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5098-18260127/

第七百零一章 厚颜无耻之人(一更求收藏求订阅)
    第七百零一章 厚颜无耻之人(一更求收藏求订阅)  

    “这,呵呵,花姑娘,这个笑话可真不好笑。品 书 网 (www.pgyzw.com)”李少天愣了半秒,但很快反应过来,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道。毕竟仍谁听到这么一个消息的时候,第一个反应自然是不相信的。  然而花蕊根本就没有跟李少天开什么玩笑,而是一脸沉重的看着对方,要知道李少天还从来没有见过花蕊露出过这么一副样子,而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发现自己的手下也是一样的表情,脸色非常的凝重,也非常的难看。此时李少天就算再笨,也知道事情恐怕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你,你们,这不会是真的吧?我,我不能修炼了?”李少天艰难的伸出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此时的他是多么想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骗他的罢了。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再怎么样掩饰也没有用了。花蕊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她很讨厌李少天,但是此时也不得不告诉他这个悲剧的结果。只是别人不知道,这时的花蕊心中甚至夹杂着一丝丝的窃喜,至于为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李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非常的无力,也就并没有在意自己不能够催动元力,以为自己只是暂时不能用元力。他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是因为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从而不能够使用元力的,这一点是他怎么也考虑不到的。但是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为何不能使用元力,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赶紧的尝试催动元力,然而全部都是在做无用功,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因为此时的李少天,全身经脉尽断,并且心海丹田完全破损,又怎么可能催动哪怕一丝丝的元力?这是根本想都不用想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的。然而就是因为这样,从而也就让李少天仿佛天塌下来了一样,根本无法接受。  不过不说其他的,就算对象不是李少天,换成任何的其他人,此时也根本不可能接受这个事实。毕竟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时之间,李少天整个人都呆住了。  而那四个奴仆吓了一跳,看到刚刚醒过来的少主此时又陷入了呆滞状态,恐怕情况非常的危险,连忙开口问道:“少主!少主!你怎么了少主!你不要吓我们啊!少主你怎么了?”  李少天的肩膀被摇了几下,总算是回过神来,颤抖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我,我到底怎么了?快告诉,这到底是怎么了?”  李少天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不过是喝了一口酒罢了,怎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事情?一定有人在搞鬼!对一定是!李少天将眼神落在了金瞳的身上,满目的愤然,很显然,在他看来,就一定是金瞳搞的鬼,因为自己是喝了对方的酒,自己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是他还能有谁?  “还是老奴来说吧,少主,事情是这样的。”为首的那个奴仆连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少天。一个字都不敢乱说,一个字也没有漏的全部告诉了李少天。而李少天整个人的表情也是异常的精彩,随着对方所说的话而变化着。当听到自己是被花蕊亲手废去修为的时候,李少天沉默了。  他知道,花蕊这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如果她不这么做,那么自己必死无疑!根本没有幸免的可能,但是,但是毕竟是她亲手毁了自己!虽然自己实力不算强大,只有武师而已,但是好歹自己也算是个能修炼的人不是吗?而现在,不用说了,日后自己也只能成为一个废物,根本不能修炼的废物!  甚至李少天根本不敢去想,自己成了废物之后,回到家族之中将会成为一个任人唾弃辱骂打压的弃子了。家族继承人是想都不用想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失去了能够与花蕊结合的资格。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又怎么可能配得上花蕊呢?  所以说,李少天一时之间想了很多东西,越想越害怕,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路,根本无路可走了。  “废物!废物!你们,你们四个人都没有救得了我?还害怕被废,本少要你们又有何用?废物!废物啊!”李少天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连连抽打着自己身边的奴仆,作为一个发泄的对象。毕竟他可不敢去动手打花蕊,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以前自己有身份地位的时候不可能,现在就更加不可能的了。如果自己敢这么做,那么不用一日,自己将会身首异处,甚至自己的家族也只会放弃自己,绝对不可能得罪花蕊的。  “李公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怪他们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的,而这也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如果不这么做,恐怕你的性命就不保了。”花蕊开口说道,毕竟她有点看不下去了。  别说花蕊,就是金瞳都有些看不下去,他知道这四个下人是多么的担心李少天。可是李少天却根本就不领情,随意的打骂他们,这样的主子跟了又有什么意思?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说这些的,这是人家的事情,人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怎么能去多管闲事?  但是金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够了吗?他们那么担心你,你居然还这么骂他们?就不怕他人寒心的吗?他们可算是你的人啊!”  金瞳此话一出,李少天直接停下了手,不是他想通了,而是他疯了。李少天转过头,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死死的盯着金瞳。如果不是金瞳,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对那酒产生兴趣!如果不是金瞳,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去喝酒?如果不是金瞳,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后来的状况,并且还被废去修为,废掉自己才能够保存性命?这一切的一切,缘由就是金瞳!  这等大仇,对于瑕疵必报的李少天,不可谓不是大仇啊!对,对!花蕊我不能动,但是你这个小子,我总能够杀了你泄愤吧?再怎么样,自己都是喝了你的酒才出的事情,所以就是你害的我!对,就是你!  此时的李少天整个人脑子也有点不好使了,开始幻想了。事情根本就不是这么说的,他这明明就是自己作死,说了不停,非要去喝这雨花露,从而导致了后面的种种。但是再怎么说,李少天也是一个字都听不见去的,因为在他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金瞳的错!  “是你,就是你!一切都是你!一定是你害我的!对,就是你害我的!你故意让我喝下这酒,故意让我走火入魔,然后乘机废了我的修为,让我永远都没办法再修炼。你好深的算计,好狠的心呐!上,你们还看着干嘛?给我上,给我拿下他,我要好好的折磨他,我不会让他死的那么轻松的!我要折磨死他!”李少天这番话就好像是从喉咙里嘶叫出来的,恨不得直接金瞳整个人生吞活剥了。  金瞳还真的愣了愣,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居然有这么奇葩的人存在,还真有出乎意料。但是转念想了想对方的德行,也就明白了对方确实是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这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啊!难以置信,实在是难以置信。  而一旁的花蕊怎么可能让李少天这么做?毕竟这事情的发展她可是全部看在眼里,这简直可以说跟金瞳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李少天自己作死罢了,跟人家金瞳又有什么关系?本来花蕊心里就不喜李少天,此时可以说更加的看不起他了,这么的人,又怎么可能配得上自己?实在是太丢人了。李少天这个样子,可真是已经不要脸到了一种境界,无法被别人超越的境界了。  “是,少主!老奴这就把这小子拿下交给少主您处置!”四个手下连连拱手说道,随后朝着金瞳的方向逼近,大有一副将金瞳拿下的架势。????????????????????

    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