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6035-44729399/

正文 1798
    “总之,我们没有一个能活得下来。而且王朝也不一定见好。”

    策神忙制止道“说远了,咱们马上都一样了,都是闲散的王爷了,这些事就算了,不过问就好。你看我这个将来的监国老王上都在想着怎么才能不管不问而王朝还能快速的发展,不让尊上找我麻烦。你们啊就是操心太多,这可不好,看好自己的地,管好自己的人,其他的随他,自然而然,强求不得,随心不好吗?来,喝茶,咱们少理俗务,追求大道。”

    道茶的香是淡淡的,不细品很难品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香味。大神品了一会茶,听着逍遥王在那里发布一些用不着的见解,心中有些失笑,到底是没有抓住到盘龙王朝的实权,只尚空谈,多是不切实际,这也是策神,要是他,早就不耐烦了。i不过,这也说明逍遥王真的放开了,要不然,他会把这些闷在心里,往往是能透的话证明是真的不在乎,越是在乎越是遮掩,生怕别人看得出他在乎看得出他在算计着某些事。这是好事。

    逍遥王又道“以后三仙物也是你分配吧?其实这东西说有用确实有用,对于低层的修士而言,仙莲子简直就是神物,有了它修为很快就能提升上来,没有他,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老老实实的修行,那是水磨的功夫,有人有,有人没有,那就能拉开差距,差不多的天赋,一步差步步差。道茶是好东西,适合高阶的修士,但也不能常用,偶尔用一次有效果,用多了,好像也能免疫。仙桃只能是重要人物用来延寿,像你手下用的那两个王相,等他们垂垂老矣,生命之光点剩最后一点,你赐给他们一颗仙桃,马上能续几百年的寿命,他们还不感恩戴德。这三样,还是掌控在你手中好。策神王上,这可不是我挑事,新王上明明是不掌实权,只是一个象征,很显然的是,很多人会盯着他,他对也是错,错也是错,倒不如什么不做,安心的做一个象征。你想想,要是三仙物分配权旁落,若是忠心一个还罢,若是心有阴私,用三仙物拉拢人,聚集成势力,那多可怕。是,有尊上在,再大的势力,也搁不住一雷轰下,可是次数多了,就显得王朝弱势,要不然为什么要动用雷劫?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把控住,这事你要放在心上,什么都可以不问,唯有这件事要过,不能丢。”

    “喝茶,喝茶!逍遥王,王上,咱们喝茶,珍惜一下这次喝茶的机会吧。明天会很忙,估计王上就没有时间浪费在陪我们俩个闲王喝茶了。后天更忙,忙完了,王上就不是王上,而是前王上,身份不一样,到时候咱们就是三个闲散之人。再喝茶就没有今天的味道了。逍遥王,以后咱们要邀请策神老王上到咱们哪里做客。咱们俩个是邻居,我觉着吧,要是策神老王上到咱们那里,咱们可以轮流做王,你一,我二四六,你看如何?”

    逍遥王乐道“不用那么麻烦,要是策神老王上到咱们那里去,全部由我作东,你到时候抽出时间作陪就行了。策神王上,不知到时候你愿不愿意在你闲散的时间中分割那么一点点去我们那里作客,放心,我们会周到安排,不会让你感到不舒服。我做东,大神亲王全程陪同,当然,我有时间我也会去陪,到时候谈一些轻松的事情,比如大神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喜欢哪个,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咱们要准备什么样的贺礼等。”

    策神眼睛一亮,赞同起逍遥王的话来,他道“别的不说,光说大神的婚事,我觉得这就很重要,等我退位,对我来说,大神亲王的会是我最感兴起的事情。大神你是大哥,你也是的,我儿子都能接我的班了,你连个女人也没有。可不是我说你,实在是现在你要是再不找个女人,生个仔,等尊上闲下来,说不定会就你儿女的事找你好好谈谈。”

    大神淡然一笑,“这是小事,等这边事毕,我招一个亲王妃,就咱这条件,选一个就是了。再说,我又不大,不到二十岁,还是孩子,没必要这么急。倒是王上你,你太早熟了,看看,你儿子长得比你都大,都老成。还好,王朝百姓知晓咱们是修行者,出现什么异常都是正常的,不以为怪,否则,关于这个王位交接就得好一阵子解释,否则,老百姓就疑惑了,这是从哪里出来的一个新王上,是不是王室出了什么问题。你看看都是事。”

    策神叹了一口气,“唉,我也不想啊,这不是被逼的吗?要不是尊上说了,我要是不想干,马上找一个接班人。你们不行,必须是我儿子,这没办法了,为了大计,只好出卖一点自由,选了三个女人。大神啊,我告诉你,女人很好,也很麻烦,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幸福的烦恼。我好在就是只有一个儿子,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免俗,要是她们都有儿子,这王权还得争一争。嘿啊,我就一个,她们无法争,也就放下了。怎么说,我还是比较聪明的,唯一选择,不得不选,谁就淡然了。要不然,有一个可以替代了,这些日子可就真的热闹了。闹得人头疼。就这,还不是一样,这世人两样东西最动人心,财富和权势。我就早清楚,所以远离,只是没有躲得过去,只好早早制定好抽身计划,还好,虽有小波折,一切都是按照我的愿望进行,没有大的差错。后天一过,我就得返自然了。”

    策神的表情闪过一丝轻松,他是真不喜欢这种守在王宫的日子,也许那些公务对他来说不是什么事,他想做好,只要浪费掉一丝丝精力就能做到普通人眼中的完美,可是那不是他想要的。这几年执政生涯,他也明白一句古语,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说的是,你不可能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让你眼之所见,心之所想都按照你的要求去运转,单调往往意味着枯竭和死亡。好比一个池塘,里面总会有各种鱼。如果你怜惜你养的那些吃草的鱼,那么如果池塘里有吃肉的鱼,追着吃草的鱼咬,你会打死那条吃肉的鱼,因为它不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可是打死了那条鱼,你养的鱼慢慢的就会变得肥痴,懒洋洋的,游都不想游,不再有了灵动,不再有你喜欢的模样。也许有一天你会把这些鱼扔出水塘,任由它们死去。也许你愤怒之下会把水塘填上,眼不见心不烦,也许终有一日,你恢复了养鱼的兴致,但养的是吃肉的鱼,把那些吃草的鱼投进鱼塘里供吃肉的鱼撕咬,你看着十分喜欢。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权力支撑你走向极端。这是策神所不喜的。他看过异族人所有的史料,可以说,除了那些异族中专门研究历史的专家,策神比其他所有异族人都了解他人的历史,一个个名人崛起于权力之中,也一个个消亡。回到这边,他也看了地球人类的历史,虽然没有异族人那么丰富,但也证明了权力蚀心,他不喜欢。所以就不去多想什么大治,什么清官大世。不过,他执行了另外一种政策,那就是养猪,贪官是猪,猪养肥了,杀一波,既能得到治下生灵的赞扬,也能收获一波财富。而且,他是极不讲理的实行株连制度,一旦决定收拾某个贪官,他会把这个贪官所有亲朋好友,一同调查,一丝一毫的线索也不放过,轻得贪一罚十,重的杀掉,所有近亲财产充公变卖,四成流进税库,五成归于王室用度,还有一成归执法殿和法院分,用以奖励办理贪官案件的奖励。当然,进入个人手中不是全部,而极少的一部分,但就是这极少的一部份,数额也是大的吓人,就算是百分之一的百分之一,对于有些巨贪来说那都是庞大的数额了。所以不管是执法殿,还是法院都很积极。若不是策神一直压着,只允许他们暗中收集线索证据,不允许他们动手的话,恐怕这两个机构早就化身成四千多年前的锦衣卫和东厂西厂,大索天下了。无论是哪个贪官,没有王上明令旨意,就是证据再怎么多也不能动。但只要王上下令,必须以最短的时间控制所有的人,并整理好所有证据,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判决,杀的要杀,罚的要罚。当然了,也也不是绝对,这个王朝还有一个特殊的存在,尊上,尊上就可以越过王上,直接动手,而且策神这个王上最多只能牢骚两句,什么屁事也不敢去做,这也是王权的无奈,头上有太上皇啊。不过,这也好,出了事不是自己全摊,太上皇愿意指手划脚,怎么也要担一部份责任的。所以策神只是牢骚,表面上不满,遇到让外人看来不能容忍之事还会奋起反击。其实他心里面是乐意的,人啊活着做事总有留有几个后手。别人的指手划脚在其他人看来是不可接受,在策神看来却是求之不得,将来有差错,可以推出一部份的责任,何乐而不为。所以他很宽容,这也是令尊上对他喜欢的愿意之一吧。没有谁希望自己的继承人执掌了原属于自己的大权,却毫不客气的把自己排除在外,像一条护食的狗,自己一伸手就作势欲扑,要吃人的样子。

    想到这,策神心中有些有得意,但不足与外人道,他执壶,笑道“喝茶,我这个王上就快要加入你们了,过了后天,咱们再取那就是闲散王,你们是亲王,还好,我是个不名一文的前王上,还不如你们呢。以后都闲了,咱们就聊聊过去,好不好?”

    逍遥王在笑,大神也在笑,他们都笑策神这个王上虚伪,说好的以后策神监国,名义上不是王上了,是前王上,也许王朝的生灵会觉得策神是退出王权中心了,可是逍遥王和大神是谁,那是正处在王权中心的少有的几个人中的两个,最是明白这其中意味着什么。新王上尊上看不上,不想让其坐在王上的位置上,只是策神不同意,尊上只好妥协,只是妥协必定有尊上的套路在里面,尊上可不是一个太好说话的人。这不策神要退下了,但王权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加强的趋势——最大的对手雷蓝依儿被贬,而策神的儿子作为新的王上,在雷森尊上的极度不信任,极度厌恶的情况下,只能化作出现在前台的白手套,背后操纵之人是策神和尊上。但尊上不会再像策神执政时那样处处关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策神得到尊上的信任一天比一天浓厚。逍遥王在一旁冷眼旁观,他发现这其中策神好似没有算计的痕迹,举止自然,应对自如。但,若是这其中没有策神的从始至终的算计,逍遥王是不相信的,也许策神算计目的不在权力方面,可是歪打正着,权力越来越大,最终可能变成这个王朝除了策神权力最大的人。不过这么也好,逍遥王就能放心了,策神在,他能安心。

    大神也是,只是他想得不多,好多事情逍遥王不明白他都清清楚楚,只是点明了就没有意思。今天发生的事情给他敲响了警钟,在尊上面前他只有服从,不出挑。雷蓝依儿亲生的儿子说杀就杀了,无人能保得住,他这种在尊上面前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更不用说了,要是犯了错,也只有一死。何况,在尊上面前,他犯下的错不比雷蓝依儿儿子少。若是下次再犯错,可能死的就是他了。他死了,不会有人为他落泪。对于策神被尊上看重,他是乐见其成的,策神和他关系不错,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这样的人在,他也能安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