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2400-12862865/

第九卷 十年七战天引山 第一百七十章 搏命生死斗
    明明上午还是烈阳高照,临近中午,却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天空阴暗昏昏,偶有电闪雷鸣,给天引山下两军对垒的阵势,增添了些许悲壮之色。

    齐休右手紧紧捏住二阶下品【五毒追蜂刺】的剑柄,这把飞剑是得自散修之乱的战利,以速度,剧毒,消耗灵力小为特色,较适合自家使用。左手探入储物袋中,里面有三样用的上的物事,一样是那一战的战利。

    二阶下品【正反五行伞】,虽有诸多妙用,但自家并不是五行灵根,只有拿来当防御法器,虽有些暴殄天物,但也聊胜于无。

    二阶上品符篆【眦目金刚召唤符】,是这次自家最大的凭仗,虽然不知召唤出来的眦目金刚到底威能如何,但符篆等阶在那,应该差不了。

    如果事有不谐,自家还有最后一物,二阶【天雷子】,搏命自爆的好物,就算拼了性命,也得保敏娘和这帮小的平安回去……

    没想到自认为最没危险的一次出战,被魏皋那谄妄之徒搞成了眼下这副样子,低头看看才八岁的白光义,十岁的展仇,楚无影和秦思赵也不过才十四,心中满是愧疚,本想着带他们出来见见世面,谁想到会面对生死搏斗,还是修士死亡率极高的军团战。

    还有敏娘……

    “我真……”

    正待和敏娘说句抱歉的话,立即被毛茂林干咳止住,身后魏家压阵的筑基初期修士也投来了警告的目光,一旦两军对垒,战纪宣布过后,除了战时,便不能私下说话了。

    对抗不智,只有紧紧抿起嘴,看向大雨阻隔下的对方阵地。

    楚秦门正对面是一些散修组成的二十人阵势,懒散的站姿,乱七八糟的穿着,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聚在一起,有些人连件像样的法袍都没有,连大雨都无法遮挡,被淋成了落汤鸡,勾背耷脑地杵着。

    这些敌人,倒是给了齐休一点信心,虽然白慕菡不在,但毛茂林是参加过这种军团战的,又有空问和尚布置战法,应该无碍……吧?

    “午时一刻!”

    魏皋那讨厌的声音传来,离开战已只有两刻,楚秦诸人紧张地挪挪脚步,不自觉站得更拢了,似乎在这大雨之中,聚在一起,人才暖和。

    本方约有十家左右的外姓宗门,都是多次大战之后生存下来的精悍之辈,还有魏家本阵,实力更是坚强,家家几乎都各有统一的穿着,楚秦门是赤色道袍,魏玄一系是绛色法袍,魏同一系斑斓皮衣皮裙,穆家是黑色。所有这些家全部排成一列,形成一条多彩的长绳,要是现在来个金丹一剑横扫,齐休打了个冷战,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午时二刻!前进百步!”

    魏皋再次发令,一通阵鼓响起,身后魏家压阵,或者说来监军的筑基初期修士一手控住身下的一阶【巨角犀】,一手执楚秦那面绛色大旗,带头缓缓前行。

    齐休只好和弟子一路,按鼓点迈步前进,近了,更近了,对方修士的狰狞面孔,越来越清晰。

    敌方军阵的形状和自家一模一样,人数却多上不少,不过除了卢家那一大坨孝服修士,其他都是由散修和小宗门组成的,要么冲这边呲牙咧嘴,宣示武力,要么躲闪着目光,一脸惊惧。还有些小宗\u95e

    1000

    8,将自家旗子趁雨卷起,连根脚都不敢露。

    “一群乌合之众……”

    齐休心里愤愤地骂了一声,一多半倒是为自己打气,自家这些弟子们倒是没人露出害怕神色,除了齐妆……

    她整个人都快瘫软在敏娘身上了,前脚迈出去,便只能将后脚拖着,走得十分艰难。齐休看不见她的脸,不过一想到自己第一次在无名谷的狼狈样子,只怕也差不了多少。

    走了百步站定,魏家压阵修士便回头喝道:“第三通鼓,才可以出手杀敌,退后一步者死!”说话者不腰疼,眼见他骑着灵兽,又转回到自家身后,齐休心里已把他和魏皋骂了一万遍有剩。

    “午时三刻,准备!”

    第二通战鼓也来了,鼓声‘咚咚’好像直接敲在自家心里面,毛茂林埋下头,用手捂着嘴,悄声提醒道:“按说好的来就行,他们不强的。”

    “闭嘴!”

    身后魏家修士低声警告,但也就止于警告,并没真按魏皋事先宣布的军纪处理,毛茂林果然是个老油条,也不知为何就看中了自家楚秦,不但带着领民来投,还交了一本二阶道书,甚至抢着出战,好像生怕自己不信任他一般。

    “杀!”

    魏皋一声大喝,那一瞬间似乎就连雨水都停止在半空之中,三通鼓响,再也不能心有旁骛了,只剩专心杀敌。

    “叮!”

    魏敏娘手中一对耳坠轻碰,楚秦门以她的【清音咒】起手,这声脆响令大家都激灵一下,心中的恐惧和慌乱,消去不少,连齐妆都直起了身子,手忙脚乱地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件长长的剑匣。

    随后一道幻月高悬,莫剑心本命天赋使出,将乌云雨幕笼罩下沉暗天色,照亮不少。

    幻月之下,【黑曜玉净瓶】倾斜泼洒,黑河臭水向对方席卷而去,展仇纯水系灵根,在这大雨天,威力更盛。

    \u3

    2000

    000 【多影阁】悬于楚无影头顶,丝丝黑雾,缠上黑河之水,隐蔽前行。

    秦唯喻盘膝坐下,身后【乌茎泽兰】虚影亮起,黑河水中,生生凭空长出无数植物,似乎有生命一般,欢呼雀跃,越长越大,植物黑色的主干,自动往左近的生灵绑去。

    赵瑶护在几人身侧,她今天换了一件红色紧身衣靠,尽显矫健火辣的身躯,长长双腿微曲,弓着身子,双手反执短刃,眯着双眼死盯住敌人,活生生就是头凶悍美丽的母豹。

    此时敌方各种法器,法术,符篆都已飞到近前,齐休祭出【正反五行伞】,接下大部分攻击后,【五毒追蜂刺】便往对方人堆里绞去。

    眼见一名筑基初期修士凌空扑来,单掌切出道巨大冰刃,往坐着的秦唯喻竖劈而下,空问和尚大喝一声:“阿弥陀佛!”双手合十,周身佛光大现,硬架住这近身雷霆一击,早有秦思过莫剑心【缠丝剑】【幻月灵剑】一左一右,分进夹击,三人合力,将那位筑基初期修士生生缠住!

    “呔!”

    魏家压阵修士终于出手,祭出一柄短矛,在漫天法器光影中,找上敌方筑基中期修士的飞剑,一碰之下,自家短矛被远远磕飞,“去!”连忙放出身下【巨角犀】,往敌方本体冲去,手中法诀一变,短矛飞速转回,再次缠上。

    “嘿嘿!”

    不料对方还有一位筑基初期修士,不知使何功法,现身时已离楚秦众人只有丈许,连笑起来时露出的满嘴黄牙都看得真真切切,周身金镖如雨,往所有人泼洒不休。

    齐休伞面急转,堪堪挡住,“还有我呢!”毛茂林一声大喝,两棵巨大木刺分执双手,搂头盖脸朝对方射去。

    “哼,找死!”

    黄牙身形一闪,便现身在毛茂林身后,眼看将他一击毙命,“咦!”黄牙突然往旁边滴溜溜侧滚,然后再度一闪,赵瑶双刃交挥,统统落在他才离开的空处。

    “小妮子倒是不慢!”黄牙现身在另一处,本来还待扑上,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无数惨叫之声,回头一看,汪洋黑水之中,黑色植物包裹着十来具无头尸体,人都死了,还被绑着保持直立姿势,并不倒下。

    尸体上空【七煌玄刀】【七星灵剑】已饮够了鲜血,呜咛飞舞半圈,便又往自己攒刺而来。

    “妈的死这么快!”黄毛气得怒骂一声,连忙闪身飞速逃命。

    和空问等三人纠缠的筑基修士见事不可为,转身想走,被长长剑匣挡住去路,剑匣展开之后,两把一模一样的【幻月灵剑】从里面疾飞而出。只好狠下心使出浑身解数,冰刃伴着漫天大雨,独斗四把剑和一个硬梆梆的光头和尚,依然不落下风。直到秦思赵见杀不掉那位身法诡异的黄牙筑基,刀剑双绝席卷而来,还有敏娘,毛茂林等人帮手,终于防御尽破,身体被切成了无数碎块,死得惨烈无比。

    “哼!算你们狠!”

    筑基中期修士飞剑了得,本来力压短矛和杀完练气修士来增援的【五毒追蜂刺】,但被只皮糙肉厚的【巨角犀】在防御之外冲得心烦意乱,灵力猛然输出,将矛剑齐齐磕飞,回手一剑,斩下犀兽的巨大头颅。然后御剑往本方其他军阵中疾退,那黄牙早已不见踪影,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大牛!”

    一场急速解决的大胜,偏偏死了自家的宝贝爱宠,魏家修士心疼大叫,但总算魏家人久经战阵,御兽门出身又带些狠戾之气,稍作悲色便回复正常,对齐休等人换了副客气的面孔,说道:“就地休息,等命令罢……”

    手中丢出道代表胜利的焰火,然后也盘膝坐下,打坐调息,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魏家本阵方向,等待命令。

    虽然大胜,但楚秦众人还是修为\u592

    10cf

    a低,几个小的只有够打第一波的灵力储备,现已全都耗到虚脱,秦思过,莫剑心也累得不行,就算服下丹药,在这天引山灵地之外,短时间是别想恢复了。空问和尚满身是血,道道伤痕触目惊心,也不知他这一门游方僧喝酒吃肉,搏命杀人,是修的哪门子佛。

    还有一战之力的,只剩下齐休,敏娘,赵瑶,毛茂林四人,各自面向一方,将其余弟子护在当中,小心戒备。

    远处天边,两白一绿,三道身影打得更是激烈,金丹对轰,隆隆巨响甚至比雷声还大上三分,齐休修为不够,只能看个热闹,根本看不出上风下风来。

    随着大战的推移,本方其他宗门表示胜利的焰火也接连出现,直到魏皋突然冲天飞起,做了个双臂环抱的手势,一指卢家遗族还坚挺着的孝衣战团,魏家压阵修士一跃而起,吐出一个字:“围!”

    说完当先带路,绕着道弧线,向卢家本阵行去,战场上军令如山,楚秦诸人无法,只得扶老携幼跟着。

    走到那只死了的【巨角犀】旁边,忽然闪出一道黑影,向打头的魏家压阵修士疾扑,原来是那黄牙修士仗着身法和隐蔽能力了得,还不肯走,一直借着犀兽巨大的尸体隐藏,伺机杀人。

    眼看反应不及,一座黑色小阁凭空出现,将那压阵修士罩住。

    黄牙攻击只割开残留的虚影,气得大骂一声,再想借身法逃走时,天边幻月再现,身体竟然被迟滞了半瞬,背后感觉被蜜蜂蛰了一下,连忙闪走。

    黄牙修士正要庆幸死里逃生,行没几步,噗地吐出一口黑血,踉踉跄跄再也提不起灵力,拼命往自家嘴里塞解毒的丹药已是晚了,赵瑶上前补上一刀,便将他送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