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9720-35894937/

第六十七章 炼丹前夜
    第六十七章 炼丹前夜  

    第六十七章 炼丹前夜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从地下钻了出来。小家伙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老家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张恭谨继续说道:“得了你的瓶子,总是要还点礼的。等到这一炉丹药炼成之后,老人家我给你一颗半颗的也不打紧。”

    三江玉露瓶这样的神器才换一颗半颗的长生不老药……原本张恭谨心里还打算自己占一颗的,现在看起来别说自己,连门中几个大佬都别想打丹药的主意了。

    张恭谨开始后悔将三江玉露瓶拿出来的太早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应该先商量好条件再把瓶子拿出来的。现在倒好,三江玉露瓶已经送出去了,自己这边连个长生不老药的渣子都没有看到。

    实在没有了办法,张恭谨苦着脸说道:“老人家……实不相瞒,这次恭谨出来的时候,师门长辈嘱托过的。听说您在炼制长生不老药,掌门师兄和几位长辈都想沾一沾您的光。说句不应当的话,本来想着能有五……六颗长生不老药的……”

    “六颗丹药……”归不归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随后对着张恭谨说道:“娃娃,你说的这话就差挨雷劈了。方士一门加上徐福大方师,长生不老的方士活着的才有三个人。你一张嘴就要六颗丹药,怎么,要和方士们比比谁长生不老的人多吗?你们家掌门和大方师比肩了?”

    这两句话说完,张恭谨便不在言语。经过老家伙这几句话,他也感觉到门派当中一下子多了六个长生不老的人,天下长生不老的人当中就占了一半,好像的确有点过分了。不过不是说这个老家伙运气好的话,一炉能出百十来颗长生不老药吗?那为什么现在长生不老的人才这么一点点……

    张恭谨来不及多想,归不归那边已经再次说道:“你们那小小门派总不能和方士一门打擂台吧?别看方士现在已经没落了,就算随便拉出来一名方士,都够你们这样的门派喝一壶的……不过老人家我既然已经收了你们的礼物,总不能让你们这些孩子说我老人家占了便宜吧?这样——方士一门现在还有三个长生不老的大方师,等到丹药炼制成功之后,你也别管这一炉出了多少,总之老人家我给你们两颗丹药……”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笑眯眯的看着张恭谨,说道:“至于娃娃你呢,看在大老远来送神器的份上,老人家我也不能让你白白的跑一趟。我老人家再送你一颗丹药,不过这颗丹药我不会承认的。算给你们宗门的只有两颗丹药。”

    听到归不归已经算了自己一份丹药,张恭谨兴奋的脸色已经涨红起来。这时候他也顾不上什么门中的长老了,自己得了一颗长生不老药最实惠。当下,兴奋得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张恭谨结结巴巴说道:“多谢……多谢大修士,这个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日后有人……问,我就说从……从您手里偷的……”

    看着兴奋的张恭谨,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既然都说好了,那你回去等着吧。一会告诉门口的小公公你住在哪家客栈,等到丹药炼成之后,老人家我还要麻烦人家去请你……”

    当下,张恭谨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宫殿。被小太监带着离开了皇宫之后,回到了他居住的客栈当中。

    这家客栈的后院都已经被包了起来,张恭谨直接来到了他居住的厢房当中。此时,那位被吴勉摔成重伤的尚三秋还躺在床上。看到了自己的师兄回来,当下急忙问到:“恭谨师兄,怎么样,见到他们几个了吗?三江玉露瓶送到归不归手里了?”

    “我出面自然是马到成功,归不归已经收下了玉露瓶。还说好要给门户两枚长生不老药作为回礼。”张恭谨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虽然不及掌门心里想的那么多,不过恭谨总算是能不辱使命……”

    “那我拜托师兄的话呢?师兄没有发现韩镇藏在什么地方吗?”看到张恭谨始终不提自己的事情,尚三秋实在等不及了,主动开口继续说道:“只要查到了韩镇的下落,你我师兄便可以成仙得道。到时候一起去往天界,做神仙逍遥快活……”

    如果没有刚刚归不归许诺的长生不老药,张恭谨还真的回去查探韩镇的下落。不过现在他已经有了一颗长生不老药的许诺,到时候自己长生不老和神仙也没有什么区别,又何苦去打探什么韩镇的下落?

    当下,张恭谨叹了口气,对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尚三秋说道:“兄弟,师兄我劝你几句,算了吧……吴勉、归不归那样的大人物哪是咱们惹得起的?别说你我这样的修士了,就是咱们的掌门师兄,见到了那俩大修士也一样叫爸爸。你也别听神主瞎忽悠,他真那么有本事的话,还会被徐福软禁那么多年吗?前几年广仁、火山已经都散出消息了,神主见到徐福也没辙……你的术法练得不宜,还是别招惹他们两位大修士了……”

    听到了张恭谨的话,尚三秋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叹了口气,对着空气说道:“您说的对……他应该已经得了归不归的好处,弄不好是许诺了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我劝不了恭谨师兄,还是按照您说的办吧。我来夺舍恭谨师兄的皮囊……”

    听到了尚三秋的话,张恭谨吓得一激灵。看起来尚师弟已经开始打自己皮囊的主意了,这里已经有人埋伏好了。既然你要我的皮囊,那我就要你的性命。当下,张恭谨一把将自己竖在行李当旁边的长剑拔了出来,对着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尚三秋砍了下去。

    几乎就是在这一剑砍下来的同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张恭谨的身后。人影突然伸手掐住了他的后脖颈子,在后颈被抓住的一刹那,张恭谨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哆嗦一下之后,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尚三秋开口说道:“您别坏了他的皮囊,我还等着夺舍用……”

    “放心,我也等着你来找到韩镇的下落。”张恭谨身后出现了一个慢悠悠的声音,吓得他瞬间便被冷汗湿透了衣服。当下他只能不停的哀求:“您手下留情……吴勉、归不归狡猾万分。就算三秋兄弟用我的身子去接近他们,也不免会让他们怀疑……这样!我再去一趟,一定要把韩镇搭救出来。

    “晚了,现在我可不敢相信你……”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张恭谨的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将晕倒的张恭谨放在了尚三秋的身边,这时候吗,人影才露出来了面容。他正是不久之前,被贾士芳惊走的衰神。这位神仙看了一动不能动的尚三秋之后,衰神开口说道:“开始吧,没多少时间了……”

    下午张恭谨离开之后,归不归便加快了炼药的准备。虽然小皇帝没有说话,不过这些天后宫的太妃们就没有闲着的,一直有赏赐送来。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不过想起来宫女们当时的样子,一个劲的向老家伙暗示,是不是给某位太妃留一颗长生不老药?

    就在归不归准备炼制丹药的前一天,老家伙和吴勉,以及两只妖物出宫去外面透透气。当他们来到了相熟的酒肆当中,正要点菜的时候,突然听到酒肆大门口传来了一个中期十足说话的声音:“你们几个,好久不见了……”
【网站地图】