顾秋都在这里,他怎么可能过来敬酒?

    群少呢,看到顾秋后,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要知道顾家和左家可是对头啊!

    给自己的对头敬酒?有病吧?

    看到左定国的目光这么阴沉,群少后悔死了。

    但是此刻,他们三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江龙看到左定国,“你们这是干嘛?别搞这一套,别搞这一套,让我们安安静静吃个饭吧!”

    左定国终于缓过神来,“既然这样,那好吧,就不打扰了。”说完,退出了包厢。

    出了门,随手把杯子狠狠的扔在地上,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