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5098-38452409/

第3731章 几近崩溃的冥神之女(一更求收藏求订阅)
    金瞳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大步走了进去,看到此时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冥神之女,不过在金瞳眼中,这就是秦月儿。虽说是长大了的秦月儿,但是却也无法改变其身份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

    “是我,月儿,我来找你了。你还记得我吗?”金瞳一脸怜爱地看了看秦月儿,眼神中所透露出来的怜惜之意是无法掩饰的,再加上金瞳确实非常的心疼秦月儿,所以说温柔的话语一下子就触动到了秦月儿。

    冥神之女秦月儿看见金瞳的第一时间,本要动手的举动却停止了下来,抬起来的右手也是停在了半空之中。看了一眼金瞳,顿时内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丝不安,整个人的状态也一下子变了很多。而后看向金瞳的眼神也是稍微带有一丝飘忽不定。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开。否则枉送性命。我不是你说的什么月儿,吾的名字叫做曼陀罗。”冥神之女曼陀罗死死地盯着金瞳,表情看似平静,实则内心无比动荡地说道。

    “哥哥?是,是你吗哥哥?月儿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黑暗,哥哥带我走,哥哥。”突然本来无比冷静沉着的冥神之女,突然变得无比的柔弱,眼睛一下子就通红了,仿佛下一秒就会留下泪水一般。就这样看着金瞳,从喉咙里说出这番话来。

    但是金瞳第一反应也就知道,这肯定就是月儿的话!月儿在跟自己说话,月儿,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只是此刻非常的不稳定,有时候是曼陀罗,但有时候却是秦月儿。在两者之间切换着,这也明摆着冥神之女的意识非常不稳定,双重人格冲击着她的内心,让其非常的痛苦。

    “月儿,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啊月儿,哥哥一定会带你回去的!你放心,哥哥绝对不会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一定会把你带回去!”金瞳连忙劝慰道,恨不得多说一些让秦月儿稳定下来。金瞳是多么的心疼啊,在听到秦月儿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真的是心如刀割!但是,他又不可能真的将对方带走,因为,还有一个曼陀罗的意识在这里,就更加不可能跟自己走了。

    “不,不,啊,滚出去,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什么月儿,什么哥哥妹妹,可恶,可恶啊!你有哥哥,我的哥哥去哪儿了?我的哥哥,我也有哥哥的啊!”突然冥神之女抱着脑袋,发疯似的叫喊道,整个人的情绪就仿佛要炸裂开来似的。周围的房屋也是被她的气势震慑地颤抖着,地面也是剧烈的颤栗。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毁灭一般。

    但金瞳惊讶的发现,即便周围的环境看起来十分的恐怖,但是自己并没有收到多少的波及,难道说,这是月儿故意在保护自己免受波及?肯定是了,否则的话,就凭他这天冥境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在冥神之女的威压之下存活下来,必定会被其撕成碎片!但现在看起来倒是没有那么夸张,至少金瞳还是没有事的。

    金瞳算是明白了,即便此时此刻冥神之女这般的痛苦和控制不住,但是却依旧会保护自己这个哥哥,这也是秦月儿的所作所为,至少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至于那曼陀罗,到底会怎么做就不知道了,不过从之前她的表现来看,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杀了自己。但是金瞳担心的是,此时月儿的情绪这般的不稳定,就在外面的冥王等人会不会直接冲进来,如果冲进来的话,恐怕事情就会非常的麻烦了。

    但金瞳倒是想多了,外面的那五个冥王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冥神之女的情绪波动,可是他们并没有当回事,或者说,早就已经习惯了,可以看得出来,这种状态在之前也是发生过很多次的了。因此金瞳运气还是很好的,因为秦月儿在之前也是与那曼陀罗产生过很多次的碰撞,每一次都是这般状态,因此外面的冥王也并没有太当回事,只当是再一次发疯而已。

    至于金瞳此刻却非常的不平静,看见自己的妹妹遭受到如此剧烈的痛苦,内心自然也是无比的难受的,因此连忙忍受着那强大无比的威压,虽说已经消除了九成九,但就是剩下来的这些,却依旧会给金瞳造成非常致命的打击。

    但这又如何,金瞳缓缓地朝着冥神之女走了过去,看着此刻发疯似的月儿,金瞳心如刀割,因此,无所谓那种威压对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即便浑身早就已经布满了鲜血,这都没有什么,那金色的鲜血,从金瞳的肌肤渗透出去,顿时金瞳就仿佛成为了一个小金人一般,可是,却也是慢慢地来到了冥神之女的身边,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冥神之女,金瞳无比艰难地伸出了自己的双臂,缓缓地将其抱在怀中。

    金瞳明白,自己这样的举动是多么的危险,甚至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被其秒杀,但是,金瞳还是愿意去做了,无论是生是死,他都要去做,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给对方一个温暖的怀抱,否则的话,精神崩溃那是小事,一旦真的导致最终人格失守,恐怕,就真的会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了!那是金瞳绝对不希望看到的,所以,哪怕承受着无穷的痛苦,金瞳,也要给对方一个拥抱。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不管是谁,我都是你的哥哥,怪,好妹妹,不要哭了,不要激动了,哥哥不是在这里吗?”金瞳轻声轻于地在冥神之女的耳边说着,这个时候的金瞳知道,自己只能够这样子说,才能够让对方冷静下来,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中仿佛升起了一种本就该如此的感受。自己就仿佛是对方的哥哥一般,在她的身边诉说着,那种温柔,是其他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演绎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