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8968-24153936/

1180.第1174章 终章 苍穹浩瀚,璀璨如新
    1180.第1174章 终章 苍穹浩瀚,璀璨如新  

    帝王堡被攻破的一年后,宇宙战争才陆陆续续的结束。

    当帝王堡陷落,苏萨皇帝萨菲摩斯被逮捕,前新伊甸大祭司马肯森乱局身亡,苏萨的抵抗,也到了尾声,一个星期后,苏萨全境宣告无条件投降。几乎是紧跟着苏萨投降的脚步,十月,科特国也宣告投降,盟国的丹达国占领军进驻科特首都,总统萨拉丁随后被以叛国罪,战争罪逮捕,于次月被枪决于沙拉湖畔。

    随后,轴心国有大半小型邦国陆续向盟军投降。

    而泰瑞国任企图顽抗,泰瑞王和蒂西亚主席伊娃这两个轴心国最后的主要残余,想要依托本土浩瀚的战略纵深优势,开辟其他战场。但轴心国世界委实气数已尽,在无论是军事还是经济,甚至工业乃至于国运大势已经完全无法和此时的盟军相提并论之下,泰瑞王和伊娃的不死心只是让自身苟延残喘了几个月时间,只是这几个月时间里,又有百万人在那些繁星战死。

    宇宙战争陆续进入尾声,但世界似乎永远不会风平浪静,人类世界永远浩浩荡荡向前,有时凄风晦雨,有时波澜壮阔,而现在,仿佛是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来临。

    帝王堡战役,铺天盖地出现的幽灵舰船委实引起了战后逐渐平和世界的沸腾,新伊甸的人工智能成为了人类宇宙讨论了无数遍的新生命,但根据鹰国方面的情报显示,那艘古代家园遗留的无畏舰舰载计算机是人工智能的本体,已经彻底在战争被摧毁,它已经成为了曾经存在的过去式。

    人类世界无不对此抱憾哀叹,对战争摧毁了如此神的事物而自责,甚至有这个方向的科研人员吞枪自杀的新闻。然而在这种普遍的抱憾下,也有一部分人暗自庆幸,其隐隐所暗含的,是人工智能存在后,和人类的未来如何共存的恐慌。

    起人工智能在这场战争昙花一现,让人们更为关注的,是宇宙星图伟大遗产的现世。星图所记录的未知空间,是现在人类宇宙的数倍以,那是更为广袤的版图,更为丰富的资源,更丰饶亟待探索的世界。

    因此,基于这份星图的重要性,在宇宙大战的结果尚未完全清算之前,轴心国世界围绕了这份星图所记录的更广阔宇宙的先期探索权进行了密集的会议和谈判……政客,财团,探险者,人人红着眼睛,谁都想在那更广袤空间的无尽宝藏留下自己的名字。

    新的未来伴随着新的问题,重建战后世界和依据星图扩张,成为了目前人类宇宙的主题,在这样的渲染下,似乎一个破而后立的大时代,即将来临。

    每时每刻,都会有政客们在谈判桌争执,面红耳赤,当然,刚刚经历的那场宇宙大战,让盟国前所未有的团结,少了许多的勾心斗角,但彼此之间仍然有对未来更广阔世界的利益诉求,彼此之间仍然要举起刀叉划分那些蛋糕。这样的平静,又能持续多长时间呢?

    几百年以后的宇宙,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模样了……林海似乎有那么一点理解了马肯森的理念,理解了他的偏执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但好在,现在的人们还是懂得反思的,最后他们一致认为,现阶段以人类的智慧和能力,想要完全处理星图带来的变革,是不可能的,因此人类星盟议会,仍然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而基于此,大家商量协定了一个各方必须遵守的法案,那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开发星图宇宙的前提是一切开发的基础都由人类议会成立的无国界机构进行,所开采的全部资源用于对宇宙各国的民生,根据协议,开发舰队将在数月后到达星图所记录的新资源行星,进行资源采集,而第一批次受援助的国家有战争受到波及,已经遭遇人道主义危机的的三十多个小型国家和公共星域。

    新伊甸已经成了过去,新的人类议会成为宇宙间一个共识而替代存在。林薇因为带来了星图所掀起的巨大影响和象征,被推举为第一届议长。林薇尚不能完全适应这个角色,还闹出了不少笑话。然而对于战后建立一个欣欣向荣的世界而言,新的星盟议长是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还是有抚慰经受创伤战争的人们心灵的作用的。

    因此,林薇也不再推辞了。当然,这个议长的权力和地位自然没有想象那么强势,在其参与的各个人类国家的代表,要如何去协调,去处理彼此的关系,这对林薇而言,还是一个漫长的课题。不过对于这个一向不服输的女子而言,这似乎是人生一个值得挑战的方向。

    随着苏萨的投降,马肯森的秘密组织黑袖章也遭遇了败亡,身为第一使徒的苏萨大庇特乌托邦也被一同逮捕,和萨菲摩斯成为了臭名昭著的战争罪人。

    而陈星睿的那支游荡的孤军,也被俘虏了,其大部分成员被逮捕,陈星睿在鹰国被林海衔尾击败后,病入膏肓,最终在不断的躲藏伤病交加身亡。

    嘉德最后还是从帝王堡战役逃了出来,但田胖子又怎么能让他逃掉,瓦特,索罗门,都加入了追捕嘉德的队伍之,最后在一颗流亡者行星狭路相逢。彼时嘉德已经成为了丧家之犬,对付他还是耗费了一些力气和代价。不过能为江植和曾经的晨锋营战友们报的血仇,也算做了个了断。

    沙塔斯和艾德芙这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成为了林字军里面继女王和林海之后又一对佳侣,在婚礼仪式,沙塔斯和艾德芙站在一起,简直是一对璧人。人们纷纷送祝福,后来林字营的老兵们在一起大醉,以酒洒地,敬那些如今已不能归的战友。

    相对而言,雷迪尔倒是显得有些寂寞,不过这家伙最近老是爱往琉璃王骑那边跑,逗逗小孩,有时候也会被踹出门来,不过看去他倒是甘之若饴。

    在兰德家族的古堡里,陆铭快给烦死。小魔女陆曼娜没有消停过,“你约一约嘛……你们可是同门又是战友,周末吃个晚餐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陆铭看着自己这个小妹,皱眉道,“你以为那个家伙是那么好约的?你知道那些向他的邀请,要是他都答应的话,恐怕是满宇宙奔波,连厕所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女王陛下在那里,你哪有机会呢?”

    陆曼娜不高兴的嘟起嘴,又自诩魅力的挺了挺小****,“世纪婚礼不是还没有举办吗?没有办一天,那没准也还是有机会呢?”

    “你要在女王陛下的婚礼前搞什么幺蛾子?”陆铭痛苦的闭起眼睛,实在对自己这个小妹感到无法理喻。

    ***

    沙塔斯的婚礼,少昊和林字营老兵们勾肩搭背,厅堂外面一群身着黑色正装的人们催促了好多次,少昊发怒得把这群人都训了一遍,“老朋友间的聚会,你们怎么这么扫兴!都给我滚蛋,今天什么场合,你们这兴师动众的过来,想干什么,想让我再穿回那身衣服,老子能不能再多休息一下,啊……”

    周围的罗伯特,塔里尔,贾森等人都笑了起来,看着当时那个像是孤狼一样内心向往自由的战士少昊,如今却要被束缚在卡诺那张红木桌前,而且他特别痛苦的样子,他们异常开怀,这可真是憋死这小子了。

    “实在不是打扰你的兴致……我们舰队递交给鹰国外交程序的返回日在今天了……”

    “呵,我不走他们还敢赶我走了?什么外交的条条款款……信不信我给林海打个电话……”

    “倒不是这个问题啊,是双方的仪仗队都位了,好多船只,还有人员都等着的呢……国内那边,还有很多事务,为了您好……否则回去又得加班加点了……”

    听到加班……这位年轻的统理一个哆嗦,酒也醒了一半,连跟这些老战友道别都免了,随便挥挥手算是打发,接过了秘书递过来的黑色正装,拿着有那么迟疑了好几秒,然后他痛恨的扭过头来,对众人道,“我现在,恨林海当年把我推到了卡诺面去!”

    在一片大笑声,少昊拢正装,于黑衣人的簇拥下,频繁看表匆匆离去。

    ***

    李晴冬的雪初晴公司在整个宇宙都已经名声大噪,最著名的是成为了人类议会所批准的第一家对新宇宙进行开发的企业。

    人们对于李晴冬有诸多猜测,这个女孩的私生活方面的,以及她甚至被称为那个人背后的女人的内容,在无数的闪光灯下,人们询问未来雪初晴公司的开拓计划,五年计划,十年计划,甚至更为宏伟的规划。

    盛装打扮,韵致超卓的她在这场有宇宙各国著名人士参加的宴会,她的声音在很多电视直播悦耳的响起。

    “我们的征途……是未知的浩瀚苍穹和星海。”

    ***

    在首都星第一大区的郡政路后面,有一片墓园,这片墓园插满了两百万个在卫国战争和宇宙战争阵亡将士的墓碑,这只是那场宇宙战争鹰国墓园的在第一大区的极小部分。

    那一片极规整排列的,白色的墓碑阵列,衬着极远处的松柏和央公园,很有一种静穆且震撼的感触。

    林海看着这些墓碑小而不起眼的字体,面是姓名、所属部队、军衔、职位、军号、生卒年月。那一排一排的,延伸到目力所不能及之处。

    他脱帽,敬礼,垂首。

    然后转身离去。

    ***

    他来到了第一大区的梧桐街,他听说过这家店铺和名字,这家鹰国最出名的苦丁茶餐厅在战争幸存了下来,距离这里不到两个街区的那片区域没有那么幸运,整个街挨了一颗炸弹,变成了坑洼,当然现在已经在重建了,看得到大楼钢铁的骨架。

    战后世界开始在重建,人们的生活也在缓慢步正轨,娱乐设施也有了,汤米的小店重新营业,战后大量的业机会也让人们有了闲钱,可以在工作之余来到这里买一杯苦丁茶。

    林海在这里停下,然后走了进来,在窗户往右的位置做了下来,点了一杯现磨苦丁茶。

    做饮品的汤米先是随意在单子记下了口味,才漫不经心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瞠目结舌,但随即他又抑制平静下来,来到操作台,似乎在用毕生的功力去完成一杯最好的苦丁茶。

    末了他将茶摆在林海的面前,带着矜持的微笑。

    林海看了他半晌,大概觉得这个人的笑容有点像变态,还是品尝了一口,然后对他点点头,“真的,很好喝。”

    汤米如释重负,高高兴兴的忙活去了。

    此时正是刚过清晨,铺子里还没有多少人,毕竟战后经济复苏,人们倒也不是那么宽裕。此时也不是旺点。阳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窗户斜射进来,照射在林海的面容,梧桐树

    有鸟儿飞过,路有行人匆匆而行,那曾经在这颗星球轰鸣的炮火硝烟似乎已经远去,太空港在湛蓝的晴空露出了宏伟的白色轮廓。

    “恕我冒犯……林……客人……您所座的地方,以前也经常有个女孩坐在那里。”

    汤米在迟疑片刻后,开口,打破店铺里的寂静。

    “噢……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汤米用帕子擦擦手,从饮水机后探出头来,道,“除了我们的女王,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她有时候会在那里露出美丽的笑容,有时候又会莫名一个人红了眼圈……她有一次跟我说,她在等一个约定……等一个人。”

    停顿了一下,汤米道,“现在,她是不是等到了?”

    年轻的军官笑了起来,眼睛里似乎有些水渍。

    他抬起头来,苦丁茶被阳光映照得晶莹而瑰丽。

    像是浩瀚星穹,正走马灯般映照出无数的容颜。

    他们是汉佛雷,是夏盈,是林昊,是江植,是女王陛下,是裘里斯空贼,是讴歌双舞……

    那些许许多多在这个时代流星般划破宇宙的人们,无论是否已然远隔苍茫时空,他们的光芒,在铭记者的心里,依然是那么璀璨如新。

    (全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