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884-40120317/

正文 第五千零七十四章:恶人
    这些个土匪掌门一个个都是抢劫高手,就算是落剑仙宗有独门采药手法,恐怕现在也比不过这些恶贼,不出几下功夫,这药田上的草药就给采集个干净,全都满满当当的放在了玉盒里面了

    而这里面受益最大的当然是何尘香了,这大美女采药手法厉害是肯定的,不像是其他的掌门,三下五除二之下,损耗还是不小的,大概损耗率达到了百分之五六左右,而何尘香一株草药都没有伤着,收集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加上玉盒多不胜多,简直是专业的采药仙。

    加上这些掌门来的充满,一个个都没带够玉盒,这何尘香何等崇明,这贩售玉盒的价格,竟卖出了很高的价格,而且交易都得是千年灵草来换,别的掌门当然也知道这草药拔出来后,不放在单一的玉盒里面,立马会损耗其品质,无法保持药效,所以一合计,舍弃芝麻拿西瓜的道理大家都懂,况且千年仙草和万年的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因此让何尘香着实大赚特赚了一番,最后的价值至少是两成半都多。

    这难免让龙青衣、凤神幻、姚星天不满起来,包括邹黑阳,现在一朵都没采到,心中简直是悬得慌,万一我这儿什么都没有,那她就真是叫天天不应了。

    “那五分地的万年仙草,且让老身拿着万一赵落剑那祖传药田不足两成,老身岂能不选择重新分配”邹黑阳伸出手,直接问姚星天拿药。

    邹黑阳现在在这里实力是最差的,虽然在五派执事堂里面排行老三,但老三又如何谁让你现在实力不济,怪得了谁人

    姚星天笑了笑,一边挖一边说道“邹掌门,稍安勿躁,这五分地的万年仙草,老夫给你收着好了,要是赵掌门的祖传药田草药不够了,那这五分地的万年仙草权当补偿你了如何这要是超出来,那适当补偿其他三派也在理吧”

    我暗道这姚星天其实也够黑的,这五分药田怕都未必能落到其他三派手中呢,不过眼下邹黑阳是最弱势一方,这万一真闹起来,邹黑阳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姚星天要是狠一点的话,大可联合凤神幻灭了三家,大家平分药田,最后大不了就说分赃不均,三家互斗死了,在我的生涯里,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回黑吃黑了,这里还算是不错了,换成九重天,怕他们都要刷新三观

    邹黑阳不敢在说什么了,而姚星天反倒看向了我,说道“刚才凤掌门的提议,赵掌门觉得如何现在无论赵掌门的祖传药田到底还剩多少万年仙草,我们只要两成补给邹掌门,其余的一概不要,怎样”

    “呵呵,你们真的敢保证说话算数恐怕去了那儿,也跟现在一样圈地自肥了,到时候我打也打不过你们,骂也骂不过你们,又该如何办法”我冷哼说道。

    这话当然是谎话,只不过这里面的意思就明白了,我的药田可不只是能分出这里的两成来,肯定是比这多得多的。

    所以我的话落音,顿时让其他的掌门都面面相觑起来,甚至互相之间已经开始传音了看来这些贪婪的家伙,可没忘记继续打我的主意,毕竟不是谁都知道满足的,眼下大家都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哎,如何能够这般说好了只取两成,几位掌门莫要再劝了,老夫已经决定了。”姚星天又拿出了一票否决权,凤神幻轻哼一声表达不满,龙青衣和何尘香倒是没什么表情,毕竟收获了那么大的好处,也该知道消停一阵了。

    “不知这是不是五派执事堂的保证若是取了这两成,还打算再多坑我一些,那又该如何”我假装咬牙切齿的说道。

    凤神幻凝起了眉,说道“哼,你怎么不抬你家祖师爷出来了之前不是很嚣张么我就说怎么可能道祖还在世简直是狡猾之至凤某且有言在先,礼太上若是不早些时候把他放出来,我父定不会放过你们落剑仙宗,到时候恐怕就没我那么好说话了”

    我眼神躲闪,一副害怕和犹豫的样子,这更让凤神幻深信不疑,包括姚星天也很快伸手拦住凤神幻继续说下去,道“凤掌门何必如此咄咄逼之赵掌门也是力求自保,这才杜撰出了祖师爷来,礼太上证道境的修为,定然只是受困在某处空间中安然无事,我们也无需再纠缠此事了,只要赵掌门放出礼太上,一切皆让它回归正轨,如何呀”

    “若是礼太上少一根汗毛,也得让他补偿一些万年仙草来,否则不说是我不答应,想来把礼太上关了这么多天,他也是怒火难消”凤神幻到现在还相信礼不遇还没死,正打算到时候礼不遇出来了,自家神幻府就一步登天呢

    凤神幻根本不知道我早就把礼不遇宰了,还让戾血莲把他啃得道统都不剩了

    “这个倒是不烦凤掌门操心,礼太上的补偿,在下一定给足,只要神幻府以后不来找在下麻烦就是”我一脸的感慨。

    “那就砍你如何补足了”凤神幻鼻子顿时翘上了天,估计心里美滋滋等着我补偿呢。

    我暗道补偿你个鬼,而口头上笑道“这样吧,既然是邹掌门还缺两成,那我就只带邹掌门去我落剑仙宗的祖传药田好了,到时候绝对不会缺金少两各位的,如何”

    “不行老身现如今这修为皆是拜你所赐岂能独自陪你前往”邹黑阳顿时断喝拒绝,而其他的掌门也立即帮腔起来,姚星天听了几句,立即假惺惺的说道“赵掌门,你把我们几位当成什么了我们九派同气连枝,乃是兄弟门派,自然是共同进退,岂会因为分割药田就做损害情谊之事且放心好了,我们进去也就是监督而已,断然不会让你吃亏的。”

    老子现在就很吃亏

    我心中已经不由痛骂无耻,但同时还得表现得无奈中带着一丝信服“姚星天上次助我落剑仙宗拜托被拆分的命运,我们落剑仙宗的弟子无一不对姚星天感激涕零,若是这次真能够照约定来,那我们落剑仙宗一定永远把星天剑宗当朋友”

    我这保证十分恳切,但给姚星天、凤神幻这几位听到,难免又吃了一惊,估计已经猜到我手中的药田着实不少,所以才会如此压低姿态说话,这让他们贪婪的念头又再次拔高了,自然更想要去一趟祖传药田了。

    “咳咳,我们九派系出同源,如出一辙,自然是互相帮助爱护,岂能彼此伤害好了,我们刚才也看过了,石屋一应物品早就因为混沌仙气太重化去了,并无你们祖师爷的留存,而大阵虽然经过万年运转,仍然完好无缺,我们也不多此一举去检验它了,眼下此间事了,现在就去你们落剑仙宗的祖传药田好了。”姚星天一副淡雅的说道,实际上心中怕开始琢磨馊主意了。

    其他的掌门差点都举手同意了,自然不会有否决的。

    我故意看了一眼周围的药田,叹了口气后,什么都不说的开启了这大阵的门,一群掌门都欣喜若狂,全都比我快一步飞出了外面,哪里管我到底是伤心还是如何

    我心中却恶狠狠一笑,恶人总有恶人磨,而我向来就是干这个的,这几位如此贪婪,我也不好对他们客气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