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8968-18132490/

898.第898章 无用的努力
    898.第898章 无用的努力  

    腾格尔的文章没有再在环球媒体的报纸上出现。

    林海很关注,是因为那份报纸他也在看。

    他不确定为什么腾格尔的文章会消失了,但他隐隐觉得这里面有些什么不寻常,因此他决定将情况追查到底。

    “我们已经确认过了,本来这份文章的发布就十分敏感,天顶星科技和阿古斯公司背后最大的持股方,正是阿萨斯家族。环球媒体董事会不批准腾格尔在电视媒体上说话,但为了避免腾格尔偏激,他们最终还是让他在报纸上进行观点的发表。第三天晚上,腾格尔是在媒体总部被一群人带走的。据说是调查局的人,要让他前去配合一项调查,将人强行带离。当晚环球媒体的董事长接到了电话和见了一些人,随后这个版面就从发行和网络阅读量极大的环球日报上被紧急替换了。”李晴冬在光幕那头道。

    林海坐在椅子上,手持着的笔轻轻敲了敲桌面,“我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然后……”

    “他必须毫发无损的被放出来。”

    ***

    海明威餐厅。这家首都星最出名的餐厅之一,据说今天整个被一位财势极大的人物包场了。

    一辆辆的陆航车停泊在了餐厅门口,门口的迎宾将这些一看就来头不小的人迎进门。内里早已经有了一位身材高佻,披着纱巾,眉宇微蹙的女子静待。

    女子身旁已经有先到的一批人,有男有女,有眼力的人会看出这些男女中,有人是最近重组的下议院中,一直以实干而不结党雪狼势力,最终在这场清肃污浊中守得云开见月明,一举从参知晋升成为参议员的明斯克。

    坐在圆形沙发上的那名外貌和衣着都并不惊人的女子是约克侯爵家族非常出名的奥娜,这名女子不光有约克家族的背景,在多个她所涉及的领域都手腕强劲。

    而刚到来的人中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外貌和面容都极为俊朗的青年军官,他叫做蒙巴列,在帝国军界最出名的青年军官中,这名来自蒙巴列家族的男子位列前三,而第一位则是无人不晓的人杰江上哲。

    蒙巴列目前是太空军第五舰队,是第三批上前线轮战的军官中刚下来的将领,在那场和西庞人的太空战中,他一力指挥自身驱逐舰击毁三艘西庞人的战舰,荣获功勋回国休整以待再战。

    蒙巴列对那站在人群中的女子开怀一笑,“美丽的弥思朵总裁……你知道吗,从战场下来,还能够和你们相见,这就是最大的荣幸和我们为之战斗的意义了吧。那么,夏盈小姐呢?”

    电梯门打开,一身绿裙的夏盈走入进来,“蒙巴列上校,像您这样的战斗英雄到来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看到夏盈的到来,众人都纷纷起身。

    蒙巴列正容道,“夏盈小姐,蒙巴列家族都是武士,我们愿意为任何正义的事情而战。”

    当所有人都到来聚集在餐厅一个偌大房间之中后。

    夏盈开门见山道,“腾格尔是新闻界了不起的人物,也是很少敢在任何时候都仗义执言的人,天顶星公司和阿克斯公司究竟有没有那些问题,暂时不论。关键是当一个人敢于站出来质疑说出自己所掌握疑点的时候,这个人却失踪了。而且,他还是一位努力捍卫客观真理的人。他的失踪引发了外界强烈的反应,很多人对这件事异常愤怒,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众人皱起了眉头。

    “当务之急,是要确定他的安危,我相信他还不太可能已经遇害,但是要将人从阿萨斯家族手中捞出来,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奥娜皱起眉头。

    今天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天顶星和阿克斯公司背后就是阿萨斯家族,这两个公司的问题,自然也就是阿萨斯家族的问题。腾格尔敢直接在媒体上公开发表不利于他们的言论,最终引祸上身。

    阿萨斯家族虽然在政变后一直保持着沉默,而且因为某些权衡的原因,他们家族并没有遭到政变后整肃的波及。现在民间竟然有针对他们的声音,他们当然要杀鸡儆猴,将某些苗头给扼止。

    作为曾经的同行,夏盈在倔强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对腾格尔这样的人有崇敬的情绪在其中,这一个记者出身的人,因为不畏强权的披露真相,客观而公正的评述事实,让他从记者到主编,再到环球媒体集团的董事和举足轻重的人。

    夏盈虽然和他并没有私下交情,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对他的佩服。所以面对腾格尔的这次遭遇,她要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夏盈小姐,您的父亲是这次事件中的功臣,而且重掌国防大臣之职,如果他出手,会不会容易许多。”

    夏盈摇了摇头,长长的睫毛微垂,“这件事我已经做过了,在我父亲回来之后,他基本很少在家里,而是立即接手手头上的工作,我也只和他通话说起过这件事,他的机要秘书临时给腾格尔一个国防部公职,然后派了人去向阿萨斯家族要人。然而阿萨斯家族却断然拒绝了,他们调出了腾格尔的个人记录,表示这个人根本不是国防部的公职人员,然后以此将国防部撇开,同时拒不承认腾格尔在他们手里。根据一些查到的信息,腾格尔的确被调查局给扣押了下来,但是目前国防部没有办法干涉到调查局。那里面有太多难以触及的地方。”

    众人神情都流露出凝重之色。阿萨斯家族的枝干网络仍然盘根错节,连国防部都无法从对方那里要出人来,可想而知这次他们是动了真格。

    这也是夏盈召集众人的原因。

    “如此来说……难办了……”蒙巴列眉头拧成川形,“我只有让蒙巴列家族出面,向阿萨斯家族那边说一下……毕竟阿萨斯家族当年还是欠了我们一些人情……到时候再看看能做些什么,希望他们的怒意平息,能够放人……总之,人能够出来就是大幸了。如果有什么……这些都是难以再追究的。”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蒙巴列家族虽然不是圆桌家族,但在鹰国的历史上,不乏一些家族很拥有一些话语权和不可让人轻视之处。蒙巴列家族就是其中之一,夏盈能请到蒙巴列家族的继承人到此,正是希望他们利用和阿萨斯家族曾经的交情和关系,能够出面交涉,让他们放人。

    当然,放人是最奢侈的要求,至于这个过程中腾格尔有没有经受过非人的折磨,已经不是他们再能保证的问题了。

    “我可以从下议院努努力,让议会中更多人将目光转移到腾格尔的同情和关注上面,议会这上面,会让阿萨斯家族产生压力……”

    弥思朵向夏盈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开口对众人道,“诸位,我知道,我们面对的是阿萨斯家族……这件事很困难,但是正因为困难,我们才需要集合群策群力,因为,我们不能让一个敢说真话的人,在无助中绝望的死去……”

    ***

    国防部那间办公室中,夏尔德处理了手头上的几个议案,回过头,对站在他面前的机要秘书鲁国手道,“我理解我那个女儿的做法,她所召集的那群人,也都过于理想化……”

    他旁边这位一直跟随着夏尔德的亲信,开口,“他们集合起来,应该还是能给阿萨斯家族一些压力的。”

    “压力?”夏尔德摇了摇头,“什么压力?阿萨斯家族只会嗤笑置之一旁。这次风浪如此劲急,然而那两个家族依然大树无波。这意味着什么?这是连女王都默许并认可的。有时候即便是战争,也要有相应的妥协和退让。民间跑出来一个人如此对阿萨斯家族针砭,并引起了很多反响。这件事持续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就像是两条船,在同一条狭道溪流间不停遭遇推波助澜,只会逼得双方在无可避免的情况下碰撞。”

    “西庞人才是目前最大的威胁,如果国内发生这样的碰撞……其后果是灾难性的。所以就连女王,也不得不默许他们的行为。”

    夏尔德喃喃道,“有的时候,为了最终的胜利……有些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鲁国手默然,他心想既然老爷已经直接将这件事定性成了牺牲,那就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认知,甚至还是高层上面的认知。

    只是小姐和那些聚集起来的人,他们明白他们的努力最终注定只可能功败垂成吗?

    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