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2400-12862877/

第九卷 十年七战天引山 第一百八十二章 终有崛起势
    “虞仙师,白慕菡白仙师来打了招呼,她要将白家人丁全迁去黑河峰和坊市里居住,说是换让黑河秦氏南迁。还有些领民不耐这些年搬来搬去的,田地刚侍弄熟了,现下又要走,实在是舍不得,也不愿南迁……”

    秦平安的长孙,现任楚秦领主,秦长安跪在地下,低声禀告。

    “哎!”

    虞景揉揉眉心,一声短叹。

    白慕菡这些年下来,对门中贡献多多,又有展元在齐休心中的分量。还听说为了前次清凉瀑大战的事,齐休卖了楚秦门在黑河坊市中两处永久产业,后来便一直在白慕菡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

    自家老婆又是出身白氏,黑河秦氏都是老实巴交的人,秦唯喻以后也不住在黑河峰了,换他们南迁,想必不会有什么阻力。

    “随白仙师意思罢!其他人,愿走的跟我们走,不愿走的留下也可,但日后需听楚家新主人调度,不得再反悔。”

    虞景做出决定,将秦长安打发出去。他已五十一岁,人到中年,相貌愈发端正威严,配和唇上八字浓须,要不看修为,比齐休还多几分气势。几十年来驾驭凡人事务的经历,使他在楚秦领民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甚至有些领民不知有掌门仙师,只认虞仙师的名号。

    负手出门,与秦芷与张胜男两人,开始收拾门中物事,转到楚家派来接的三阶飞梭上去。

    正将那隔绝神识感应的石板重宝收起,三道遁光飞来,白慕菡在身前落下,笑道:“虞师弟,多谢你关照了。”

    说完还轻轻福了一福,她这些年已有些见老,最近得了处店铺,齐休又送来不少杂物给她发卖,人逢喜事,便心宽体胖,横向发展。

    “哪里,哪里,分内之事而已。”

    虞景拱手回礼,白慕菡又介绍身后一位老者,“这位明云翳,明师兄,乃是我父亲的老友,也是我楚秦明氏的亲族,学贯儒道两家,我便私下做主,聘为门中教习,这次正好,随你们一道南去。”

    老者仙风道骨,三缕长髯直到腰部,目光清澈透亮,虽然只有练气八层修为,但一看就知肚子里有货。

    虞景自无不可,白慕菡又一笑,拉过秦芷,说道:“不过,这次我还要留下一人来,坊市里生意不错,我一个人有些难以应付,让秦芷到我坊市里帮忙,如何?”

    楚秦门男多女少,秦芷是十七八岁的新一代中,唯一的女子,长得又十分美貌,白慕菡这是要先下手为强,给自家儿子找好媳妇了。

    虞景对此心知肚名,又看展仇和秦芷两人正偷偷眼神交流,分明是情投意合,早搞到一起了,虽然一个十七,一个十九,离三十还早,但这些事就让掌门师叔去愁好了,一并答应下来。

    除了白家,还有几百领民不愿南迁,虞景都随了他们的意愿。诸事已毕,带着张胜男,明云翳,还有四个小的,四千多领民,踏上了南迁的路途。

    一路上明云翳看到下方凡俗社会的惨状,竟然心痛地嚎啕大哭,还真是一位为天下忧心的人物。明家先后有明九,明文虎两位修士,都为楚秦而死,明三省也死于丧子之痛,现在又来个明云翳,虞景只希望这人的运气能好点。

    楚家的三阶\u

    1000

    98de梭无人敢挡,一路十分顺利,到得已改名叫楚秦山的山门外,早有毛茂林等人上前迎接,虞景和他们说笑一番,急忙带着明云翳,张胜男还有四小,上山拜见齐休。

    一到山脚,护山大阵雄浑温和,度守良善的佛家之气,扑面而来,明云翳奇道:“怎你家道门,黑河和这里都用了佛家阵法护山?”

    “有什么就用什么,巧合罢了。”虞景答道。

    老头子点点头,说道:“总归是劝人向善,不错了。”

    被白光义放进山门,迎面就是大大的牌楼,上面‘楚秦’两个大字是刚写上去的,用的是一阶灵墨,黑泽明亮,熠熠生辉。

    “这字……”

    “想得挥洒威凛之意,却失之拘紧,笔划间虽能看出浸淫日久,但……”

    明云翳摇头晃脑,正说的得意,虞景急忙连声咳嗽止住,提醒道:“这是本门筑基掌门所书。”

    明老头不屑地呵呵一笑,再也不提。

    七人拾级上山,从半山腰开始,便是大片大片翻整过的灵田,还未种上灵草。到得峰顶,入目便是巍峨前殿,穿过前殿大门,正殿,广场,两侧厢房,俱都是簇新,齐妆正挥着手帕,指使一帮女子布置家具等物。

    问齐妆掌门在何处,她又往后一指,虞景便带着众人,穿过正殿,往后行去。

    二阶上品灵地的灵气扑面而来,被一个圆形围屋遮掩大部,又是一道法阵光芒阻隔,虞景高声叫门,敏娘从里面出来,再往后山一指,无奈,七人又转往后山行去。

    到得后山道口,又被遍野【乌茎泽兰】组成的黑墙挡住,只留一个入口,几人进去之后,兜了半天,竟然原路兜了回来,面面相觑,只好再次叫人。

    秦唯喻傻愣愣地不知从哪出现,默不作声地带路,这竟是一个全由【乌茎泽兰】组成的迷阵,七拐八绕地将众人带\u8f

    1cfe

    c7,秦唯喻便身形一闪,消失在迷阵之中。

    又是大片的二阶下品灵田,一样是翻整过,远远看见一座弧形建筑,‘楚秦藏经阁’五个大字表明了建筑的身份。半弧形的藏经阁似乎它将什么保护在身后,自然有阵法阻隔。

    明云翳一路下来,嘴里没停过,一直夸好布置,好地方,虞景等人与有荣焉,深感骄傲,三度叩开藏经阁法阵,楚无影阴着一张脸出现,如游魂一般将众人带往后走。

    明明他走在前面,明云翳就是感应不到那里有人,终于勃然色变。

    齐休正立在一处寒泉边,和莫剑心说话,三位陌生面孔的修士,乖乖地候在一旁奉承,看见虞景等人来,齐休笑道:“终于把你们盼来了。”

    虞景等人连忙上前见礼,齐休丢给张胜男一个玉简,指着三位面生修士其中一位道:“这位灵植修士正和我商量该种些什么好,胜男你去将这玉简学了,看看炼丹短少哪些灵草,然后你们商量罢!”

    张胜男得了【烈炎丹方】,喜滋滋地去学了,然后和那灵植修士走到角落,商量灵植之事不提。

    明云翳又上前自报根脚,齐休面色一黯,说道:“你明家为楚秦出生入死,我一直心怀愧疚,你既然来了,又是白家父女所荐,便留下来,充当我门中的传功奉行罢。”

    和虞景说了几句移民的事,齐休又当场挥毫泼墨,写了大大的‘剑心泉’三字,让另一位脸生的营造修士和莫剑心商量着放在哪里好。

    明云翳看了那字,不以为然抿抿嘴,倒真没傻到再出言品评一番。

    虞景见诸事已毕,告退出来,主持安排各家移民的住处。

    行到山下,正好碰到沈昌风风火火地回山,身后还跟着个尖嘴猴腮,长相猥琐的修士,互相认识,得知这人叫做沈良。

    沈良便是那位两次被楚秦门抓住的修士。齐休【见人性】照过,得知他只是回去对门中老老实实禀告而已,上次联军攻山,错不在他,便想再次放过。

    这沈良倒是乖觉得很,估摸着楚秦门大腿粗些,干脆哭求楚秦门收留。齐休见他虽然人品不堪,但也不能说真的是个坏人,而且眼下自家初来乍到,实在也需要一个本地人,便收留下来。

    沈良巴结人眼光最利,才把断腿养好,便和同姓的沈昌扯上了关系,这段时间,一直屁颠颠跟在沈昌后面,四处拜访周边宗门。

    虞景告别两人,回去将诸家安顿下来,又带人去山底山洞中清点、搬运食物。

    张胜男这时候进来,她才十二岁,还有些小孩心性,献宝似的拉虞景走进地底密室,穿过一个三才法阵,就看见三间石室,门都开着,里面各有一眼【硫磺地火】在熊熊燃烧。

    地火已被环绕着的聚火阵驯得服服帖帖,一眼上面,放着莫剑心的炼器炉子,张胜男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小炉,置于另一眼地火之上,十来只火元素幻化成的小火鸦,便在丹炉里欢快地飞进飞出,竟是二阶下品的法器【火鸦丹炉】。

    张胜男望着宝炉,兴奋地直拍手。

    “门中真是起来了啊……”虞景望着这熊熊地火,上好丹炉,心中不由想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