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9720-28895231/

第十一章 吴勉的变化
    第十一章 吴勉的变化  

    第十一章 吴勉的变化

    看到广信晕死在了地上之后,百无求正要带着归不归过去的时候,却被老家伙一把拉住,归不归笑眯眯得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着什么急?事情还没完……”

    就在老家伙说话的同时,吴勉也将目光从广信的身上挪开,转头看着娼馆对面的一座民居,说道:“你看的够久了,出来透透气吧。广孝……”

    听到吴勉说到了广孝和尚的名字,百无求便一缩脖子,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老家伙,你们俩怎么知道广孝在那里的?”

    “依着广孝的脾气,一定要等着看最后结果的。他把我们卖给了广信,便要知道谁输谁赢。”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刚才这娼馆倒塌的时候,周围所有民居当中的百姓都从家里面跑了出来。只有这一户人家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刚才已经有人再喊地震了,这样还能气定神闲的。不是逃不出来,就是不敢逃出……”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目光所及的民居当中突然冒出一股古怪的气息来。感觉到了这气息之后,归不归又些意外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也对,就算那个和尚出来又能怎么样?打不得骂不得的,看见了还生气……”

    这时候百无求也反应了过来,二愣子对着吴勉的位置大声喊道:“小……爷叔,你忘了下禁制了?就这么放了广孝那个秃驴跑了?不是老子我说你,你也有今天……上次谁说的老天爷是公平的?它就不能让你事事都顺心,你看看你术法高强吧?还得了什么种子的力量。这么多年光说上半句了,见谁噎谁,别人还还不了嘴……就是这样总也有不顺心的事,刚才大意放跑了广孝算吧?左右不分算吧?别人炼丹你炼碳这也算吧……”就在百无求越说越控制不住嘴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归不归已经捂着脑袋拼命的向后退了下去。

    就在百无求说吴勉说的正过瘾的时候,天空当中突然“轰!”的一声,又一道丈余的雷电对着它得身体猛劈了下来。现在的二愣子已经不是当初谁都能欺负的妖物,这点雷电打在它身上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就在百无求准备抵抗雷电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它的身边。

    人影一把拉住了二愣子的右手,一股古怪的力量顺着他的手臂迅速传到了过来。这力量传到了百无求身上时候,它竟然无法凝聚妖气。眼看着天上的雷电对着自己打下来,却什么都做不了。

    雷电直接将二愣子打倒在地,就在它晕倒的前一刻,隐隐约约听到那个带着棱角的声音说道:“谁刚才说我嫖院来着?报应来了……”

    百无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它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架马车当中。归不归、小任叁和吴勉坐在自己的身边,身边还躺着一个人正是他们在并州城找到的房轩。只不过他现在还在昏迷当中,看样子一时半刻还是醒不了。再看赶马车的是只猴子,孙猴子赶车不得其法,三匹马的马车跑起来还没有人走得快。

    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晕倒之后,百无求立马跳了起来,就在车厢里面对着吴勉大声喊道:“小……吴勉!你用雷劈老子?怕劈不死老子,还压住了老子的妖气!”

    “你那只眼睛看到了是我用雷劈你的?”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二愣子,这句话说的百无求一愣。刚才它的确没有看清抓住自己手腕的那个人是谁,现在百无求的妖法大涨,和吴勉的差距小了许多。如果是这个白发男人抓住自己的话,它不会看不清。不过刚才那样的场合,不是他还能是谁?

    想了半晌之后,百无求继续吼道:“老子有证人!老家伙,任老三你们俩就在当场,刚才是不是他用雷劈的老子……你们俩什么意思?”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小任叁竟然好像没有听到它的话一样。老家伙好像突然得了呆症一样,眼皮一耷开始昏昏欲睡起来。小家伙将脑袋扭到了车窗之外,对着前面路上走着一个挑着粪肥的中年农妇,打着口哨喊道:“大嫂子,有婆家了没有?看看我们这个老不死的怎么样?包生儿子……”

    虽然小家伙看着年幼,不过这么轻薄的话还是招来农妇的一阵叫骂:“哪来的野小子,有人管没人管!仗着有两个钱就敢欺负我们穷人……家里大人都死绝了是吗?”

    原本听着有人给自己出气,百无求心里多少还有些过瘾,不过听到后面几句二愣子就不干了。它一把将小任叁拉了回来,将脑袋探出车窗外面,和农妇对骂了起来:“泼妇!你挑着大粪准备回家开饭吗?你嘴里的臭味太大,多来几口大粪板板味道……”

    百无求骂起街来没完没了,那妇人也是附近有名的泼妇,论起来骂街从来没输给过谁。想不到最后竟然被百无求骂得理屈词穷,坐在地上开始哇哇大哭了起来。

    “好好的你惹这妇人做什么?看看把人家骂的。傻小子,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过分了啊。”这时候,归不归又恢复了精神,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大把金稞子,对着夫人脚下撒了下去,说道:“大嫂子,这是赔礼,别和老人家我这孩子一般见识。”

    农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抓起来地上的金稞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确定是真金之后兴奋的满脸通红,急忙将剩下的金稞子都捡了起来。原本她扔下了粪桶准备跑回家报喜,不过跑出去几步之后还是回来,将粪桶继续跳在肩上,飞快的向着家里跑了过去。

    听着归不归拿自己赔罪,百无求的眼睛就瞪了起来:“老家伙你什么意思?挑事儿是任老三!”

    “大侄子,你多大我们人参多大?你也是做过妖王的,和我们人参这吃奶的孩子比什么?”

    被归不归和小任叁这么一打混之后,归不归光顾着说理了。竟然忘了刚才谁用雷电劈它的事情了。就在他们仨正在掰扯谁是谁非的时候,倒在车厢里面的房轩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茫然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几个人之后,才想起来刚才出了什么事情。当下看了一眼四周之后,他捂着脑袋说道:“你们要带我去哪?要把我交给徐福吗?月兰呢?她怎么样了?”

    “你还有心思管那个相好的?”看到了房轩醒了过来之后,百无求更加不再理会刚才雷电的事情。二愣子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我们要把他带到哪去?不会真的送给徐福换人情吧?”

    “要换的话刚才就把他给广信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还是脸上写满了紧张二字的房轩。将他扶起来坐好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先问你一件事,大术士找你的时候,有没有带着这么大小,红色的好像豹子一样的妖兽?”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两只手比划,做出来龙种睚眦的大小。

    房轩又些迷惘的摇了摇头,说道:“大术士从来都是独来独往,这次的事情太大,他老人家更加不能带妖兽前来。”

    “只有大术士自己吗?”听到了房轩的话,归不归微微有些诧异。原本想着睚眦是被席应真带在身边了,既然它不在这里,有能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一点音讯都查不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