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8968-16709397/

第一百四二章节 暗幕袭来第一51赴死
    第一百四二章节 暗幕袭来第一51赴死  

    “四套增强附件加持,阿尔法涡扇飞翼和涡扇飞翼增强套件,可以给“诺丁山勋爵”的莲花带来强大的瞬间加速动能,雷神外骨骼装甲给他提供了双持龙式斩舰刀的力量,但仅仅是这样,面对麦德龙也只是具备了压倒xìng优势,还不至于三刀,又怎么可能三刀于掉他……但“诺丁山勋爵”威尔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竟然以险到豪厘的拼着挨上对方一刀,从而限制了对方的位移,再用强大的装备压制,三招爆敌,他的确只用了三招”

    “观众朋友们,我不得不说,他完成了他之前的宣战承诺让我们为威尔欢呼他的强大,让我们看到了韦恩战队的崛起”

    “…河畔星主场的观众们,此时此刻,我和你们同样自豪我正式宣布,你们最专业最了不起的首席解说,正式升格成为威尔战队的粉丝”

    看着马特宁不可抑制的从解说台起身欢呼,一旁的肯特嘴抽抽,心想自己大概再练一百年,也学不会这家伙这样由黑转粉,毫无生涩无比自然圆融的脸皮。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

    河畔星的“群光广场”“莲月广场”“府井广场”“凯单商城”等等几条星球的主要中心地带,比节rì还要热闹,黑压压的人cháo已经将这些星球主于线路挤得水泄不通,面对着光屏定格在赛场上那台因为各种构件加装而显得异常魁伟的机甲,人cháo仿佛还能感受到刚才那让人窒息的三刀,然后他们任由心中的这份激动在心肺翻滚,喷薄爆发出压倒一切的喝彩欢呼。

    多少年了河畔星的方程式队伍从来没有挺进过大星区的八强之席。成为大星区顶尖方程式的强队。而今天,他们值得为此激动,彻夜不眠,尽情的挥霍啤酒和香槟。

    河畔星泡桐小道上,女孩匆匆拉着自己的男友,汇入人群聚集的酒吧,加入到欢呼的人群里。

    河畔星各条线路上的车流停了下来,无论是出租车里的驾驶员还是乘客,那些陆航车里的居家三口,小白领,或是豪华陆航车后座的老板和前排的司机。都这样聚jīng会神的盯着车载视频的这一战,然后攥拳狠砸激动不已。

    那些观赛场合,口中信誓旦旦说着“我打赌,威尔绝不可能三招爆掉麦德龙要知道麦德龙如何如何……”的人们,此时此刻也适时闭上了嘴巴怂眉搭眼,似乎还不敢相信,那机师威尔居然连爆三台古兰森小队机甲,然后带着一身顶级装备,三刀解决麦德龙的场面

    激动不已的民众们自发的聚集到了桐树大街的韦恩庄园之外,挥舞出希望见到机师“威尔”的横幅

    而韦恩庄园的保安们则有序的阻挡热忱的人cháo,一边礼貌微笑的回应,“伯爵目前并不在庄园内,我们会转达要求……如果有机会,伯爵会在近期安排他举行个见面会,但估计很困难,因为接下来就是半决赛,甚至决赛,战队会全力冲刺……”

    实训丨基地,林南笑着半开玩笑的对林薇道,“这下内部纷争可是尘埃落定,以我看,大可以把队长的位置,交给威尔了。”

    方程式小队之间的对话讯息,早在他们这里有备案,所以威尔和哈曼德之间的赌注,他们也是知道的。

    韦恩公司米兰星总部。

    面对圆桌会议上的众多家族中人,看着电视直播进入到的回放阶段,林威这才对桌上众人道,“这下没人质疑林薇当初签下他,强行插队进入战队主力的决议了?”

    “威尔对我们,已经是举足轻重的重要而且,我有预感,或许我们韦恩公司,将籍由这场方程式,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局面……”伯爵林威面对全员,神态有一种历经沧桑过后,泛出的希望,他的身体因为病疾而有些单薄佝偻,但此时却仿佛焕发了贲张的生命力。

    “在那之前,我们要做好迎接变革的准备……我们河畔星伯爵家,将进入到以前不敢想的上层位置但在这之前,却可能是黎明前最难熬过的黑暗……我们集体要做好面对黑暗,通往光明的准备。这是考验我们家族,是否团结一心的时候到了”

    方程式直播大楼,那场惊心动魄偶的直播刚刚结束,马特宁来得及换了身衣服,刚刚走下大楼,准备进入他那辆心爱无比84年的庞蒂克GT陆航车,就突然被一群人围住了。

    马特宁人生里经历过无数场被殴打的经历,所以他痛定思痛后在修身馆学了一身本事,现在“喔哈”一声摆出一个搏击术架势,准备应对这些很可能因为解说而招致的仇端。但他很快发现周围这些人和以往那些狂热的方程式粉丝们不同这些人只是一身黑服静静的站着,却让他感觉到强大无比的压迫力,仿佛他现在抢先出手,很可能连一个人都摞不倒。

    而且这里是直播大楼,对方竟然能不惊动保安把他围住,这委实不同寻常

    对方中走出一个面sè和善的男人,开口道,“著名的马特宁主播……久仰大名。我们是星区调查分局的人……”

    “我做了什么违反乱纪的事情,要出动你们这些鹰犬?”马特宁冷嘲一笑,“我的所有外来收入都是进行的正当商业活动,有什么问题吗?”

    “有很大问题,”对方一笑,“一名方程式的主要解说,会对方程式比赛带来意想不到的影响力…在我们的调查中,怀疑今天获胜的韦恩战队背景的韦恩企业,河畔星伯爵林威,似乎正在进行着某些暗地非法的勾当。我们正在对这个家族进行严密的监控和调查取证……所以,希望你以后,面对韦恩战队的比赛,保持应有的压制态度……议会并不希望rì后在全盘逮捕这个家族的时候,会影响到民众的判断。”“”

    马特宁嘲讽的一笑,““怀疑”,“似乎”,“监控”,“调查取证”……瞧瞧你们用的都是什么词语,星区的调查局什么时候,可以不需要任何证据,就肆意进行威胁和定xìng了?还是你们这群人自觉势力已经大到没边,可以随意逾越大宪章规定的法案办事?”

    那名面sè和善的男人,似乎面对这番质问,有些不知如何反驳,所以他只能对自己的下属,歪了歪脑袋。

    一名黑衣人,眼底的厉芒一现,然后一脚猛踹上马特宁的小腹。这名解说就像是一样躬身弹撞在自己庞蒂克轿车壳面,窝着肚子,浑身汗珠直流。

    然后那个面sè和蔼的男人才陪他蹲了起来,抓住他的头发,扯起来仰面看着他,“从刚刚开始,我就对你那句出言不逊的“鹰犬”很恼火……但还是耐着xìng子,你原本以为我们是在跟你商量是吗?不不不,这不是商量,这是命令。不要让我们为难,更别天真的以为可以控告我们今天对你做的事情,我们可不想怀疑你和那个家族,有没有什么暗中联系,到时候,把你拘禁起来暗中调查,我们还可以有很多法子对付你……以后注意你的言论,明白吗,这是议会的意思,这是命令”

    等到这帮黑衣男人离开尚久,马特宁才缓缓从汽车边上爬起来,他不知道那个河畔星家族得罪了什么人,但连他这种方程式解说都会引来调查局的鹰犬。很显然,一张大网,似乎正从天幕,朝着那个战队的家族笼罩而去。

    方程式战队在进入休整期,静待半决赛到来的时候,机师“威尔”凭空消失,在人们印象中或许又不知道跑到哪个酒馆卖醉。林海恢复本来面貌回到韦恩公司,面对的却并不是一派挺进半决赛的激动热烈气氛,而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紧迫气象。

    “发生了什么事?”听着林威从会议厅暴躁如雷的怒吼。林海径直来到门外,看向静候的林薇。

    这是一种如临大敌的气氛。会议厅外的林薇微谨的站着,依次是林南等几名家族长老,往后依次是他们噤若寒蝉的随从。人人外表沉默,听到的是另一批人在关起门的会议室里被林威的训丨斥声。

    若是其他人在这种氛围下没轻没重,不懂位置尊卑的开口直问林薇,早被那些家族长者施以冷眼,但面前的却是林海,以他的特殊,这些长辈倒不会以对晚辈的严厉要求来面对他。

    家族的叔长对长幼尊卑那一套有严格的要求,林薇却不以为然,她的地位和家族内的声望,倒是让她可以视那些森严的规则于无物,所以她并不觉得林海此时直接走上来询问她有什么不妥。而这个家族里,或许也就只有他们两人,是这样的异类。其他哪怕林江林远山这样声望极大的叔长,其子嗣林德伦,林克,在这样的场合,也只有靠边站着,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

    而面前的林海,上个月还在PT会所,将他们在场大部分人的子嗣都收拾了一遍。如今有本事在清远学院担任特聘教师,竟然是连五大侯爵家族的后代都不给面子。虽然那场冲突近乎于有些奇迹般的消弭无形,但在场的家族叔长都知道这个林海得罪的人非同小可,而他似乎根本不担心那种后果。

    光是这种没心没肺的气质,就足以⊥他们对此人敬而远之。家族的两大异类,林薇和林海,果然不是白叫出来的。

    “董事会有几个成员,家族有几个长老,因为涉嫌一些非法商业活动,目前正在被调查局调查……这次,应该是冲我们战队进入了半决赛来的。”

    众叔长有些愕然的盯着林薇。刚刚方程式结束,林家这些外围长老就遭到了调查,这完全就就像是一场蓄意已久的针对xìng运动,而且,隐隐和他们战胜了古兰森小队有关。他们都有些猜测,心中隐隐的认知,但没有一个人,敢向林薇这样,当众说出来。

    而且,对林海这种私生子说明有什么用?

    他除了可以在学院担任一名教师外,对家族还有其他的贡献帮助吗?

    “为什么那些长老会做那些事。”林海皱眉。

    周围叔长一阵翻白眼,这个林海没大没小的程度,至少也要有些限度吧那些林家的长老,岂是你一个外围私生子可以议论指责的?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父亲会发这么大火气的原因,”林薇红sè眸子盯着林海,“做生意的,很难保证没有任何把柄,这些家族的长老,戴着贵族光环沾边的帽子,难免会不恪守贵族的律己要求,做出一些利用手中贵族权限,越界的事情…这次被人抓到痛脚,便在方程式这种关键时刻,反过来针对我们家族。暗处有人不想让我们走下去,不想见到我们的崛起。”

    林薇一席话,让门外的家族中人,都一片死寂的沉默,“……而且这个势力,还相当的庞大。”

    “是百合花贵族吗?”有一名长老开口。

    “他们根本没必要如此做,”林薇摇了摇头,“百合花大贵族已经派出了席远加入到方程式中,已经带领龙骑士战队轻而易举的杀入半决赛,龙骑士战队的表现,更是超越了二级方程式的水平。极有可能,如果我们有幸到最后的决赛,面对的也是他们…不过那时候,就算输了,我们的亚军身份,也足以支持家族的崛起。但这种行为,却不是百合花家族的手笔。”

    “挨个调查我们家族的每一个成员,每一个长老董事会成员,这种繁琐而yīn险的招数,百合花贵族的影响力在首都星圈,还没有在我们米兰星区持有这样的能量。”

    哗会议室门打开。那些受训丨斥的几个因为家族中人被拘留,而前来向家主坦白以求庇护的长老,集体青一阵脸,白一阵的脸上,显出一丝惊恐。

    因为在那头,怒火中烧的家主林威,捂着心脏,一脸的痛苦。

    “医生快来”有人从里面跑出来,惊呼。

    捂着心脏的伯爵,透过打开的会议室门,目光就那么直透过来,神情痛苦而复杂的,看到了林海。他似有什么话要说,千言万语,却一时无语。

    林海一直冷漠的眼睛倒映着这幕画面,冷漠的全程目睹,但心脏却莫名有些绞。

    然后伯爵就那样朝着冰冷的地面一头栽了下去。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

    请分享

    www.pgyzw.com

    读首发,无广告,去蒲公英中文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